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02章 这就是他杀人的理由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李坏,你……你把他们杀了?!”宋钊吼道。

    原本那两个‘受害者’还有救,可李坏视他们不存在,还是眼睛眨都不眨的给杀了,简直被藐视到了极点。

    “有证据吗?没证据,可别乱话,不然我告你诽谤,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李坏摊摊手,一脸的无辜。

    “你们刚才都看见了?”宋钊见同事们点头,愤怒的转过身,“这就是证据,你还想如何狡辩?!”

    “姐,你看见了么?”李坏笑着对李飞燕问道。

    “我什么也没看见。”李飞燕耸耸肩。

    “她是你姐,当然会偏向你!”宋钊气急败坏的反驳道。

    “这些人还是你的同事呢,当然也会站在你这一边。”李坏向前几步,“你们看见我杀人了,那请问各位警官,我是用什么方式杀的?尸体去了哪里?”

    宋钊的几名同事一脸茫然,他们刚才只看到两名‘受害者’,瞬间化成了一团血雾,根本没留意李坏是用了什么方式杀人。不,准确的来,他们至始至终,也没看到李坏有什么多余的动作,若是屋里再多几个人,他们都不能确定杀人的到底是不是李坏。

    “宋警官,等你什么时候找到证据,再来找我,随时欢迎你的到来。”李坏完,失意姐姐带上阿蝶,扬长而去。

    嘭!

    宋钊一拳打在水泥墙上,在他眼皮子底下作案,却找不出证据能够证明。这要是换了普通的罪犯,要什么证据,他早就二话不,让人把罪犯铐起来了。

    可宋钊深知李坏的不同,除非拿出强而有力的证据,不然一旦激怒李坏,后果不堪设想。

    因为在无证据的情况下拘捕李坏,得罪的不仅是李坏,而是整个江海。

    刚才来的时候,西堂沈赢和北堂谢兵,不就在门外么?

    他们是地下世界的人,宋钊倒是不怕,可是他得为手下的兄弟们着想。毕竟没有人是孤家寡人,都有老婆孩子,这些地下世界的人一旦报复,定然是难以想象的疯狂。

    可这件事情,难道就算了吗?

    两条人命啊,身为警察,绝不能姑息,不然就是对法律的亵渎。

    “采集血样,用dna确定死者身份,走访周围群众,一定要找出证据!”宋钊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力感,李坏绝对是他从警这么多年,最让他束手无策的一个,等同事们采集完血样后,宋钊松开紧紧攥着的拳头,道:“你们去楼下等我!”

    宋钊需要冷静,否则心中的怒火,真的会让他疯。

    等同事们全都走后,宋钊开始打量这个房间的布置。除了斑斑血迹之外,能看得出狭的房间,布置的很是温馨。

    粉红色的窗帘和床单,床头上还放着几个毛绒玩具,旁边的梳妆台上,有一套化妆品,门口的简易衣柜里,全都是女人的衣服和鞋子。

    所以,这显然是一个女人的住所。

    紧接着,宋钊又看到桌上放着一个相框,里面有两个女人,左边不就是刚才被李坏和李飞燕带走那个么?!

    抽屉开着,上面有一道刮痕,没猜错的话,作案的凶器,原本应该是放在这个抽屉里,慌乱拿出来时,在抽屉表面留下了一道刮痕。

    宋钊拉开抽屉,见里面有一个日记本,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日记本打开。

    清秀的字体,记录下的却是一个悲催的人生,宋钊越是读到后面,就越是无法平静。

    “宋队!”这时,走访群众的同事推门而入,“已经打听到了,其中一名受害者名叫罗心光,住在这里的女人叫阿蝶,罗心光是阿蝶的姐夫,罗心光先后因为抢劫,故意伤人,聚众赌博等罪行,两进两出,在监狱服刑十三年,后来又卖掉自己年仅三岁的儿子,还逼自己老婆卖、yin,最后活活把老婆逼的服药自尽,前段时间又开始纠缠他的姨子,有群众,另外那名受害者,应该是罗心光带来的嫖客,他这是故技重施,想……”

    “别了!”宋钊突然出一声低吼,同事的这些,都被阿蝶记录在日记本上,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罗心光的恶行,让宋钊怒不可遏,浑身抖,甚至有了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难道这就是李坏杀人的理由?”

    宋钊对李坏莫名生出了一种难以明的感觉,可身为警务人员,哪能感情用事。

    罗心光固然有罪,可罗心光就算罪该万死,也轮不到李坏裁决,因为没人可以逾越在法律之上。

    所以,李坏的罪行,还是要继续追究!

    “收队!”宋钊走时,决定将阿蝶的日记本带走,如果李坏真的是因为正义,而替行道,宋钊会尽量帮李坏减轻判罚。

    回警局的路上,宋钊还沉浸在对罗心光的愤怒中,久久不能平静。

    嘎吱!

    突然,开在最前面的警车,在毫无征兆下一个急刹,要不是后面的车辆反应及时,非得追尾不可。

    因为惯性,宋钊身子向前猛然一倾,险些撞到头部,“怎么回事儿?!”

    “宋队,我下车去看看。”同车的同事,也是这辆车的司机,也不明情况,只能下车去问问。

    宋钊揉了揉太阳穴,这段时间,一直在追一件案子,可谓是废寝忘食,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和同事们的努力下,那件案子今晚有了一些眉目,再过上几日,应该就能破案了。

    等破了这件案子,宋钊打算回燕京一趟,他是没结婚生子,可还有家人。离家在外这么长时间,春节都没能回去,想想实在是不应该。

    至于公孙家灭门一案,来调查李坏的网成员,不止他一个,大不了尽快回来就是。

    宋钊双眼酸,便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可是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下车查看的同事回来,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突然,所有的车门全部打开,吹进来一阵阴风,冷得入骨。

    宋钊猛然睁开眼,愕然现,现在身处的位置,已然不是刚才霓虹闪烁的繁华街道,也看不到其他同事。

    这里像是荒郊野外,四处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只有鬼吼般的狂风,死寂的让人怵!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