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74 尊者陨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血神宫外

    几大势力修士无不面色惊骇,隐隐约约猜到叶默的目的,是谁也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这个才不过元婴五阶的小辈,他怎么敢有这种想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好像是一套禁断阵法。”

    叶氏仙城阵营里,常非感觉心跳加速,头皮发麻。

    其他人也感觉惊悚无比,不敢相信叶默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皇甫城主”

    墨灵有些担忧的看向皇甫嫣,她很清楚叶默和皇甫嫣之间的关系,眼下叶默却在皇甫嫣眼前,为了别的女子甘愿做出如此惊世骇俗的事情,换作是谁都不会没有想法。

    皇甫嫣两道细长的柳眉扬起,精致绝美的俏脸有些微微发白,美眸里却是满满的担忧。

    听到墨灵的声音,皇甫嫣回过头,露出浅浅的笑容,说道“我相信他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仅此一句,没有再多说,可那发白的脸色,哪里能瞒过周遭的人。

    尽管修仙界实力为尊,很多修士也不止一个道侣,可那也只是部分人,只要是叶氏的人,都知道皇甫嫣是个什么样的人,是绝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的,等叶默出来,要如何和皇甫嫣解释?

    各势力中,只有南魔各宗和仙城同盟的修士最淡定,反之,最担惊受怕的就是妖族、土著妖族和鲲鹏神宗了。

    “这个小王八蛋想干什么?啊?他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他还想斩杀尊者?天真!愚昧!自大!看着吧,这个卑微肮脏的低贱生灵很快就要陨落了,魂飞魄散都是轻的。”

    鲲鹏神宗其余没有进入的尊者大怒,破口大骂,尤其是刚刚才和疯狂的南魔修士大战了一场,神宗一方损失不小,火气就更大了。

    鲲鹏神宗的强大,冠绝整个真古时代末期,身为鲲鹏神宗的修士,他们的自信与骄傲比这世间任何修士都要强,而眼下,却有一个被他们视为低贱生灵的元婴修士,布下了区区禁断阵法,想要斩杀神宗的几个尊者,让他们怎能不怒,这无疑是在蔑视、挑衅神宗。

    就在各方修士惊诧好奇,鲲鹏神宗修士跳脚大骂的时候,半空影像出现了变化。

    血王殿前,叶默眼神迷离,身躯微微晃荡,始终保持着这样的状态,没过多久,身旁闪过二十余道蒙蒙白光,接受考验的尊者们同时被阵法空间驱逐出来。

    叶默迷离的状态持续了一息,然后飞快扫视一眼周围,最后将目光凝聚在不远处大开的殿门。

    其他人也是差不多的反应,目光最快速度凝聚到血王殿内,当看到空间命碑时,所有人的眼睛都挪不开了,当即爆发最快速度冲入血王殿。

    “空间命碑是本座的,谁也别想抢!”

    “好笑,命碑归谁,以实力说话吧。”

    “鲲鹏神宗的东西,谁都别想夺走,否则世间之大,再无你们生存之地。”

    场面一片混乱,话音未落,二十几人已经来到命碑前,相互看了一眼,纷纷探出手抓向命碑。

    看到这里,叶默不再耽搁,也一闪身进入大殿。

    “南海、西海妖族,你们区区三个人也敢出手抢夺,小心全部陨落在此。”

    仙城同盟地坛尊者一脸阴沉,浑身煞气腾腾。

    “你们仙城同盟也就四个人,比我们多一个而已,你们能抢,我们为什么不能抢。”

    南海电鳐妖圣冷笑不已,腹间雷光闪烁,大手死死按在命碑上。

    “一群低贱卑微的废物,也敢觊觎我鲲鹏神宗的东西,找死!”

