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26 万宝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疯了!

    织香璇的第一反应,就是叶默疯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除了不灭战体此种功法,织香璇还没见过有谁如此疯狂的,要以杀劫炼体。

    但是,这修炼不灭战体的也就只有武王一脉,除此之外,还没有人修炼这功法的呢,以她的阅历,她很肯定,这样的修炼方法仅有不灭战体会有。

    在织香璇看来,修炼不灭战体的家伙,比修炼那坐忘经的人还可怕,还要吓人。

    这群人可都是以杀劫炼体的,视杀劫如儿戏,如吃饭喝水,一辈子都在刀尖上跳舞的人,比修炼坐忘经的人都不怕死。

    “你怎么会有不灭战体?”

    织香璇满面狐疑。

    “机缘罢了。”

    叶默不想多解释,也不符合自己的性格和自己变化的这个人的性格。

    “那些困难于你来说不算什么,就不用浪费时间了,你坚持如此做的话,也随便你吧。”

    见叶默没有多说的意思,织香璇也没有多问,俏脸当即冰冷下来,一摆霓裳裙,当先朝一个方向飞过去。

    叶默不敢落后,连忙跟上。

    虽然织香璇冷着一张脸,但也是不希望叶默陨落在此的,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以及种种细节,都与叶默说清楚,有一些禁忌之地更是大忌中的大忌,连她也不曾接近,叶默逐一将其记下。

    最后,二人来到一处幽静清澈的水潭旁,潭边野草漫漫,古葩奇花盛开,不远处有一巨石矗立着,上书二字洗练。

    “这是洗练潭,你就先在这里炼体吧。”

    织香璇纤纤玉指一指寻常无奇的冷潭说道。

    “洗练潭?”

    叶默脸色有些怪异。

    到了他而今的地步,能对他这个境界产生作用的灵材宝物实在少之又少,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水潭会有什么作用。

    “不要小看这水潭,功法能增强肉身是不错,但却无改变你的肉身本质,或者说,血脉深处的某种本质,按照鲲鹏仙帝遗留的信息记载,似乎称为基因?也许吧,这是仙界的词汇。总之,这才是一个生灵的生命本质,此潭就具有这样的功效,能让你的肉身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织香璇神色郑重地说道。

    听到这里,叶默也知道此潭的不凡了,不过他也不急着下去,继续问道“洗练过后呢?”

    “你能撑过这一关再说,这与所谓的修炼天赋是无关的,历来不知多少人杰,都撑不下去。”

    说完,织香璇不再理会叶默,转身飞离了此地。

    叶默无奈,也不多想,一跃进入潭中,激起一片飞扬的水花,叶默整个人都被潭水湿透了,浑身清凉无比。

    不过,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异处了,这水潭好像普通的山间水潭一般。

    “难道她在骗我?”

    叶默脑海里不禁闪过这样的念头,然而,下一刻,他一张脸就揪成了一团,面色涨红如充血,浑身通红如大虾。

    “这”

    叶默不禁骇然,感觉浑身烫如火烧,喉间干涩无比,整个水潭都被身躯散发出的热量烧的沸腾起来,水泡激烈翻涌,热气腾腾涌动冲起。

    虽然身躯发生了异变,但叶默的感觉依旧十分敏锐,他惊恐的发现,自己体内的水分正在飞快流逝着,肉眼可见地,原本晶莹如玉的肌肤赫然变得苍老发皱,而肌肤之下,依旧透着一股诡异的红色。

    此时的叶默显得可怖到极点,整个人缩水了三分之一,宛如干尸一般,而且还是通体发红,头发枯黄的邪异干尸,水潭在汩汩翻涌,热气蒸腾,让潭水中的叶默看起来愈发妖邪。

    渐渐的,叶默生出一丝惊惶来,因为他发现,一身可比龙象,达到亿万钧的磅礴大力,正在飞速流逝着,不知不觉间,他连游上岸的力气都没有了!

