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742 幻境人生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寻常蒲柳通常生长在江河沿岸,长的也十分低矮,可眼前这蒲柳毕竟生于禁山,而且还是精怪,虽然没见到它化形,但灵性绝对不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因此,这蒲柳相比寻常蒲柳,已经算不上矮了,比叶默都高,枝叶繁茂,将大半隧道都阻挡住。

    p他猛地回头,指尖雷霆光火大冒,小神通级法器受到法力催动,也发出一声清越的鸣叫,一头黑色魔雀姿态高傲,仰头挥翅击天,席卷出层层黑色魔火,铺天盖地涌动着扑向蒲柳。

    然而,这一刻,蒲柳通体黑色光华猛烈绽放,令得隧道彻底漆黑下来,眼前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与此同时,叶默忽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这种感觉,和闻人暖驱使那串诡异手链时的感觉差不多,令人脑海一片混沌,连站立都站立不稳,皆具有影响元神、魂魄的效果。

    “不好,这蒲柳竟然就是不动城控制人的底牌。”

    叶默来不及惊骇,很快便“噗通”一声倒在地上,直接是晕眩了过去。

    没了叶默的法力催动,破法神雷和黑色魔雀眨眼间消失无踪,通体漆黑,充满了魔性的蒲柳仿佛没有把破法神雷和黑色魔雀的魂魄放在眼里,从始至终都未动一下,只有枝叶上的幽幽黑芒在流转,蔓延出一道道微不可见的黑线,连接到叶默的头上。

    世间广袤,据说连高高在上、陆地神仙一般的修士都难以走遍世间每一个角落,可见世间之广。

    修仙界历经数百万年演化和发展,修仙一途已经甄至巅峰,九州修士,四海修士,南魔、北溟、西幽三个大陆,冥界,妖界等诸多地域生灵互通有无。

    众多修士自然不可能真正和谐相处,战乱是常有之事,但相对于广袤无垠的浩瀚世间,却也不算什么。

    在九州中心的中州,有一巨无霸宗派,势力遍布九州四海,三陆两界,巅峰至上,无人敢惹,势力所及,生意红火无比,愈加的强盛无敌,大有成为世间无冕之王的趋势。

    中州极大、极辽阔,但其中却有方圆百万里之地,被圈成私人之地,建造了一座方圆百万里的浩大皇宫,囊括千百万山岳,百万江河,更有无上阵法神师逆转天地山河,乾坤阴阳,布成鲲鹏山河势,镇压一切。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这句话是对这个巨无霸宗派无敌势力的最好诠释。

    今日,亿万中州黎民、仙民不耕作,不织布,不修炼,停止一切活动,面向辉煌灿烂的百万里仙宫皇道宫翘首以盼,所有人都等待着某一个时刻,一颗颗心和皇道宫连在一起。

    皇宫中心的中天宫内,文武百官修士齐聚一堂,安安静静的站立在宫内,偌大的中天宫,只有上奏官员修士的声音在响起,遇到争议颇大的事情,才有些许议论声传出。

    但只要九十九层晶石台阶上的存在一开口,声音便立刻消散,所有人安安静静的聆听天音。

    今日与以往有些不同,九十九层台阶上的存在似乎有些焦躁,平日里都会与群臣商议朝政,今日却显得有些不耐烦,不论什么大事,皇威盖世,一锤定音,谁也不敢有意见。

    底下群臣修士也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谁也没这个胆子去触这位存在的霉头,何况诸多决定也不算遭,今天日子特殊,群臣修士谁也没在乎这点小事。

    一个多时辰后,匆匆处理完朝政,九十九层台阶上的鲲鹏神座上的身影,骤然消失不见,只余下神座孤零零的立在那。

    无可奈何,大内总管只好宣布退朝,随即也跟着消失在中天宫内。

    群臣修士恍若未闻,谁也没有傻乎乎的离去,就这么在中天宫内议论起来,神情之激动,如同即将迎娶一位一般。

    金光闪烁,一纵即逝,一个金色身影不断穿梭虚空,飞快来到一座威仪煌煌的仙宫外,门户上匾额赫然勾勒着“鸾凰宫”三字。

    金光身影一飞而下,金光敛去,露出金光下俊逸不失威严的面庞,看上去有三十多岁,袖一挥,就欲闯进宫去。

    “掌教陛下不可,皇后娘娘吩咐奴婢,不得让陛下进去。”

    守卫在宫外的一群婢女连忙涌上来,死活不让青年进去。

    青年一脸的无奈,只能在宫外焦急的走来走去,以此缓解心中的焦躁。

    这个青年,正是这中州百万里皇宫之主神鲲皇,一身修为甄至化境,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其实真实年龄已经接近四千岁,算得上一个老怪物。

    修仙者想要传承后代本就艰难,更何况是这样一个甄至化境的老怪物,修为大成之后,神鲲皇就无时无刻不想着生一个子嗣,继承他的鲲鹏神宗道统,成为下一代掌教陛下。

    可惜天不遂人愿,他八百岁修至化境,三千多年竟无一个子嗣,让他几乎以为终生无后。

    好在,老天终究没有绝了他的后,就在大半年前,一个妃子突然传来怀有身孕的消息,让他顿时欣喜若狂,立刻命人建起一座金碧辉煌,奢华无比的鸾凰宫,而这个妃子,也立刻被册封皇后,一朝飞上枝头。

