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45 瞒天过海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无意间的巧遇,三两句闲聊,一切都看似那么的平常,可突如其来降临的危机,让叶默整颗心猛地沉了下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表面上依旧溢着一丝苦笑未曾收回,神色没有丝毫变化,浑身气息也没有任何波动,但其实心神已经骤然绷紧,凝聚到极点,只要一被识破,他会立刻暴起杀人,或是破开虚空逃走。

    只是这里毕竟已经是朱雀星护星阵法近前,身后的星球外围更是横亘着一条环绕整颗星球的巨大光带,五光十色,流光溢彩,炽盛的光蒙蒙一片,满布天宇,法宝星河发出的灵压波动骇人心神。

    如果不是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叶默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在这里动手的。

    面上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惊讶与赞同,叶默无奈地摇摇头笑道“还真就是那么巧,我时常巡逻,且有要务,虽然在诸星防线周围,但却不常在诸星之上。”

    叶默神色虽然故作轻松,实际此时已经紧张无比,以至于心绪都缓缓平静下来,整个人陷入一种莫名的冷静与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状态,心神一片空灵,这种状态,似乎与坐忘经的效果颇为相似。

    右边那人微微瞪大眼睛,露出一丝讶色,随后目光转到叶默左边那人身上,笑容微敛,玩笑道“你们缘分已经了吧?”

    叶默左边那人眼中刹那闪过一丝思索之色,只是一闪而逝,随即他忽地皱起眉头,带着一丝回忆和冷然的目光盯着叶默。

    见状,叶默右边那人面上的笑意缓缓消失,面容冰冷如霜,气息骤然凝如铁水,也盯着叶默一言不发。

    有人潜进太阳之内,出来之后悍然斩杀五大化神巅峰修士,而今更是被整个紫宸星系封锁缉捕,如此大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此刻也怀疑了起来。

    “二位怎地如此看我?”

    叶默左右看了看,眉头微微一皱,然后不屑地一声冷笑,说道“难道你们以为我是潜入太的人吗?”

    “不管是不是,叶兄此刻也有嫌疑,左右叶兄也是要回朱雀,不若先自封法力元气,让我二人带叶兄去调查清楚如何?大家同为神宗同道,难道叶兄还怕我二人加害你不成?”

    叶默右边那人冷冷地说道。

    根据上头发下的消息,那潜入太阳的神秘人修为极其可怕,哪怕眼前的叶重不是那个神秘人,其修为也绝不差,他们二人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因此也暂时没有动手的想法。

    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此刻身在法宝星河范围内,以他们二人的权限,足够调动一部分法宝发动攻击,届时阵法控制台处必定发现异状,而后全力发动法宝星河的威能,到时就是至强者修士都要狼狈而逃,他们怕什么。

    “自封法力元气”

    叶默目光一凝,他是绝不可能如此做的,别的都不说,没有了元气支撑,他的神通立刻告破,所谓调查,根本都不用去。

    心底暗暗叹息一声,叶默一颗心愈发沉静冰冷,面上则神色复杂地变化了数次,才苦笑道“唉,罢了,那就”

    “等等,我刚想起来,二年前詹明宇那厮曾与我说过,见到叶兄,只是那时候我正在苦思修炼上的难题,并未放在心上,连记都没怎么记住,唉,这是我的过错,叶兄,对不住对不住。”

    忽然间,叶默都已经蓄势待发,右边那人也严阵以待,即将爆发大战之际,叶默左边那人陡然作“恍然大悟”状说道,一边说着,还苦笑着摇头不已,拍了拍脑袋,而后一脸歉意地给叶默道歉。

    闻言,叶默微微一愕,随即迅速将这一表情收起,沉默不言。

    另一边,叶默右边那人有些将信将疑,说道“李兄,你说的是真的?二年前詹明宇那厮见过叶兄?”

    “见过见过,不过也只是远远看到,擦肩而过,他们二人都有任务,詹明宇事后还念念叨叨地说,你叶重如今风光了,不认识兄弟了,日后要去你府上找你算账才行。”

    李姓修士呵呵笑道,同时朝叶默递过去一个“你麻烦大了”的神色。

    叶默此时根本顾不得那么多,只好将计就计,哈哈笑道“我是的确没见到詹明宇那厮啊,罢了,说到底是我的错,不用他詹明宇来找我,等此事一了,我亲自去给他请罪。”

    见到这一幕,叶默右边那人终于露出了笑容,疑惑尽去,打趣道“就怕你还是见不到他,你俩啊,缘尽了。”

    三人相视又是一阵大笑。

    一场眼看即将爆发的危机,莫名其妙的,就突然被人暂时化解了,叶默感到奇怪的同时,心头也微微一松。

    很快,身份验证通过,偌大的阵法光幕荡开一圈圈涟漪,光晕如拨,打开一个数丈大的入口,三人当即穿过了阵法,而后飞出一段距离后便分道扬镳了。

    好在似乎上天没有完全放弃叶默,此二人没有一个和叶默在同一座城池,二人一离开,叶默脸色便是一沉,目光闪烁,一言不发地朝前直飞。

    忽然,叶默心有所感,转头朝一边天空看去,随即目光骤然一凝,来人竟是李姓修士,刚离开不久又折返回来了!

