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4章 真情假意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不,这不可能,一个扫大街的,怎么会跟西堂攀上关系!”朱凯面如死灰,事情的发展,让他难以接受。

    如果西堂参与进来,那么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必将付诸东流,甚至连性命都要不保!

    “老朱,你怎么了?”孙艳吓得不知所措,这么多年,她还是头一次看到朱凯如此恐慌,甚至她从朱凯的眼睛里,看到了绝望的神色。

    朱凯哪里有心情跟孙艳解释,马上夺门而去。

    孙艳本就不想留在这里,见朱凯如此慌不择路,心想一定是出了大事,犹豫了一下,随即也追了出去。

    两人开着两辆车,一前一后的赶到国会壹号。

    此刻,国会壹号大门口,停满了车,显然西堂真的来了。

    朱凯舍不得就这样放弃国会壹号,最终抱着一丝希望,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万一西堂不是为了那件事而来呢?

    万一西堂可以高抬贵手呢?

    万一西堂

    朱凯踉踉跄跄的走进国会壹号,金色的大厅里,只有两个人坐着,其余的人全都站着。

    当朱凯看到坐着的那二人时,忍不住又大吃一惊。

    “是是你们?”朱凯还以为自己眼睛出问题了,坐着的那二位,竟然就是昨天上午,在唐克荣办公室门口,被他奚落的两个年轻人。

    不仅被他奚落,唐克荣似乎还因为他,而怠慢了这两个年轻人。

    难道他们两个,一个就是西堂堂主沈赢天,一个就是那位坏哥?

    这这怎么可能!

    先不说那位坏哥是什么来头,堂堂西堂堂主,怎么可能会去小学读书?

    可是紧接着,唐克荣就看到左边的那位,正认认真真的看着,不就是昨晚那位坏哥,落在国会壹号的语文课本么!

    朱凯仅存的最后一丝希望,也在瞬间破灭。

    “朱老板,坐吧!”沈赢天突然想到好像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沈赢天!”

    朱凯哪里敢做,迈动发软的双腿,艰难向前走了几步,谄笑着问道:“沈沈堂主,不知您今天来,是有什么吩咐?”

    “哦,我的一个小侄子,在学校里打架,不小心打伤了别人,那个小孩儿好像是朱老板的儿子。我为朱老板准备了三十万,朱老板还满意吗?”沈赢天问道。

    朱凯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为什么没听妻子田惠的忠告,如果听了,事情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还有,曹光那个王八蛋,刚才打电话,一定是发现了东华街八号是西堂总部。既然发现了,为什么还要进去拿钱?

    拿钱和不拿钱,又是两种不同的性质!

    “沈堂主,是我有眼无珠,一切后果,由我一个人承担,还请高抬贵手,给我手底下的兄弟们,还有我的家人,留一条活路!”朱凯恳请道。

    西堂如此大动干戈,显然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在西堂面前,朱凯自知自己如同一只蝼蚁,他也只能认了。

    “朱老板,话别这么说啊,我们西堂是讲道理的。我侄子打伤了你儿子,你要我们赔钱,我们也赔了,不是么?”沈赢天转动着手指上的戒指,这是上个月,夏可欣送他的,“可是我侄子也被你儿子打伤了,我赔了你,你是不是也应该表示一下?”

    朱凯就知道,西堂绝不会就这么算了。不过,朱凯的眼睛里,却闪过一抹希望。

    “沈堂主,您开个价,不管多少钱,我都答应。”朱凯忙说道。

    只要能保住性命,哪怕是倾家荡产,又算得了什么?

    可让朱凯再次绝望的是,沈赢天轻笑道:“你觉得我们西堂缺钱么?还是你觉得,区区一个国会壹号,比我们西堂更有钱?”

    “沈堂主,我我没敢有这种想法。”

    “别啊,我很想见识一下,你欺负人的胆量!”沈赢天脸色一冷,逼人的气势,让朱凯心中一凛。

    朱凯欲哭无泪,欺负别人可以,难道要让他欺负西堂吗?

    他要是有这个本事,现在也不会像孙子一样,站在这里苦苦哀求对方了。

    这时,沈赢天的目光,落到一个刚刚走进来,又想退出去的美艳少妇身上。

    不用沈赢天下令,便有人将美艳少妇拦下。

    是孙艳!

    孙艳走进来,见势不妙,不想被朱凯连累,马上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料被对方的人拦下。

    “我是无辜的,我跟朱凯没有任何关系,你们为什么拦着我?”孙艳楚楚可怜,想博取对方的同情。

    “孙艳,你真没让我失望!”朱凯又气又恼,他可以为了保全孙艳,与孙艳一刀两断,可他绝不容许孙艳说出这种话,这是背叛,是抛弃!

    突然,李坏合上书本,开口说道:“小天,时候不早,我们该回去了!”

    李坏说完,便起身往外走,沈赢天点点头,带着西堂的兄弟们随即跟上。

    朱凯的心,几乎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他以为沈赢天踏出大门的那一刻,就会对手下的人下令,给他一个痛快。

    可是,沈赢天就这么走了出去,甚至到最后,连西堂的人也都走光了,他也没听到这道死令。

    难道西堂不打算追究了?

    朱凯不敢相信,可西堂的人真的走了。他像是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

    “老朱!”孙艳急忙跑过去扶住朱凯,却被朱凯狠狠瞪了一眼,用力推开。

    朱凯现在是没力气了,不然早就对孙艳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破口大骂,甚至大打出手。

    这时,大厅后面走出来一个女人,是田惠!

    “田惠,你怎么在这里?”朱凯问道。

    “朱凯,这种错误,有一次就够了,再不要犯第二次,不然谁也救不了你。”田惠面无表情的从朱凯和孙艳身边走过,快走到门口时停了下来,“我让人把离婚协议放在你办公桌上了,你只需要签个字,你放心,你的财产,我一分不要,我只要儿子!”

    田惠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哼!你早该离开老朱了!”孙艳冷眼说道。

    啪!

    朱凯抬手给了孙艳一记耳光,而后对手下的人问道:“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朱凯不相信西堂这么轻易就放过他,而他的妻子田惠,在这之前,似乎从未来过国会壹号一次。偏偏在这个时候,田惠来了。

    “老板,老板娘知道对方拿不出三十万,就悄悄把钱送到对方家里,恰好被西堂的人碰见,可能是老板娘的举动,打动了西堂的人,所以”

    不等手下的人把话说完,朱凯就已经眼眶泛红地追了出去,扑通一声,跪倒在准备上车的田惠面前,不停用力抽打自己耳光。

    “老婆,我错了,我混蛋,我不是人,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