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99章 他不仁,我不义!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李坏也太放肆了,难道他不知道,毅大哥已经是神兵统领了么?还敢挟持默风,这不摆明了是跟咱们神兵作对么?!”李毅安握紧了拳头,愤愤地道。 .

    “我觉得李坏不会无缘无故,就跟默风过不去,莫非……”李毅召想到了一个可能,有些担心的看向李毅。

    李毅心里咯噔一下,瞒住别人简单,可要想瞒住李毅召就难了,李毅召可是出了名的精明。

    “呵呵!就在今天白天,默风和李坏撞上了,两人就生了一次冲突。也不知道那么巧,晚上两人又遇见了。你们也了解默风的性子,我派了两个人跟着他,让他有了底气,应该是又挑衅李坏了。唉!这孩子让我怎么说他好,又不是不了解李坏,见了李坏就不能老实点儿,这下可好,把李坏惹毛了,李坏直接把他给扣下了,大半夜的还得麻烦各位出面去要人。”

    李毅庆幸白天的时候,李默风和李坏生过一次冲突,这也成为他唯一掩饰的幌子。

    “原来如此!”李毅召这才放下了戒备。

    李毅显的事情,车上的人全都参与了,据说李坏和李毅显关系匪浅,若是让李坏得知了真相,怕是要找他们寻仇。李坏的本事,可没谁敢轻易去招惹。

    忽地,狄仁桂身子一歪,李毅安将其扶住,“老狄,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狄仁桂坐正了身子,笑着摆摆手,“车一会儿快,一会儿慢,有些犯晕了。”

    “开车的,听到没有,开稳一点儿!”李毅安冲司机喊道。

    狄仁桂却眼神复杂的看了李毅一眼,他非常肯定,刚才的晕眩,绝不是车的问题。

    “毅,你我认识快二十年了吧?”狄仁桂说道。

    “再过一个月,整整二十年!”李毅措手不及,没想到狄仁桂忽然给他来了一个回忆杀。想想这么多年的出生入死,李毅再一次陷入了挣扎。

    “二十年前,你的家族是多么不起眼。我记得有一次喝醉,你对天大吼,誓一定要出人头地,你做到了。你成为了神兵的统领,也受到李家主脉的重视,我衷心替你感到高兴!”狄仁桂说道。

    “老狄……”李毅眼里闪着泪光。

    做了二十多年的兄弟,他比谁都了解狄仁桂,这是一个沉默寡言,从不会把这种话挂在嘴边的人。

    为何狄仁桂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些话,难道狄仁桂觉到了什么?

    “所以你一定要紧紧抓住得来不易的机会,切不可再跌落下去,否则这么多年的努力和心血,就白费了!”狄仁桂一把搂住李毅的肩膀,将李毅拉了过去,低声说道:“我懂你心里的挣扎,给你一句话,兄弟不怪你。最后……兄弟再帮你一次,你不愿做的,我替你完成!”

    李毅怔怔地看着狄仁桂,他知道,狄仁桂已经有所觉。可让他痛心的是,狄仁桂不怪他。

    这是过命的交情,可他却……

    突然,狄仁桂手中寒光一闪,手中的刀子瞬间掠过李毅安和李毅召的脖子,两道刺眼的鲜红迸射而出。

    “老狄,你……”李毅安捂住血盆的脖子,措手不及,难以置信,不明白狄仁桂为什么要对他和李毅召痛下杀手。

    “我明白了!”李毅召看着李毅,已然看透。

    为什么偏偏是了解真相的几个人,坐在同一辆车上?

    一定是李坏怀疑到了李毅,李毅为了自保,所以才找机会把他们除掉!

    “如果换成是你们,你们也没得选择,安息吧!”

    狄仁桂话音刚落,李毅安和李毅召抽搐了几下,便一命呜呼了。

    “兄弟,对不起!”李毅帮两人闭上眼睛。

    这时,狄仁桂的毒作了,昏昏欲睡。

    这只是迷药,不是毒药,按照狄仁桂的计划,是想迷晕他们后,再亲自动手。

    “没有……没有对不起,兄弟,动手吧!”狄仁桂把带血的刀子递给李毅。

    “谢谢!”李毅接过刀子,当他把刀子靠近狄仁桂的胸口时,狄仁桂软绵无力,彻底昏死了过去。

    嗤!

    寒光一闪,这辆加长车像是失控了一样,不过很快又刹住了。

    刚才那一刀,李毅杀的是司机,并不是狄仁桂。

    李毅将昏迷的狄仁桂丢到马路边上,“老狄,等你醒来了,就马上离开燕京,走的越远越好!”

    砰!

    李毅关上车门,自己把车开到了希尔酒店,连带尸体,最后把车扔在酒店地下停车场离去。

    显然李毅早就知道李坏住在希尔酒店,他也知道李默风就在这里,可他不敢单枪匹马的上楼去找李坏要人。

    在回去的路上,李毅给公孙敏仪打了个电话,“大嫂,都做掉了!”

    “毅,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不好受,可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为了你自己,也为了我,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会让李坏再一次成为众矢之的!”公孙敏仪语气平淡,好像整件事情与她无关一样。

    “好的,大嫂!”李毅很想冲公孙敏仪大吼几声,泄心中的压抑情绪,可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都是公孙敏仪出的主意,所以在李毅心里,杀死李毅安和李毅召的凶手不是他,而是公孙敏仪!

    杀掉所有了解真相的人,就能相安无事么?

    但愿吧!

    夜半三更,燕京有的街道依旧喧嚣。

    一个僻静的小巷子里,一人瘫软无力的倚在墙上,不是别人,正是大难不死的狄仁桂!

    狄仁桂吃力的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言伯乾,你说的没错,李毅为了自保,果然对我下手了。二十年的出生入死,呵呵!令人唏嘘!”狄仁桂一阵苦笑,如果不是言伯乾早就替他出好了主意,就刚才的情形,他很难急中生智,捡回一条命。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这么多年,我之所以能对她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因为我和他这二十年的交情。我还能有什么打算,他不仁,我不义!”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