    “你应该就是那个潜入太阳的人吧?我不管你如今还到朱雀来要做什么,你做完一切就尽快走吧,虽然我配合你瞒过了武明真,但他心机如渊,城府深沉,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很快就会反应过来,只希望你不要连累我们更多的人。”

    李姓修士面容沉静,看了叶默二眼,沉默了一下说道。

    如果说刚才只是有所猜测,现在叶默已经完全肯定,目光一凝道“你是鲲鹏逆伐军?”

    话虽是疑问,语气却十分肯定。

    “没错,我很快也要离开了,远离朱雀,进入逃亡期,不能再潜伏了。”

    李姓修士没有隐瞒,如此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和你们逆伐军有关系?”

    叶默依旧疑惑,按道理说,自己的身份是极度保密的,不可能所有逆伐军都知道吧?

    “我也是偶尔听到上峰所言,才知道只言片语,现在又恰好遇到你,所以猜出来你是谁,但其实我也不是太肯定,只是赌一次罢了,现在看来,我赌对了。”

    李姓修士语速很快,看得出颇为焦急,说完这番话,便朝叶默点点头,转身飞离了此地。

    看着李姓修士远去的身影,叶默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大呼庆幸。

    的确值得庆幸,因为这一次真的太险了。

    如果不是李姓修士无意间听来的只言片语,如果不是此次恰巧遇上,如果不是李姓修士魄力十足,敢于放手一赌,叶默此刻定然已经在逃亡的路上了,甚至严重一些,能否逃出法宝星河都未必!

    正是如此多的巧合,竟正好让叶默暂时躲过了一劫!

    不过叶默依旧不敢放松,正如李姓修士所说,那武明真的确心机如渊,一时能瞒过,未必能瞒住多久,自己必须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带走计圣香,否则在这朱雀星,自己就是瓮中之鳖,毫无生机。

    想到这里,叶默不再耽搁,周身光芒澎湃如雨,化作一道惊虹般的遁光极速飞行,朝朱雀城赶去。

    进入朱雀城后,叶默暗中找到鲲鹏逆伐军的一个联络点,留下了一则信息,让逆伐军的人立刻送走叶重的家人,而后便直直朝甲城区而去。

    果酒小店。

    还是原来的座位,还是如虹的果酒,还是慵懒漫散的午后。

    一个窈窕曼妙,身段婀娜,长发光亮如瀑的绝美身影静静倚窗而坐,女子冰肌玉骨,青葱般的玉指轻轻托着光洁无瑕的下巴,露出一个明艳绝世的侧脸。

    仿佛有所感应,女子轻盈回首,美眸如雾如潭,透着一股水雾之韵,见到叶默那一刻,不自觉露出盈盈浅笑,这一笑,清丽绝俗,惑心旌,流盼之美,令人动容,如九天仙子临尘,绝世而独立。

    叶默也淡淡一笑,抬步向店内走去。

    毫无意外,跟在计圣香身后的老者和女子目露警惕之意,见叶默朝计圣香走来,二话不说便来阻拦。

    “你们出去吧。”

    计圣香樱唇轻启,琉璃般的眸子闪动光泽,俏脸莹光如玉,浮现二个浅浅的梨涡。

    “此事高层已经说过,不允许任何人接近您。”

    老者僵着脸说道。

    经过上一次的事,老者和女子对叶默与计圣香毫无办法,只能上报高层,得到的结果自然是无论任何人,都不能接近计圣香,因此他们很有胆气。

    “高层?殷沐风归来之日,他们也只不过是殷沐风的臣子,我一个皇后的话,比不上他们?听我的话,你们最多受惩罚,但听他们的话,你们的后果自己想想。”

    计圣香冷笑连连,直呼紫鹏皇名讳,警告二人道。

    “这请恕属下不能从命,掌教陛下即便归来,是否接任掌教,是否顺应我神宗大势还未可知”

    老者和女子相视一眼,还是犹豫着回答道。

    “同床共枕数百年,我了解他,还是你们的高层了解他?”

