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1章 故居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等柳湘漓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后,在李坏和宣冰冰的陪伴下,柳湘漓来到母亲生前住的房子。

    这也是一栋别墅,在江海郊外的一座小山上。附近也有人家,不过比起那些新建的别墅,柳湘漓母亲曾经住过的这一栋,就显得有历史感了。

    “是这里吗?”柳湘漓看向山下,正好能看到山脚下的公路,她经过这里无数次,竟然不知道自己的生母,曾经就住在这上面。

    柳天飞昏迷之前,会不断让人来打扫,又或者是亲自来打扫,在那段时间,这栋房子还算整洁。

    可是柳天飞昏迷了三年,三年时间,这栋房子都无人来过,院子里早就杂草丛生,屋子里也落满了尘土。

    柳湘漓痴痴的望着院子里的秋千,突然,她眼睛一亮,激动地说道:“我来过这里,小的时候,爷爷就带我来过这里,我还记得在这里见过一个女人,难道难道她就是我的母亲?”

    柳湘漓泪如泉涌,明明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骨肉,却因为绝症,相见不能相认。此时此刻,她似乎能够感受到母亲当时的挣扎与痛苦。

    “小姐,这这张照片上的小女孩儿,不就是小时候的你吗?”宣冰冰指着房间里的一张相片说道。

    柳湘漓顺着宣冰冰手指的方向一看,虽然挂在墙上的那张老照片,已经落满了灰尘,但是柳湘漓一眼就认出了自己小时候,除了她之外,还有爷爷,还有

    柳湘漓急忙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把相片,从墙上摘下来,擦掉上面的灰尘,除了她和爷爷之外,还有她的母亲!

    “妈妈!”柳湘漓紧紧的把照片抱在怀里,就像是抱住了妈妈一样。

    柳湘漓哭的李坏直心疼,可这个时候,柳湘漓似乎只有用哭的方式,来发泄自己的心情。

    柳湘漓要把这栋房子打扫干净,而且要自己一个人打扫干净。房子是慢慢变干净了,可柳湘漓累的满头大汗,李坏又是一阵心疼。

    李坏本想去帮柳湘漓,宣冰冰却把他拦住,哽咽道:“李坏,你不懂,这时候的小姐,再累也是幸福的!”

    李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柳湘漓,辛辛苦苦的打扫了整栋房子。

    这里的每一件物品,似乎都沾满了妈妈的气息,柳湘漓轻拿轻放,打扫干净后,又全都放回了原位。

    让人惊喜的是,在柳湘漓母亲生前居住的卧室里,有柳湘漓母亲的一张单人照片。

    这应该是柳湘漓母亲患病前照的,那时候的她,美的让人想不到有什么词语,能够去形容。

    “姐姐老婆,你有想过要去找他吗?”李坏突然问道。

    “他?”柳湘漓愣了一下,猜到李坏说的是谁后,脸色一冷,“不,我不会去找他,因为我恨他!”

    他,自然就是柳湘漓的生父了!

    一个能够让柳家起死回生的人,想必会拥有权势和地位。

    可他是一个弃老婆女儿于不顾的混蛋,如果将来他真的出现在柳湘漓面前,柳湘漓或许能够忍住不骂他,可柳湘漓会永远也不接受他!

    “小坏蛋,有你,有爷爷,有小妹,有冰冰,还有妈妈给我留下的这些东西就够了,这辈子我不需要再多的东西。”柳湘漓依偎在李坏怀里,渐渐睡着了。

    这栋房子长时间没住人,里面的一些东西,早就被老鼠破坏,又或者是因为潮湿而腐烂,比如被子。

    等柳湘漓睡下后,李坏把外套脱下来,轻轻搭在柳湘漓身上。

    “柳湘漓,你给我滚出来!是你害死了我妈,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外面,突然传来一个骂声,是柳梦晨!

    宣冰冰还没走,可她一个人,恐怕招架不住柳梦晨这样一个疯婆子。

    何况柳梦晨像条疯狗似得喊来喊去,柳湘漓还怎么睡觉?

    李坏来到楼下,宣冰冰已经和柳梦晨对峙上了。

    “柳梦晨,明明是你妈做错了,而且是她自己从楼上跳下去的,跟小姐没有任何关系,请你离开!”宣冰冰说道。

    “宣冰冰,我妈都死了,你居然还说是她的错,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讲话?对了,上次在米高酒店,你还打了我一耳光,我现在就还你!”柳梦晨扬起右手,可是还没打下去,手腕就被一个有力的大手,给死死抓住了。

    柳梦晨一看是李坏,先是有些惊慌,随即又冷嘲热讽道:“哼!李坏,又是你,带着两个野丫头,来这深山老林里,你们可真够快活啊。”

    “柳梦晨,再放一个狗屁,我杀了你!”李坏一把将柳梦晨推开,看在柳慧君刚死的份上,李坏并没有使出太大力气。是柳梦晨自己一不小心,鞋跟断了,摔在了地上。

    “好啊,李坏,你来杀了我,你来啊!”柳梦晨脱掉高跟鞋,从地上爬起来后,就冲到李坏面前,见李坏迟迟不动手,她不禁轻笑一声,“怎么?只敢说,不敢做么?你也算个男人!李坏,我警告你,还有柳湘漓,只要我活一天,我就不会让你们好过一天,咱们走着瞧!”

    柳梦晨撂下一句狠话,愤愤的上了停在外面的一脸红色跑车。

    而开车的人,是柳少奇!

    “姐,跟那个野种,还有那个小子,你犯不着这么生气。”柳少奇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我妈都死了!”柳梦晨突然泪如泉涌。

    虽然她和母亲之间很少有沟通,甚至关系很紧张,但那毕竟是她的母亲。

    现在母亲死了,她认定就是柳湘漓间接害死了她母亲,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她是绝对不会就这么算完的!

    嘎吱!

    柳少奇突然把车停下,“表姐,现在薛锦文废了,你在柳家也没什么大权,想对付那个野丫头,好像希望不大啊。”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柳梦晨刚问完,突然柳少奇一把抓住她的手,说道:“表姐,我喜欢你很久了,你跟我吧,我能帮你报仇!”

    “柳少奇,你疯了吧,我可是你表姐!”柳梦晨想要推开柳少奇,可被她这么一推,柳少奇反而扑了上来。

    “表姐,我小姑那么风情万种,你指不定是她跟哪个男人的野种呢。不对,不管你是小姑和哪个男人的野种,你都是我表姐。不过,古时候表兄妹,或者表姐弟结婚的多了,表姐,我真的喜欢你好久了!”

    “柳少奇,你个王八蛋,你畜生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