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962 败太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景雪烟很忐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在回忆交手每一个瞬间,叶默胸有成竹,自信满满的模样把她吓到了,可是,无论她怎么回忆,她都找不到一丝疏漏之处。

    唯一有疑点的地方,就是近身交手的时候,叶默做的小动作了,但是,他那些小动作和自己差不多,现在法力和气血被封,还能有什么用?

    不行!

    再仔细回忆一番。

    首先,是隐藏在雪幕之中,以冰系法术隐藏自身,然后预先放一个冰系高阶法术留在雪地上,再悄无声息绕到另一个方向攻击。

    出其不意的攻击,却伤不到叶默,如果叶默反应过来了,肯定会先击碎冰龙,因为冰龙虽然不算什么,但寒息却是一大阻挠。

    即使没反应过来,也能轻易破开坚冰,然后还是会对冰龙下手,如此的话,就能先封掉八系飞剑。

    再接下来,就是近身搏杀,再引叶默到预定的位置,无论叶默跟不跟自己走,都要去到那个位置。

    他若强,自己就退,引到预定位置他若怕有埋伏,并不跟来,就逼到预定位置去,以自己的计算能力,应该不会出太大差错。

    最后,就是交手中,通过战衣在叶默身上洒满紫晶冰屑了,这冰屑和粉尘一样,即使是修士,也不会注意到吧?

    奇怪的是,叶默也在做同样的举动,不过景雪烟并不担心,因为紫晶冰屑和紫晶法球配合,会瞬间形成屏障封困叶默,封掉一身法力和气血,即使在打什么主意又如何,最后还不是功亏一篑?

    可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景雪烟怎么都想不明白。

    最后,她不由得把目光落到叶默身上,她实在猜不透,叶默到底有什么手段和底气,在如此绝境下还能如此从容。

    “你说我的战斗智慧不如你?的确,我是不如你,但我足够谨慎。”

    叶默微微一笑,“啪”的弹了一下响指。

    刹那间,景雪烟娇躯紧绷起来,神识散开,一对美眸不断四下张望,紧张到极点。

    “和你开个玩笑,那么紧张做什么。”

    叶默又笑了,微微摇头。

    景雪烟暗怒,正想要说些什么,就听到叶默背对着自己,头也不回,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你输了。”

    “我输了?”

    景雪烟瞪大了眼睛,只是,身形稍动,便察觉到了颈脖上的一抹冰凉,顿时间,一颗心也凉了。

    她眉目往后瞥去,随即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她竟然又见到了一个叶默!

    不过,这个是黑衣叶默,手中稳稳握着一柄仿佛凡兵般的短刃,正压在她的颈脖上。

    “解开禁制吧。”

    黑衣叶默淡笑道。

    景雪烟满脸不甘和不解,但此刻命在叶默的手上,她也毫无办法了,只能打出十几道法诀。

    这些法诀化作一片光芒没入紫晶圆球中,紫晶圆球当即崩溃消散,叶默也脱困了出来,一身法力和气血没有受到点滴损伤,连那冰龙也溃散开来,八系飞剑重新飞起来,当空一绕,飞回叶默的储物袋里。

    见状,黑衣叶默将手中的短刃抛给叶默,自身则发出一声轻响,化作一片灵气烟雾消散了。

    “你到底是什么时候祭出的分身?”

    景雪烟不甘地问道。

    十里外的一众元婴修士也疑惑,他们都没注意到叶默什么时候施法分出了一个分身,而且还完美隐藏在雪幕中。

    “就在你从冰龙身上离开的一刹那,见到你的风格和项渊截然不同,恐怕需要斗一斗智,于是瞬间施法分出了一个冰系分身,而且我的冰系法术造诣也并不比你差太多,虽然手段少了点但是,隐藏在雪幕中不被你发现还是能做到的。”

    叶默负手,悠然解释道。

    “你在我身上留下的月华不但是你可以用,也是为分身准备的。”

    景雪烟脸难看,郁闷的想要撞墙。

    她以为叶默被困,身上的月华印记就不用理会了,她以为周围没有叶默布下的埋伏,于是收回了神识而没有防备,却不知,叶默的分身在很远的地方一直等候着、隐藏着,在她收回神识的一瞬间,展开了月华幻杀贴近她身侧,导致她输了,输的毫无悬念。

    她自诩战斗智慧超凡,却到最后才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始终在叶默的掌握之中,亏得自己还对叶默的手段颇为熟悉!

    然而,更让她心胆俱寒的是,叶默的这一切布置和反杀,仅仅是因为谨慎二字,仅仅因为自己和项渊的战斗风格不同!

