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961 有趣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莽莽山林,群山震动,残枝败叶漫天飞舞。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项渊一声长啸,震的山林摇颤,而后浑身弥漫出大片魔气,足下重重一踏,双手合十,整个人如一柄剑刺出,十万八千个毛孔无一不在迸发剑气,锋芒无匹。

    “以身化剑?”

    叶默眉头一挑,手掐法诀,郑重拍在八柄飞剑上,顿时,八柄飞剑一阵轻吟,腾空而起,如八条蛟龙在虚空不断翻腾,剑芒冲霄,化为剑阵绞杀而去。

    “轰”

    项渊整个人都在流淌玄秘奇异的气息,与五行三奇剑阵强势对撞在一起。

    第一次正面对碰,项渊竟然和五行三奇剑阵拼了个不相上下,面对八柄飞剑,项渊不但没有退,反而迎头冲上去,主动发招对攻。

    他一心想要冲破剑阵阻拦,杀到叶默近前,但却根本冲不过去,八柄飞剑组成剑阵,其威能之强,已经让他抵挡的很勉强了,光凭剑招刁钻与玄妙,实难做到进一步突破。

    “结束了。”

    十几次碰撞,叶默见到项渊再没有底牌手段,当即不再犹豫,十几道法诀打出,化作一片流光没入八系飞剑上。

    顿时间,八系飞剑威能再次暴涨,剑阵愈发强大,不仅仅限于对碰,更是把项渊给困了起来,一片法器玄光爆闪后,就见到项渊整个人狼狈地飞了出去。

    胜负已分!

    踉跄几步站稳,项渊嘴角露出一丝微不可见的苦笑,但这丝异样的神态很快就被他敛去,抬手摄来石剑,默不作声地离开了此地。

    项渊离开了,景雪烟很快顶了上来,她娇躯曼妙修长,掠过长空,飘然落下。

    景雪烟一对紫眸一眨一眨的看着叶默,好似夜空中闪烁的紫微帝星,肌肤莹白,紫发如瀑,美的不似真人,精致的俏脸上隐隐能看到二个浅浅的梨涡痕迹。

    叶默发现景雪烟似乎准备的很充足,一身衣衫都换了个彻底,换成了一套并不宽大的裙子,素手上戴着一对紫纱手套,连露出的修长**都有紫纱长袜,身上的饰品也多了些。

    当然,乍看之下似乎是饰品,但叶默有一百个理由相信,那绝对是法器、法宝。

    “叶道友可要小心了。”

    景雪烟浅笑嫣然。

    “请。”

    叶默目不斜视,目光落在景雪烟的双手上。

    “疾!”

    叶默话音未落,景雪烟已经飞快打出一套法诀,而后娇喝一声。

    瞬息间,天地间的温度降到冰点,天空上飘起纷纷扬扬的大雪,地上更是飞快结起一层坚冰。

    就在叶默还以为景雪烟还在施法阶段的时候,已经蔓延到他脚下的坚冰骤然炸开,九九八十一根细小的紫色牛毛小针攒射向叶默。

    “法器藏入法术,而且做的如此无声无息,很不错。”

    叶默眼中精光一闪,八系飞剑化作剑阵,剑阵中空处凝出一面五彩屏障,飞快挡在叶默面前。

    “叮叮当当”

    剑阵屏障的防御力超乎景雪烟的想象,八十一枚紫色小针打在屏障上,只激起了一片流光便无力的崩飞在地。

    这一幕,让景雪烟微微有些发呆。

    要知道,这些紫色细针虽然品阶不算很高,也就是十阶小神通法器层次,且因为细小,一般难以对修士造成很大伤害。

    但是,这些细针量多,隐藏隐秘,出现的又突然,就是一般的经验十分老道的元婴后期修士,一个不注意也要吃个不大不小的亏的。

    可这个手段,用在叶默的身上,却是显得如此不值一提,以及幼稚。

    看着叶默淡然不起一丝涟漪的目光,景雪烟黛眉一横,双手合十,而后双双旋转横在身前,当空在虚空一划。

    “呼”

    寒风呼啸,雪天狂暴,顷刻间,这片山林彻底被风雪淹没。

    做完小小的铺垫,景雪烟美眸中过一缕淡淡的紫芒,身影逐渐消失在风雪中。

    狂风凛冽,冰云垂天。

    茫茫雪地上,叶默撑起了法力护罩,将暴雪悉数推开,凌厉的目光扫视着雪幕,他知道,景雪烟一定在筹备着什么,此刻容不得他放松警惕。

    来了!

    叶默心神有所感应,蓦地转身暴退数丈,掐诀朝前一指。

    八系飞剑轻吟,应召冲出,剑光暴涨,劈开重重沉重的雪幕,向前劈去,狂暴的剑气席卷山林,将一棵棵擎天古树击的崩塌、破碎。

    “中计了!”

