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23章 不是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不等御基和黑北退回去,尊龙和苍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期盼,已经飞身来到烽火同一栋别墅上。

    烽火马上进入作战状态,可让他疑惑不解的是,这一对中年夫妇,尤其是那个风韵犹存的妇人泣不成声,包括那名威武的男子,眼里也闪着泪光,根本没有要对他发起攻击的任何迹象。如此奇怪的举动,实在是反常的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李坏,你很无聊,你身边的人也很无聊!”烽火有些没好气,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李坏一个人,已经够棘手的了,现在又冒出来十人,且都是绝对的高手,如果针锋相对,烽火没有任何把握,没必要逞强。

    至于李坏等人究竟有什么用意,烽火懒得去想,只能认为这些人要么无聊,要么就是脑子有病!

    “孩子,你先别走!”苍云见烽火要走,赶忙追上去,挡住烽火的去路,苍云生怕烽火误会,又向后退了几步,解释道:“孩子,你别担心,我们对你并没有恶意。”

    “哼!难道你以为我会怕了你们么?!”烽火冷哼一声,心里却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尤其是跟眼前这对妇人对视时,更是心头一颤,像是有了什么触动,莫名其妙的让人想不明白。

    “嘿嘿!这小子还真像是年轻时候的尊龙啊,天不怕,地不怕,一副老子就是天下第一的样子!”黑北笑着说道。

    除了李坏之外,烽火并不认得其余所有人,也不知道哪个是尊龙,可他偏偏看向了一旁的中年男子,直觉告诉他,这名中年男子可能就是尊龙。

    烽火心里又是一阵没好气,那个家伙为什么要把他和尊龙联系在一起?

    还说他像年轻时候的尊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和尊龙是父子关系,真是可笑死了!

    “嘘!”苍云赶忙让黑北不要再继续说下去,毕竟到现在还没得到确认,“孩子,那枚戒指,是你的吗?还是……谁送给你的?”

    苍云激动的声音都在颤抖,这十几年来,她不停的在想儿子现在会是什么模样。说出来可能不会有人相信,她幻想出来的模样,与烽火有很多相似之处。

    这真的会是她失散多年的儿子吗?

    她不敢笃定!

    或许是烽火的某些样貌特征,与她年幼的儿子有着几分相似,所以才会产生了错觉吧!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一旁的李坏,越看烽火,越是觉得像极了尊龙!

    “无可奉告!”烽火昂着头,这是他母亲留下的遗物,为什么要把这个告诉素不相识的人。

    另外,这个妇人为什么对这枚戒指感兴趣,真是莫名其妙!

    “那你的左肩膀上,有没有一块月牙形的胎记?”苍云又问道。

    苍云清晰记得,自己的儿子左肩膀上,有一块月牙形的胎记。这也是除了戒指之外,唯一能让他们母子相认的凭证!

    烽火脸色一惊,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苍云,这个妇人居然知道他的左肩膀上曾有过胎记,甚至还知道是什么形状!

    “没有!”烽火一口否定,表面依旧看似波澜不惊。

    “没有?”苍云的目光,渐渐变得黯淡下去,眼前这个孩子,虽然有戒指,但是左肩膀上没有月牙胎记,显然并不是她的儿子。

    苍云很失落,心痛到无法呼吸。原以为老天有眼,却不料到头来,不过是被无情的再一次揭开了永远也无法愈合的伤疤。

    “苍云!”尊龙也很伤心,可他是一个男人,再怎么伤心,也只能藏在心里,赶忙来到苍云面前,将苍云紧紧抱在怀里,安慰道:“终有一天,我们可以找到的!”

    何止是尊龙和苍云,幽暗沼泽的哪个成员,不感到惋惜。

    “喂!烽火,你现在是不是一头雾水?”李坏飞身落到烽火对面,“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听说过幽暗沼泽么?!”

    幽暗沼泽乃是邪神一手创立的,而邪神早已经名扬四海,可以这样说,幽暗沼泽的名声,绝不亚于神兵,或者暗部,甚至是武道联盟!

    如果烽火不是一只坐井观天的青蛙,身为武道中人,不可能没听说过幽暗沼泽。

    烽火不作任何回应,李坏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便继续说道:“尊龙和苍云在十几年前,失散了一个儿子,而他们夫妇留在孩子身上唯一的信物,就是你现在拿在手里的那枚戒指,所以我才会故意把你引到这里,确认你是否就是他们失散的儿子!”

    烽火看着戒指,一阵哭笑不得,看来今天不把这枚戒指说清楚,这对夫妇是不会死心了!

    “这明明是我母亲的遗物,你们会不会认错了?”烽火挑了下眉毛,他很同情这对夫妇,可事实就是事实,谁也无法改变。

    事实就是他不可能是这对夫妇失散的儿子!

    尽管这名妇人说出了他左肩膀上的月牙胎记,他也不是!

    “你母亲的遗物?”苍云停止了哭泣,随即疑惑的看向尊龙,尊龙曾经亲口说过,这是他亲手做的,是独一无二,难道尊龙说谎了,这不过是从市面上买来的,世上不止这一枚?

    “不可能,那是我亲手做的,全世界只有这一枚!”尊龙言之凿凿,他对天发誓,他绝对没有撒谎。

    苍云相信尊龙,因为自从她答应嫁给尊龙以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尊龙是一个宁愿主动认错,也不会说谎的男人。

    可这枚戒指,为什么就成了烽火母亲的遗物?

    难道是他们的儿子,不慎丢了这枚戒指,被烽火的母亲捡了去么?

    “孩子,你母亲是哪一年去世的?”苍云问道。

    如果烽火的母亲,是在她失去儿子之后去世的,那这就是一场误会。

    可如果烽火的母亲,是在她失去儿子之前就去世了,这就难以说清了。

    以烽火的性格,他不可能回答苍云这个问题。

    于是,李坏揉了揉太阳穴,说道:“一般的胎记,是不会随着年纪的增长,就自然消失的对吧?那就看看他的左肩,到底有没有月牙胎记!”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