    “我输了。”

    景雪烟轻叹,她输的心服口服。

    叶默只是淡笑,看着她乘风离开,然后调息着,等待双修道侣太一的到来。

    不多时,萧统和纪灵珊便携手御风来到,男的丰神如玉,头角峥嵘,女的温婉如玉,貌若仙子,宛如一对神仙眷侣。

    “叶兄,萧某佩服,你与雪烟妹妹一战,真是让我们夫妻大开眼界。”

    萧统落地就是朝叶默一拱手,神色满是钦佩之意,同时,眼中也充满了忌惮。

    “她不怪我就好,如果可以,我还真不想耍这些手段,让二位见笑了萧兄夫妇不是特意来恭维叶某的吧?”

    叶默摆摆手,然后望着萧统和纪灵珊道。

    “叶兄说笑了,萧某知道不是叶兄的对手,因此,我们夫妻就只打三个回合,施展最强手段,看一看与叶兄的差距就好,算计耍手段就不用了。”

    萧统神色郑重道。

    叶默顿时无言,也一脸郑重道“萧兄这是什么话,不用萧兄和嫂子说,叶某也不会用那种手段的。”

    萧统和纪灵珊相视一眼,也无言了。

    当初叶默潜入南魔,把自己这些同辈人耍的团团转,现在又以如此惊人的心机手段反杀了景雪烟,如此会玩心机的人,这话是该信还是不信?

    轻叹一声,萧统和纪灵珊再次相视一眼,同时一拍储物袋,一道如烈阳,一道如阴月二道光芒飞蹿出来,在二人头顶一绕,化成了二个古朴神秘的金轮。

    这二个金轮,一个形如圆盘,样式古朴,通体银色,笼罩一层金色光芒,如同神焰在腾腾跳动,其上遍布古老神秘的花纹、符号。

    一件形如弯月,但比弯月还要更弯,圆弧有满月的三分之二,十分奇异,绽放出紫黑色的邪异光芒。

    一金一黑,一如太阳一如弯月,一是阳,一是阴。

    正合了阴阳魔宫的阴阳二字。

    “极阳真功梵空**!”

    “极阴真功梵灭**!”

    二人同时轻喝,手中法诀不断飞射出来,落在头顶的金轮法器上,引得二件法器不断鸣颤,散发出无比炽盛的光辉,流光溢彩,法器灵光大放,真如日月当空一般。

    “去!”

    萧统和纪灵珊眼中爆发神光,伸手点指叶默,金轮嗡鸣一声,呼啸破空而切。

    圣金冥动!

    天虚剑意!

    五行三奇剑阵!

    面对一位二十四轮战力、一位二十三轮战力的道侣联手,叶默丝毫不敢放松警惕,全力出手,八系飞剑长吟着从储物袋冲出,五行光芒冲天,三奇逆乱虚空,引动天地灵气都混乱不已,加持在飞剑上,又添三分威力。

    “轰!”

    巨响震空,轰霆震爆,狂暴的法力席卷十面八方,万灵摧绝,瞬间将周遭几座小山峰推平,乱石穿空,景象骇人。

    “噗!”

    三人同时狂喷一口鲜血,受了不大不小的创伤,八系飞剑和阴阳金轮也都倒飞出去,被各自主人接住,但仍径自鸣颤不已,光华暗淡了一丝。

    一时间,场中有些寂静。

    叶默和萧统夫妇相互着对方,眼中皆涌上一抹骇然。

    叶默没有想到,这对道侣联手之威,竟然这么恐怖,一次交手就让自己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南魔年轻一代最强道侣,的确名副其实。

    萧统夫妇也是震惊失神,尽管早有猜测,可当猜测得到证实,他们还是忍不住震惊了,这叶默实在恐怖,竟然真的达到了二十五轮战力。

    只这一次交手,叶默和萧统夫妇就知道,再如此硬拼下去,双方只有两败俱伤的下场,或许叶默胜算还要多一分!

    “第一回合交手,算是平局,叶兄觉得如何?”

    萧统带着一丝苦笑道。

    “好。”

    叶默简短回应。

    得到叶默的恢复,萧统和纪灵珊一齐吸了一口气,手捏古怪印诀,然后举于天灵前,念念有词道“阴阳魔功,极阳生阴极阴生阳,心神交感,汝我如一,阴阳相融,演化混沌!”

