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923 化脉灵液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场闹剧很快落下帷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间内。

    叶默轻轻舒出一口气,心头的大石总算落下一些。

    六千万灵石买一个妖灵对别人来说或许很贵,但对他来说,绝对不贵,而且物有所值。

    “就剩一个化脉灵液了,姐夫你放心,一般是没有人族要这个东西的,按我冰莲宫如今的威势,也鲜少有人会不给面子。”

    皇甫秋雨笑着对叶默道。

    二人却不知道,土系妖灵之事衍生的后果,在另一个单间内爆发了开来。

    “六千零一块好少,这些人好坏。”

    二张硕大豪华的座椅上,一道身影高挑冰冷,容颜绝美,头顶戴着一顶冰晶王冠,眸子冰冷到极点,而另一道身影,却正好与那道冰冷的身影相反,十分清秀娇小,明亮的大眼睛充满了灵气,身穿一袭仿佛大片白色树叶编织成的裙子,此刻正嘟着小嘴嘟囔着。

    “六千零一块,的确是少了些此人是皇甫家的皇甫秋雨?”

    冰冷女子开口说道。

    站在二女周围的有四人,二人雪衣,二人绿衣,面貌并不出众,但气息雄浑凌厉的可怕,赫然是四尊尊者。

    听到冰冷女子的问话,其中一位雪衣尊者当即答道“是皇甫秋雨没错,不过奇怪的是,她与皇甫嫣对男子向来不给好脸色,现在却和一个男子同处一室,尤其此人还是那位如今已经大名鼎鼎的道衍城主叶默。”

    “道衍城主,原来是他,经此一役,此人的确声名大振,不过,是好是坏就难说了。”

    冰冷女子淡淡说着,忽而美眸一眯,说道“土系妖灵冰莲宫无几人用得上,能让皇甫秋雨如此尽心抢夺的,更一人都无,应该是那道衍城主要的,你去把这个消息放出去。”

    “遵命。”

    那答话的雪衣人微微低头,随即转身离开。

    雪衣人领命离去了,冰冷女子身畔的秀小少女不禁怯怯地说道“姐姐,母皇好像说过,灵盟拍卖会是不能随意泄露客人的信息的。”

    “没事,姐姐有分寸,你我亲同姐妹,为你出点气算什么,再说,她们这可是打你的脸,你不在乎,我这个姐姐却不能无视。”

    冰冷女子绝美娇颜上的冷色稍缓,罕见的露出一丝柔和之色。

    “什么是打脸?”

    少女稍带婴儿肥的小脸滞了滞,大眼里带着孩童般的天真问道。

    冰冷女子哭笑不得,螓首微微摇了摇,不忍去破坏这一丝永恒的童真。

    忽然间,冰冷女子目光一凝,随即又是无奈的摇摇头,从座椅上离开,微微蹲下身子,给雪衣少女松开的鞋带扎紧,而后又立起身躯,帮少女整理衣衫,将露出的亵衣带子藏进去。

    “可怜的雪绯,若护道人和姐姐不在,你如何照顾自己?”

    冰冷女子摩挲着少女的秀发,一声轻叹回荡在单间中。

    叶默和皇甫秋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消息,很快被隐秘的散播出去。

    一男一女同处一室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再如何清白,也架不住无数人的想象力脑补,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离谱。

    虽然许多修士不会轻易相信这点子虚乌有的传言。

    可叶默和皇甫肥牛一起来到领盟拍卖会是很多人都看到的,且又有少数人知晓,皇甫肥牛和叶默这位“准姐夫”关系极好,暗中都是直接称姐夫。

    叶默此刻不和皇甫肥牛在一起,反倒和皇甫秋雨在一起,这二人要做什么?

    流言止于智者,智者如大山,流言却是滔滔大河,撼不动大山,却会径自流淌四散开去,依旧不会止息。

    忌惮于冰莲宫和爱慕皇甫嫣姐妹的追求者的势力,许多人不敢多议论,但心里如何龌龊地猜测,那些追求者们脑子都不用动,都知道如何肮脏了。

    尽管他们不会轻易相信叶默和皇甫秋雨次见面就打的火热,但人就爱乱想,乱想就容易生出妒火,哪怕叶默二人没有做什么,仅仅只是同处一室,也不是这些追求者们能原谅的。

    不过,谁也不知道的是,低阶修士层面的流言,很快就止住了,悄无声息的湮灭在暗中。

    而此刻,叶默和皇甫秋雨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看着下方拍卖品一件件拍出,不多时,就到了叶默必定要拿到的化脉灵液。

    “接下来的拍卖品是出自灵木一族的化脉灵液,此灵液无品阶,但稀有程度相信大家都清楚,数百年都未必有这么一份,对所有境界的生灵都有效,可以洗练血脉,让血脉更纯净,让人拥有比拟祖先的资质。”

    主台上,老者慷慨激昂,唾沫横飞,又是滔滔不绝地讲了一盏茶时间。

    不识货的自然暗暗惊叹,感觉这化脉灵液是极其稀有难得的宝物。

    可识货的却暗自冷笑不已,丝毫不理会这老者的吹嘘。

    这化脉灵液虽说稀有,功效也逆天,可那也要分用的是什么生灵,严苛些说,只有妖族能用。

    鬼族没有肉身,此物对鬼族无用,灵族完全天生地养,哪有血脉可言,根本不需要,而人族,凭借的是灵根,要血脉有什么用?

