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60 战法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法宝与法术的光芒冲霄而上,虚空在不断崩碎,天空的神阳之光已经被彻底掩盖,无尽虚空乱流涌动而出,大片流光溢彩如光雨飞撒,下方大地上的数以万计的山岳犹如一朵朵仙葩在盛放中爆碎,地裂天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中州无法计数的凡人面对如此恐怖的景象,早已面无血色,神情呆滞,无不战战兢兢地匍匐在地,扣头大拜,心中惶恐无比。

    凡人一生,尤其是当今世间,封印刚破没多久,何曾见过“仙人”的手段,更不用说如此这般毁天灭地的死亡盛况。

    那可是仙人啊,竟如风中残花般凋零、消亡,令人恐惧。

    此时,不但凡人恐惧,各势力无数修士心头也生起一股透骨的寒意,这不过是皇道宫的城墙而已,各大势力却一时间难以攻破,而且还陨落如此多的强者,此宫防御委实可怕了些。

    尤其是城门上那十数件大道法器,透发出的灵压波动和法则气息滔天恐怖,无量光如神箭洞穿,如飞剑横斩,摧枯拉朽,无可匹敌,战舰都被扫落一艘艘,陨落生灵无数。

    “退下!炼虚期以下皆退下!”

    灵葫尊座、褚天元等仙城同盟顶级修士眼见久攻不下,反而自家尊者不断陨落,心疼不已,当即传音大喝起来。

    这城墙原本不算什么,只是防御足够强大而已。

    可熔炼了这十几件大道法器就不同了,拥有了大道法器的杀伤力,化神修士轻易无法抵挡,莽撞地上去只是送死罢了。

    听到同盟顶级修士的话,其他势力高层也纷纷下令,不再让尊者做无谓的牺牲。

    众多尊者、飞天战舰、飞天主城顿时退散开去,不敢再靠近,空出来一大片地方,站着稀稀落落几十道身影。

    各方停止攻击,那城墙也收起了威能,光芒黯淡了些许,只是那些傀儡依旧矗立在城墙上,不动如山,毫无生命气息,如雕塑一般。

    “各位,说说这十几件大道法器都怎么对付吧。”

    灵葫尊座沉着脸说道。

    仙城同盟本就遭遇重创,现在又损伤不轻,让人着实脸色好看不起来。

    “简单,此大道法器有十五件,四族与鲲鹏神宗各三件,人族与灵族虽然皆分为二个部分,但这些与我等无关,我鬼族与妖族也难以分配呢,这些各方自己商量,但有一点不能变,那便是鲲鹏神宗必须最后再选。”

    鬼族方向,仙罗鬼王轻声开口,眉眼眼妆浓郁,带着一股妖异之气,在其身畔,是一尊高达一丈的鳄首人身鬼神冥沼鳄神。

    “凭什么我神宗要最后选?”

    清音袅袅,不知从何而来,话音落下,才从一艘飞天战船上飞出一位雪白宫装女子,娇躯婀娜挺秀,雪肤雅丽,秀若芝兰,如瀑青丝上,缠着一只小小的雪白葫芦。

    “是她!”

    当初进入过血神宫的修士无不震惊,再仔细一探查此女修为,不禁又是一惊,只感觉深不可测!

    已经退出极远的叶默站在道衍主城城墙上,目光一凝,心头大震,他一眼就认出,此女正是当初血神宫之行的鲲鹏神宗队伍真正的领头人,没想到今日也出现了。

    同时,他也察觉到此女深不可测的修为,心下微微一凛。

    “这是皇道宫,你们鲲鹏神宗应是最了解的,自然不能先选,否则我等怎么放心?”

    仙罗鬼王看了看雪色宫装女子一眼,心头涌上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顿时如临大敌。

    “这些都是大道法器,没有什么区别,除非有生灵能掌控。虽然神宗对皇道宫有那么一些了解,但你们也有很大的优势,严格来说,我们的优势是不相上下的,我神宗没理由顺从你们的决定,要知道,能让你们一起来皇道宫寻造化,不予拒绝,这已经是神宗胸怀坦荡了,不要不知进退。”

    “若你们依旧不识趣,那一拍两散好了,谁也先别进皇道宫了,先在此做过一场罢。”<>

    雪色宫装神色淡然而不容置疑。

    “你想说我们的优势是人多势众?可笑,这点优势何必拿出来说?另外,你能代表鲲鹏神宗高层么?不能的话还是回去请示一下几位部座吧。”

    仙罗鬼王冷笑一声道。

    雪色宫装女子淡然一笑,没有言语。

    这时,四大部座的飞天战舰上传来四位部座的共同话语“她能代表神宗上下。”

    此话一出,四族哗然,所有人皆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虽然看此女修为深不可测,但实力强大,却不代表能够有绝对的大权与地位,而现在四位部座的话,一下奠定了此女的重要地位与权势。

