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57 皇道宫开启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p太可怕了!

    叶默有些骇然,这是他开创的法,但没尝试过,其实他也不知道威力会如何,现在看来,似乎有些过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能感觉到,土系元气与法力凝聚化成十万大山,从天而降,直压天灵,威能震动下,天地灵气彻底混乱不堪,令他根本无法调动起任何天地灵气,也无法发出任何的势。

    亿万道雷霆闪电疯狂涌现,扑杀冲击出来,缭绕整个身躯,将自己强大的肉身险些击穿,鲜血横流,碎骨飞溅。

    而无尽水系法力与元气,一部分凝聚成滔滔大浪,携亿万钧大力打来,使得自己的肉身愈发凄惨,不断龟裂,另一部分则化为了一股磅礴水汽,渗透入体,瓦解身躯。

    还有一片滔滔光火,好似一轮永恒大日,照耀眉心,焚烧元神,直将元神烧的灵性流逝,元气大损。

    一股狂烈罡风,其中包裹着一股阴惨惨的阴风,侵入体内,穿透元神,消其元灵,磨灭意识。

    身躯与元神被破坏至此,叶默自然不会任由其发展下去,想要施展秘法,重组身躯,激发气血潜力,修补残破的肉身于元神。

    但是,狂盛如山的绿芒如风卷来,炽盛如火,席卷身躯每一处角落,掠夺血肉精华,令叶默的秘法丝毫无法奏效,只能眼睁睁看着诸多力量在体内肆虐而毫无办法。

    还有一股凌厉彻骨,锋芒无匹的金光,不断冲击丹田和元神,要粉碎叶默修仙道路的根基,灭其道果。

    最后,还有一层蒙蒙白气,散发冰封一切的寒气,封住叶默每一个穴道与每一条经脉,冰封元气与法力,即使想施展秘法,也被寒气冰封、阻挡,斩断一切生路!

    八系齐动,如天道之意志,斩身灭魂,不留生机!

    这一切若是让外界人知道,非要疯掉不可,这实在太惊人了,与找死无异,因为这么一来,根本没有活路可言,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身死道消。

    的确,叶默如此做法,与找死无异。

    但他可没疯,自己创的法,怎么可能没有留一手,现在既然已经超出了预料,无法挽回,那就任由它发展吧,于叶默来说,这也不过是加快了进展而已,远未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心知无法挽回,叶默也不做无用功了,双目紧闭,手掐法诀,法相庄严,任由八系之力肆虐浩荡,他自岿然不动,仔细体悟这一过程,要在最后关头挽回。

    时间一天天过去,外界愈发平静,各方沉寂无音,显得很诡异。

    但只要稍微敏感些的人,都在空气中嗅出了一股诡异的味道,山雨欲来风满楼。

    终于,在叶默闭关二个月后,九州之中州处,陡然大震动,无穷金光澎湃冲天,弥天极地,一道虚空大裂缝黑漆漆如渊,绵长不见尽头,横亘整个中州,四周伴随亿万小裂缝,不时浩荡出阵阵可怖的空间乱流。

    这一刻,哪怕是远在南魔的修士,都有所感应,诧异地抬头朝北望去,难以置信。

    这声势太浩大了,整个中州都在震动,缕缕夺目而炽盛的霞光铺天盖地落下,祥瑞漫天飞洒,更有无尽真龙、仙凤、穷奇等虚影浮现天际。

    如此大的声势,震撼了所有修士与凡人,中州之地的凡人惊恐骇然之余,忙不迭纷纷跪下,朝九天上的虚空裂缝朝拜,一些年老者想起某些故老的传说,都觉得是那个不世皇朝圣宗重新出世了。

    这道虚空大裂缝出现的瞬间,五颗至少直径上千万里的巨大星球缓缓自虚空中浮现出来,其中飞出数以百计的飞天战舰,法宝漫天飞舞,强大的修士迅速飞向中州各处,布下弥盖天穹的巨大禁制。