    所以说,这东西也只是对妖族来说是天价之宝而已,对人族,顶多相当于高阶淬体丹药、灵液罢了,拿来实在没什么用,除非有极喜欢,价值极高的灵宠,否则真的是鸡肋。

    “底价一万上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上品灵石。”

    自从“六千零一块上品灵石”之事后,灵盟拍卖会就学乖了,把规矩修补完善。

    不过,听到这个价格,有这个财力,又颇为喜欢的人又蔫了下去七、八成,这一万上品灵石就是一亿灵石啊,败家也不是这么个败法。

    这时候,皇甫秋雨出价了,清脆如铃的声音响动“一万一千上品灵石。”

    “秋雨妹妹可没有灵宠,这是在帮道衍城主叶默竞拍的吧?一万二千!”

    一众单间中,忽然传来一个声音道。

    闻言,叶默和皇甫秋雨同时一愕,想不明白这个消息怎么会泄露出去。

    皇甫秋雨转眼收起愕然之色,淡淡道“是又如何?一万五千!”

    “不如何,只是想提醒秋雨妹妹,你二人同处一室,传出去可不怎么好听,二万!”

    那声音继续平淡地说道。

    “一群龌龊之徒,你都敢如此与我说了,想来这流言也不少,既然如此,秋雨不介意学姥姥将同代所有修士挑战一遍,你可敢接?二万五千!”

    这一次,皇甫秋雨已经带上几分愠怒,带着丝丝杀机的话语,让所有修士心头猛跳。

    身在北溟,即使再年轻,也都知道冰莲宫那一众仙子何其贞烈,敢污她们清白,她们是真的能舍掉性命去证明的,为首的代表就是皇甫家老宫主皇甫清炎。

    当年,皇甫清炎也是因为小小的流言,换做任何一个女修,可能都忍下去了,可皇甫清炎此女却不忍,霍然向所有口出污蔑之言的年青修士下战帖。

    最后,历经足足三个月的血战,一刻不停,仗三尺泓剑,以无可匹敌的绝代风姿,把各势力核心嫡传人物屠了八成,普通修士更是不计其数。

    而皇甫清炎本人也是二次施展秘法,几近垂死,手握残破得只剩下半截的法剑站在尸体堆成的小山上,只能以半杆长枪支撑后腰,浑身沾血,头上都结了无数血块,血煞绕体,杀气盈野,震动无数人。

    如此杀戮,如此辉煌的战绩,如此恐怖的车轮战,谁能想到,起因是如此可笑她要证明清白,要么洗脱清白,要么以死证明。

    自此之后,同盟所有修士都深刻知道了一件事对冰莲宫女子,说什么都好,独独不能毁她们名声,否则仙子必然化成魔头。

    此刻听到皇甫秋雨的话,所有修士都不禁为之一呆,心头一突,脸色骇然。

    尤其是那与皇甫秋雨竞价的青年,此刻更是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根本顾不得竞价、恶心叶默,匆匆放弃了竞拍。

    皇甫秋雨此女,虽然许多人提到时都会想到皇甫嫣,将皇甫秋雨列在皇甫嫣下面,是冰莲宫第二顺位传人。

    可很多人都知道,这也是老黄历了,皇甫嫣离去那么久,听说修为落后的厉害,皇甫秋雨却堪比当年的皇甫清炎,如此凶悍的人物,让她把同盟各势力年青一代挑战一遍,又不知要死去多少天才人物了。

    如此戏剧性的变化,也让不少人大感意外,啼笑皆非,同时暗感皇甫秋雨小题大做。

    他们却是不知道,只要稍微了解皇甫家的人,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皇甫嫣像其母,而皇甫秋雨像其姥姥皇甫清炎。

    “三万!”

    突然间,又一个声音传出来,让无数人惊诧,竟然还有人敢惹皇甫秋雨?

    皇甫秋雨瞥了那单间一眼,紧随出价“三万五!”

    “四万!”

    一番激烈争夺展开,每次出价数以千计,换算成下品灵石,就是数千万,令人咂舌。

    此时,许多修士也明白过来了,只要不触及皇甫家的底线,她们也不会闲着没事挑战整个同盟年青一代。

    很快,价格就从一万上品灵石飙到七万,直到这里,那个浑厚沉凝的声音才放弃竞拍,想来也是不想再冒险抬价了,万一皇甫秋雨放弃,他损失的就是数亿灵石,就是身为同盟高层核心子弟,也不想承受这样的损失。

    饶是如此,皇甫秋雨也多出了六万上品灵石,才拿下化脉灵液。

    这么疯狂的竞拍,叶默在一旁看得咂舌不已,只能暗暗惊叹这些核心子弟的富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