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08.第908章 又是这玩意儿!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姐姐老婆,这个黄本子,不是昨天那个老妇人给你的么?我记得姐姐把它丢了,你又捡回来了?”李坏挠挠头,可他记得姐姐老婆直接上车了,貌似没把这个黄本子捡回来啊。

    “你没认错,不过这个黄本子,不是昨天那一本,这是今天早上,我收拾床铺时,在褥子下面发现的,跟昨天的那本一模一样!”柳湘漓微蹙着眉头,刚发现这个黄本子时,她也恍惚的认为是昨天的那本。可是仔细想想,根本不是。

    像这种蛊惑人心的歪门邪说,她向来避而远之,就算昨天李飞燕不把那个老妇人给她的黄本子丢掉,她自己也会丢掉。这种东西拿在手里,简直就像是拿了一盆仙人掌,她怎么可能再捡回来。

    李坏粗略的翻阅了一下,里面写的无非是一些让人鬼迷心窍的迷信。不过,李坏并未放在心上。因为像这种偏远乡村,老一辈极少有人接收过文化教育,脑子里还尽是些牛鬼蛇神的封建迷信,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可柳湘漓却不这么认为,因为她到现在一想起昨天那个老妇人走火入魔的样子,还心有余悸。

    “小坏蛋,我总觉得是有人恶意传播,如果人被这种东西蛊惑,会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柳湘漓突然想到什么,赶忙翻到最后一页,“你看,上面有这样一句话,寡妇是魔鬼转世,她们会不断给身边的人带来厄运和磨难,然后就是破解之法,说什么用烈火焚烧三天三夜,才能将魔鬼送回地狱,难道你不觉得,这种说法太可怕了吗?万一真的有人相信这个,那岂不是会有很多丧偶,或者离异的女人受害?”

    李坏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到现在也没见到杨寡妇,她会不会……

    “好漂亮的一朵花啊!”

    这时,丁翠华绕着院子里的一棵大树转来转去,明明是一颗枣树,却被她说成了花儿。

    丁翠华不也是一个寡妇么?

    忽然,李坏隐隐觉得房顶上好像有人。来不及跟柳湘漓说明白,他便化作一道残影,瞬间来到了房顶上。

    房顶上果然有人,是隔壁的张谷来!

    张谷来四十多岁,在李坏的印象里,这是个老实巴交的人。这样一个老实人,趴在别人家的房顶上做什么?

    李坏出现的悄无声息,张谷来并未察觉,还趴在房顶上,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院子里的丁翠华。

    “咳咳!”李坏清了清嗓子。

    在没弄清楚状况之前,李坏不想误伤张谷来,万一真的只是一个误会呢?

    张谷来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李坏,惊慌失措的就要往自家房顶上跑。

    可李坏却如同鬼影般,挡住张谷来的去路,吓得张谷来一屁股瘫坐在房顶上。

    “张谷来,你鬼鬼祟祟的搞什么鬼呢?!”李坏质问道。

    “我……我家电视天线被吹倒了,我上来绑一下。”张谷来闪烁其词,又说道:“我听到翠花在院子里疯疯癫癫的,然后就走过来看看她。”

    像这种偏远乡村,没有有线电视,也没有网络,村民们只能用卫星接收器,也就是类似于锅盖形状的天线,接收电视信号。

    张谷来家的房顶上,确实有这样一个天线,不过李坏可不相信张谷来的鬼话。

    张谷来想看丁翠华,为何不大大方方的去家里看,非要在房顶上偷看?

    张谷来被吓成这样,又一副死活不说的样子,除非李坏动粗,可李坏又不想伤了和气。

    “你回吧!”李坏说道。

    “好!”张谷来从房顶上爬起来,忙不迭的沿着木梯子下去了。

    李坏站在房顶上,本以为能听到点儿什么,可张谷来家里一点儿动静也没有,李坏只好也下了房顶。

    李飞燕和天鹰,陪着裴雪珂去张老二家去了。

    “姐姐老婆,我去杨寡妇家里串个门,你在家看好翠花姐,记得把门插好。”李坏嘱咐道。

    “好,你去吧。”柳湘漓不由得有些紧张。

    看着柳湘漓把门插好,李坏才放心来到杨寡妇家里。

    咚咚咚!

    李坏敲了敲家门,杨寡妇很快把门打开。

    “是小坏啊,快进来坐。”杨寡妇一看是李坏,马上热情的招呼。

    看到杨寡妇和她的儿子安然无恙,而且也没发觉到有什么异样,李坏不禁松了口气。

    进了屋后,杨寡妇的家里还是像以前一样,被杨寡妇收拾的干干净净,还飘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杨花姐,昨天乡亲们都去村委领东西,我好像没看见你啊。”李坏问道。

    “昨天啊,昨天我儿子感冒了,我在家伺候他来着,等我去了,东西被人领光了。我着急照顾儿子,也没去见你。”杨寡妇倒了一杯热茶,“来,喝杯水,暖和暖和。”

    屋里有个烧水炉子,旁边有煤球,可炉子是灭的,屋里冷兮兮的。

    “点上炉子,不是更暖和一些么?”李坏说道。

    上次回来,李坏给了杨寡妇一笔钱,就算到杨寡妇的儿子成年,她什么也不干,那笔钱也够了,何必还这么节俭?

    “这炉子坏了,透风,一天灭好几次,反正冬天也快过去了,我索性就不点了。”杨寡妇说道。

    “是这样啊。”李坏把小石头叫过来,在小石头的耳后翳风穴上摸了一下,“杨花姐,你确定小石头是昨天感冒了?”

    小石头有没有感冒,李坏一摸便知。

    而李坏得到的答案是,杨花在撒谎,小石头并没有感冒!

    “是……是啊,小石头昨天是感冒了,对吧?”杨花这一句,问的是小石头。

    “嗯!”小石头点点头。

    “以前都叫我杨寡妇,现在改成杨花姐,叫的我都不习惯了。”杨花赶忙转移话题。

    李坏也没再继续追问,笑了笑,说道:“我马上就要做爸爸的人了,哪还能像以前那样不懂事。对了,杨花姐,我没记错的话,小石头明年就六岁了吧?”

    乡下不比城里,城里的孩子两三岁上幼儿园,乡下没有幼儿园,到了六岁,直接上小学一年级。

    “嗯,明年六岁了。”

    “要不过了年,你带着小石头跟我去江海吧?你一个人带着儿子太辛苦了,到了江海,我多多少少能帮你一些。我会给你安排一份工作,小石头也可以接受好的教育,你觉得怎么样?”李坏说道。

    “啊?”杨花受宠若惊,怔怔的看着,感激的热泪盈眶,“过了年再说吧,不管最后去不去江海,我和小石头都感谢你。”

    “谢什么,等你想通了,跟我说一声就成,要是没别的事儿,我先走了!”

    杨花把李坏送到家门口,李坏突然又说道:“杨花姐,再给我做一双布鞋吧,买的鞋子穿着不舒服,还是喜欢穿你做的布鞋。”

    “好,我给你做,多做几双!”

    杨寡妇眼里含泪,等李坏走的没影了,她才转身进了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