章节目录 334 传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叶某认为这座孤岛应该一直存在于这片海域龚掌门十三年前之所以未能察觉便是因为孤岛上布置的上古禁制影响隔绝了神识和视线的探查所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只不过最近几年以来这座孤岛的上古禁制日趋衰弱已经无法隔绝外人的视线和神识探查这才被我们所发现”

    叶默淡淡道。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留仙岛一事他一时半会也会想到这一点。

    “没错没错应该就是这个原因老夫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石轩一拍额头蓦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可以隔绝视线和神识探查的法阵禁制并不怎么高明但是极为耗费禁制灵力。如果维持禁制的灵力不济最先停止的便是这两种阵法效能这才让这座孤岛出现在大伙面前。

    老夫真是老糊涂了这么浅显的道理也没有想到叶先生不愧是阵法大师竟然一眼就看破其中玄妙。”

    叶默含笑冲石轩点了点头用略带谦逊的语气说道“老先生过谦了以老先生的阵法水平如果不是注意力全放在破法禁制上又岂会看不出这一点来而且隔绝法阵的范围一般都极为有限谁会想到居然有人用如此大手笔将偌大一座岛屿全部隔绝下来”

    苦闷良久的石轩总算露出一脸笑意对叶默的谦逊的言语异常满意。

    “话虽如此只是那破法禁制又该如何是好?”

    左丘阳有些纳闷的说道。

    “破法禁制确实是高阶法阵组成的禁制一般只会在仙城同盟的主仙城中才会出现如果是布置没多久的破法禁制别说是叶某就算是高阶阵法师亲来也极难破除”

    叶默微笑着说道。

    “那可如何是好就算弄清这座孤岛的来源有什么用处对破解破法禁制根本就没有任何帮助嘛”

    因为得罪过叶默一直闷闷不乐的姚远冲脸上露出一副嘲讽的笑意反正叶默这位阵法师他已经得罪了对方面对高阶禁制根本没有破除的可能大不如趁机挖苦一番。

    “哼愚蠢”

    石轩闷哼一声斜睨了姚远冲一眼“之前没听叶先生说过吗这座孤岛上的禁制因为维持的年月太过长久威能已经大幅下降早已没有了当年刚布置时候的威能大部分禁制威能早已失效以叶先生之能破除已经存在了上万年的高阶禁制又有何难”

    姚远冲闻言一脸涨红不语。

    左丘阳则是一脸兴奋的望向叶默“叶先生石先生所言是否当真叶先生真有破除禁制之法”

    叶默并没有把话说满而是摇了摇头道“晚辈现在还不敢确定等到登岛查探一番后才能给左前辈一个满意的答案”

    “好好好有叶先生这句话本尊也就放心了”

    左丘阳料定叶默不过是谦逊之语于脆满意的点了点头。

    “天色已晚此时登岛多有不便还是等到明日再说今天的议事就到此为止吧黎行义你给叶先生安排一处上好住处给本尊好好招待叶先生如果有任何需要随时可以传音与我”

    左丘阳满心怀喜的离开议事大厅。

    叶默长舒一口气见不远处的白凌峰似乎也有离开的打算眉头微微一皱冲着白凌峰的方向法力运于唇部低声念叨了一句。

    “白前辈可曾记得一位叫做黄瞎子的金丹修士?”

    叶默用传音之术将这句话完整的送到白凌峰耳边。

    白凌峰身形一震突然转过身来目光灼灼的望向叶默。

    与此同时叶默的耳边也想起一道低哑的声音。

    “叶先生竟然认识黄道友?烦请到本尊船舱一叙”

    摆脱众位掌门的热情相邀后叶默在龙昌派掌门黎行义的指点下径直前往白凌峰的舱室。

    白凌峰居住的船舱紧靠在另一名金丹修士左丘阳的旁边位居船首位置叶默站在门口犹豫再三后拿出了手中的玉简。

    “只是将玉简交给此人便够了我似乎太过小心了”

    和金丹修士打交道可不是叶默擅长的事情毕竟金丹期和筑基期修士的实力相差之大有如云泥之别对方若是稍有不满一根手指头就能按死自己

    叶默苦笑一声正要抬手敲门门却已经自行打开了。

    “叶先生请随意不要太过拘束”

    白凌峰坐在一张太师椅上面色平淡的说道。

    叶默点点头找了一个靠角落的座位坐定正要开口说起黄瞎子委托之事白凌峰却是先一步问道“不知叶先生对破除岛上的禁制有几成把握这里没有外人不妨给本尊透露一二如何?”

