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29 血神宫开启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正是晚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姬九音微微轻笑,声音极轻,给人以一种瘦弱不禁风的感觉,尤其是高高瘦瘦的身躯,略显稚嫩白皙的脸庞,让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晚辈此次冒昧拜访,是代表血王后人,来此当一名说客的。”

    姬九音兀自坐在最后一个位置上,扫视在座几人一眼,轻声道。

    “哦?”

    血魔神色无异,等着姬九音的下文。

    一旁的叶默不由得有些错愕,这姬九音是经验不足还是胆子大?竟然敢孤身一人来这里当说客,就不怕血魔出手吗?

    换做别人可能会忌惮真古势力,但叶默知道,血魔绝对不会有这种忌惮,从九州到南魔,一路上他下令屠杀的生灵数以百万、千万计,囊括了仙城同盟修士、妖族、邪修,可血魔现在还不是好好的。

    “当年我鲲鹏神宗撤离时出了一些意外,导致血王传承遗失,如今我鲲鹏神宗卷土归来,血王传承说千道万,终归也是我鲲鹏神宗的东西,外人没这个道理染指吧?”

    “血王传承虽然遗失,但血脉并没有断绝,而这血脉,正是在我鲲鹏神宗之中,他们才是正统,如血魔前辈,如多年前的血葫老魔,以及其他一些修士,都是外人,血神宫该属于谁,无须晚辈多说吧?”

    “再者,我鲲鹏神宗也是十分看重血魔前辈的,不若前辈入我鲲鹏神宗,掌教陛下自然就可以将血神宫传承给前辈一份,如此,岂不皆大欢喜?”

    “前辈,晚辈奉劝一句,再好的秘藏传承,也要有命去享受,去修炼,否则一切都成空,这一点,前辈是否同意?”

    姬九音声音淡然,仿佛在阐述一个事实血神宫是鲲鹏神宗的。

    一番话说出来,青浣和叶默都是有些动容。

    这番话太有说服力了,姬九音的声音中又带着一股难以描述的魔力,让身为修士的青浣和叶默都感到一丝震动。

    换做一般的修士,只怕此刻已经羞愧尴尬的低下头,不敢再看姬九音,或许直接就退出争夺血神宫之列了。

    然而,血魔面色沉静,古井无波,对姬九音的话根本无动于衷。

    良久,血魔才缓缓道“血王传人呢?他怎么不来?”

    “血兄还有事要处理,不便前来拜见前辈,因此拜托晚辈前来拜访。”

    姬九音笑容不变。

    “既然如此,你带话回去给他,你什么时候听说过,丢了十万年的东西,还属于原主人的?本座是没听过这等事。想要血神宫,可以,尽管来与本座争,鲲鹏神宗的人来都行,只要能争得过本座,争不过就一切休说。本座不管他们是血王后人还是哪里跳出来的东西,血神宫已经无主,想要不动一点干戈就收回,可以,让建造血神宫的血王来取回,血王的后人血脉哼!”

    血魔哪里会不知道,“有要事处理”不过是一个借口,无非是不好面对自己而已,毕竟自己一个外人,掌握的血王传承都比他们正统多,以他们这些王侯的高傲,怎么可能愿意来见自己,当即毫不客气地说道。

    一番话说的毫不留情,以姬九音的脾气都有些难堪起来。

    姬九音自然听得出来,血魔这是在说,所谓的血王后人,不过是鲲鹏神宗编出来的而已,血王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血脉,这么做只是为了得到血神宫而已。

    这样的话,让姬九音脸色怎能好看,心下生出一丝怒火来“我堂堂鲲鹏神宗,还会为了一个血神宫胡编乱造?”

    但随即,姬九音就想到了某些事情,心中有些犹疑不定,鲲鹏神宗会做如此厚颜无耻的事吗?

    “也许会吧,毕竟诸王这个层次,一个传承能造就一个无比恐怖的势力,甚至是至强者。”

    姬九音心中已经动摇了。

    诸多想法闪过不过瞬息,很快姬九音就收敛了心绪,脸庞上重新露出笑容,看向青浣道“青浣前辈呢真古的时候,妖族也是鲲鹏神宗的麾下,何不重回神宗,继续为神宗效力呢?”

    “明知何必故问,各种族都已经几近分崩离析,自然有的妖族会臣服你们,你们的麾下,也不是没有妖族,我们青鸾一族就不掺合了。”

    青浣冷着一张俏脸道。

    事已至此,此行目的已经达到,也没有必要再多留,姬九音微微一笑,起身拱手道“既然如此,晚辈就此告退,血神宫开启之日再见。”

    姬九音离开了,雅间内仍有余香萦绕,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

    经此一事,血魔和青浣妖圣身后的青鸾妖族,算是彻底站在了鲲鹏神宗的对立面,表面上虽然显得平静,可面对这样一个真古以前统治整个世间的庞然大物,谁都无法轻松起来。

    未过多久,叶默也起身告辞。

    至此,血魔仍不忘问道“叶城主,你真的执意要争血神宫?进入血神宫,本座可不会再忌惮什么,你会死,烟消云散!”

