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14 鲲鹏逆伐军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虽然斩杀了敌军修士,但叶默却没有丝毫欣喜之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看得出来,这个鲲鹏神宗的金丹期修士战力颇为不凡,手段多且奇异,一般的金丹期修士能击杀掉就不错了,大多还是会落得一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可叶默却清楚记得,那战船上的声音说过,要自己斩杀五个同阶修士方能回去。

    斩杀一个都已经颇为困难了,更何况是五个?

    也难怪下战船时那元婴期修士说与送死没区别了。

    战场内法术灵光冲天,法器、法宝漫天飞舞,残尸满地,血染虚空,厮杀无比惨烈,令人心惊肉跳。

    叶默很想立刻离开此地,过久滞留恐怕会暴露身份。

    可先不说战线内的魔修会不会让自己进去,光是这颇长的路途就足够致命了,那驾驭战船之人心思很恶毒,把所有人都送到战场内颇深的地方,想要返回,就要一路杀回去,途中是否陨落,就看实力和造化了。

    正头疼着,忽地,远方传来一声惊恐万状,且凄厉到极点的呼喊“战争堡垒又开始屠杀了!”

    叶默闻言,心头微微一跳,这时耳边传来隆隆轰鸣之音,当即转头仰望天空,就见一座座战争堡垒缓缓降落了下来,在离地百丈高的地方停住,通体闪耀夺目无比的神光。

    猛地,叶默回头朝战线方向的无数要塞看去,那片地方也蒸腾起无穷仙霞神光,一股难以压住的大恐怖涌上战场内每个修士的心头,身躯情不自禁地颤栗起来。

    “逃啊!”

    有人惊恐狂啸。

    随着这一声嘶喊,那数以百计的战争堡垒也开始了进攻。

    只见一座座战争堡垒如钢铁城堡横亘天空,仙金神铁浇铸而成的堡垒上迸发出无数道惊天长虹,那是一道道撕裂天穹的剑芒,如灵力大炮一般迸发、扫杀,每一座发出的剑芒都覆盖方圆千里大地,从遥遥远方横推而来。

    死亡之光流转异彩,纵横激荡,疯了一般扫杀,大地被斩出一条条数尺宽,数丈深的鸿沟,无数法宝、法器、尸体,被凌厉无匹的剑芒斩的粉碎,轰成齑粉。

    万千剑芒交织成一张恐怖的死亡之网,无数魔修惊恐到极点,骇得魂飞天外,慌忙逃窜着,战场一片混乱。

    这时,南魔战线方向也发力了,同样轰出漫天裂空光柱,打向众多战争堡垒,光火照亮天地,乌云卷散,大地破碎,卷起一重重沙浪,烟尘与烽烟轻易笼罩了战场。

    在这样的疯狂大战轰击中,无数修士死于非命,陨落在恐怖的剑芒和毁灭性光柱中,有鲲鹏神宗的人,也有魔盟的人,惨烈到极致。

    叶默也在疯狂逃窜着,最后忙不迭在身上贴上一张土系防御法符,几乎是瞬间,一道剑芒便劈斩了过来。

    刹那间,叶默只感觉身躯剧震,土系防御法符当场报废,化作飞灰消散了去。

    好在的是,叶默也被剑芒劈飞,落到了要塞前。

    禁制内的魔修见状立即打开一个缺口,让叶默躲进来。

    道了一声谢,叶默回头朝战场看去,发现整个战场已经面目全非,无处不散落着生灵残躯,浓郁的血腥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一番大屠杀下,战场上残存的修士寥寥无几,甚至有的,直接被击成了齑粉,魂飞魄散!

    此情此景,看得叶默面色阴沉,心中无比沉重。

    无需多想,叶默就知道,这肯定是鲲鹏神宗的手笔。

    他们知道击杀敌人无数修士的同时,自己这边的修士也必然损失惨重,但他们还是率先开启了毁灭屠杀,完全将人命视作草芥,令人胆寒。

    回到要塞,叶默没有再看见那艘将自己送进战场的飞天战船,众多魔修也以为叶默是魔盟的正规士兵,因此也没拦着叶默,任由在要塞内行走。

    体验过战场内的惨烈,叶默没有多留,而是隐藏起身形,迅速离开了前线,因为他留在尸魃宗的感应玉简有反应。

    为了不暴露身份,也避免被有心人沿着这条线找到自己,叶默变成什么模样,去了哪里,连闻人暖都不知道,只知道叶默在尸魃宗留有一枚感应玉简,有紧急之事时可以通过感应玉简通知叶默。

