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4章 羽黑流和伊贺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莫小妖成功研制出李坏所需的药水,不过要凉置一天一夜后才可使用,只能再等等了。

    沈赢天他们本想送李坏回海天国府,可李坏一想到守素那个又老又凶的女人,随时有可能回去,便没让他们送。回到市区后,自己打了一辆出租车。倒霉的是,眼看还有两条街,就快到家了,谁想乘坐的出租车突然出了毛病,李坏只能从这里下车,步行往家走。

    “奇了怪了,自从上次用蟑螂吓了守素一次,她就再也没回来过,柳嫣然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她们不会永远也不回来了吧?要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突然,李坏眉头一皱,身影一晃,瞬间消失在原地。

    夜色下,李坏化作一道黑影,如同一头豹子,由东向西一路飞奔,直到一座公园才停下。不,这里不是公园,而是烈士陵园。因为种满了植被,所以才会让人误以为是公园。

    一排排整齐的墓碑,阴森诡异。吹来的风,都阴嗖嗖的。无怪前阵子有个新闻节目,说烈士陵园旁边的一座小区闹鬼,每到三更半夜,都有女鬼的哭声。所以那座小区的楼,全都刷成了粉红色,用来辟邪。

    真有鬼么?

    李坏不以为然,那什么所谓的女鬼哭声,说不定是母猫在交配。以前杨寡妇家里有只猫,也不知道犯了什么神经,晚上经常去李坏住的破庙屋顶上,跟公猫交配。尽管李坏知道是猫,可它发出来如同婴儿哭叫的声音,还是有点儿瘆的慌。

    李坏刚落到一颗大树上,前方不远处突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至少有三块墓碑被轰碎,紧接着,就有好几个人影在空中飞来飞去,显然是在交手。几个回合之后,其中有一方,只有一男一女,而对方却有七八个人。那一男一女寡不敌众,最终负伤落败,这场战斗也暂告一个段落。

    “又是倭国那伙人,不对,除了那个叫花崎葵的女人,其余的,我好像没见过。”李坏喃喃道。

    不错,交手的是一群倭国忍者,花崎葵也在其中。

    不过,花崎葵与身边的青年男子十分狼狈,还受了伤。而对方的架势,显然是想把他们赶尽杀绝!

    “真田幸村,你不去抢天晶,跟我们过不去有意思么?!”

    说话的,正是花崎葵身边的青年男子。

    “半长信,你是在跟我示弱,还是在求饶?”

    与半长信对话的,同样是一名青年男子,因为遮着半张脸,看不全样貌。不过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天生的邪恶。

    “哼!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向你求饶!”半长信咬着牙说道。

    “哈哈!真是应了华夏那句老话,有其父必有其子。当初你父亲若是带领羽黑流,归顺伊贺流,他也不会死的那么惨,现在你也是这个德性!”真田幸村双眼猛然射出一道寒光,同时还带着浓浓的嘲讽,“为了让羽黑流彻底归顺伊贺流,半长信,你的死期到了!”

    嗖!

    真田幸村化作一道残影,瞬间而至,逼近了半长信。同时他的手里,还多了一把忍杖。

    忍者的武器,多是用来偷袭的暗器,而忍杖则是例外。

    忍杖与古震北的判官笔有相似之处,主要攻击敌人的穴道。

    只见真田幸村挥舞着忍杖,轻松攻破半长信的防御后,一击将半长信打飞了出去。

    没办法,真田幸村已经是上忍,虽然半长信同样是上忍,但经过刚才的战斗后,他身受重伤,已经是强弩之末。面对强大的真田幸村,毫无还手之力。

    “少主!”花崎葵见真田幸村还要趁胜追击,掷出数十把手里剑,试图逼退真田幸村。

    “一个下忍,我真不屑与你交手!”真田幸村挥动忍杖,铛铛铛几声,轻松便把所有飞来的手里剑,给打飞了出去。

    下一秒,真田幸村再一次追上半长信。可他扬起忍杖的那一瞬间,花崎葵突然奋不顾身的挡在半长信身前。

    轰!

    真田幸村的这一击,重重落在花崎葵的后背上。

    “唔!”花崎葵无法承受这强大的力量,被击飞出去数十米远,嘴里飞出的一道血箭,洒满了夜空。

    “花崎葵!”尽管半长信用了全力,可还是慢了一步,花崎葵重重的摔在地上,把一块坚硬的墓碑,都给撞断了。

    半长信冲过去抱住花崎葵,有愤怒,有不甘,更多的是自责。

    “是我没用,如果我能再强一些,随我来华夏的同伴,也不会被伊贺流的人杀掉!”

    “不,少主,你已经很优秀了,没必要自责。”花崎葵安慰完半长信,突然眼睛一亮,笑着对真田幸村说道:“真田幸村,你不是想要天晶么?好,只要你放了我们,我们就把天晶给你怎么样?!”

    “哼!”真田幸村轻笑一下,显然没相信花崎葵的话,“刚刚说自己没抢到天晶,现在又说天晶在你们身上,拿我当三岁小孩儿耍么?!”

    “明知道那么多人想抢天晶,包括你们伊贺流,难道我们还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抢到了天晶么?!”花崎葵说道。

    “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那你现在为何又说抢到了天晶?”真田幸村说道。

    “天晶固然重要,可要是连命都没了,要天晶还有何用?”花崎葵为了让对方彻底放下顾虑,又补充道:“只要你们得到天晶,别说是一个小小的羽黑流,就算是与你们伊贺流并肩存在的甲贺流,还能对你们构成什么威胁?”

    “你说的这点,我倒是不否认。”真田幸村收起忍杖,他信了。不对,他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毕竟他这次来华夏的主要任务,就是抢夺天晶。

    如果羽黑流能乖乖把天晶双手奉上,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再说了,得到天晶后,不一样也能杀掉半长信么?

    他又没说过,得到天晶,就放掉半长信!

    就算他说过,也可以出尔反尔,不是么?

    “那你还等什么,还不快交出天晶?!”真田幸村等不及了。

    “天晶这样的神物,我们怎么可能轻易带在身上。我留下来做人质,让我们少主回去拿天晶!”花崎葵说道。

    她哪里有什么天晶,她这个缓兵之计,无非是想保住半长信罢了。

    半长信是羽黑流的少主,只要半长信还活着,羽黑流就有希望。

    至于她,她只不过是一个下忍,就算死了,也无关痛痒。

    可惜真田幸村哪有那么容易上当,他脸色一冷,道:“想耍我?你还嫩得很!”

    “难道你不想要天晶了吗?杀了我们,你就永远也得不到了!”花崎葵不想放弃。

    “前提是你有天晶,可是你有么?!”真田幸村已经彻底没了耐性,准备动手杀掉半长信和花崎葵。

    可真田幸村刚动,不远处突然传来咔嚓一声断响,所有人纷纷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就见有一个人影,从树上摔了下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