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964 平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嘶这不是他们的最终手段吧?”

    古天方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惊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自然不是,现在还是相互试探的阶段,还没到最终手段对决呢。”

    景雪烟也有些震惊了。

    此时此际,她才反应过来,叶默在与她、项渊交手的时候,根本没有施展最强手段,甚至战力都没发挥出多少成,比起眼前可怕的一幕,那更多的像是指导。

    “这二个妖孽啊。”

    萧统和纪灵珊相视苦笑,心中也是不得不服。

    叶默和澹台不破是纯粹个人的战力,他们道侣联手都只能勉强和这二人分庭抗礼,还有什么不服的?

    “青木道友,你看叶小友和澹台小友的战力如何?与我同盟顶尖传人相比,谁更强?”

    黄玉尊者目光复杂的望着战场,他若有这样的子孙,就是此刻陨落,想来也瞑目了。

    青木神君并未第一时间回复黄玉尊者,又看了好一会儿才道“素青经和奇门裴逐云若有时间布下超强阵法,或许可以一战,我们天道宗的计如殇或可一战,还有谷神家的谷神珂,最后,就是皇甫家的皇甫嫣。”

    “那么多?”

    黄玉尊者吃惊,他知道这些人很出色,但是,看过叶默和澹台不破一战后,他也不抱太大希望了,没想到青木神君说出了一串名字。

    “只是可能罢了。”

    青木神君不断摇头,轻叹不已,他年轻时也是仙城同盟数一数二的天才人物,而在叶默和澹台不破的战力面前,他都有些震惊,若是回到年轻时代,只怕他也要仰望这二人。

    “可能?”

    黄玉尊者好奇心大盛,情不自禁追问道,他很想知道其中原由,为什么青木神君会把这些人与叶默、澹台不破并列。

    “没错,可能而已,就像景雪烟、萧统,以及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藏芥佛子,他们的战力同样很强,只需要有一些机缘,就能再进一步,和叶小友二人并列。”

    “如裴逐云、素青经,他们都能够操控十三阶强大阵法,但发挥出的威力不够,所以,即使能够布下阵法,他们能否对抗这二位小友,也在五五之间,但是,如果他们突然顿悟了呢?操控阵法发挥出的威能大增,未必没有战而胜之的希望。”

    “还有计如殇此子,他在剑道上的悟性与造诣很可怕,一旦顿悟,与这二人并列,同样不是问题,谷神家的那小女娃也是一样。”

    “至于说皇甫嫣她现在拜那位存在为师,在元婴期的成就,只怕不会低于二十四轮,很可能也达到二十五轮。”

    “淡然了,南魔这几个圣子、圣女也不例外,离二十五轮战力其实只差一步罢了,那个妖佛派的藏芥佛子至今未现身,也不知道是潜修未出,还是另有要事,如果是前者,某家怀疑他已经能与叶小友、澹台小友分庭抗礼了。”

    “北溟无人啊。”

    最后,青木神君忍不住轻叹。

    黄玉尊者身躯微震,目光复杂,一时间沉默下来。

    的确如青木神君所说,北溟各宗各家天才无数,但却没有一个能惊艳到与澹台不破比肩的,最多就是和景雪烟、萧统并列。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澹台不破一个人,就盖过了南魔和北溟所有元婴一代修士的风头,在叶默达到二十五轮战力之前,号称九州世界元婴期最强修士都不为过。

    “道友只怕多虑了,叶小友不是我同盟的修士么?还有如殇、皇甫嫣,这二人最有可能达到二十五轮战力,届时,我同盟就是三个二十五轮的修士,何惧一个澹台不破。”

    黄玉尊者默然了一下,忽地笑道。

    他没有提素青经和裴逐云,在很多修士看来,阵法在正面对战中可算不得战力,谁会给你那么多时间布阵?

    “黄玉道友啊,给自己脸上贴金可没什么光荣的。”

    青木神君摇头笑道“如殇算,他与景雪烟、萧统等人是一样的,差一步,能否踏出谁都不知道,皇甫嫣倒是有很大可能达到二十五轮,但现在也还不是。至于叶小友他在北溟的遭遇,道友你难道还未收到消息吗?他的心,可未必在同盟,至少现在不是,而且那些人哼!想来也没把叶小友当成同盟修士。”

    随即,二人都不再说话了,因为山林中的斗法出现了变化。

    轰!

