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87 第五人雄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皇道宫深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自古以来,皇道宫就是鲲鹏神宗的核心山门,虽然名字像极了凡俗皇朝国度,但实际还是宗门。

    因此,皇道宫虽然和凡俗皇宫差不多,但还是有差别的。

    最大的差别,就是皇道宫是山门和皇宫融为一体。

    如皇道宫的外围,一般是作为鲲鹏神宗的大军驻扎地,以及狩猎区、官员区等等作用。

    内围的层次则要高一些,能在其中居住的都是鲲鹏神宗算得上核心的人物及其眷属,甚至不乏至强者。

    而最中.央的中央天宫,也分为王宫和皇宫。

    王宫是有封王的王级修士,及一些强大的长老之流所住。

    皇宫则是掌教帝皇的住处。

    在中.央皇宫深处,有一大名鼎鼎的仙山,此山位于一条十分雄伟壮阔的山脉之上,其势险峻异常,通体青翠繁茂,常年云雾缭绕,有诸多珍禽异兽隐藏其中,仿若真正的仙山。

    此山名人皇山,是皇道宫一大奇景之一,也是鲲鹏神宗的禁地,通常只有掌教陛下方能登上。

    今日,此山却是震动不休起来,如天柱一般的仙山摇颤不已,万木凋零,若非有非凡法阵禁制守护,本身也极其不凡,恐怕早就被夷平了。

    此时,山顶之上,一道道人影伫立,灵压盖压天地,气势惊天,呼吸吞吐之间,风云狂涌。

    很快,这些身影一一消失在一处金光门户前,似乎蕴含着一丝规律。

    人影渐稀,这些身影愈发不耐,但又不得不忍耐住。

    忽然,诸多人影中,一道身影跨空而出,没有丝毫灵压波动,仿佛凡人,却面容模糊,身躯健壮颀长,一步来到金光门户前,就欲进入其中。

    正在这时,一道身影同样闪现出来,拦住了那道平凡的身影。

    “棋王,你这是做什么?”

    二道身影同时显现出来,那糊的身影,赫然是一个身穿兽皮的蛮族少年,目光微冷,看着眼前的中年人。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武王。

    而拦住武王的人,是一个身穿黑白长袍,面若刀削,神色温润的中年男子,一只眼睛泛着微微黑芒,一只眼睛雪白若霜,二者交汇纠缠,化成二条阴阳鱼,气势巍然,凛然不可犯。

    “做什么?你们二个神宗的叛徒,有何资格入神藏?”

    棋王话语轻淡,神色温和,只有眼眸深处,时不时闪过丝丝冷光。

    “不准我进入?原来这皇道宫内,是鲲鹏神宗说了算可惜,我不能退,退了,岂非让你觉得我等好欺负,我等进入这里还有何意义?”

    武王面色微冷。

    “你也不用激将于我,四族自然可进,你们二个神宗的叛徒是例外罢了。”

    棋王目光一瞥远处隐藏在虚空中的一道血色身影,冷笑道。

    “他二人是我魔盟的人,如此,也不能进么?”

    这时,刹音宗杀生琴魔站了出来,面有威胁之意。

    魔盟八大派其余宗主掌教,相顾一下,也纷纷站了出来。

    这些年来,鲲鹏神宗大举进攻九州世界,南魔大陆在一开始根本没有得到仙城同盟多少支持,全靠荒殿和血神宫的支持,才有足够的兵力与鲲鹏神宗周旋。

    久而久之,荒殿和血神宫自然得到了魔盟的认可,而且武王和叶默关系匪浅,此时更不消说,自然要站出来为二王撑腰。

    棋王却是看也不看杀生琴魔,冷声道“区区魔盟八大派,也敢与本王叫嚣?别说是你们魔盟的人,就是同盟、灵族的人,也休想让他们二个叛徒进入神藏!”

    此话一出,魔盟八大派宗主掌教神色难看无比,没想到这棋王如此坚定,为武王血王撑腰不成,反被羞辱了一番。

    “你们魔盟还进不进了?不进我妖族可要进了算你们魔盟自动放弃一个名额,直接轮空。”

    见双方对峙,接下来将要轮到的妖族不耐道。

    魔盟八大派掌教宗主脸色愈发难看。

    八人相视一眼,皆是无奈地轻叹一口气,血圣施玉明朝其余掌教一拱手,大步上前,面带愧色道“武王,我等无能为力,实在有愧。”

    说到底,还是自己这些人太没用,如果是澹台不灭,或是魔盟几大老祖宗在此,谅他棋王也不敢如此强硬。

    武王丝毫不以为意,淡然笑道“无妨,倒是我们二人拖累你们了,你们先进去吧,我二人稍后便来。”

    血圣施玉明再次轻叹,不再多言,一拱手,身形消失在金光门户中。

    “你进不了。”

    棋王面带冷笑。

    “你拦不住我二人,若是你棋王一脉一代棋王在此,且修为大进,或许能拦我一拦,你还不够资格!”

    武王也冷笑反唇相讥。

    他是一代武王,虽然转世轮回,但修炼十分顺利,再一次踏上顶尖王侯层次,于他来说,眼前这棋王,而且还是第某代棋王,在他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浩大威严的声音陡然响起,带着一丝杀伐气“是么?那本座如何?”

    此声音一出,在场所有人无不变色,下意识寻找声音来源方位,却根本无迹可寻,这一下,更是惊的失神。

    各势力进入神藏的规则和进入皇道宫规则是一样的,各势力轮流进入。

    按理说,各势力的顶尖强者,应该都进入神藏了才是,怎么除了武王和血王,还有这等人物存在,来人又是何方人物?

    “第五人雄!”