    牴p>“喀拉、喀拉”

    骨头移位的声音在汩汩的涌动声中显得十分刺耳,叶默瞪大了眼睛,眼前视线在一点点往下移他的骨头在融化!

    同时,叶默那一头干枯的如枯草一般的头发也根根掉落,很快便光秃秃一片,叶默却丝毫动弹不得,眼前逐渐被血色浸染,通红一片。

    “咳咳咕噜噜”

    随着身躯的下沉,叶默好似没有丝毫法力的凡人一般,被潭水呛的剧烈咳嗽不已,咳着咳着,竟然咳出一股股鲜血来,眼睛、鼻子、耳朵,也都淌下一道道血线,渗人无比。

    剧烈的咳嗽和吐血的汩汩声交杂在一起,最后,在一声凄烈的咳嗽声中,叶默张口狂喷一片血雾,染红了虚空,而后整个人沉入了水潭,再也找不到一丝痕迹,连那沸腾的水泡都不再涌起,水面上也没有了任何热气,整个水潭恢复平静。

    浑浑噩噩中,叶默的“眼前”是一片血红色,他清晰感觉到,自己仿佛化作了一枚蛋,或许也不是,总之是整个人缩成了一团物事,也不知道是什么模样,难以挣扎,难以动弹。

    紧接着,叶默感受到一股源自灵魂深处的剧痛,仿佛灵魂在一点点撕裂,身躯在一刀刀凌迟,他却只能默默忍受。

    最后,眼前的血色终于缓缓退去,这一切,仿佛过去了数千上万年,又仿佛只过去了三两息时间,依旧未变的,是他依旧还是缩成一团,无法动弹。

    又是不知过去多久,叶默才恢复了一点力气,他开始尝试挣动,挣脱莫名的束缚,最后,他一声长啸,吼破水潭,霍然站起身躯,冲出了水面。

    “你撑过去了。”

    耳边传来充满磁性的,充满傲然的女子声音。

    叶默转头看去,就见织香璇身穿一袭紫色拖地长裙,娥眉淡扫,樱唇轻点朱红,妆容淡抹,面色漠然地望着自己。

    “过去了多久?”

    叶默问道。

    “二个月十三天三个时辰。”

    淡淡地打量了叶默一眼,织香璇唇角微挑,说道“这个杀劫可满意?”

    心有余悸地点点头,叶默面上露出笑容。

    他自然是满意的,这一次真的是九死一生,不仅身躯融掉了,连元婴都没能逃过一劫,仿佛一切都回到了原始的混沌状态,他能感受到身躯在一次次重组,血肉在一次次凝聚。

    这个过程漫长而艰难,若非他毅力惊人,悟性又不差,真的很难说能否渡过这一劫,最危险的时候,死亡气息几乎笼罩了每一寸身躯,离陨落只有一步之遥。

    “哼,出来吧,此潭对你已经无用了。”

    织香璇轻哼一声,转过身便驾起遁光飞向另一个方向。

    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套新的衣服穿上,叶默随即冲天而起,跟上织香璇的步伐。

    不多时,二人便来到一处山峦之巅,此山不过千丈高,山巅平整光滑,犹如被一刀切掉一截般,孤零零的立着一座小型传送阵。

    “你要的杀劫,就在里面。”

    织香璇飘然飞落而下,曼妙修长的身躯如遗世独立的青莲,亭亭而立,面对着传送阵。

    这一次叶默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迈步跨入传送阵,随即传送阵喷发无穷光,玄秘莫测的气息流淌而出,待光芒敛去,叶默已然不见了踪影。