    一座小山正好处于叶默和澹台不破斗法的中间,如蓝水晶浇铸而成的魔神举刀立劈,刀气席卷冲霄,刀芒如瀑挥洒绽放。

    叶默的八系飞剑上月华弥漫,万象紫雷炎缠绕跳动,携灭世之威凝阵绞杀而去,二者悍然交击,瞬时间,整座小山在无声无息中直接支离破碎,崩溃化作了飞灰,连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石块都没有,整个震成了齑粉,场景令人震惊。

    正面强势对拼下,叶默和澹台不破也各自遭创,蓝色水晶魔神和澹台不破同时急退十几步,那小山般巨大的魔神摇颤了一下,灰蓝色的魔光明灭不定,似乎隐隐有崩溃的趋势。

    叶默的剑阵也混乱了,八系飞剑发出阵阵哀鸣,其上灵光暗淡了不少。

    “回。”

    “散。”

    叶默和澹台不破远远对视一眼,一个收回了飞剑,一个散去了庞大的魔神法相。

    “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澹台不破笑着抹去嘴角淌下的一缕鲜血,目光愈发炙热。

    “你也没让我失望。”

    叶默也抬手擦干嘴角的血迹,神色如常,带着一股云淡风轻。

    “你的底牌用的差不多了吧?若是没有比这更强的手段,你可就要败了。”

    澹台不破也不在意叶默针锋相对的话,笑望着叶默。

    “你试试看就知道了。”

    叶默淡笑道,神情自信,看上去胸有成竹。

    “好,我就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哈哈一笑,澹台不破仰天一声长啸,一拍储物袋,顿时一道墨光迅速飞出,落到手上,紧接着,澹台不破又张口一喷,吐出一道更加晦暗的蓝辉来。

    见状,叶默眉头紧皱,心中竟是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是那二件可怕的东西!澹台不破终于拿出最强手段了。”

    战场外的南魔众人神色一凛,眼中升起一股浓浓的忌惮之色。

    场中,澹台不破张口喷出一道乌光落在储物袋中飞出的物事上,上面的魔光消散,一件漆黑如墨的东西飞快暴涨,仔细一看,竟是一座宏伟壮观,气势雄浑的巨大魔城。

    魔城没有攻击叶默,而是当空一个飞旋,落在澹台不破头顶,垂落下万道灰蓝色魔光将澹台不破罩住,散发诡秘强横的气息。

    “你的手段我们这些人也算颇有了解,接下来你应该会施展不灭战体大道功法?我承认论肉身我远远不是你的对手,连雪烟都比不上,但我不会给你近身的机会,即使近身了,你也无法攻破我的防御。”

    澹台不破自信地笑道,眼中露出一丝狂傲来,与往日的他大不相同。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和战力,不傲的人只怕也会本能的生出一股傲气来,更何况是澹台不破,他眼中那一缕狂傲之意不多,但很浓烈,既狂且傲。

    然而,叶默只是目光淡然的望着他,丝毫不为所动,似乎他只是在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一样。

    澹台不破轻哼一声,口中快速翕动,念念有词。

    这时,他手中的那抹灰蓝色光辉也渐渐散去,显出下面的物事,竟是一本尺许长宽的厚实典籍,在澹台不破的咒语声中,魔典哗啦啦一阵翻动,最后,澹台不破一指叶默。

    “真魔典魔炎天陨!”

    “轰隆隆”

    天际一片火红,凭空出现一片可怕的陨,每一颗都有一亩左右大小,连绵成星,满布成片,燃烧腾腾魔炎,朝叶默的方向飞快落下。

    这些陨石速度快的不可思议,而且是直接出现在半空,根本不给人躲避的时间,直接轰砸而下。

    “嗖!”

    叶默脸色微变,飞快躲闪起来。

    但是,这个法术似乎很有针对性,叶默速度虽快,却也无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逃出攻击范围,最多是到达边缘,可这片陨石最先落地的就是边缘的一圈陨石!

    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炸响连成一片,这片陨石落地,直接是把整片山林都给毁掉了,大地不断崩溃坍塌,更是形成一圈圈波浪涟漪,烟尘冲天而起。

    不到半息时间,这片陨石已经彻底填满了山林,而在山林边缘,则有飞天主城的阵法隔断,令这里的攻击没有波及到外面。

    澹台不破头顶魔城,手托魔典,目光凛然,扫视下方高低迭起的陨石战场。

    蓦地!

    一道淡淡的光华冲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袭去,澹台不破还未来得及闪避,就被打上了印记。

    “这一招”

    澹台不破有些心惊,他可是见过叶默施展这一秘法时的惊艳,他也不得不承认,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突然被这秘法锁定,他也很危险。

    下一刻,叶默已然出现在他的身后!

    “碎化奇风!”

    叶默一口气吐出,青光闪闪,如夜空中发光的群星,青风滚滚吹袭而去,兜头将澹台不破整个罩住。

    风声隆隆,呼啸震耳,宛如鬼啸一般,金系与风系结合,碎化奇风的威力不言而喻,不但有风刃劈斩磨灭,还有金系金芒,无孔不入。

    澹台不破被神通整个笼罩,让他一颗心猛地沉了下来。

    “咔嚓”

    魔城垂落的魔光固然强大,但叶默的碎化奇风不是吃素的,何况抵挡的还不是魔城本体,而是垂落的防御魔光,很快,千万道如流苏般的魔光屏障便摇颤起来,即将破碎。

    见状,澹台不破心神一紧,一边加**力灌输,支撑魔城落下的魔光屏障,一边念念有词,开始催动手中的魔典。

    “嗡!”

