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2章 女人天生会演戏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艺丹,实话告诉我,你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许博文的?”柳湘漓愤怒地质问道。

    “湘漓,我”冯艺丹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就算她现在想说谎,也已经来不及了。

    许博文见状,急忙说道:“湘漓,你别相信她,她在胡说八道,鬼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野种!”

    柳湘漓愤怒转身,眸子里的怒火,恨不得能把许博文烧成灰烬。

    “许博文,我不相信她,难道我还能相信你吗?以前冯艺丹跟我亲如姐妹,你却在这儿假装不认识他,难道不是你做贼心虚?!”

    柳湘漓发怒了!

    不过,她却不是真的发怒。

    冯艺丹背地里跟许博文在一起,仅仅让柳湘漓有些失望而已。

    可是这对于她而言,何尝不是一个惊喜?

    她完全可以利用冯艺丹,摆脱许博文,解除掉这门婚约。

    而且,没人可以说她的不对,因为这全都是许博文的过错。

    天底下没有哪个女人,能够容忍自己的未婚夫,把别的女人搞大了肚子。

    柳湘漓冲着许博文一阵大吼,冯艺丹却袒护起了许博文。

    “柳湘漓,你凭什么对博文大喊大叫。如果你不是柳家的大小姐,你以为博文会看上你吗?我们两个才是真心相爱的,为了博文,我死都可以,你可以吗?不,你不会,因为我比谁都清楚,你根本就不喜欢博文。我恨你,恨不得你死,我才不是你的好姐妹,前段时间你出事,就是我指使黑龙做的,可惜没能让你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现在你得意了,你和博文定亲了,你得到了博文,你应该感到幸福,你却对博文这么凶,你凭什么?!”冯艺丹喊道。

    冯艺丹这是为爱痴迷,还是脑子坏掉了?

    她自以为是在袒护许博文,却更让人坚信,她和许博文的事情是真的。

    还把自己对柳湘漓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她一定是疯了。

    对此,柳湘漓没有任何反应,因为她早就隐隐觉得,黑龙背后有人指使,之前没想到是冯艺丹,是因为她不知道许博文和冯艺丹的关系。现在知道了,因爱生恨,就是冯艺丹的动机。

    “冯艺丹,你这个贱女人,谁要你袒护。口说无凭,有种你拿出证据,不然你就是在诬陷我!”许博文仗着冯艺丹拿不出证据,打死都不会承认。

    冯艺丹肚子里的孩子,不就是证据?就算能证明,这个孩子是他的,那也得等到孩子生出来,可到那个时候,他和柳湘漓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

    “博文”冯艺丹泪眼朦胧的看着这个男人。

    “哼!拿不出证据了?”许博文狠狠地瞪了李坏一眼,一把抓住冯艺丹的衣领,“冯艺丹,你说,是不是有人故意指使你,让你来诬陷我的?只要你肯说出来,我就放你一马,对你的糊涂行为既往不咎,我们至少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做朋友!”

    许博文话里有话,让冯艺丹心中一喜。

    还可以像以前一样,是不是意味着许博文还有机会回心转意?

    当即,冯艺丹就要顺着许博文的话往下说,反咬李坏一口。

    柳湘漓明知冯艺丹对许博文的爱,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为了许博文,冯艺丹什么都做得出来。要真是这样,那冯艺丹这颗旗子,可就没有任何价值了。

    “博文!”柳湘漓突然变得泪眼朦胧,“博文,我承认,之前我是对你有些偏见。不过最近几天,你为了我们的定亲宴会,忙里忙外,费心费力,很让我感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已经走进我心里了。人都有犯错的时候,只要你肯改正,我不会追究你的以前,只要以后你对我好就行了。”

    女人的眼泪,向来是最大的杀器。

    再加上柳湘漓浑然天成的表演,就连她自己,都误以为刚才说的都是真心话。

    不过,许昌深知一点,不管柳湘漓是真是假,许博文都不能承认。

    可许昌还没来得及开口,让他恨铁不成钢的是,许博文竟然招了。

    “湘漓,你终于愿意接受我了?”许博文看到柳湘漓点头,一把推开冯艺丹,来到柳湘漓面前,“湘漓,对不起,我都是一时糊涂,不,是冯艺丹主动勾引我,我没能禁得住诱惑,我错了,我以后一定改正,我发誓,从今以后,我和冯艺丹彻底划清了界限,我们再没有任何关系!”

    全场又是一片哗然,许博文承认了?承认他和冯艺丹真的有关系,甚至承认了,冯艺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的?

    许博文追求柳湘漓,是觊觎飞天集团,可是他却对柳湘漓真的动心了。

    爱情,真是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这个节骨眼,许博文昏了头脑,却还没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

    “所以,你和艺丹,你们真的”柳湘漓继续装着可怜,可是看到许博文犹豫过后,又点点头,挂满泪珠儿的脸蛋儿上,突然又浮出一抹令人不易察觉的冷笑,“博文,我刚才只是试探你一下,没想到你们真的虽然你走进我心里了,但是我真的不能接受,至少现在还不能!”

    “湘漓,可是你刚才说过,你会原谅我的,你”许博文恍然大悟,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不由得有些恼怒,“柳湘漓,你骗我?!”

    柳湘漓心里冷笑一下,没错,我就是骗你。

    不过,柳湘漓依旧要装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她要把自己塑造成受害人的角色,这样一来,外界就全都会指责许博文。

    “博文,没有哪个女人,能够容忍自己的未婚夫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看来我和你只能走到这里了,我们结束吧!”柳湘漓假装痛心地说道。

    到了这种地步,就算柳湘漓主动提出接触婚约,也是情有可原。

    看所有来宾的眼神就知道了,他们嘴上没说出来,心里却赞同柳湘漓的决定。

    “白痴!”许昌气的骂了许博文一句,强硬的说道:“柳湘漓,或许博文犯了一点儿错误,可像你刚才说的那样,只要是人,就都会有犯错的时候。按理来说,我作为长辈,是该尊重你的决定。可你们两个人是指腹为婚,正所谓父母之命难违,难道你要让你已故的父母,在天有灵,难以安息吗?!”

    狡猾的老狐狸,居然搬出来柳湘漓的父母说事儿。

    可要是柳湘漓的父母还在人世,难道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三心二意的男人吗?

    柳湘漓正要反驳,人群外突然响起一个突凸的声音。

    “啧啧啧!许昌,给你儿子挑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儿媳妇,等她嫁过来了,是给你用呢,还是给你儿子用,又或者是你们两个一起用,一女共侍二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