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70 血傀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叶默和夏侯思羽二人没走出多远,就听到身后的玄关传来阵阵怒吼,随后便是一声惨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听到惨叫,叶默微微点头,很是满意。

    不得不说,血王,或者说取走所有天材地宝的人很阴险,前面几十个房间几乎不留什么东西,也不留任何危险,让人放松警惕。

    而后面的房间,则每一个危险房间都布下了屏蔽修士直觉的阵法,这种阵法很是玄妙,只要修士被屏蔽,即使飞剑临头都发现不了,根本毫无感觉。

    但是,这些房间也不是个个危险,有的甚至连续数个房间没有危险,更多的是喜人的收获,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连诸多强大阵法、妖兽,也都有高低上下之分,令人防不胜防。

    被叶默用来坑奢元的房间内的妖兽,显然没令叶默失望,奢元至少也是吃了一个大亏,甚至直接陨落都有可能。

    对于叶默惊人的计算和阴人能力,夏侯思羽只是美眸发亮,在叶默身上看个不停,但并没有多问。

    在南魔大陆,类似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没有这样的城府算计,还不可能活的好呢,说白了,这也是实力的一种,没必要大惊小怪。

    在叶默坑奢元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几次交叉的玄关通道,往后走去,交错的玄关越来越多,给人玄关通道在逐渐减少消失的感觉。

    即便如此,叶默也没有碰到其他势力的修士,直到离开玄关时,才看到二十多道身影停在前方。

    “你们终于出来了,若不是玉简没碎,我还以为你们出了什么事呢。”

    项冷轻吐一口气。

    他们个个修为惊人,早就出来,等待在此,可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叶默和夏侯思羽,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你们没事吧?”

    澹台不破看到叶默和夏侯思羽携手出来,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有些不舒服,迟疑了一下,仍旧上前关心道。

    苏沐清也打了一声招呼,然后盯着叶默看个不停。

    知此女一直怀疑自己的身份,叶默也没有搭理她,目光一瞥,就看到鲲鹏神宗的人对自己怒目而视,恨不得吃了自己,顿时冷笑了一下。

    “小辈!奢元去哪里了?”

    檀元长老看到叶默的冷笑,心中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不由喝问道。

    “你们鲲鹏神宗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让一个妖圣截杀我一个小辈就算了,现在还问我要人。想知道它在哪里?那我就告诉你们,它替我接了血王的大礼。”

    叶默也不掩饰,淡淡地说道。

    “你说什么?”

    檀元长老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叶默,其他人也是震惊无比。

    要知道,这里虽然限制了修为,但尊者级修士是能施展大神通法术的,根本不是普通元婴修士能够抵挡的,可叶默却说,奢元替他接了血王的大礼。

    在场的都不是傻子,一下听出了叶默的言外之意,很显然,奢元堂堂子母妖蛇族妖蛇王,被一个元婴小辈阴死了!

    “好好好,好一个小辈,手段不简单哪。”

    檀元长老怒火中烧,神色阴沉到极点。

    陨落那么多的人族部精英修士,他的罪责不小,本来招揽一半高等妖族,是勉强可以抵过这个罪责的,可现在

    心中怒火炽盛,但檀元长老并没有冲动,冷冷的瞪了叶默一眼,便转过头去,不再看叶默。

    他也知道,这个时候是不可能对叶默做什么的,仙城同盟和南魔各宗联合,即使鲲鹏神宗也不愿意随便招惹,何况此时还少了一个奢元。

    不远处的血魔看到叶默,眉宇皱在一起,心中莫名忌惮。

    这种忌惮不知从何而来,但他冥冥中就是有这种感应,觉得叶默会对血神宫和他有极大的影响,因此在他猜测中,叶默很可能夺走他的血神宫,当然,仅仅是他的猜测。

    该来的终究躲不掉,血魔只看了一会儿,便再关注叶默,将目光转到眼前的血河上。

    众人眼前,赫然是一条条十分宽阔的血河,宽上百丈,长不知几许,虽然是河,却不流动,死寂沉沉,本身更是粘稠无比,半个身子探出去,便感觉体内的法力和元气无比滞涩,根本运转不动。

    “这血河很古怪。”

    叶默只看了一眼,便神情凝重起来。

    “这是腐血化骨河,分为上下二部分,上为新鲜的血气之河,原理和修士军队一样,极大影响修士的法力运转和法器操控,法器沾染血河河水,更会被污染,彻底报废。”

    “下面的部分的腐血河,任你精金浇铸,铜皮铁骨,进入其中也要化成一滩腐血,与血河融合在一起。”

    血魔开口说道,似乎是特意给叶默解释一般。

    其他人闻言没有言声,早就知道这血河的妖邪之处。

    “可有解决的办法?”