    与飞剑连接着的神识感受到一阵空荡,叶默心下一沉,连忙掐诀将飞剑召回。

    但是,已经晚了。

    “吼”

    重重雪幕中,景雪烟一头紫晶秀发飞扬,脚踏一头数十丈长的精致冰龙,从叶默侧面杀出。

    冰龙眼中闪烁红光,见到叶默,便是狠狠一口寒息吐出,滚滚冲击向叶默,犹如狼烟般狂猛。

    叶默一时不备,还未来得及召回飞剑抵挡,寒息便迎面扑来。

    隐隐间,叶默仿佛听到了法力护罩被冰冻、冲击破碎的声音,“咔嚓咔嚓”直响,但下一刻,叶默就愕然见到,法力护罩真的龟裂破碎了,顿时大股寒息如水柱般撞在叶默身上,而后溃散开来,彻底将叶默淹没了。

    “这就赢了?怎么可能?”

    冰龙没有撞上叶默,被景雪烟操控着飞上半空,而后翻了个身面对叶默,景雪烟看着已经被数尺坚冰封困住的叶默,某种闪过一抹惊疑不定。

    “叶道友?”

    景雪烟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她知道这头法力凝聚的冰龙吐出的寒息威力,应该不会对叶默造成太大伤害,但也不敢继续攻击了。

    “雪烟道友实在不该留手啊。”

    叶默带着一丝惋惜的声音响起。

    什么?

    景雪烟骤然察到一股巨大的危机临头,令她浑身汗毛直立,自己被锁定了!

    毫不犹豫!

    景雪烟足下轻踏,翩然如仙,飞快离开了原来的位置,姿态绝美,只是有些狼狈。

    下一刻,身后传来一阵爆响,景雪烟回头看去,只见冰龙已经被八系飞剑洞穿,冰块崩飞穿空,冰屑四溅,让景雪烟脸色有点难看。

    “还有什么手段?”

    原本应该被封困住的叶默,寒息形成的坚冰轰然破碎,叶默轻轻拍掉身上的冰屑,看着景雪烟道。

    “自然有。”

    景雪烟飘然落在地上,难看的脸色瞬间消失不见,而后飞快打出百余道法诀,一双素手在虚空中化出无数残影,短短二息时间,法诀便全部打出,不由得,景雪烟展颜浅笑。

    “嗯?”

    叶默感到从脑海中传来一阵难以形容的冰冷之意,目光陡转,落在已经坠落的冰龙身上,尝试着召回飞剑,却愕然发现,飞剑一动不动,毫无反应!

    登时,叶默反应了过来,自己竟然被算计了,景雪烟要的就是自己剑斩冰龙,而后以冰龙为媒介,施展秘法封掉自己的飞剑。

    “好计划。”

    叶默神色平静下来,淡淡说道“我有的是手段,你呢?”

    随后,在叶默惊诧的目光中,景雪烟竟摆出了世俗武人的拳脚架子。

    寒风吹过,叶默感觉自己此时脑门上一定全是黑线,他在南魔那么久,也没听说过景雪烟会体修武技啊。

    要知道,即使是项渊,没有了剑,他也绝不敢轻易和体修近身拼斗的,而景雪烟,肯定知道自己是修仙者的同时,也是一个强大的体修,她有什么自信,竟敢和自己比肉身?

    “你也是体修?”

    叶默挑眉道。

    “是与不是,试试不就知道了。”

    景雪烟黛眉一挑,带着几分挑衅意味,透出几分女武者的英姿飒爽。

    “好。”

    叶默应了一声,猛地沉喝一声,体内气血瞬间从平淡达到沸腾,这时候,叶默体外是没有法力护罩的,但滚滚暴雪还未靠近叶默三尺之内,就被炽热的气血形成的高温和气旋融化、推开,叶默整个人都透发出微微的红光。

    见状,景雪烟心底升起一抹骇然,难以置信,此时她才发现,叶默已经无限接近那个可怕的境界了。

    尽管如此,景雪烟也不会收回决定,叶默肉身强大,她也不差,还有诸多手段,不一定会输呢。

    “喝!”

    念及此处,景雪烟娇喝一声,并指成掌刀,拉出一道难以看清的残影,飞快杀到叶默近前,对着叶默的颈肩处砍落。

    叶默反应更快,出招比景雪烟慢,却是后发先至,一拳打在景雪烟的皓腕上,发出一道刺耳的金铁震音,且迸发一片细碎的星火。

    “嗯?防御法器?”

    叶默终于动容,似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景雪烟玉臂上的紫纱手套。

    原先他就对这双手套感觉奇怪,因为这手套太长了,一直包裹到景雪烟的手肘处更上几寸,这不像是美观的装饰,也不像手套法器。

    此刻他才明白,原来是为了护住手臂才那么长。

    “是战衣,体修武者的战衣。”

    景雪烟发出一声轻哼,改掌为拳,秀小的拳头强势打向叶默的左侧脸颊。

    “看着不像。”

    叶默再次挡下,迎着景雪烟面门就是霸烈的一记拳指,这一拳若打实了,就是高等妖族也要骨断筋折,面骨粉碎。

    景雪烟也知道叶默肉身强大,头上没有防御,自然不敢硬吃下这一拳,被逼的飞退开去。

    几步踩踏虚空,景雪烟如轻雪鸿毛飘落,心意一动,玉臂上的紫纱便飞快蔓延起来,很快将整个身躯都包裹住,最后连接上了**上的紫纱,自此,将整个身躯都包裹住了,头上也是蒙上了一片轻纱。

    “有趣。”

    叶默见状品评了一句,几步瞬闪到景雪烟面前,身躯轻越而起,手肘猛力抽下,铁膝则撞向景雪烟胸腹,没显出霸烈强势,却透出几分狠辣与凶猛。

    景雪烟已经穿上战衣,叶默这一番攻势可是没有一丝留手,甚至没把景雪烟当成女子,这一肘一膝,足够把一座数百丈山岳打的粉碎!