    白凌峰似乎并不着急问起黄瞎子之事叶默有些诧异不禁暗中猜测两者之间的关系。

    “好在此人在破除岛屿禁制方面需要仰仗于我就算那枚玉简中记载的内容影响到我的安危禁制破除之前他应该也不会对我动手”

    为了能保全自身叶默不吝于从最坏的可能来揣摩可能出现的情况。

    “破除禁制一事因为没有亲自登岛查探过晚辈确实拿不太准大概也就七八成的把握不是晚辈自夸这种历经万年的上古禁制破除起来并不难石老先生等人之所以一直没有什么收获也是因为他们对高阶法阵并不了解晚辈之前接受过系统的阵法训练虽然暂时无法掌握高阶法阵的布阵之法但是对高阶法阵也是有过一些了解的”

    在没有等到查看破法禁制如今的情况之前叶默对于自己是否能够破除禁制实际上是一头雾水他最多只有五成的把握但是为了让对方器重自己此刻也不得不声称有七八成的把握。

    白凌峰满意的点了点头脸上的阴郁神色舒缓了许多不过依然难以露出一丝笑意始终保持着一副生人勿近的冷漠神情。

    “既然如此那本尊就代诸位掌门在此先行谢过了”

    “白前辈客气了”

    白凌峰若有所思的看着叶默缓了缓后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叶先生之前提到过的黄道友确实是本尊多年前的一位至交好友当年本尊和他还在筑基期时就已相互熟识如果不是因为那次意外黄道友对本尊舍命相救他也不至于沦落到双眼尽瞎的下场”

    叶默闻言一怔心里悬起的石头落下了一半。

    两人之间的关系如果真如白凌峰所说这般只是至交好友而已那他帮助黄瞎子带来这枚玉简想必不会遭遇什么祸事才对。

    “本尊找寻黄道友已有一段时日却是苦寻不到任何踪迹叶先生可否告知黄道友如今现在何处你既替黄道友来寻我又是如何和他相识的?”

    白凌峰的问题并不难回答叶默将自己和黄瞎子认识的过程一五一十的详细告诉了白凌峰。

    “竟然会隐藏在仙城同盟的一座仙镇之中黄道友怎么会这般冒险?”

    白凌峰听完叶默的叙说神色微惊的问道。

    叶默也是无奈的摇摇头“晚辈也不知道黄前辈到底为何甘于屈居人下不过黄前辈可能也有自己的苦衷不是晚辈能够猜测的黄前辈这次委托我寻找白前辈便是有一枚玉简让晚辈交给前辈”

    叶默随手从怀中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玉简毕恭毕敬的递了过去。

    白凌峰轻咦一声神色略显慌张的从座位上站起结果叶默递来的玉简。

    叶默适时的提醒“前辈放心玉简上有金丹修士的封印不是晚辈能够打开的所以玉简中的内容晚辈并不清楚”

    白凌峰点了点头眼神复杂的看了叶默一眼后。

    一道青芒闪过玉简上的封印被白凌峰轻而易举的抹除让叶默微感不安的是对方竟然会当着自己的面读起玉简上的内容来。

    此刻的叶默只能略显尴尬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好在玉简中的内容似乎并没有很多小功夫后白凌峰神色凛然的将玉简放下摇摇头对叶默说道。

    “多谢叶先生如果不是你及时的将此玉简交给本尊本尊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黄道友的下落更不可能及时出手救他于危难之中了”

    白凌峰面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叶默连忙躬身还礼语气惊讶的说道“黄前辈身为金丹修士区区一个李氏仙镇如何困得住黄前辈还需要白前辈亲自出手相救?”

    “叶先生有所不知黄道友也是被同位金丹修士的仇人盯上才会一直隐居在李氏仙镇如今这位仇人已经先我一步找到黄道友的下落这枚玉简便是黄道友求救传信所用。

    无论如何你是帮了黄道友一个大忙了等料理了眼前这件事后本尊就会亲自去一趟李氏仙镇救出我那位好友”

    叶默心头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总觉得对方似乎对自己另有隐瞒。

    既然急着出手救人为何非要等到将孤岛之事料理完毕后方才行动。难道他就不怕黄瞎子提前被仇人找到?

    显然白凌峰并没有太在意那黄瞎子的生死。至少不比这岛屿更重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