    二个月后,叶默浑身鲜血地从传送阵出来,面色苍白无比,身躯却流溢丝丝法宝一般的宝辉,并不魁梧的身躯,却给人一种面对太古魔山般的感觉,恐怖无比。

    休息一日后,叶默又在织香璇的带领下,在宝库中闯荡各种灭阵与杀局,为织香璇开启诸多机缘。

    不过,即使再危险,叶默也没有暴露身份。

    面临危机的同时,叶默也得到了无数灵药奇果,无不被他用来疗伤,至于法器、法宝等众多机缘,则被织香璇毫不客气地笑纳了。

    对此,叶默也没有怨言,本来这宝库就不属于自己,能修炼,还免费提供疗伤灵果灵药等,还不知足就该遭天打雷劈了。

    在如此疯狂的修炼下,不知不觉中,叶默的体修修为达到了方寸无敌之境大成,到了此刻,也是时候离开宝库了。

    最后的最后,织香璇带着叶默来到了一片奇石兀立,连绵成林的巨大石林中,此林占地颇广,看起来却平凡无奇,毫无特异之处。

    “此处是万宝林,能得到什么机缘,就看你的实力和机缘了。”

    织香璇凝望着石林,头也不回地说道。

    “万宝林?”

    叶默听到这个名字,心下一动,身形飞速朝下方飞去。

    诡异的是,叶默的身影刚进入林中,便不见了踪影,整片石林无声寂静,透着一股无言的凄冷幽寂。

    进入石林内,叶默才愕然发现,这哪里是什么石林,分明就是碑林,一面面灰色石碑孤傲绝立,高不过丈许,却给人以巨山镇落的压迫感。

    在这些石碑前的空地上,则是堆放着一副副水晶棺椁,颜色各异,皆透发出炽烈夺目的光华,宝光灿灿,瑞彩千万条,纵使如此,也让人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走近一看,才发现这些如水晶雕刻而成的棺椁中埋葬的并不是生灵,而是一件件流转法器灵光,光彩照人的法宝、法器。

    在古旧斑驳的残破石碑上,龙飞凤舞地雕刻着一个个文字,铁画银钩,一横一竖中正大气,一撇一捺狂放不羁,一点一勾邪气凛然,勾勒成一个个古老繁杂的文字,透出几分妖邪,几分诡异。

    叶默看到了一对精致到极点的龙凤对剑,龙泛金,凤溢红,绽放无尽瑞彩仙光,灵气雾霭蒸腾如烟岚,化作一龙一凤嬉戏纠缠,灵压恐怖。

    叶默看到了一柄笔直如剑的长刀,通体漆黑如墨,晶莹剔透,仿佛极上等的玉石雕琢而成,刀身狭长,刀柄便有三尺长,通体长一丈,一面开锋,墨色锋芒夺人心魄。

    叶默看到了一尊青铜小鼎,其上浮图模糊,遍布裂痕,三足双耳,处处皆透着岁月的沧桑感,斑驳残破,流溢丝丝缕缕的青气,看似残破且不起眼,其灵压却比此地大部分法器、法宝都要可怕。

    叶默还看到了一个黑红之色交杂的方正盒子,似玉非玉,似木非木,其它法器、法宝皆展现万般异象,它却一动不动,没有丝毫异处,但是从埋葬的位置看,它不比青铜小鼎弱

    一件件法器与法宝,异象不断展现,一片片绚烂惊人的光芒从各个棺椁冲天而起,法器、法宝齐动,整片碑林在微微颤动着,好似有一股毁天灭地的能量被死死压制着,一旦冲出,山河崩灭天地裂。

    如此异象,就是傻子也知道这些法器与法宝不凡了,对于一般修士来说,想要做出选择无疑很难,因为这里强大的宝物太多了,总不能全带走吧?

    连一向果断的叶默,此刻也有些难以抉择,最后,叶默每一件宝物都看过一遍后,几经思量,返回到青铜小鼎和宝盒之间的一座石碑前。

    棺椁剔透如水晶,流转层层青色霞光,其中静静躺着一把金骨羽扇,羽扇呈七彩之色,宝辉闪烁,扇骨如黄金浇铸而成,沉重如十万重巨山。

    “极光云扇?”

    叶默望着石碑上的古老字体,呢喃出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