    随后,二人的左手与右手紧紧握在了一起,各自额头绽放璀璨光芒,金色光芒炙热,紫黑色光芒阴寒,却并不邪恶,二股气息达到各自的极致。

    紧接着,叶默便见到萧统夫妻握住的手也开始流淌金色和紫黑色光辉,却没那么炽盛澎湃,反而透着一股平和之意,不由让叶默想到一个词水乳交融。

    “斩!”

    萧统夫妻空出来的手并指成剑,指尖先是金黑色光芒交织,而后渐渐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各自的光泽也缓缓暗淡了下去,最后,竟化成二缕头发丝般的灰色雾气,同时这二人的速度也暴涨了一大截,瞬息闪杀到叶默跟前,迎头便甩下二缕灰色气流。

    “混沌气?”

    叶默惊愕,但脸色立刻又变得无比古怪起来,然后慢悠悠地抬起手,一把抓住了萧统和纪灵珊的手指。

    “什么?”

    “你在做什么?”

    萧统和纪灵珊大惊,他们以为叶默会全力以对,直接和他们硬拼,结果让他们怎么都想不到,叶默竟然如此胆大,直接以肉掌迎上混沌剑气。

    十里外的一群人也震惊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如果不是叶默战力实在惊人,他们都要以为叶默是不是脑子进水,或是破罐子破摔了,哪有如此应付杀招的。

    一群尊者们毕竟见识广阔的多,没有那么震惊,但也很惊诧,很好奇叶默为什么如此做。

    林地内。

    萧统和纪灵珊还没从惊骇中恢复过来,便又被一股惊骇,以及心底生出的寒气搅懵了。

    他们骇然发现,在叶默的手掌中,混沌剑气竟缓缓溃散了,重新变为了金色和紫黑色的光芒,最后消散于虚空中。

    如此景象,彻底震惊了二人,完全不敢相信。

    化解掉这一次的攻势,叶默也松开了二人的手,波澜不惊的望着二人。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萧统声音嘶哑,和其道侣纪灵珊一样,满脸震惊和不敢相信。

    “叶某侥幸认识一位前辈,很精通阴阳法术。”

    叶默并不多说,但如此也足够了。

    没错,他施展的正是九变圣熊一族的手段,来源则是圣玄赠予他的阴阳帝经,阴阳帝经上的东西他并没有全学,他现在学的东西已经够多了,等往后一点,或许会钻研吧。

    当然,最大的作用,还是圣玄说的参考作用。

    尽管学的不多,而且也不精通,但叶默想要化解这二缕勉强融合提炼出来的混沌气,还是能够轻易办到的,毕竟这不是本源混沌气,而是功法元气融合而成,想要分开自然容易。

    “精通阴阳法术,呵呵,我们输了。”

    萧统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表情,但总归不是很好看就是了,或许是欲哭无泪。

    元婴期提炼出混沌气,这一成果,阴阳魔功历代很多溍辈都做不到,萧统和纪灵珊却做到了,这也是他们夫妻二人能够强势对抗澹台不破的底气所在,没想到在叶默这里,却被如此轻易的化解。

    如此巧合的事,也只有倒霉二字能够解释了。

    “说起来叶某也是碰巧与取巧了,不如再来一次?”

    叶默神色认真,语气带着十分诚恳道。

    萧统和纪灵珊闻言却是哭笑不得,萧统摇头道“不用了,虽然我们是比斗,但除了手下留情外,其实和战场上没有区别,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哪有重来的道理。”

    听到这番话,叶默也不坚持了,转而道“那开始第三回合?”

    “第三回合。”

    萧统深吸一口气,对于肉身,他还是十分自信的,三个回合,能赢二次,就相当于赢了这场比斗。

    于是,也无需什么准备和拉开距离,二人就这么面对着站立,相隔不过四尺,这是要一击分胜负,纯粹是拼硬实力,谁肉身弱,谁就输,没有任何技巧可言。

    “轰”

    叶默和萧统同时催动体内几近沸腾的气血,肉身气势席卷扩散而出,激起漫天飞扬的尘雪,滚滚雪幕中,只有二道被红光包裹的身影在其中矗立,如山岳般巍峨。

    然而,谁也没有发现,萧统的一身气血,是红到极致,宛如丹鼎熔炉,而叶默,却是在璀璨的赤光中,诞生出了一抹极淡的金色。

    “极阳金身!”

    “不灭战体灭仙手!”

    轰!

    天摇地动,恐怖的纯力量爆发,让二人仿佛二头真龙在厮斗,周遭大片山岳都在摇颤不止,在飞扬疾舞的雪幕中,一道红色的身影轰然倒飞了出去ppnn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