    叶默转头询问澹台不破。

    “要么,拥有不怕干扰和污染的法器,要么,修炼有鲲鹏神宗不灭战体大道功法,体内气血旺盛如熔炉,方能抵挡住污秽之血的侵染。”

    血魔自顾说道。

    想起血魔第二次来找自己时的情景,叶默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随后又不禁头疼起来。

    血河他没遇到过,但军队厮杀的冲天血气,他倒是遇到过,对法力运转和法器操控影响的确很大,一不小心就会掉入血河。

    他知道有的法器能应付这种情况,可他并没有此类法器。

    至于功法、法术一类,他去哪里找不灭战体大道功法,武王后人都没有完整的功法呢,他要怎么渡过?

    “哼,本圣不信,这些血河能有那么大的能耐,有本事就污本圣法器,毁本圣妖躯。”

    二海妖族之中,一名妖圣并不相信,在其他修士看来,更多是不甘心,抱着尝试的想法要试一试。

    二海妖族其余三个妖圣劝不住她,其他势力的修士也没那么好心,巴不得有人当出头鸟。

    “碧华雪珠,出!”

    女妖圣薄唇轻启,张口吐出一枚核桃大,晶莹剔透的雪色法珠,隐约可见层层寒烟飘荡开去,令周遭温度都下降了一大截,飘飞下大片雪花。

    祭出法珠,女妖圣玉足一踏,曼妙娇躯轻飘飘飞起,雪色衣裙衣袂飘飘,猎猎作响,一个妖族,此刻竟有一种出尘圣洁之感。

    法珠释放出一片朦胧如雾的雪幕,将女妖圣笼罩住,便向血河对岸飞过去。

    一开始,法珠滴溜溜直转,雪幕虽薄,却始终存在,并不破损,包裹住女妖圣一路疾飞,转眼就飞出一大段距离,来到血河中间。

    “难道血河是徒有其名?”

    不少人心中嘀咕起来。

    众人中,只有血魔和鲲鹏神宗的人脸色不变,没有怀疑血河的真实与威力。

    很快,女妖圣眼看就要渡过一半血河了,她娇艳明媚的脸庞上情不自禁露出笑容,心头狂跳不已。

    然而,下一刻,她的笑容就僵住了。

    “怎么回事?”

    法珠突然间歪歪扭扭起来,雪幕也开始明灭不定,女妖圣脸色诧异愕然,不等她反应过来,雪幕已然消失,法珠和她同时向下坠落而去。

    强行将心头的慌乱压下,女妖圣不由自主想要运转妖元,飞过血河。

    但是

    “血、血河起作用了,啊”

    女妖圣骇然发现,自己一身妖元竟然丝毫不动,死寂的如同这血河河水一般,没有妖元支撑,她哪里飞的起来,顿时惊叫连连,在半空手舞足蹈的掉落了下去。

    “噗通!”

    一声闷响,女妖圣浑身浸血,身上的衣裙闪灭几下,最后彻底崩坏。

    女妖圣心中无比惊恐,想要化作本体鳗鱼游过血河,却惊骇的现,连变回本体都不能,而这时,身边的血水突然间不断升起一串串气泡,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升上来。

    女妖圣神情茫然无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过了六、七息时间,她才惊觉,自己正在不断下沉,而自己已经喊不出声音了,腐血上涌,已经将她头颅以下尽数腐蚀!

    无声无息,死寂如常,只有一颗大好头颅在不断下沉,明亮动人的眸子透着惊骇恐怖,让岸边的众修士后脑门一阵发凉。

    “这就是血河吗,太可怕了。”

    剩下的三个二海妖族妖圣眼中满是惊惧,不敢再看血河,心中已经生出退意。

    仙城同盟、鬼族、南魔等势力的修士脸色不是很好看,他们都是匆匆而来,又不是很了解血王,哪里会有准备,现在看来,他们没机会渡河了。

    “哈哈,你们这些下等的废物也敢和我们鲲鹏神宗争?不自量力!”

