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18 名彻南魔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从夏侯胤的书房里出来,叶默驻足了两息而后才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整个谈话过程中,叶默掌握的主动权并不多,可以说,一直是叶默在听候夏侯胤的安排。

    叶默并不是不能接受,毕竟虽然落入了南魔各宗主的安排布局中,但对自己并没有坏处,危险肯定有,但也是必然的,只是叶默心中微微有些不舒服。

    从夏侯胤的话中,叶默就知道,自己闭关的这半个月,这些老不死已经算计了自己不知多少次,好在他们知道自己和苏紫真有些关系,因此没有算计死,否则的话,自己一个小小元婴期,他们不介意拿来当诱饵。

    不得不说,随着苏紫真突破,沉寂如死水的南魔大陆,真正起了变化,风云舞动。

    南魔各宗宗主在为自己与自身势力考虑,但叶默也是受益人,其中的收益,只有他自己才清楚,这是无法想象的变化与大局,一旦成功,叶默的收获无法想象。

    只不过,别人的计划终究是别人的计划,相比起听从他人安排,叶默更喜欢自己掌控一切,因此,虽然夏侯胤他们已经有所安排,凭他们的老谋深算,叶默也不担心有什么疏漏。

    可叶默和他们毕竟不是一路,他们的主要目标是真古势力,血魔只是顺手为之,何况,期间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料,因此,叶默也不会任由别人安排,自己也要做一些安排才好。

    胡思乱想间,叶默不禁想到那个与自己单独在一起时,只会安安静静浅笑,无时无刻不粘着自己的少女。

    正出神的乱走,叶默突然间有所感觉,猛地抬头看去,就见到眼前站着一人,正瞪着眼睛冷眼看着自己,目光中带着嫉妒、愤恨、不屑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领叶默来见夏侯胤的青年。

    如此莫名其妙的敌意,让叶默有些摸不着头脑,脸色也顿时冰冷下来,看也不看这人一眼,就想绕过离开。

    “也没什么出奇的,你这样的废物,竟然也能各宗宗主看重,真不知他们怎么想的,难不成,你修炼了特别的法术拍马屁术?”

    经过这青年身边的时候,青年突然不阴不阳的开口冷嘲道。

    脸色一沉,叶默转身看向青年。

    他的身份很敏感,如果遇到强大的对手,很容易暴露身份,因此能不动手他也不想动手,可这不代表他遇到什么都会忍气吞声,无论第一世,第二世,还是现在,他都不是这样的人。

    正想开口说话,就在这时,一股庞大的灵压从天而降,看灵压强度,来人是元婴后期修士,可是,这里是哪里?夏侯胤夏侯宗主的地盘,竟然还有人敢在这里乱飞?

    “夏侯钧。”

    看清来人,叶默冰冷的脸上冷意稍稍缓解,露出一丝笑意。

    “我夏侯钧的姐夫修炼的是拍马屁术,陆白桓你这个废物呢?修炼的是放屁术吗?”

    声音传到,夏侯钧人也到了二人之间,只是他的话却让叶默狠狠吃了一惊,满脸呆滞,一颗心不断往下沉去,掐死夏侯钧这厮的心都有了。

    虽然夏侯胤没有动自己,可这也不代表着他就承认自己的准女婿身份啊,夏侯钧在这种地方说这样的话,想都不用想,夏侯胤肯定能够听到,这是在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不止叶默,陆白桓也呆滞,身躯僵硬无比。

    “自己没听错?夏侯钧说,这家伙是夏侯思羽的道侣?”

    陆白桓整个人都处于崩溃边缘。

    他早就拜入夏侯胤门下,算是夏侯胤的亲传弟子,因此在尸魃宗内的地位并不下于十小宗的小宗主,对于夏侯思羽,他早早就觊觎了,只可惜,夏侯思羽一直没正眼看过他。

    不过,他始终没有放弃,哪怕知道澹台不破也看上了夏侯思羽,也没有退却的想法。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一直都没正眼看过自己的夏侯思羽,不声不响的,竟然拥有道侣了?这不是说,他的十数年努力,统统都白费了?

    陆白桓心绪复杂,眼中满是不甘和疯狂的嫉妒。

    只是,不管是叶默还是夏侯钧,都没有将他看在眼里。

    夏侯钧看到叶默脸色不对,不由得笑道“姐夫放心,如果我爹真的不让你和我姐在一起,你没有一点机会,但既然我爹他没反对,那你就大可当他默认,我爹的性格,我还能不清楚”

    话未说完,就听到夏侯钧一声闷哼,浑身狠狠一震,脸色尴尬的看着叶默和陆白桓。

    陆白桓整个人浑浑噩噩,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叶默则是脸色古怪的看着夏侯钧,有种想笑又憋着的感觉。

    看到叶默这样的神色,夏侯钧恨不得立刻在地上找条裂缝钻进去,连忙是拉着叶默飞起离开,走时还不忘狠狠瞪了陆白桓一眼,带着几分警告之意。

    可惜陆白桓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师尊之子,自己的小师弟警告,反倒有些摸不着头脑。

    有夏侯钧这个根正苗红的魔二代带领,在尸魃宗任何地方乱飞都不怕,叶默也就跟着夏侯钧一起飞了,一些原本是禁止飞行的地方也疾驰而过。

    “这么大的人还被打屁股,其他人知道吗?”