    各势力议论纷纷,都在猜测此女的身份,不知道其有着何等惊人的身份,竟能让四位部座同时发话,言称能代表整个神宗。

    仙罗鬼王黛眉一皱,和众鬼王相视一眼,而后传音相商了一下,点了点头,看向其他势力高层。

    叶默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

    鲲鹏神宗尽管很多地方看上去皆超然于世间各势力,但也有很多地方与这世间并没有什么不同,其中一点就是女性修士的稀少。

    尤其是境界高深的大神通女修士,则更稀少了。

    绝巅人物三帝三皇皆是男性,而女性之友一个武神,即使往下细数诸王也是如此,绝大部分诸王都是男性。

    而这个宫装女子却修为高深,同时得到四大部座的肯定,这绝非修为高深就可以做到的,其身份在鲲鹏神宗也必然显赫之极。

    在诸王与其后人中,叶默在脑海中只找到冰王与秘王此二者,当然,叶默没见过秘王,但秘王传人织香璇却是女子,其师尊若是女子,似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这仅是猜测,但叶默实在找不到其它可能了。

    正想着,叶默微微抬头看去,发现那女子正面含笑意地看着自己,笑容意味深长。

    叶默不甘示弱,也看着宫装女子,目中透出一丝挑衅的光芒当初在血神宫,他可是差点斩杀了其分身。

    正在这时,各势力商量结果也出来了。

    冰皇阁阁主冰皇灵主通体剔透晶莹,寒气化雾缭绕身畔,好似冰雕一般,眉目如画,出尘绝俗,风姿绝世,足下是一座一丈见方的玄冰灵座,托着其婀娜挺秀的娇躯,樱唇微张,声音清冷而缥缈“既然不肯的话,那就由你们先选吧。”

    “好。”

    雪色宫装女子面无异色,随手点指了三件镶嵌在城门上的大道法器,分别是一杆战戟,一枚法印,一根柳条。

    “除了此三者,其它的你们选三样。”

    这时,冰皇灵主淡淡说道。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当我神宗好欺负么?”

    雪色宫装女子美眸一寒,螓首侧面发际间的雪白葫芦顿时透发不可思议的寒气。

    “没什么意思,正如你们所说,大不了在此做过一场。”

    冰皇灵主寒冰之躯微震,同样爆发一股毁天灭地的寒气,冲撞四野,霎时间,漫天雪花飞舞激扬,气象刹那大变。

    雪色宫装女子面色顿时一冷,迟疑了一下,转过头看了一眼四位部座所在的飞天战舰,而后冷哼一声,再次点指三件大道法器。

    这一次各大势力没有再厚着脸皮反悔,而雪色宫装女子第一次点指的三件大道法器,则按照各方安排的那般,分到灵族对手之中。

    很快,城墙上的大道法器皆有了对手,各势力皆迫不可待地出手,炼虚期顶尖强者齐聚九天上,风云狂舞。

    灵族对付的大道法器是法印、战戟、柳条,人族对付的是战矛、神箭、飞剑,鲲鹏神宗对付的是石斧、银镯、法盘,妖族则是石鼎、黄金门、天图,最后鬼族是法轮、黄泥塔、棋盘。

    强势攻伐一触即发,各势力的炼虚修士调动起一身为,尽展其炼虚修士的无上神通。

    “轰!”

    顷刻间,半边天悉数坍塌、崩灭,狂乱而混杂的能量乱流若惊涛拍岸,直接崩灭了半边天空,景象无比骇人,整片天地都在摇动,仿佛神阳在沉坠,星河在倒卷。

    此时此刻,饶是以皇道宫之强大,也被轰的隆隆作响,城墙摇颤不已。

    “嗤!”

    遭到猛烈攻击,城门上的十五件大道法器感受到危险,也展开了反击,一道道刺目的光横贯天空,若长虹贯日,与众多炼虚修士的神通对抗。

    “嗡!”

    石鼎三足两耳,古朴无比,通体呈灰色,狠狠一震,摇落万千丝绦,流转七彩之光,化作一片充满杀机的神霞铺洒横扫而出,当场震塌了大片虚空。

    法盘完全由黑与红二色组成,犹若一个遮盖一方天地的大石磨,流转阵阵可怖而诡异的气息,一个磨动,喷涌而出的滔天气机扩散蔓延,下方大地顿时剧震,上百座巨大的山岳刹那灰飞烟灭,点滴不剩。

    各大势力也丝毫不弱,天道宗宗主褚天元亲自出手,手中拂尘迎风暴涨,化作三千条腾动九天的银龙,咆哮怒击,将灵光滔滔的飞剑击的火星迸射,倒飞而回。

    木灵族那一株花瓣如碎星的仙葩扎根泥石台上,迎着狂风轻轻摇曳,姿态恬静轻淡,然而,其陡然一个摇动,花瓣片片透发无穷杀机,冷芒千万道,冲霄而上,一片剑气海洋倒卷向天,迎向那璀璨的柳条。

    最可怕的是鲲鹏神宗那雪色宫装女子,竟然独对三大大道法器。

    她轻轻摘下发际的白色小葫芦抛出,那葫芦却不落下,而是冲起一段距离,悬挂虚空中,喷吐出一片白中带蓝的可怕寒气,将那法盘冰封,令其难以磨动。

    随后雪白晶莹的手掌一张,华光一闪,立时多出一根黑色的棒子,法棒脱手而去,与那银镯叮叮当当碰撞在一起,发出的震音如洪钟大吕,振聋发聩,隔着极远的一些生灵都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最后,此女更是娇躯如腾动飞起,如天凤搏击苍穹,掌指并起如刀,硬撼流转古老气息的石斧。

    中州,沸腾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