    窦启灵眼见其他势力,尤其是叶默,终于吃亏了,不由得哈哈大笑道。

    众修士眉头大皱,要不是鲲鹏神宗势力委实太大,他们肯定要教训一番这厮。

    就在这时,二海妖族的电鳐妖圣指着血河惊道“那是什么?它竟然没有沉下去。”

    闻言,其他人纷纷看去,只见血河上,一枚造型古朴奇异的手环飘荡不断,竟是没有被污染!

    见到这一幕,鲲鹏神宗修士和血魔脸色一沉。

    “注意看上面的符文,我似乎在哪里看到过。”

    电鳐妖圣沉声道,但任谁都听得出它声音中压抑的惊喜。

    刚说完,电鳐妖圣便一拍储物袋,取出一顶怪异的帽子,上面也有一个奇异的符号,和那手环上的符号一模一样。

    见状,其他人也一脸惊喜,纷纷取出自己找到的法器。

    眼见得众人几乎都有特殊法器,血魔和鲲鹏神宗众修士脸色愈加不好看。

    他们清楚的知道,这哪里是什么符号,这分明就是真古文字,但凡有这种文字的,应该就是具有抵抗血河的特殊性法器了。

    南魔众修士中,叶默和夏侯思羽并没有得到这样的法器,而澹台不破得到的法器多了一件,当即就递给夏侯思羽。

    仙城同盟那边也多了一件,在乾元尊者坚持下,也交到了叶默手中。

    “哼!”

    窦启灵冷哼一声,随后鲲鹏神宗修士纷纷取出从宗内宝库特意拿来的法器,随后穿戴在身上,御风飞起,安安稳稳地向对岸飞去。

    夏侯思羽也戴上了一个玉镯,转头看到叶默拿着一个玉佩沉默不语,说道“繆齐,怎么不戴上?”

    “磨蹭什么,难道要我们那么多人等你一个吗?”

    仙城同盟地坛尊者神色不善,语气很冲地说道。

    叶默依旧没有动作,沉思良久,才有所决定一般握住玉佩,摇摇头说道“这一路太容易了,不像一个遗迹,反倒像是一个挖好的坑,等我们这些人跳进来,这是阳谋,跳不跳看我们自己。”

    “我们事先都不知道血河的事,也就没有准备,但血王却给我们留下了这样的法器,但为什么光是留下这样的特殊性法器?”

    “我猜测,血王会不会是给我们一个选择?前面有很大的危险,只有鲲鹏神宗和血魔有所准备,血王会不会就是要坑杀他们?给我们一个选择,其实就是给了我们一个后退的机会?”

    一番话,让南魔和仙城同盟的修士沉默下来,毫无疑问,叶默这番话虽然是猜测,但不无道理,血神宫太危险了,但也太容易了,扑朔迷离,叶默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思羽,你留下来,帝昊,你也留下来。”

    叶默不由分说,当即决定让二个人留下,其他人就不是他能管的了。

    帝昊因为怕鲲鹏神宗针对,因此一直没有动身,听到叶默的话,冷冷的瞥了叶默一眼,没有理会。

    叶默懒得解释,在脑海里交代一声,便将帝旭的妖灵放了出来,让它和帝昊沟通,将其劝留下来。

    “繆齐,你呢?”

    夏侯思羽柳眉轻蹙,担忧的看着叶默。

    “我必须去,不能看着他们得到血神宫。”

    “我也去。”

    夏侯思羽坚决道。

    “你们四个都不能去,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我如何给他们三个交代?”

    项冷断然说道。

    一番争论,叶默和项冷都是十分头疼,劝阻根本无用。

    最终,谁也劝服不了谁,竟然只有帝昊被帝旭劝阻,同意留了下来,同时,知道了叶默所为,心中对叶默颇为感激。

    稍稍准备一番,众人便戴上法器,毫无阻碍的飞过血河。

    血河对岸十分妖异,岸边、高山、平地,尽是一片血红色,长满凄艳血红的奇异异花,一眼望去,仿佛天地山河都被血染红,透着一股浓浓的妖邪,令人十分不舒服。

    往前飞行一段,众人才看到其他修士的身影,这些身影聚集在一起,不知道在做什么,不做多想,飞快接近降落下来。

    “见过诸位朋友,在下血傀王。”

    众人刚落下,便听到一个声音,不由诧异的相视一眼,透过鲲鹏神宗、鬼族等修士的身影,才见到一个高大的身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