    等待大半年,心急如焚的神鲲皇早已坐不住,听医道神师说,这可是一个鹏子,是有把的儿子,而非鲲女,他的大统从此有后人继承了。

    生孩子的事是急不来的,神鲲皇也明白这一点,可就是按捺不住焦急的心,这种煎熬对他来说简直度日如年。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一声婴儿坠地的呱呱啼哭声传来,神鲲皇如遭雷击,整个人愣在当场,彻底懵了。

    婢女们慌乱的大喊了数声,他才骤然回过神来,手舞足蹈的癫狂大笑“我有后了,是个儿子,是个儿子,哈哈哈”

    不多时,一个美艳无双的女子怀抱一个小东西,步履急促的走出来,欣喜无比地将怀中的小东西递过去,同时递过去的,还有一枚小小的灰色石头,犹如石蛋。

    神鲲皇视如珍宝,小心翼翼地将刚出生的儿子捧在怀里,乐的跟三岁幼童似的,不厌其烦的逗弄着怀里的小东西,逗弄几下后,神鲲皇忽然一皱眉头,说道“不是说幼儿喜哭吗,刚刚还听到哭声呢,怎么现在没有了,身为本皇之子,怎么哭都比不过寻常人家的孩子。”

    众婢女面面相觑,那抱皇子出来的美艳女子美眸一转,莞尔一笑道“掌教陛下,您也说了,那是寻常人家的孩子,您的鹏子怎能与常人相比,天生有异,才是神人的异象啊,说起来,若他真哭起来,陛下您可要头疼了。”

    神鲲皇活了四千多年,知道这番话有吹捧的味道,但此刻高兴都来不及,自然不会计较这许多,这样的解释正好说到他心坎里,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大赏天下。

    “嗯,手握灰蛋而生,默然不哭,实乃异象,既然如此,为父便给你起名默字,叶默,鲲鹏神宗鹏子陛下,哈哈哈”

    神鲲皇大笑之间,给初生的皇子定下了伴随一生的名字,鲲鹏道统姓叶,名默。

    话音未落,九天之上倏忽间风起云涌,黑云凝聚,层层叠叠,声势浩大无边,一片乌黑的云层笼罩在鸾凰宫上,雷霆万钧,闪烁劈舞,每一道逸散的雷霆都有着劈山断江之威,无比骇人。

    无数人倍感疑惑,这鸾凰宫附近居然还有人渡劫?不怕惹得掌教陛下大怒,诛九族,灭神魂?

    神鲲皇却是眼睛一转,微微眯起望向天空,嘴角噙着一抹冷酷的笑意“本皇四千年得一子,谁敢碰他,本皇击穿九天,捣破九幽都要灭杀,天意也不行!”

    “杀!”

    神鲲皇神情冷冽,猛然一声震喝,声音却不四散,只向天而去,滚滚法力滔天冲荡,皇威震慑九天十地,恐怖的威能顿时将劫云震的四散,想要凝聚,却怎么也凝聚不起来。

    喝散劫云,这道震喝的余波四散开去,霎时间冲击在皇宫内数万座山岳上,高达千丈甚至更高的雄伟山岳,此刻如同烈风中的脆弱花,被一吼爆碎,万山湮灭。

    鲲鹏神宗无上鹏子降生,普天同庆,无数势力与至强修士纷纷送来祝贺与大礼,皇道宫大庆一年,小鹏子叶默连带着百日诞辰和周岁诞辰一起过了。

    很快,小鹏子叶默已经两岁,两岁的他,已经懂得不少事情,开始读书识字,修炼更是不用说。

    只是叶默似乎有天生的失魂癔症,一旦无事可做,便浑浑噩噩,恍若失魂,口中经常念叨着莫名其妙的话。

    这种情况曾一度引起神鲲皇的警惕,可他又无比确定,这个孩子前世、前前世,都是凡人之躯,不是什么大能转世,久而久之,也便不管了。

    两岁某日,小鹏子叶默身穿金色鲲鹏仙衣,面目清秀可爱,颇有几分其父的俊逸,无聊的蹲坐在演星神宫外的台阶上,小胳膊支撑着脑袋,双目无神的呢喃着什么。

    身后是十数个修为气息极为恐怖的女子,一半人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叶默身上,一半的人目光扫视四周,守卫无比森严,时刻守护着叶默的安全。

    演星神宫大门并未关闭,皇道威仪愈加浓重的神鲲皇不敢置信的望着演星神师,突然间,神鲲皇猛地抓住演星神师的衣襟,将之举了起来,神色无比狰狞“之前你怎么没算到?”

    “掌教陛下息怒,微臣修为不精,近日巧有突破,这才算到,小皇子他终生无法入仙界,他生于末世之初,沾染世界破灭的灭绝之气,仙界绝不可能让他进入仙界,哪怕天赋比掌教陛下您还要出色也不可能,臣、臣罪该万死。”

    “你”

    神鲲皇双眼通红,恨不得一掌拍死演星神师,只是他知道,拍死演星神师也无济于事。

    良久,神鲲皇才勉强将怒气平息下来,放下演星神师。

    “掌教陛下,恕微臣多言,您之所以八百岁甄至化境,如今才得以突破到极致,得到入仙界的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您还是早早做决定吧,是去是留,早做决断。”

    演星神师继续道。

    挥退演星神师,神鲲皇转身望着神宫门外蹲坐在台阶上的叶默,俊逸不凡的脸上无端多出几道皱纹,两道泪水倏然落下。

    而宫门外,叶默双目无神,口中来来回回喃道“叶秦、叶晨、叶默、叶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