    “我等你。”

    叶默淡淡说完三个字,踏出门外离去。

    离开雅间,叶默并没有立刻离去,沉吟了片刻,抬脚走下楼,一路来到酒楼九层,随后找到第九个房间,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而进。

    雅间内,赫然坐着一个一袭白色长衫,上面绣着乐谱符号的青年姬九音!

    “叶兄找在下有事吗?”

    姬九音正看着窗外的景色,听到推门声音,转过头来看着叶默,带着一丝惊讶道。

    叶默冷冷一笑,说道“走错房间了。”

    说罢,立即转身离开,半刻都不停留。

    见状,姬九音顿时坐蜡了,哭笑不得道“叶兄留步,在下好不容易把周老支走,机会只此一次,叶兄留步啊,是在下有事与叶兄相谈。”

    “果然有尊者追随保护,怪不得要如此小心地暗示。”叶默恍然。

    冷哼一声,重新转过身,叶默也不坐下,看着姬九音,其实他也好奇,自己与姬九音这位乐王后人素不相识,为什么姬九音会找自己。

    至于为什么自己知道姬九音在等自己,而且就在九层第九个房间,自然是推测出来的。

    从姬九音到来的那一刻,叶默就感到有些奇怪。

    姬九音拜访血魔和青浣妖圣,这并不算什么,知道叶默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可自己与他素不相识,他却连带着也要拜访自己,这就太奇怪了。

    因此,从那一刻起,叶默就格外注意姬九音的一举一动。

    首先是姬九音身上的那一阵香味,有的香味叶默十分熟悉,有的却根本认不出来,其中,有灵花香味,也有药花香味,而隐藏的最深的,是一种无论修仙界还是凡俗世界,都十分少有的青榆花。

    这青榆花,在凡俗世界的特殊意义便是“等待”,制成花香喷洒在身上便是“我等着你”,一般用在相互倾心的男女身上。

    堂堂乐王后人,拜访血魔和青浣、叶默,身上却用了这样一种香味,未免让人感到奇怪。

    最令人奇怪的是,初到时姬九音说拜访三人,实际上却只和血魔、青浣妖圣短聊了一番,丝毫没和叶默说一句话。

    直到

    姬九音告辞离开时,说的“血神宫开启之日再见”,明显加重了一丝语气,也正是如此明显的示意,叶默才来到九层第九个房间。

    九层,是姬九音进来之后一共说了九句话,第九个房间,则是最后加重语气的一句话,一共有九个字。

    如此隐晦!

    如果不是因为隐晦到极点的暗示,叶默绝不会来到这里,因为通常情况下,越是隐晦,就证明事情越重要,否则完全没必要这么隐晦的暗示,在顶楼雅间的时候就可以直言。

    见叶默不肯坐下,姬九音也不勉强,翘了翘食指,轻轻一拨桌上的古筝发出一阵铿锵有力的鸣响,沉寂了几息才说道“闻人城主没有看错人,至少不笨。”

    淡漠的目光扫过古筝,叶默冷言道“千方百计暗示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些?如果是这样,恕我不奉陪了。”

    “她还好吗?”

    姬九音没有在意叶默声音中的冷淡,继续问道。

    这个“她”,自然就是闻人暖,虽然叶默还不知道姬九音对决刹音宗农浅蓉时,弹了一曲望九州的事情,但听姬九音一句“闻人城主没有看错人,至少不笨”,叶默就猜到,姬九音这次来的真正目的不在于血魔,也不在于青浣妖圣,而在于自己。

    “好。”

    尽管不情愿,叶默还是回答了一句。

    闻言,姬九音淡淡一笑,又一次波动了琴弦,说道“那就好。如果可以的话,请你阻止她进入血神宫,那里太危险了,至强者留下的东西,没那么简单。”

    “你怎么知道她一定会去?”

    “因为我会去,因为她不会容许鲲鹏神宗得到血神宫,一切能破灭鲲鹏神宗的事情,她都会出一份力,哪怕只是做一点最微小的贡献,哪怕丢掉自己的性命,她也会去做。”

    姬九音一对清澈的眸子突然空洞起来,略显失神道。

    “为什么你不自己和她说?”

    叶默感到奇怪。

    当然,要说其它奇怪的情绪,倒是一点都没有,他心中始终只有皇甫嫣,对夏侯思羽尚且有一份怜惜愧疚,对闻人暖,就真的只是合作伙伴了。

    面对叶默这个问题,姬九音没有立刻回答,又是一阵沉默后,才苦涩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我是棋子,一直都是,她想见我,也永远不想见我。”

    叶默身躯猛地一震,心中惊骇“原来如此!”

    离开酒楼,接下来就是等待血神宫开启了,血神宫的开启时间,也在叶默从酒楼回来的当晚传出六日后,南魔大陆西面的血天海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