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没有头绪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愤怒不已的王艾气冲冲的追上了金石冲,他要好好找田野理论一番,不管其他的了,当着林雪瑜的面把所有事情都说明白,他要问清楚当时林雪瑜究竟为什么要那么做,他要问清楚林雪瑜为什么跟田野在一起,他最想问清楚的是他们还有没有可能。刚追上金石冲王艾就想到另一个令他十分犯难的事情,那就是田琥電,王艾不怕跟田野闹翻,也不怕田琥電,但是他想到了他妈妈的病,除了田琥電之外他真的不知道还有谁可以帮他。

    “先不要想那么多了,我们下午还要好好玩呢。”金石冲见王艾终于跟上来了以为王艾想通了,欣慰的说道。

    王艾还没等金石冲把话说完就再次停了下来,呆呆的看了金石冲一眼,说:“你们去玩吧,我突然想起来下午还有点事,我要回去了。”王艾转身就往后走,准备坐公交回翰林市。

    金石冲一看以为王艾还是在怪他刚才做的那件事,心想让王艾现在一个人静静也不是一件坏事,就索性拿出了电话拨通了一个号,“光子,来这帮我接一个人好吗?”王艾见状急忙打断了金石冲,连忙说不用了他可以自己坐公交回去。正说着话正好一辆公交车从远处驶了过来,金石冲只好耸了耸肩。

    金石冲到田野和林雪瑜所在的那个餐馆后,田野猛地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事情怎么样了冲哥,有没有揍那个嚣张的小二?我爸真是的,就是不让我去,要不然我要好好出这一口气的!!”田野说着看了一眼旁边的林雪瑜,像是在跟林雪瑜证明着什么事情一样。

    “没有见到那个人,但是我们把他的帮手们都揍了一顿,那个人好像知道我们要去,提前就溜了。”金石冲笑了笑对田野说。

    “让他溜了??!!”田野一副不可思议加上失落的神色让人看起来很是幼稚,“等等,他还有帮手???那小艾呢?他,他怎么样了?”田野这个时候才发发觉王艾并没有跟着金石冲一块回来,而且听说那个人还有帮手,不免担心王艾被他们给打了,毕竟田野是亲身经历过那个小二的厉害的。“小艾他没有什么事吧?”田野问这句话的时候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林雪瑜,后者仍旧是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没有其他一点多余的表情,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小艾很好,没有事,但是他突然肚子不舒服,我就先把他送了回去。咱们三个下午也可以好好玩啊。”金石冲想了想高兴的说,田野听金石冲这么说也就放心了,只是对那个戏耍的小二还是耿耿于怀。林雪瑜一眼就看出来了金石冲在撒谎,把手里的茶杯慢慢的放在桌子上,站了起来,满脸通红的看着金石冲,憋了很久终于说:“那我们下午去哪里玩?”

    王艾坐上公交车之后,由于是中午,大量游客还都在景区游玩,所以车上并没有几个人,王艾就坐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了。看着车窗外的景物不断的往后跳跃着,王艾再次陷入了沉思,他总感觉最近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有一根主线在串联着,但是王艾怎么想都想不出来这究竟是为什么。

    从他回到翰林市之后发生的这一切,就好像是在演电影一般,背后一直都有一个导演在默默安排着这一切。王艾总是能感觉到就连他自己也在被某个力量在操控着,出演着他的角色。从他得知他妈妈身患脑肿瘤之后,到学校里崔护磊对他的恶意,然后考试时候的莫名的纸条,到今天突然提议的出外碰上这么一个怪人,而且还是一个身有强大球灵在身的一个怪人,最后到金石冲冲出来杀掉了这十几个人。虽然王艾总感觉这些事情有某种串联意义,但是从现在来看这几件事情并没有什么确切的关联,他妈妈的癌症是个天灾,在学校里崔护磊明显是嫉妒他跟张雅洁走的比较近,包括后面考试出现的怪事情,可能都是崔护磊的安排,这是无足轻重的小事。最关键的就是刚才发生的这一切,那个球灵宿主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他要故意找田野的麻烦??既然他不是那个悦来客栈的小二,为什么还要引得田野叫来援兵把那十几个人全都杀死。王艾可以肯定,那个球灵宿主的真正目的绝对不是田野或者是金石冲,因为以他的实力要想杀死田野或者金石冲应该不是一件难事。虽然他可能没有掌握住灵河,可是一个普通人对于一个球灵高手来说还是太脆弱了。

    那这个奇怪的球灵宿主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王艾知道只要能先解开这个问题的答案,那么其他事情就应该能都明了了。但是他现在又该去哪里找这个人呢,人海茫茫,而且那个人肯定会伪装自己,想要找到他简直如大海捞针。王艾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死胡同,困在这里怎么也出不去。他渴望着有人可以来拉他一把,之前的时候还有他的父母,还有金石冲和田野,还有王志雄这些人,可是现在王艾却感觉身边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说说话了,就连林雪瑜都成为了自己最好朋友的女朋友。王艾一时间真的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心里满是惶惶,悬着的心着不了地。

    很快他就到了翰林市,一路上虽然没有什么进展,可是他真的很累了,累的几乎一闭眼睛就不想再睁开。这段时间他真的有点身心俱疲交瘁,每天晚上甚至都不知道他有没有睡着,做梦的力气都没有。

    车到站的时候,王艾还是被司机师傅给叫醒的,下了车的王艾拦了一辆车就直奔回家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他就很想睡觉了,眼皮子底下像是坠了一个好重好重的东西一样。现在一张床对于王艾来说就是天堂。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