    虚空颤动,一柄魔气凝成的奇异魔剑从魔典上缓缓升起,造型极其怪异,雕刻着难以解释的符号,不知为何,令人一看就心胆俱寒,元神震动。

    正在这时,叶默怒喝一声“给我破!灭仙手!”

    “碰!”

    晶莹如玉的手掌猛拍在魔光屏障上,魔光屏障顿时不支,轰然破碎,但是,叶默的手掌骨也碎裂了,手腕崩裂,突出一小截骨茬,血淋淋一片。

    叶默没有理会几近报废的手掌,手掌上血光浮现,继续拍向前去,最后印在了澹台不破的胸口上。

    “噗!”

    澹台不破狂喷鲜血,正在凝形的魔剑也因此消散。

    叶默还想乘胜追击,澹台不破却不给他机会,终于祭出头顶的漆黑魔城,巍峨雄伟,魔气澎湃,狠狠撞向叶默。

    “噗!”

    叶默躲闪不及,被恐怖的魔城撞的倒飞,将一块陨石砸的粉碎。

    “叶默你输了给我镇!”

    澹台不破飞快打出法诀,祭出魔城,当空镇压而下。

    蓦然间!

    澹台不破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身形一歪,差点坠落下去,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他低头看着胸腹肋间,那里没有一点创伤,但却有一股剧痛涌上心头,虽然没有伤口,但却让他真实受到了伤害。

    澹台不破眼中满是疑惑和震惊,最后,陡然将目光一转,落在叶默砸碎的陨石上,眸子微微眯了起来。

    烟尘散去。

    只见叶默半跪在地上,头颅低垂,看不清样子,却能看到一滴滴鲜血滴落下来。

    在他的脚下,是一个鲜血画出来的圆圈,圈内则是一个充满了诡异与妖邪奇异符号,最可怕的是,叶默手中悍然握着八系飞剑中的风系青玄鸾羽剑,剑身洞穿了他的身躯,洞穿的位置和澹台不破的一模一样!

    一瞬间,澹台不破眼睛缩成针孔大小,眼中充满了骇然。

    “咳咳澹台不破,你以为我几乎废掉一只手贴近你,只是打你一掌?”

    叶默轻咳着缓缓站起来,途中又吐出一口鲜血,显得无比狼狈。

    “你这是什么邪术?”

    澹台不破隐隐想到了什么,却不愿去深想。

    看着澹台不破的神色,叶默松开持剑的手,张开手掌笑道“你想到了。没错,这是血魔功中的一个小法术,只要近身击中你的心脉,我就能取走一滴精血,而我脚下的这个阵法,也是血魔功中的东西,它的作用,想必你也体验过了。”

    “你也会死。”

    澹台不破很快想通了这个秘法的可怕之处,以精血连接施法者和被施法者,施法者受到什么伤害,被施法者也会受到同样的伤害,但是,这种损人不利己的秘法,他不相信叶默敢拼到底。

    “不,我不会死,秘法与阵法会保住我的元婴、元神,即使头颅断掉,我也不会立刻陨落,反而是你我在丹田上刺一剑,你的结果会如何?”

    叶默微微摇头,目光凌厉地望着澹台不破。

    闻听此言,所有人都懵了,久久不能回过神来,世间竟有如此妖邪的秘法!

    澹台不破也沉默了许久,似有不甘道“我的魔城有禁断阵法”

    “我相信,但你本身就不是体修,而且魔城的主要妙用也不在此,想必即使有禁断阵法,也不会有多高阶,我说的可对?”

    战斗到了这一步,叶默依旧神情淡然,始终是胸有成竹的模样。

    澹台不破沉默,没有回答。

    “退一万步讲,你的禁断阵法足够强,能够封住我的法力,那时我也就无法发动秘法了,只是你自己计算一番吧,是你启动阵法快,还是我的剑快。”

    叶默的手重新握住了青玄鸾羽剑,缓缓将剑抽出。

    虽然阵法和秘法能保住叶默一命,但伤害和剧痛却是实打实的,叶默脸颊抽搐着把飞剑拔出来,而后对准了丹田位置。”

    见到叶默的动作,不仅澹台不破,连战场外的众人都是眼角狠狠一跳,感觉浑身冰凉。

    “澹台兄平手如何?”

    叶默注视着澹台不破,提出一个建议道。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最后传来澹台不破沉默的声音“好。”ppnn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