    窦启灵怒笑,这些人也太不自量力了,每个势力区区三、五人,也敢和鲲鹏神宗抢东西。

    檀元长老脸色一沉,斥道“不要废话。”

    他人老成精,知道现在的鲲鹏神宗哪个势力都不怕,可他最怕这些势力联合起来,到时候鲲鹏神宗麻烦就大了,想要夺取命碑,将会无比困难。

    原本进入血神宫的修士有二十八个,其中子母妖蛇王奢元叶默坑杀,南海妖族的雪曼妖圣陨落在血河,夏侯思羽献祭陨落。

    还有金乌王、项冷、澹台不破、苏沐清离开,另外还有一个血傀王加入进来,到现在,剩下的修士有二十二个。

    这其中,鲲鹏神宗的人就占了七个,是最庞大的一个势力,谁也无法忽视。

    即便如此,宫装女子还是担心横生意外,果断道“直接抢。”

    然而,下一刻,却接连响起数声惊呼。

    “怎么回事?我的法力没了。”

    “不是没了,是根本无法控制、提聚,大殿内有阵法禁制。”

    “这个空间里有压制效果就算了,这座大殿里竟然还有阵法禁制,血王为什么要这么做。”

    宫装女子也是震惊不已,连忙凝聚法力,却发现法力根本一动不动,几乎是瞬间,她脑海里就闪过一个念头“禁断阵法。”

    禁断阵法对人族修士的影响极大极大,尤其是高阶禁断阵法,更是让许多强大的人族修士无比忌惮,一旦构建成功,对人族修士的打击是无比恐怖的。

    最糟糕的是,禁断阵法的出现,让她不敢保证,二个已经臣服的土著妖族会不会背叛,如果背叛,并且投入二海妖族阵营,这个势力将是最强的,比神宗的这些人还要强大,很难抗衡。

    毕竟,妖族的妖躯之强大,无数年来,无数修士有目共睹,而自己这些人,却没有几个修炼过肉身,怎么能够抗衡?

    当然,最让人族修士纠结的,还是法器的因素,如果能够操控法器,他们还能和肉身强大的妖族对抗一番,没有法器的情况下,光凭肉身根本不是妖族的对手。

    “哈哈哈血王英明神武啊,竟然给我等如此好的机会,鲲鹏神宗?看你们还如何嚣张,将命碑交出来!”

    禁断阵法一出,二海妖族三个妖圣狂笑不已,一股浓烈的快意涌上心头。

    刚才还是最弱小的势力,眼间就变成数一数二的存在,让他们感到有些难以置信,信心一下强大起来。

    一群人争吵的争吵,抢夺的抢夺,却是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处的血傀王,早已经僵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有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焦急的转来转去。

    “吵够了吗?”

    忽然间,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声音有些低沉,清晰的回荡在所有修士耳边。

    众人回头一看,窦启灵正想大骂,却猛然看到叶默手中锈迹斑斑的古朴铁剑,顿时不说话了。

    他们这些人谁也不知道大殿内有禁断阵法,因此谁也没有第一时间取出法器,现在想要取出来也不可能了。

    可这个小辈怎么会有兵器在手?

    尽管叶默手中的铁剑锈迹斑驳,可窦启灵不傻,这种时候敢拿着一柄破铁剑打断一群尊者、妖圣、鬼圣,这铁剑会简单了去?

    最重要的是,自己出来的时候,依稀注意到过这个小辈,当时这个小辈手里是没有兵器的,那这铁剑是哪里来的?难道这小辈早就知道大殿的情况?

    其他修士虽然被叶默打断,心中怒火不小,可见到叶默的架势,也感到有些不对劲了,一时之间,竟然谁也没有说话。

    血魔目光复杂的看着叶默,他的感觉终于应验了,叶默终究成了最大的变数!

    从进入血神宫那一刻起,他就想过击杀叶默,然而,那时候叶默有项冷、乾元等人护着,不方便开战。

    想要尾随叶默然后击杀,又觉得太小题大做,且丢了身份,于是没有施行。

    最后,项冷离开了,可血傀王又跳了出来。

    对血傀王这位存在,即使他有着超过元婴期的修为实力,也颇有种看不透的感觉,因此还是没有出手,直到现在

    想到这里,血魔不禁有些后悔不迭,暗道不该让叶默活到现在。

    成功引起一群尊者、妖圣、鬼圣的注意,叶默没有嚣张的大笑,也没有瞬间开战厮杀,而是一步步来到血傀王身旁,此时众修士才注意到僵硬不动的血傀王。

    “噗嗤!”