    叶默疾飞之中不忘瞥了一眼夏侯钧的下身,淡淡的说了一句。

    霎时间,堂堂青魔小宗小宗主夏侯钧,一张脸涨的通红,羞愤欲死,尴尬道“姐夫,你与我姐的事,我可是一直都是举双手支持的啊,你不会泄露出去吧”

    “看你表现。”

    叶默不置可否,心中只是好笑的摇摇头,他压根没有暴露他人**的习惯。

    夏侯钧却是无比认真,当即表示任何事都以叶默马首是鞍,叶默的命令就是他爹夏侯胤的命令,让叶默哭笑不得。

    “唉,我爹也太乱来了,我都已经一百多,差不多两百岁了,还把我当小孩子看。”

    夏侯钧头疼不已地道。

    叶默只能继续缄默,夏侯钧这点年岁,和夏侯胤比起来的确不够看,加十倍、百倍可能都不够看。

    心中虽然有数,但叶默还是一副不知情的模样,淡淡问道“你知道你爹活多久了吗?”

    “撑死不到两千岁,按普通人族尊者年龄算,这已经算超寿命了,可我们毕竟是僵尸,不能按普通修士来算,不过即便如此,我爹的年龄也不算大,他说我比不上他的年龄,那是按他的身躯存在时间算,我当然比不上了。”

    “我爹是纯粹由尸体生出灵智成为的僵尸,据我爹所说,他这具尸体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保存了数万年之久,而且他一成僵尸,就立刻有了媲美妖圣的体质,除了一身元气消散一空,没有了尊者级的修为外,肉身实力能硬撼妖圣,因此,我爹他一直在寻找,这具身躯的原主人是哪一个尊者,当然,只是单纯的解开一点心结,没有别的想法。”

    夏侯钧对叶默没有丝毫隐瞒,连夏侯胤的一些隐秘也透露出来,叶默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听着,心中无比肯定,夏侯胤接下来肯定会大力寻找尔玉神君的信息,至于找到后会怎么做,叶默也不知道。

    “你要带我去哪里?”

    发现夏侯钧带的路完全不对,叶默不由得问道。

    “自然是去一个特别的地方,姐夫你是不知道,这一个月来,整个南魔都沸沸扬扬的,你被炼月妖神看重,继而被各宗宗主看重的消息甚嚣尘上,你的名气都快比得上澹台不破了。”

    闻言,叶默眉头微微一挑,心中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因为他不知道这是好意还是阴谋,是真的把他推上同境界顶尖,还是至于风口浪尖,木秀于林,都不知道。

    “这和我们去的地方有什么关系。”叶默不咸不淡道,一点也不在意的模样。

    “当然有关系了,因为姐夫你的关系,整个南魔所有宗的顶尖弟子,都来到了尸魃宗,就想看一看,能得各宗宗主同时看重,和澹台不破他们并列的年青俊杰什么样呢。”

    夏侯钧呵呵笑道。

    叶默只是皱眉不语,他可不觉得事情有这么简单,说起来自己这完全是至于风口浪尖了,谁会看着自己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子崛起不来打击,反倒还过来见一见的?而且还是整个南魔

    “难道是不动城棋子们安排的自己下的鱼钩,自己上钩啊。”

    眼中精光微闪,叶默立刻想到不动城的棋子们。

    能让这么多青年一辈顶尖人物齐聚一个地方,除了天大的事情和某些号召力极强的人物,就只有不动城的预谋了。

    让叶默有些慨叹的是,这个鱼饵,肯定是不动城棋子们下的,咬上去的,也是他们自己。

    夏侯胤说的没错,自己的身份和不动城至高无上的命令,的确能让自己在南魔的不动城棋子中只手遮天,让他们敬畏,让他们讨好。

    眼下有了一个这么好的绝品机会,哪能不造大声势,将自己给捧起来,讨好自己?

    只可惜,他们这么一动,已经是踏入到叶默和夏侯胤等人布下的死局里了,而且还是自己下的鱼饵,自己心甘情愿咬上去,夏侯胤等人都不用做多少安排,只需要保证消息不走漏,或者不时推动一把就足够了,这些棋子,自己将走向灭亡!

    “不过,看这架势,夏侯胤他们肯定在我出来之前,就已经开始运转局势了,如果没错,除了至关重要的一步提出让自己和澹台不破并列的想法,其他的他们都不需要费多少力,一切都在自己的身份下顺水推舟好一群老谋深算的老怪物。”

    叶默心下不禁凛然,万事多变,夏侯胤等人显然算计到了极致,才布成这个看起来无比简单,却完全由南魔棋子们自愿走向灭亡的局,不得不说,姜的确是老的辣。

    如此一来,叶默更不能将自己的小命交到这群人手上了,自己得炼月妖神看重是不假,但炼月妖神离开了,这更不假,天知道这群人什么时候胆肥了,转眼就把自己给卖掉。

    转眼之间,叶默心中已经有所打算,随后将目光放到眼下的南魔顶尖元婴修士的聚会上。

    “南魔所有青年一辈顶尖元婴修士聚集么,自己也正想看看,南魔元婴一代,都有哪些人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