    至于说叶默什么时候返回,在哪里见面,则由叶默来定。

    辗转回到南魔北部,在有效距离内,叶默才以神识将信息烙印在感应玉简内,将信息传去另一头。

    又过了二日,叶默才分出一个分身,朝尸魃城外东南方向其中一个山头走去,最后在山脚下某一处小洞口里找到感应玉简和一枚储存玉简。

    分身将储存玉简带走,感应玉简则留在原地,而后飞快离开。

    三日后,才有一个魔修来到此地,将感应玉简取走。

    另一头,叶默从分身手中接过储存玉简,而后一挥手,分身便散成了一滩水渍。

    “军座,鲲鹏逆伐军于暗中联系到闻人副军座,请求与军座一见,商议对付鲲鹏大计,他们将会在尸魃宗麾下一座名为洪宇的城池内的刺羽酒楼会见军座。闻人副军座言可见可不见,全凭军座决定。”

    神识进入其中一探,叶默眼中便闪过一道精光,目露思索之色,不知道在想什么。

    细思许久,叶默眼中冷芒一闪,自语道“对付鲲鹏神宗么?恐怕目的不止这一个,如今同盟逆伐军论质量比不得鲲鹏逆伐军,但数量却不差多少,恐怕有可能看上这块肥肉了”

    “不过,目前没有办法混入鲲鹏神宗,或许这鲲鹏逆伐军是一个突破口,也罢,看看他们打的什么鬼主意吧。”

    叶默倒是不担心会有什么危险,以他如今的修为和神通,力抗一般的元婴巅峰修士都不落下风,真的没什么可惧的。

    即使有闻人暖作保,让鲲鹏逆伐军的人得以进入尸魃宗领地,鲲鹏逆伐军也不可能派来多强大的修士,化神就顶天了,叶默哪里会怕他们搞鬼?

    有了决定,叶默当即动身,前往洪宇城。

    洪宇城位于尸魃宗南面二十多万里之外,算是颇为偏远的一座城池,此城本身也没有什么名气,城民倒是很多,只不过多为凡人罢了。

    尤其此时乃是战时,稍有修为的修士都被征去加入魔军了,城中除了一个结丹修士和少量低阶修士维护安定,便再无别的修士,也算是一处不错的会见之地。

    刚入城内,叶默就察觉到一股强大的神识,在自己身上一转之后收了回去,不多时,就见到一个披着黑色大氅,头戴斗笠与面具的修士朝自己走来。

    “可是道衍城主叶默?”

    来人声音缥缈,是拟音,而其面上的面具,也极为怪异,神识难以穿透,看清其真面目。

    叶默微微点了点头,这人就侧过身子,作势请叶默跟随,二人一前一后,很快便来到一家古香古色,装潢精致简洁的酒楼,大门上方的匾额龙飞凤舞勾勒着二字刺羽。

    叶默跟随着径直来到四楼一处雅间外,斗笠人抬手一掐法诀,打出一道光芒没入门内,片刻后才推开门,轻声道“同盟逆伐军军座叶默已请到。”

    叶默目光一扫雅间,正对着门的是一张四四方方的檀木桌,上面坐了三个人,无不是身披大氅,头戴斗笠,面戴面具,显得怪异而神秘。

    略有不同的是,带领叶默的斗笠人是银色面具,而雅间内坐着的三人则是金色面具,很好区分。

    “久闻叶军座大名,快请坐。”

    面对着门口的首座上,那斗笠人声音低沉雄浑,带着一丝郑重,丝毫没有小觑叶默。

    叶默也不和他们客气,迈步走进雅间,而后大马金刀地坐在仅剩的座位上,面带淡淡笑意道“不敢当,鲲鹏逆伐军之名如雷贯耳,叶某也是耳闻已久,可惜一直没能亲眼见到,而今一见,却是有些失望了。”

    “哦?此话怎讲?”

    旁边二人一动不动,仿若雕塑,为首金面斗笠人奇道。

    “虽说披黑氅、戴斗笠,戴面具,乃是贵军不可撼动之传统,但现在是二军会见商议之时,还是如此遮掩真容,恐怕有些于理不合吧?叶某也见不到贵军的诚意啊。”

    叶默面露一丝不虞。

    “哼,说的简单,你怎么不露出真容?”

    这时,叶默左边的斗笠金面人开口了,竟是一个女子的声音,且不是拟音。

    叶默没有丝毫犹豫,手中法诀一掐,身上道道光彩流转而过,转眼恢复了原本模样,而后目光灼灼地盯着三人。

    “唉,叶军座何必如此执着呢?”

