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786 对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东部飞天魔城,其实在以魔域深渊为界限的北面,和北部飞天魔城在一个方向,但却不在一个地方,同样是一个战略储备魔系仙城,其余的西部飞天魔城、南部飞天魔城也一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东部飞天魔城的代表宗派是三宫之瘟神宫、阴阳魔宫,八派之海魔派。

    西部飞天魔城的代表宗派是二宗之心魔宗、八派之雪魄门、妖佛派、元磁山。

    南部飞天魔城的代表宗派是第一宗派真魔教、三宫之剑魔宫、八派之刹音宗、骨魔派。

    号称南魔第一宗派的真魔教,本是想在南魔大陆中心立派,奈何,中心处是魔域深渊,无法立派,真魔教才将宗派建立在南部。

    与第一世不同,第一世时,南魔大陆以魔域深渊为界限,深渊往北是北部,深渊往南是南部。

    那时候,北部是人族天魔盟打下的大片疆土,而深渊之南,则是大片大片的未开发疆域,被天魔盟修士称为蛮荒,鲜有人烟,只有顶尖的元婴修士和化神修士,才敢进入其中。

    直到如今,这片“蛮荒”之地,也依旧存在,但却多了四个宗派镇守蛮荒,包括第一大宗派真魔教,或许也正是因为蛮荒在南部的原因,所以真魔教才将总部设于南部大陆。

    由于真魔教在深渊南部,而南魔北部与东部又比西部、南部少上一个宗派,北部、东部飞天仙城的大军汇合后,只能跨越深渊,与南面的西、南飞天魔城大军汇合。

    当然,四座飞天魔城没有来,来的都是飞天战舰、飞天战船。

    十四大宗派众多高层许多都是极久未见,哪怕有些仇怨偏见,此时要联手攻打深渊,也不得不暂时放下仇怨,假惺惺的上前见礼寒暄,从营造的气氛看,表面上还不错。

    寒暄完毕,众高层便丢下二百余万元婴修士,布下强大禁制,躲入战舰中商议起来。

    见状,二百余万元婴修士就地休息,尽量快的恢复法力。

    众宗派高层一见面就立刻碰头商议,指不定么时候就开战了,若是法力未能恢复到巅峰,因此而陨落,那可就太冤了。

    不过,有些人注定是不会随大流的,如叶默、夏侯思羽、项渊等等。

    这些人要么家底雄厚,早已恢复,要么有高层支持,得到无数灵酒恢复法力,哪里会现在才恢复法力。

    高层们碰头商议去了,小辈们自然也不会消停。

    偌大的南魔,魔修数不胜数,在这其中如果不是特意寻找对方,这些人也是很久不会见上一次,此时也是个机会,免不了要聚一聚。

    一来叙叙旧,或者算算账。

    二来也是借此机会,看看这些对头修为精进了多少,自己在什么层次,时刻保持警醒。

    以这些魔修的性子,显然不会考虑别人是否欢迎,叶默和夏侯思羽此刻就迎来一个极不欢迎的人。

    “思羽,这个废物是谁?我堂堂真魔教第一传人,真魔圣子向你表露心意你不接受,却和一个元婴四阶的废物卿卿我我?”

    在叶默和夏侯思羽身前,一个相貌堂堂,身躯挺拔的青年眉头紧皱,却仍然不失风度,并没有失态地大喊大叫,只是眉间充满了不解,不明白夏侯思羽为什么会看上一个如此平凡的修士。

    三人身处一艘飞天战舰下方,二百余艘飞天战舰下并没有其他元婴修士敢停留休息,因此这里只有他们三人。

    “澹台不破,我已经与你说过无数次,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可能,你为什么还不死心?”

    夏侯思羽也皱着漂亮的黛眉,神情冰冷地望着澹台不破,这位真魔教真魔圣子。

    “于是你便找了这个废物来,想要气走我?”

    澹台不破忽然笑了,脸上充满了胜利的快意。

    夏侯思羽俏脸愈加冰寒,目光中透出丝丝杀意“澹台不破,繆齐不是废物,再说一句,我夏侯思羽与你玉石俱焚!”

    冰冷凶横的神情,微微露出的尸牙,以及眸楸不断迸射的杀意,都让叶默和澹台不破吓了一跳,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夏侯思羽。

    忽然间,一只温暖的大手按到了夏侯思羽头上,轻柔而怜惜地揉了起来,身后传来叶默温和的声音道“思羽,笑一笑。”

    顿时,夏侯思羽身躯微微一震,凶横冰冷的脸庞融化下来,缓缓退到叶默身旁,朝叶默露出一个充满甜蜜的灿烂笑容,一对水盈盈的眸子都眯了起来,笑如春花绽放,让澹台不破整个人都愣住了。

    “思羽”

    澹台不破彻底被夏侯思羽的笑颜迷住了,空寂冰冷的心仿佛洒落一片温暖灿烂的阳光,映成夏侯思羽的笑脸。

    但随即,这片阳光便又消失了,他知道,这笑不是对他的,而是对另一个人。

    目光从夏侯思羽身上转到叶默身上,澹台不破目光中充满了好奇、不解、羡慕、嫉妒,以及丝丝杀机,注视着叶默良久,忽然抬手见礼。

    “我,澹台不破,真魔教。”