    而景雪烟,显然被叶默突如其来的攻势和无与伦比且诡异的速度惊到了,明显愣了一下,随即美眸中闪过一道厉芒,娇躯猛地下沉,将方圆一里地面崩出大片裂缝。

    右手抬起,手肘向下。

    左右扬起,手肘向天。

    “砰砰!”

    二道沉闷的爆响炸开,一股狂暴的劲风席卷四面八方。

    紧接着,“啪”的一声轻响响了起来,随即,二道身影飞快分开。

    叶默目光怪异的看着景雪烟,而后伸手摸了摸脸庞,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女子赏了一个轻轻的耳光!

    “雪烟道友这是什么意思?”

    叶默很纳闷地道。

    “小小的教训。”

    景雪烟作护胸之状,白了叶默一眼。

    叶默顿时无言,暗自轻叹一声,心下一再警告自己,绝不能再把比斗当厮杀了,尤其是和女子近身打斗的时候!

    他倒没有因此而发怒,也没有心中不虞,他自己也清楚,自己的攻势在厮杀中不算什么,可在比斗中,却以膝撞人家一个女子的胸脯,怎么说都是他的不对。

    况且景雪烟也没有和他认真,只是轻轻打了一下,这还真的只能当做失手的教训。

    给了景雪烟一个眼神,叶默身影就再次消失了,但下一刻,景雪烟的身形也消失在雪幕中,漫天暴雪激扬落下,只能见到大雪飞舞,不时有某处虚空炸开,二人的度已经达到极致!

    二人足足近身对攻了一炷香之久!

    渐渐的,景雪烟毫无意外的发现,自己气血不足了!

    不是气血亏损,而是体修最本质的力气没了。

    世俗武者都有这样的困恼,体修再强也终究是体修,体修耐力再好,也还是体修,气血越旺盛,力气和耐力就越大,而景雪烟则比叶默差了不止一筹,如果不是因为战衣的缘故,她根本不是叶默五合之敌。

    即使有战衣在,她和叶默的差距依旧巨大,叶默气血依旧旺盛如熔炉,她却渐渐感觉体内空虚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也差不多了。

    “嘭!”

    二人一击分开,对峙而立。

    “你气血不足了。”

    多次交手,叶默早就试探出景雪烟的体修修为,知道她的气血耗的差不多了。

    “是啊,可是,我一开始就没想过在这方面与你分胜负啊。”

    景雪烟紫眸闪光,弯成二道弯弯的月牙儿,展颜笑开道。

    “嗯?”

    叶默脸色一变。

    正在这时,景雪烟飞快一掐法诀,轻喝道“紫晶八重禁**!”

    霎时间,无穷无尽的紫光笼罩了叶默周遭三丈虚空,光芒璀璨,如雾气飘散,不断飞扬旋转,似乎在进行什么玄妙的变化。

    紧接着,这些紫光骤然凝实,形成一道紫晶屏障,如圆球一般,把叶默封困在其中。

    叶默只感觉浑身猛地一重,脸色沉了下来,仔细感受着紫晶圆球的奇异作用。

    “很意外?冰龙,近身搏杀,都是为了这一刻而铺垫的,想不到吧?你修为的确比我强的多,但是你的战斗智慧不如我。”

    景雪烟一翻手,白皙如玉的手掌上多了一颗紫色的水晶球,其中竟有一道虚影,正是叶默。

    十里外半空中。

    “叶默了?”

    一群元婴期修士,包括南魔众人,无不愕然惊呆。

    连澹台不破也皱了下眉头,随即很快松开。

    即使叶默输了,可叶默的战力,他依旧期待。

    “这可不一定。”

    情魔魔尊突然笑道,其余尊者也是笑而不语。

    见到这一幕,澹台不破等人不禁皱眉,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古怪不成?

    雪地上。

    紫意盎然的圆球内,叶默脸色沉凝,这副模样,更是让景雪烟满足与开心。

    “不要挣扎了,我的紫晶八重封加上这枚大神通法器,足以把你一身体修修为和法力修为都废掉。”

    景雪烟淡笑道。

    看着景雪烟的笑容,叶默反倒诡异的平静下来了,闲庭信步地在紫晶圆球内走起来,还伸手摸了摸紫晶屏障,不住点头,说道“这场斗法比我想象中的有趣多了。”

    “你你什么意思?”

    景雪烟俏脸微变,笑容飞快消散,眸子紧盯着叶默,脑海中不断回忆方才的一幕幕,难道自己遗漏了什么?ppnn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