    灵界。

    灵盟上下,早已聚集到一起,包括自称一方势力的冰皇阁,此时也纷纷遥感到皇道宫出世,灵族各方人物当即碰头,而后率领各自族群出动。

    <p灵族数量本就少,现在更是称得上倾巢而出。

    一座通体漆黑,泛着金铁独有光泽的巨城冲天而起,城墙上是一尊尊或黑或银的金属人,还有一些是非人形,但气息也十分恐怖,这就是金灵族了。

    一座树木纠缠化成的树木古城也飞起来,此城看似是无数古木纠缠在一起而成,其实只是一株古木,此树夺天地造化,几乎得道,形体庞大无比,陨落后其躯体不曾毁灭,被木灵族炼成了一座巨城。

    此城巨大无比,犹如一条磅礴山脉,巍峨浩大,气势恢宏,其中似乎分为了三个部分,一部分血色弥漫,赤光冲霄,一部分柳树成林,绿光澎湃,犹如极地浮光般绚烂。

    最后一部分最小,只有万里之地,可除却古树城本身外,没有任何植物,只有中.央处有一团丈许大小的泥坛,其上栽着一株平凡的小花,花瓣细小且碎,宛如一片碎星,弥漫出毁天灭地的剑意。

    冰皇阁也催动飞起一座玄冰巨城,城中有冰雪生灵无数,一尊尊栩栩如生的冰人屹立城墙上,散发滔天杀机。

    魔界。

    一处白骨皑皑的巨山屹立平原上,滔天阴气、煞气、魔气纠缠在一起,异象化魔啸天,骨山上一座阴森大殿幽幽在立。

    在这座骨山周围,一座魔光幽幽,其中透出至圣至高的诡异气息的魔宫傲立,还有一座庞大的阴山,山顶横立一副水晶古棺,四周地面冒出汩汩黄.色的腐臭泉水。

    不远处,还有一座太极诡城屹立,一座诡异的茅草屋,一道古城暗影矗立在平原。

    “皇道宫已开,该出发了。”

    白骨山摇颤一阵,发出一个苦涩干老的声音。

    “无需你来提醒,骨魔老鬼。”

    阴山上阴风呼啸如罡,漫天阴魂、凶鬼咆哮,数不尽的战魂骑乘阴马,战刀长矛举起向天,吼啸声震动平原。

    “吵什么,该出发出发就是,我魔界平静那么多年,是该向世间展现我魔界的力量了,如今暗影魔主归来,吾真魔圣主亦归来,我等联手发力,必能在鲲鹏神宗口中夺得这一造化。”

    那至高至圣的魔宫发出威严的声音。

    下一刻,阴山、骨山、魔宫、稻草屋、暗影之城等,平原上无数逆天存在飞起,各打出一道幽光,瞬间打破界障,冲出魔界。

    东妖古界。

    “皇道宫开启了,此番我妖界一定要夺走鲲鹏神宗的造化,虽然紫鹏皇那等人物大概已经不会重归鲲鹏神宗,但此宗真古时代数百万年积累,底蕴恐怖,就怕他们借此另造一位紫鹏皇,一定不能给他们机会,否则,我等都要死,重现真古妖帝时代一幕,那些叛徒早晚会坐在我等头上拉屎拉尿。”

    龙皇的声音威严无比,带着浓烈的忌惮和仇恨。

    当年鲲鹏神宗撤走,认同鲲鹏神宗的妖族都走了,留下的都是妖界的真正嫡系,视离去的妖族为叛徒,将妖帝时代的那一幕当做耻辱,自然不容许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

    凤祖的声音这时候也传来,说道“自从我等二人废掉鲲鹏神宗立的圣主之规矩,共同掌权,此路已经无法回头,相信天地彻底解封后,祖妖们会有决断与援助的,但这一次,必须要成功。”

    “出发,鲲鹏神宗!”

    西幽冥界。

    冥界出口处,一座座鬼城矗立在此,阴风呼啸席卷十万里,阴魂厉鬼漫天游弋,吼啸哭号,战魂列阵陈立,令此地杀气如汪洋涌动,滔滔不绝,阴气冥雾飘荡。

    “双子鬼王,你神通玄妙强大,就不敢去请一下人么?”

    某座山谷内,仙罗鬼王黛眉一蹙,看向一对模样神似,仿佛一人二面的青年,在她身旁,是身高丈许,浑身煞气惨烈,人身鳄首的冥沼鳄王。

    虽然刚踏入炼虚期没几年,但冥沼鳄王已经彰显出极其强大的潜力,在化神期困了那么多年,也算是厚积薄发,进境惊人,已然是一尊强大的鬼王,与诸多鬼王并肩而立,与仙罗鬼王的组合令许多鬼王都忌惮不已。

    “请人?哼,说的轻巧,那青棺鬼帝有多邪门、多可怕,你们也不是不清楚,虽然我神通也算不凡,但只怕也扛不住,你们怎么不敢去?偏偏要我去?”