    “当!”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叶默的铁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入血傀王体内,刚刺穿皮肉,手上就传来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震的叶默手掌微微发麻,心下震惊。

    “看来我所料不错,你需要灵气、血气等等能量才能动,没有这些,你就什么都不是。”

    叶默低声呢喃了一句,随即抓住血傀王的衣领,狠狠向后抛去,将其抛出了大殿。

    身体刚离开大殿,血傀王就一个翻身,稳稳落在地上,眼中目光复杂,充满了无奈和暗恨。

    他准备无数年,就是等的这一天,却没想到,这里面的东西,他根本无法染指。

    将血傀王送出去,叶默便转过身看向众修士,阴沉的脸色,阴森无比的目光看的一众修士都有种发寒的感觉。

    “你也就仗着手中有一件神兵罢了,有本事出来一战。”

    窦启灵眼珠子转了转,忽然爆发极速,飞快冲向血王殿外。

    “轰!”

    重不知多少万钧的殿门轰然紧闭,差点将窦启灵给夹成肉泥,吓得他飞快后退,脸色白的像死人一般。

    “你掌控者令牌在你手上!”

    窦启灵惊骇未定的看着叶默,眼中满是不愿相信“可是你和我们是同时出来的,你怎么可能得到掌控者令牌?”

    “死人不需要知道太多。”

    叶默目光冰冷如铁,“呼”的挥剑,大踏步冲向窦启灵,剑锋锋利而沉重,斩的虚空都微微扭曲,让窦启灵神色剧变,身法都来不及施展,连忙是一个驴打滚躲开到一边。

    虽然躲过致命一剑,窦启灵脸色却无比难看,自己竟然被一个元婴期小辈逼得如此狼狈!

    “快将蹐击杀,夺剑!”

    宫装女子声音发寒,一声令下,当先施展开身法,裙摆疾舞,身若幻影,晶莹细腻的玉手化成掌刀,狠狠切向叶默颈脖,这一击若是击实了,毫无疑问,叶默肯定是当场陨落。

    “和我比肉身?”

    叶默面无表情,也抬手一记掌刀迎上。

    “砰!”

    二记掌刀相撞,竟发出巨大的震音,犹如二座雄伟山岳碰撞在一起,令人震惊。

    一击过后,叶默脸色微变,微微后退了半步,宫装女子则不是那么好受了,娇躯狠狠一颤,轻哼一声,连连倒退出去,飞快将手掌背在身后,五指不自禁地痉挛。

    “死!”

    叶默举剑再斩,继续杀窦启灵。

    这一剑来势汹汹,封死了窦启灵所有退路,逼得窦启灵不得不和叶默硬撼,他脸上满是愤恨之意,怒吼道“小小蝼蚁,也敢蔑视鲲鹏神宗,找死。”

    窦启灵脚步十分玄妙,即使没有法力支撑,身影也化作数个,从不同方向攻来,手捏拳指狠击。

    “不自量力。”

    轻轻吐出四个字,叶默陡然旋身,手中的铁剑转了一个圈,被叶默倒握住,随即叶默猛退一个身位,撞入一个幻影怀中。

    “噗嗤!”

    窦启灵不敢置信的看着以背撞入自己怀里的叶默,倒握的剑柄被叶默紧紧握住,他憋屈无比,再次怒吼一声,提聚全身力气,拳指化为掌刀,要将叶默的头给砍下。

    就在窦启灵的掌刀即将落到叶默脖子时,叶默的身躯飞快弹出窦启灵怀中,右手持剑,借转身之势,扫出绝杀一剑。

    “噗嗤!”

    怔怔的看着叶默笔直的身躯,扬起的铁剑,窦启灵浑身力气被抽空,无力地跪倒在地,一颗大好头颅“骨碌碌”滚落在地,二息后,残躯才喷涌起丈许血浪,溅落在所有人脸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