    武王面色微凝,口中喃喃自语,同时,血王也不再掩饰身形,从虚空中显现出来,站在武王身旁。

    而这血王,赫然是当年的血魔,或者又不是血魔。

    说他是血魔,是因为他的模样极像,一举一动,神态音容都是血魔的样子。

    说他不是血魔,是因为气质迥然不同。

    听到这个声音,棋王也是脸色一变,但想到这个声音的主人说出的话,顿时脸色一转,恭敬带笑,对着虚空行礼道“恭迎第五御座驾临。”

    嗡!

    虚空微震,某处突然金光与黑光大放,纠缠在一起,说不出的诡异神秘。

    随后,金光与黑光的中间,猛然撕裂开来,一道身影缓缓出现,而那金光霍然一收,凝聚成了一尊巨大的金翅大鹏,尊贵高傲,搏击穹天。

    同时,那黑光也倏地一敛,凝聚成一头硕大无朋的鲲鱼,游弋虚空,涌动滔天黑雾,发出震耳欲聋的长鸣。

    这道身影,头顶金鹏,脚踏鲲鱼,似从混沌中杀出,威势滔滔无边。

    但见这身影,一袭紫底金边的鲲鹏服,身躯魁梧昂藏,腰挎雕龙仙剑,头戴蓝色麒麟帽,脚穿火红凤凰靴,国脸浓眉,不怒自威,白皙宽大的手上戴着一枚金黑二色玉戒,华贵威严无比。

    这道身影一出现,也不看别人,目光直接落在武王和血王的身上,声音铿锵如剑,说道“你们二人,执意要进去么?”

    这道身影的出现,却是让武王和血王都是有些忌惮,二人相视一眼,武王没有回答第五人雄的话,反而说道“鲲鹏禁卫不是已经退隐,不再辅佐四部了吗?第五副御座这又是何意?”

    第五人雄的出现,把各势力的人都惊到了,一时竟都不急着进神藏了,想看看事情会如何发展。

    “退隐不代表消失,不辅佐四部也不代表着就要眼睁睁看着外人掠夺神宗,毁灭神宗的根基,这是叛宗,你觉得我们鲲鹏禁卫会如此迂腐?”

    第五人雄微微摇头。

    “你欲如何?”

    武王皱眉。

    鲲鹏禁卫的赫赫威名,曾为神宗一份子的他自然清楚,可以说,鲲鹏禁卫的存在,贯穿了整个鲲鹏神宗历史,是抹不去的标志。

    作为辅佐神宗,或者说辅佐掌教帝皇的可怕存在,这支秘军强大的令人无法忽视。

    并不是神宗历史上每一任掌教都是三帝三皇般的存在的,大多数时候,掌教的修为其实和御座、部座差不多。

    如此境地下,掌教如何保证自己的统治地位?

    答案就是鲲鹏禁卫。

    鲲鹏禁卫的强大,可并不只是其修为,还有其职能与神秘,使得掌教在坐拥鲲鹏禁卫和本族势力的情况下,极少有王侯能颠覆皇权。

    而眼前的第五人雄,就是鲲鹏禁卫中的二大副御座之一,修为深不可测,可比肩顶尖王侯的存在,权势滔天!

    更可怕的是,掌教帝皇几乎每一代都不同,除非后代真的很逆天,否则不可能一脉连任,而鲲鹏禁卫却不同,鲲鹏禁卫是除掌教与极少人之外,能够享受到神藏无限制资源的存在。

    因此,第五人雄或许修为只与武王、血王相当,但此人是否有什么逆天法器就很难说了,如果有的话,以其神通道行,恐怕无比棘手。

    “不如做个交易,若你们答应了,本座可以做主,让你们进去。”

    第五人雄眼中精光一闪,心中却忽地忐忑起来。

    “说。”

    武王冷声道。

    第五人雄却不再说话了,而是神念一动,直接以秘法传音给武王和血王。

    “不可能!”

    血王刚听完,神色微变,当即怒声断然拒绝。

    武王神色也不好看,眼中杀机盈宇,显然做好了撕破脸皮的准备,神色之坚定,态度之强硬,令人诧异心惊。

    到底是什么交易,让这二位顶尖王侯的存在反应如此激烈?

    闻言,第五人雄面色也阴沉下来,冷声道“当真不答应?”

    “若你们有手段,待真正掌控皇道宫后,自然会知道。”

    血王眼中腾起二道血光。

    “好!”

    第五人雄震喝,恼怒之色一闪而过,杀机大盛,一拳轰然捣出,顿时金光澎湃,若汪洋涌动,漫天挥洒激荡的金光中,一头万里鲲鹏似从混沌之中诞生,打破虚空而来,其翼若垂天之云,猛然劈出。

    与此同时,皇道宫外。

    一道金光缭绕万千瑞彩,从天际缓缓而来,晃晃悠悠的,好似初学飞行之术的筑基修士般,直朝皇道宫飞来。

    “来者止步!皇道宫之地,禁止乱闯!”

    忽然,一片人影浮现在虚空中,拦在来者与皇道宫之间,威势凛凛。

    “十万载岁月,物是人非,没想到,而今我回自己的家,也被人阻拦。”

    一声漠然无比,毫无感情的诡异叹息从金光中悠悠传出。

    金光一敛,一个白衣青年的身影浮现出来,神色冰冷如霜,不含一丝感**彩,他轻轻一掐剑诀,一抹璀璨无匹的金光匹练一般横扫过天空,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敌”

    领头的化神修士面色骤变,正欲呼喝,声音便卡在了喉间,一个“袭”字无论如何也喊不出来了,下一刻,数千修士的护罩纷纷破裂,甲胄寸寸粉碎,全数分尸陨落。

    “好可怕的金系法术”

    领头的化神修士面色僵硬,带着一丝惨然与不敢置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