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0章 柳湘漓的身世!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两名人员跳楼身亡,楼下先是围观了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几分钟后,警察也赶到现场。

    柳家的人,全都沉浸在悲痛中,无法配合警方,李坏只能让谢兵留下来,配合警方的调查。

    柳天飞和柳建中都醒了,柳慧君跳楼之前为什么会说柳湘漓的存在,对于柳家而言,是一个威胁。甚至,还说柳湘漓并非是柳建伟夫妇的亲生女儿。

    到底是真是假,或许柳天飞能够给出答案!

    在回柳家的路上,柳湘漓突然醒来,她哭着问李坏,“小坏蛋,我刚才是在做梦对不对?小姑没有跳楼,她还活得好好的,对不对?”

    李坏紧紧抱着柳湘漓,他不想让柳湘漓自欺欺人,摇摇头说道:“姐姐老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只能接受!”

    一行人回到柳家后,宣冰冰也闻讯赶到家。不过,她是因为柳天飞和柳建中恢复意识,才回到家的,并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一切。

    当她得知这一切后,她是无法接受柳慧君犯下的过错,可她也无法接受柳慧君跳楼身亡。

    那毕竟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小姑!

    柳天飞和柳建中刚刚恢复意识,大家商量后决定,等缓缓在把柳慧君跳楼身亡的事情,告知他们二人。

    可是等大家来到楼上后,柳建中似乎已经把柳慧君做的错事,说给了柳天飞。

    而柳天飞的房间里,电视开着,里面播报的正是柳慧君跳楼身亡的新闻。

    所以,柳天飞和柳建中已经知道了!

    柳天飞一脸平静,柳湘漓哭着趴在床边,“爷爷,对不起,是我害死了小姑!”

    柳天飞抚摸着柳湘漓,他知道,这不是柳湘漓的错。

    话又说回来,就算是柳湘漓的错,他也没资格怪柳湘漓。因为柳家能有今天,全都是这个孩子给的。不,应该说柳家的人现在还能活着,全都是这个孩子赐予的。

    “孩子,慧君跳楼之前,肯定对你说了什么吧!”柳天飞看着窗外,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整个房间,瞬间安静下来,就连柳湘漓也停止了哭泣。每个人都知道,柳天飞接下来说的话,很有可能会验证柳慧君跳楼之前说的那些话,到底是真是假。

    “孩子,你确实不是建伟夫妇的亲生女儿!”柳天飞一句话,犹如一记惊雷,让人措手不及。

    “爸,您是不是糊涂了,当年我弟媳生产,我们都守在产房外面,湘漓明明就是弟媳生的孩子啊!”柳建中说道。

    “是,那一年,你弟媳确实生了一个孩子,不过出生没几个时辰,就夭折了。”柳天飞说道。

    “那湘漓是谁的孩子?”柳建中还是不相信。

    “你可还记得,当时与你弟媳住在同一个病房的妇人?没错,湘漓是她的孩子!”柳天飞说道。

    “那个女人?”柳建中似乎也回忆起了一些片段,甚至能回忆起那个女人的模样。再仔细看柳湘漓,竟然发现柳湘漓跟那个妇人,确实有些相像。

    “对,是那个妇人。湘漓的父亲也出现过一面,他们夫妻的关系似乎并不好,在他临走前,说可以满足湘漓母亲一个心愿。当时湘漓的母亲,就已经身患绝症,明知湘漓的父亲,不会抚养湘漓,便想寄养给建伟夫妇。当时建伟媳妇正处在悲痛中,得知湘漓母亲的苦衷后,便欣然答应。建中,你应该还记得,那一年我们柳家背负千万外债,是湘漓母亲的一个心愿,拯救了我们柳家,帮我们柳家渡过难关,我们柳家才能有今天。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把飞天集团交给你,或者你们任何一个人,而是交给了湘漓!慧君一定是知道了这些,所以她才容不下湘漓!”柳天飞抚摸着柳湘漓,“湘漓,湘漓,相见便要分离,或许这就是你母亲,给你取这个名字的含义。孩子,对不起,爷爷过了这么多年,才让你知道自己的身世。”

    柳家能有今天,竟然是柳湘漓换来的?!

    让柳建中,柳建国,以及柳江觉得可笑的是,之前他们竟然还排斥柳湘漓,想想自己那些无知的行为,简直是恬不知耻!

    “爷爷,您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柳湘漓反而平静下来。

    “孩子,是真的,都是真的!”柳天飞老泪纵横,说出柳湘漓的身世,对于这个孩子而言,何尝不是一种伤害。

    虽然柳建伟夫妇英年早逝,但柳湘漓至少还有这么多亲人。

    可现在呢,柳湘漓的母亲因病去世,而柳天飞对柳湘漓的父亲,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瞬间,残忍的让柳湘漓成为了一个孤儿。

    “爷爷,那你告诉我,我爸妈是因我而死的吗?”柳湘漓问道。

    “孩子,你怎么会这样问?”柳天飞有些意外。

    “爸,是小妹跳楼之前,说二弟和弟媳,是被湘漓害死的。”柳建国说道。

    “哼!慧君这是胡说,当年建伟偷着吸、毒,开车时产生了幻觉,这才害死了自己,也害死了自己的老婆,怎么能是湘漓害的呢?慧君一定是故意想让湘漓痛苦,所以才这么信口雌黄!”柳天飞生气地说道。

    每个人都像是松了口气,就算柳湘漓不是柳家的人,可只要柳建伟夫妇,不是因柳湘漓而死,那么他们还能接受柳湘漓。

    反之,就算他们能够接受柳湘漓,可是之间肯定也会因此,而形成一道隔阂。

    “爷爷,我母亲生下我之后,是过了多久才去世的?”柳湘漓问道。

    “在你两岁那年!”柳天飞答道。

    “所以我见过她?”柳湘漓的眼泪,又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滚滚落下。

    “见过!”柳天飞点点头,“你最喜欢让她抱着,不过你那时候应该不记得了。”

    “那她去世之前,有没有给我留下过什么东西?”柳湘漓真怕爷爷会摇头说没有,好在爷爷点头了。

    柳天飞让柳建中,把厨子里的一个木匣子拿出来,不过里面只装了一把钥匙。

    “孩子,你母亲生前居住的房屋,到现在我还留着,她生前的东西也都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