    双子鬼王同时开口,一人轻言轻语,仿佛凡俗书生,面含正气,一人却满面煞气,声色俱厉,即使和颜悦色,看起来也显得凶神恶煞。

    “罢了,一人少说一句吧,既然青棺鬼帝无法请到,那也没办法了,此人的确邪门,而且性情诡变暴戾,的确不好接近,那么黄泉鬼帝和吞魂鬼帝呢?”

    一位形容枯槁,满头白发的老鬼嘶声开口,阴气森森。

    鬼帝,是冥界最接近人仙层次的存在,整个冥界仅有三位,却都是无上的存在,除了三帝三皇和武神,哪一代掌教都会忌惮不已。

    其中哪怕一位出现,冥界此行的胜算都会大增,可惜,却是一位都没有出现。

    “黄泉鬼帝神龙见首不见尾,根本寻不到其所在,吞魂鬼帝死老鬼,你怎么不去请这位?”

    双子鬼王连连摇头,而后身躯一颤,本就惨白的脸色更白几分,颤声叫道。

    “咳咳既然如此,那就没有办法了,我等自己尽力吧,说不定他们不稀罕与我等一起,先行去了呢。”

    白发老鬼轻咳二声,掩饰尴尬,然后大手一挥,众多鬼城轰然而动,浩荡出滔天阴气,猛然撕裂界障,暴虐降临人世间。

    灵界,冰莲宫玄冰层下密室。

    黑暗之中,一道窈窕曼妙,凹凸有致的身影隐隐在立,垂首站在一处,气息收敛到极致,仿佛化作了一块玄冰,只有隐隐的可怕的寒气在散发。

    不知过去多久,密室中才骤然一亮,虚空生光,照亮整个密室。

    那女子,正是皇甫嫣。

    数年过去,皇甫嫣一点没变,明眸皓齿,颈项纤秀,娇颜如花倾城,动人无比,一袭宫装敛去几分冷冽,衬出几分高贵,使其愈发雅洁出尘,明艳动人。

    此时她垂首在玄冰卧榻旁,在卧榻上,一个青年静静盘坐,仿佛与天地合一,若是以神识扫过,肯定会以为这卧榻根本是空的,其修为极其可怕。

    密室亮起不久,青年缓缓睁开了眸子,二道精光蕴含无穷玄妙之意,流转迸发,若二道极光般璀璨绚烂,灿灿生霞。

    “闭关数年,至今,你也算传承了我的衣钵,很好,炼虚和人仙不过是唾手可得,成仙亦可期。”

    青年声音很清亮与年轻,但却带着一股沧桑古老的意味,仿佛这个声音穿越百万年时光长河而来。

    “都是师尊教导的好。”

    皇甫嫣神色恭敬,谦虚道。

    青年摇头,说道“其实这都是你师兄留给为师的,他知道为师没有踏上仙道巅峰的希望,故此在稍有成就后,给为师送来了诸多仙法,整合出一套在低境界绝对称霸的法门,还自己改善、加强了师门核心功法坐忘经,这一切,都是他的功劳,能得到这一切,你该感谢你的师兄,同时这也是你自己的努力。”

    “坐忘经?”

    皇甫嫣一震,不敢相信,坐忘经不是古盟第一代修士联手创出的吗?竟然在仙界也有?

    “为师知道你在想什么,什么上古修士联手创出,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此法,根本就是为师从仙界带下重现的,为师就是第一代古盟盟主,不过即使在仙界,也只有为师与你师兄得此法。当然,这是为师转世之前的事,而今也不知道你师兄收弟子没有。”

    说到这里,青年不禁一叹,想起当年那个倔强执着的少年。

    默然片刻,青年忽然一卷袍袖,长身而起,五指箕张一吸,卧榻玄冰轰然破开,一柄石质古剑破冰而出,通体灰中带白,古意盎然,毫无装饰,显得无比古朴,透着一股沧桑又苍凉的气息。

    皇甫嫣美眸一闪,目光落在那剑身上,不由得失声道“尔玉之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