    计圣香也不生气,只是问了这么一句。

    闻言,老者和女子额前冷汗顿时如瀑,他们不敢相信,也不敢不信。

    迟疑良久,二人才微微躬身行礼,又狠狠瞪了叶默一眼,这才走出果酒店,守在店外。

    “我可等了你好久。”

    叶默刚坐下,计圣香便俏生生地白了叶默一眼。

    “修炼之事,实在难以预料。”

    叶默摊了摊手,面上没有丝毫愧色。

    又瞪了叶默一眼,计圣香传音道“时间紧急,你说说,这二人你如何对付?我连走出这个甲城区他们都会上报,更不用说走出朱雀城,甚至朱雀星了。”

    “我只问你,你可有身份令牌?不曾失效的。”

    叶默也没有废话,直言问道。

    “这个自然有,只是需要找到逆伐军,这些年他们也没少与我接触,希望能把我拉拢到他们那里,借此得到沐风的支持。”

    计圣香微微点头,随即又皱起黛眉,说道“你想让我用变化之术瞒天过海?现在修炼法术恐怕来不及。”

    时间比计圣香想象的还要紧急,叶默自然有所准备,说道“我的法术不需要你亲自施展,只要放开所有防备,让我在你身上施法即可,虽然效果不及我自身的神通,且时间也短,但应该是够了。”

    神猿九变此神通通阴阳、逆五行,神妙无比,自然不仅仅是能给自己施展,也能对他人施展,但效果肯定要弱一些的,而且也有各种限制,比如需要被施法者放开所有防备。

    不过目前形势紧急,没有时间去想它法了,而且瞒天过海这一招叶默颇有心得,用起来经验丰富,不至于那么容易露馅,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叶默和计圣香将计划各处细节仔细推敲,几番补全后才最终决定下来,而在决定下来的这一刻,瞒天过海的计划已经开始!

    神识散开笼罩在这张桌子周围,确保没有人以神识观察自己,叶默悄无声息地给计圣香递过去了一张玉符。

    这玉符内含有叶默自身的一道屏蔽法术,可以掩盖气机,这样一来,即使是一个凡人带在身上,那老者和女子也看不出其深浅!

    接过玉符,计圣香不再多言,转身离开了果酒小店,那老者和女子毕恭毕敬地跟了上去,转眼三人便消失在街道尽头。

    不多时,一个一袭黑色长裙,面罩遮挡神识探查面纱的神秘女子来到了果酒小店,叶默见到此女,当即付账离开,与女子一起来到一家酒楼开了个雅间。

    少顷,叶默就从酒楼走了出来,身旁是一个面貌普通,修为也只有元婴期的女子,二人不言不语,径直出了朱雀城,而后直奔天外。

    与此同时,武明真也已经回到了所在的御风城,只是刚通过身份验证,进入城池阵法内,就听到不远处二个换班的修士在闲谈着朝城墙下走去。

    “你听说了吗?太阳一完,这几颗星球也要完了,还有死亡群星那些垃圾,也要全部灭掉了。”

    “怎么没听说,唉,生于斯,长于斯,突然要离开,真有些舍不得。”

    “有的离开就不错了,这一次死的人将远超以往任何一个时候,你就庆幸吧,而且我还听说,神宗似乎也要对隐藏在死亡群星的逆伐军动刀了。”

    “嗤!动刀?他们什么时候不动?有用么?神宗是手心,逆伐军是手背,你自己单手能削掉自己的手背?”

    “倒也是,问题出在自身,没有任何办法,高层们头疼那么多年了,还不是什么都没做成,反而让逆伐军不断壮大?”

    渐渐地,二个修士走远了,武明真却忽然身躯剧震,猛地反应过来,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

    “逆伐军,逆伐军混蛋!混蛋!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从小就被灌输身边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逆伐军叛逆这样的念头,而今竟然没反应过来!该死,真是该死!“

    武明真面色扭曲起来,尤其是想到“叶重”和李姓修士身上的异样,愈发觉得有问题,让他悔恨的忍不住想要撞墙。

    “城主!请立刻向朱雀城传讯,让他们封死朱雀城和整个星球,我很可能发现了潜入太阳的人的踪迹,此人化身朱雀城叶重,很可能是逆伐军的人,至少也是和逆伐军关系匪浅之人,此人被我神宗如此缉捕都未离开,反而返回了朱雀星,恐怕另有阴谋!”

    武明真气急败坏地取出玉简给御风城城主传讯,他是御风城的人,与城主熟识还好办事,但想要到朱雀城去请朱雀城城主做事,就有些难办了,因此只能通过御风城城主行事。

    传讯完毕,武明真依旧不甘心,极速朝城池西面的传送山谷而去,他要传送到朱雀城找到“叶重”,在高层反应过来之前,绝不能让其走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