    为首的金面斗笠人轻叹一声,迟疑了一下,还是取下了面具,摘下了斗笠,露出一张刀削般的面孔,温和的目光里满是沧桑。

    这时,两旁的金面斗笠人也摘下了面具和斗笠,叶默左边是一个看上去年方二八的娇俏靓丽的少女,面如玉盘,琼鼻凤眼,肌肤宛如羊脂美玉,吹弹可破,竟是一个面貌不俗的少女。

    而叶默右边的金面斗笠人,则是一个三十许岁的青年人,整张脸都已经烂掉,仿佛被什么野兽狠狠撕咬过一般,无比恐怖,令人过目难忘。

    “在下文铮,忝为鲲鹏逆伐军戾虎团团长,这位是火舞团团长火舞明溪的妹妹,火舞若溪,这位是不死团团长温如庭。”为首中年人温和地笑道。

    叶默闻言目光一凝。

    原本他还觉得,鲲鹏逆伐军没有派什么有份量的人物过来,没想到竟是二个团长级的强大修士,还有一个团长的妹妹。

    从闻人暖那里,叶默了解过鲲鹏逆伐军的建制组成,总的来说和鲲鹏禁卫没什么区别,军座最大,下来是二位副军座,再往下,就是各个坐拥实权的统领,再往下,就是各个强大的战团了。

    与鲲鹏禁卫不同的是,逆伐军多出了一个长老团,这些长老没有任何实权,想要调用逆伐军只能向副军座或军座申请。

    但如果逆伐军有什么需要做的事情,长老团就需要全力协助,令行禁止。

    简单来说,长老团没有实权,但享有地位、资源,同时也要听命令,而且只听军座和副军座之令。

    这一点是和许多势力有极大不同的,可以说,比起许多势力的长老,逆伐军的长老所得的好处和要做的事似乎有些不成正比。

    但这正是逆伐军的特点。

    长老太多,不可能个个都得实权,而且逆伐军的主旨就是推翻屠凡计划,而非凝聚另一个鲲鹏神宗,愿意成为长老的,只有真心不愿看到屠凡施行的人,或是别有用心的人才会加入。

    从地位上看,叶默是同盟逆伐军军座,而鲲鹏逆伐军却只派出了团长,连统领、长老都没有,看似很不尊重叶默这个同盟逆伐军军座,但从目前的形势看,这样的阵容真的已经是鲲鹏逆伐军能做到的极限了。

    与这几人一一见过礼,打个招呼,叶默直入正题,说道“不知贵军为何找叶某?”

    叶默和鲲鹏逆伐军不算没有交集,但绝对不深,鲲鹏逆伐军此时来见自己,必然是有要事的。

    “幻天空自从离开雷州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叶军座难道不好奇是为什么吗?”

    文铮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笑望着叶默道。

    “你是说他被你们给缠住了?所以我才得以安然出来?”

    叶默眉头一皱,对方这是在加大筹码,如此的话,这番商议可就对自己不利了,于是淡淡道“是否你们帮了我,现在还无法确定,如果是,叶某自不会忘了这个人情,现在先来说说你们找我何事吧。”

    火舞若溪秀眉微微一皱,露出两个小虎牙瞪着叶默,不死团团长温如庭则闭目小憩,面无表情。

    文铮面无异色,毫不在意道“好,那就不说这个,此次我们来,是有事相求,同时,也是奉军座之命,看看二军是否有联手的可能。”

    “是合并吧?”

    叶默神情冷淡了下来。

    “如果能如此,自然甚好。”

    文铮眼睛都不眨一下,温言道“同盟逆伐军的形成,是叶军座和闻人丫头一手促成的,军座也知道二位劳苦功高,若是合并,军座可以设立第三副军座,将此位让与叶军座。”

    “文某实话实说,同盟逆伐军虽然成长迅速,但叶军座您的修为并不够,恐怕是一大隐患啊,何不将二者合并,待将来您的修为达到了,所掌权力,也不会比现今的小的。”

    叶默面无表情,没有应允,也没有反对,让人难以猜透。

    直到文铮说完,叶默才断然道“这个先放到一边吧,说一说你们有什么事。”

    文铮闻言,心下轻叹一声,虽然早就知道结果,此刻还是忍不住失望。

    “叶军座可知道秘王传人?”

    文铮忽然眯起眼睛问道。

    “最神秘的秘王传人?此次的事和他有关?”

    叶默疑惑反问。

    “没错,其实我们军座也是最近才知道,原来秘王传人,就是一路传承我鲲鹏神宗至高功法的神秘一脉,亏得整个神宗都以为,鲲鹏仙躯已经失传了呢。”

    “最近几年,四部都有许多小动作,秘王传人的身份泄露之后,更是妄图扼杀秘王传人,如今那秘王传人求到了我逆伐军这里,请我们派人护送她前往小星空,寻那隐藏在小星空的某位鲲鹏禁卫副御座,寻求庇护。”

    “可此刻是战时,无论是哪一部,哪一系的人,无不被看得紧紧的,实在抽调不出多少人手,所以军座便想到了同盟逆伐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