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哭丧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小坏,不是这样的,我……”裴雪珂差点儿把实情说出来,可她不能说,一旦说出来,以儿子的性格,更不会让她管李家的死活。

    “那现在就跟我走!”李坏说道。

    “我现在不能跟你走。”裴雪珂泪如雨下,她知道自己的决定,对于儿子是一种无形的伤害,可她没有别的选择。

    如果她现在离开李家,李家将会面临灭顶性的灾难。她之所以想方设法保护李家,也并非是因为对李家存有旧情,只是觉得此事因她而起,就应该由她阻止。

    “母亲,这是一道选择题,是您选择了李家!”李坏头也不回地朝大门外走去。

    他可以叫醒一个睡醒的人,却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面对选择题,裴雪珂选择了李家,李坏无话可说。

    “孩子!”李元卓追了上来,“孩子,雪珂已经回家了,你和飞燕也尽早回家吧。”

    “那公孙敏仪和李少白呢?”李坏停下脚步,马上问了一个尖锐的问题。

    一山不容二虎,李元卓期盼他们母子三人回来,那就意味着李元卓已经铁了心,要把公孙敏仪和李少白赶出家门。

    在没调查清楚二叔的死是否和公孙敏仪有着直接的关系之前,李坏倒也不至于狠公孙敏仪到死。

    难道是因为公孙家被灭门,公孙敏仪对李家来说,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么?

    那李元卓在母亲身上,又看到了什么利益,才同意让母亲回归李家?

    “这是毅山的意思,自从你的身世有了结果之后,毅山就一直为当年的错误,而感到忏悔不已。他想更正这个错误,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二选一,经过几个月的挣扎,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你们母子三人。”李元卓几句话,就把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了李毅山身上。

    李元卓认为这是最好的解释,也最容易让人接受。

    李坏却冷笑一下,“李家的人,当真都这么铁石心肠么?!”

    就算李元卓说的属实,李坏也绝不会因为李毅山的这个决定,而有任何感动,他有的只是对公孙敏仪和李少白的同情,以及对李毅山的寒心入骨。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李毅山和公孙敏仪做了十几年夫妻,却还能如此狠心,这种人如何配得上他的一声父亲?

    李坏斜了一眼花园方向,不知何时,李毅山站在了那个位置。刚刚李元卓说的话,他都听到了,几次欲言又止,可又无从说起。

    话又说回来,他说了又怎样,自己不过是一个傀儡罢了。傀儡说的话,起不到任何作用。

    忽然,李家大门外响起了哀乐声。

    而且哀乐声,就停在李家大门外不走了。

    “来人,去外面看看是怎么回事儿?“李元卓说道。

    当即,便有一人忙不迭的跑去大门外,可一只脚还没踏出去,就被人推倒在地。

    这是来闹事儿的了?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李家,是谁这么不知死活?!

    紧接着,门外走进来一群披麻戴孝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差不多有二十几个。

    为的老头儿,年纪和李元卓差不多,眉心上方的一抹银丝很特别,都这把年纪了,还虎背熊腰的,走起路来步步生风,很是霸气。

    “李元宏?”李元卓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儿,向前迎了几步,深沉地说道:“元宏,毅安和毅召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不过你们别听信外界的谣言,给我几天时间,我定能调查个水落石出,找出真正的凶手!”

    李元宏,李家的支脉一族,和李元卓是同辈。

    而李元宏身后跟着的这些人,基本都是李毅安和李毅召的家人,或者是近亲,无怪都会泪眼涟涟,披麻戴孝。

    “真正的凶手?”李毅安的妻子楚云影冷笑一下,目光充满怨恨,锁定到李坏身上,“大伯,您的孙子就是真正的凶手,是他杀了毅安,我们今天来,就是来找他算账的!”

    “对,是他杀了大伯,杀了我父亲,爷爷,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您可不能因为他是您的孙子,就包庇他吧?!”李香颖握紧了拳头。

    李毅召是她父亲,如果不是来之前,爷爷一再嘱咐她不要冲动,她早就冲过去为父报仇了。

    “大家稍安勿躁,毅安和毅召的事情很突然,我心里也十分悲痛,所以我非常能理解你们此时此刻的心情。可我们不能因为这些,就失去理智啊,万一是有人故意陷害呢?”李元卓说道。

    “元卓大哥,我也很希望这是陷害,可是……毅亲眼看到李坏杀了毅安和毅召,这还能有假吗?”李元宏说道。

    “对,李坏挟持了默风,毅大伯就率领神兵的人找李坏去要人,可您的这个孙子太有本事了,神兵不敌,李坏一怒之下,还狠心杀害了我父亲和大伯,铁证如山,他还有什么可抵赖的?!”李香颖说道。

    “谁都别拦着我,我要杀了他,我要为我父亲和二叔报仇!”李毅安的儿子李蓝泽彻底失去了理智,作势就要向李坏冲过去。

    “蓝泽!”李元宏一把拽住李蓝泽,如果李蓝泽是李坏的对手,那他也不会带着家人,来这里讨要说法,直接杀掉李坏就行了,“元卓大哥,我们同为李家的血脉,我也不想自相残杀。可血债就要用血来偿,请你为毅安和毅召主持公道!”

    “元宏,我还是那句话,再给我几天时间,等我调查清楚,如果真是李坏一时糊涂,失手杀了毅安和毅召,不用你们说,我也一定会严惩不贷!”李元卓说道。

    “失手?明明就是故意的好不好?您所谓的严惩不贷,总不能是面壁思过几天吧,大伯,这可是两条人命啊。”李毅召的妻子夏薇泣不成声,悲愤不已。

    “不用调查,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毅大伯,让他马上过来,咱们当面对质!”李蓝泽愤愤的掏出电话,打给了李毅,他已经等不及了,等不及杀掉李坏。不管是谁,都救不了李坏。

    “等一下!”李坏忽然开口,“李元卓,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我又不是你们李家的人,你凭什么说要对我严惩不贷?!”

    随即,李坏又说道:“如果你们这么认定是我杀了李毅安和李毅召,那还啰嗦什么,放马过来吧!”

    (本章完)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