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78章 省城张良!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抓住捣乱的人了?”余四保一把揪住黑胖子的衣领,如果这次还不是,他非得把黑胖子丢到猪圈里去不可。

    “对,抓住捣乱的人!”黑胖子用力点点头。

    “走!”余四保激动的点了一支香烟,走路带风,到了外面,已经提前得到消息的兄弟们,把车开了过来。

    余四保和黑胖子上了车后,几辆沾满泥土的轿车,像疯了一样,一路疾驰,以最快的度赶到卧龙山镇路段。

    对方来的人不少,也对,明知这次工程,是余四保全权负责,而余四保现如今又是济阳市不可撼动的霸主,对方等于是戳老虎屁股,能不多带些人来么。

    不过,索性余四保安排在这儿的兄弟也不少,一番激烈的群殴之后,总算是截住了一部分人,只跑了一部分。

    此刻,双方人员正在对峙,余四保直接让黑胖子把车开到了人群中间。余四保的兄弟们见他来了,都不禁松了口气,可对方却是吓得魂不守舍。

    “磊子?!”余四保还没下车,不,他不打算下车,一眼就认出对方为的家伙,不就是济阳市西郊一带的大混混磊子么?

    这话的不太对,放在以前,磊子在余四保眼里确实是属于大混混,可现如今余四保把龚叔取而代之,磊子在他眼里,成了不入流的混混。

    余四保把头探出车窗,一脸戏谑的看着磊子,道:“磊子,咱们兄弟两个好像没什么过节吧,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

    磊子面如死灰,艰难地吞了下口水,而后一脸谄笑的走过去,马上递过去一根香烟,“保爷,我……我听不懂你在什么啊,刚才我和兄弟们从这儿路过,保爷的兄弟突然把我们拦住,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就非我们是来捣乱的。保爷,我冤枉,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余四保笑了笑,把烟接了过来,等磊子弯腰点上,余四保猛抽一口,突然一把搂住磊子的脖子,而后把燃烧的香烟,强塞到磊子的嘴巴里。磊子烫得吱哇乱叫,可睁不开余四保,还被余四保用胳膊肘顶住了下巴,香烟愣是就这样在他嘴里灭掉了,而他的舌头,简直像是在油锅里滚过一样,痛的脸上的肌肉直抽抽。

    “磊子,我再问你一遍,到底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或者你可以直接,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余四保冷着脸问道。

    余四保很确定,他和磊子之间没有什么过节,就算有过节,以他现在的地位,磊子也不敢这么放肆。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保爷,我……我真的听不懂你在什么啊。”磊子带着哭腔喊道。

    “不?老子有的是办法让你!”余四保放开磊子,让黑胖子下去,自己坐到主驾驶上。

    这时,黑胖子和另外几个兄弟,已经强行把磊子按倒在地上。就磊子的那些兄弟,在余四保面前早就怂了,哪有人敢上前?

    黑胖子一只脚踩在磊子的右腿上,而余四保又把车开了过来,磊子马上就明白余四保到底要对他做什么。

    “余四保,我承认,都是我干的,可你不能这么对我,不然的话,你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磊子大喊道。

    余四保冷笑一下,果然是有人指使磊子,在背后给磊子撑腰。他倒要看看,是他的后台硬,可是磊子背后的人更牛。

    轰!

    余四保加大油门,旋转的车轱辘,卷起一片尘土,车就这样开了过去。不对,准确的来,是从磊子的右腿上开了过去,除了磊子杀猪似的惨叫之外,被车轱辘碾过后的骨裂声,才更让人触目惊心。

    “啊!我的腿,我的腿断了,余四保,我跟你没完!”磊子喊道。

    嘭!

    黑胖子抬手就给了磊子一拳,横着脸道:“磊子,你真以为指使你的人,会为了你一个混混,就跟我们保爷对着干?我呸!人家不过是把你当狗腿子使唤罢了,等你没有任何利用价值,就把你一脚踢开,谁还会管你的死活。你倒是忠诚,像条狗一样,不是吧?把他的另外一条腿摆上!”

    虽然磊子也不傻,知道黑胖子这是在挑唆,但黑胖子的也不无道理,指使他的人,真的会为了他,找余四保算账么?

    就算会,可他已经废了,还有什么用?

    现在已经废了一条腿,马上就要废另外一条,要是不,谁晓得余四保又会想到什么折磨人的法子折磨他,不定到最后连命都要没了。为了守口如瓶,就搭上一条命,不值啊。

    眼看余四保又把车开了过来,磊子一闭眼,大喊道:“我,我,余四保你快停下!”

    天大地大,就算了,得罪了省城的那位,他还可以在对方找上门来之前跑路。以后隐姓埋名,就算苟且一点儿,可至少还活着不是。

    余四保笑了笑,车却没停下。不过,车轱辘是贴着磊子的左腿擦肩而过,把磊子吓得差点儿昏死过去。

    余四保跳下车,来到磊子面前,让黑胖子给磊子点了一支香烟,道:“磊子,早不就好了,也不用受这么大罪。”

    “保爷,我……我要是了,你可得放了我啊。”磊子道。

    “当然,我们认识这么多年,在我心里,早就把你当兄弟了!”余四保道。

    磊子心里一阵腹诽,兄弟?尼玛!有这样对自己兄弟的吗?

    “是省城的良爷,要不是他给我撑腰,我也不敢在您眼皮子底下放肆啊。”磊子道。

    “良爷?张良?”余四保见磊子点头,忍不住眉头一皱,“张良可是龚叔一手扶持起来的,现在龚叔垮了,早该料到张良会找上来的。好歹他现在是省城的大佬了,实在没料到他会用这种儿科的法子恶心我!”

    余四保拿出手机,在通知李坏之前,对黑胖子道:“把磊子带上!”

    “啊?余四保,你刚才明明答应我了,只要我了,你就放了我,你他妈出尔反尔!”磊子像条疯狗似的喊道。

    “嘿嘿!”余四保咧嘴一笑,“白痴,老子最大的喜好,就是出尔反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