    叶默愣住了,如果没错,自己应该是他的对手吧,没给自己臭脸就不错了,竟然还主动见礼,实在稀奇,以叶默的眼力,一眼就能看出,这青年不是什么谦虚的人。

    夏侯思羽也愣住了,不过她并没有往澹台不破放弃追求她的方向上想,此人太固执了,她对此深有感触,只是不解,以澹台不破的高傲,为何会主动和叶默见礼。

    “我,繆齐,尸魃宗。”

    学着澹台不破的语式,叶默微微回礼,至此,两人便算正式认识了。

    见过礼,澹台不破便不再关注叶默,看向夏侯思羽道“思羽,为何不去约定的战舰?他们都在等你。”

    “我不去了,你们聊便好,不用等我。”

    夏侯思羽摇头不已,以往众人相聚的时候,她没什么朋友,这些人怎么也算半个,一般都不会拒绝。

    可这一次不一样,“繆齐”就在身边她一刻都不想离开,哪里还愿意去。

    “南魔十四大宗派,每个宗派第一传人的代表都去了,你不去怎么行?”

    澹台不破神色不变,轻声软语劝道。

    夏侯思羽依旧摇头,很是坚决,怎么都不愿意去,拒绝了几次,夏侯思羽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说道“如果繆齐也能去的话,我也会去。”

    但澹台不破显然不太愿意,各宗派第一传人都是顶尖元婴修士,叶默一个元婴四阶去那里,凭白拉低聚会的规格

    叶默在一旁淡笑不语,不管夏侯思羽去还是不去,他都无所谓,而且,他也想看看,这些各宗派第一传人,实力到底是什么样子。

    考虑良久,澹台不破才提醒道“你知道那群人的性格,你一定要他去的话,我拒绝不了。”

    以澹台不破的高傲,他本以为看上哪个女子,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其心甘情愿嫁过来,可谁想,第一次就惨败在夏侯思羽手上,但以往也绝没有说过如此明显而露骨的话。

    可现在不同了,突然多出一个竞争对手,给澹台不破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威胁,他已然忍耐不住,开始展开攻势。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夏侯思羽对他的话毫无感觉,仿佛只听到了前面半句。

    两人已经商定,叶默也没有什么意见,便不再耽搁,直接进入飞天战舰,登上第三层。

    每一艘飞天战舰都相当于一座仙镇,且是十数座叠加起来的仙镇,内部空间广阔到极点,每一层都有各自的作用,而这第三层的作用,便是高层们的玩乐享受之地。

    一路走过金碧辉煌,灯火通明的廊道,叶默三人经过两道刻画有阵法的门户后,便来到一扇雕镂瑞兽的石门前。

    门前站立着六位容颜秀丽的女修士,每个都是元婴魔修,衣着诱惑,身披轻纱,见到叶默三人来到,六人明显对叶默这张新面孔有些诧异,不过还是行礼推门,将三人让了进去。

    进门后,是一层数千枚八阶元晶串成的珠帘,一层由无比珍贵的十阶飞禽翎羽绒毛炼制成的流苏帘,最后一层是普普通通的白布,将后面的景色掩盖的严严实实。

    “换衣服吧。”

    轻道一声,澹台不破便瞥了叶默一眼,随即走向左边的房间。

    “这”

    叶默愣住了,有点没想明白,夏侯思羽推了他一把,俏脸绯红道“快去换衣服吧。”

    浑浑噩噩间,叶默被夏侯思羽推进了左边的房间,“哐当”一下,房门被夏侯思羽从外面关上,叶默一回头,正好见到澹台不破脱的一丝不挂,光溜溜的臀部正对着他。

    “你们这是”

    叶默有些难以置信,不敢再想下去。

    “泡澡,闲聊,看在思羽的份上,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要乱说话,几次泡温泉的时候,都是死过人的,不缺你一个。”

    澹台不破说话间已经换上一件长衣,坐在长椅上等着他。

    没有急着换衣服,叶默奇怪地问道“以你们这些人的性格,不是该直接斩杀掉我吗?刚才就是一个借刀杀人的好机会,你为何要提醒我?”

    “我没那么卑鄙,我虽修魔功,心性不魔,不会用这种低级手段,也不屑用。”

    澹台不破的目光变得冰冷起来,看着叶默道“你所说的也不是机会,他们杀不掉你,思羽不会准许的,只要有思羽在,你就死不了,大家身份差不多,撕破脸都不好看。”

    “换衣服。”

    澹台不破亲自把衣服扔了过来,叶默无奈,只能换上一身长衣。

    换好衣服,两人一起走出房间,正好看到夏侯思羽从右面房间出来,也换上了一身长衣,衣服非常宽松,看不出什么轮廓。

    见到叶默也正好出来,夏侯思羽一关房门,轻轻迈动玉足上前,抱住叶默的手臂。

    “哼楸”

    轻哼一声,澹台不破疾行几步,一把掀开白布走过,透过白布,叶默隐约看到,背后是两个巨大的池子,盛满了沸腾而清澈的水,股股热气弥漫,将白布后的世界映衬的犹如仙境。

    叶默和夏侯思羽两人很快也穿过白布,只是,白布掀开、落下,叶默整个人已经呆滞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