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17章 我需要战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交出天晶,我可以给你留个全尸!”松下长庆说道。

    “哼!”尊龙嗤笑一声,说道:“就凭你们这些倭国忍者,也敢在我们华夏口出狂言,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让幽暗沼泽的担心的,不是倭国忍者,也不是血族撒巴特和罗马教廷,而是一直隐藏在暗处的那些人。

    不,准确的来说,就国外的这些人们,幽暗沼泽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或许国外还有更强的人没出现,可站立在华夏最巅峰的人,何尝不也是没出现?

    有站立在华夏最巅峰的人坐镇,试问国外那些更强的人,是否胆敢踏入华夏一步!

    “咳咳!”李坏清了清嗓子,而后一脸为难的笑了笑,“倭国佬,我倒是想把天晶给你,可是有些人会不同意啊。”

    锃!

    李坏话音未落,松下长庆面前蓦然闪现出一道光芒,光芒之盛,几乎照亮了整个黑夜,而其中所蕴含的强大力量,也愣是把松下长庆逼退数米远。

    松下长庆稳住身形后,这才看见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手中握着一把镰刀。而这名老者的身上,不断有液体流出。透过昏暗的灯光,隐隐可以看出那是紫色的液体。

    而对方身上散出的阴冷气息,以及让人作呕的恶臭……

    松下长庆眼前一亮,“血族!”

    松下长庆到没有太多意外,因为他早就知道,西方血族一直觊觎天晶。而且早就提前得到消息,血族撒巴特和卡玛利拉已经进入华夏。若不是这个可靠消息,生怕血族抢先一步夺得天晶,可能伊贺流还要再等些时日行动。

    松下长庆只是没想到,血族会出动了一名如此强大的成员。只是对方身上散出的气势,就让他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再想想刚才的一击,单打独斗的话,松下长庆可没太大把握能够获胜。

    “撒巴特,还是卡玛利拉?”松下长庆问道。

    “撒巴特!”劳埃德转过身,一双摄人心魂的眼睛,直看的松下长庆毛骨悚然,“劳埃德!”

    “什么?你……你就是劳埃德?”松下长庆如雷贯耳,胸口的压迫感也愈加强烈。

    松下长庆对于血族并不陌生,虽然他有些怀疑,劳埃德是血族最强大的第三代后裔是真是假,但不可否认的是,劳埃德是撒巴特中最强大之一,甚至放在整个血族,也是佼佼者!

    忽然,松下长庆的目光,落到劳埃德手中的刑斧上,“难道你手中拿的,就是血族十三圣器中的刑斧?”

    传说手持刑斧者,就会血流不止,现在劳埃德身上不断有紫色的液体流出,松下长庆这才想到这个可能。

    紫色的液体!

    难道劳埃德已经仅次于血族最强大的血皇了么?

    “还算你有点儿见识!”劳埃德一脸不屑,“就你们倭国忍者,也配拥有天晶么?要真是被你们得到了,简直是暴殄天物,在我还没有大开杀戒之前,不想死的话,你们可以滚了!”

    劳埃德还真是简单又粗暴,不过他也有这个实力,不是么?

    这时,兰斯率领其他撒巴特成员也赶了过来。

    松下长庆看到撒巴特的成员,狼狈不堪,忽然大笑几声,说道:“劳埃德,你的手下狼狈成这副模样,是遇上死敌罗马教廷,还是卡玛利拉了?”

    劳埃德大怒,正如劳埃德所说,罗马教廷和卡玛利拉都是撒巴特的死敌,可劳埃德无法容忍别人拿它们贬低撒巴特。

    “撒巴特对罗马教廷和卡玛利拉是不屑一顾的,当然,撒巴特更不把倭国忍者放在眼里!”劳埃德说道。

    “是么?可你别忘了,你的手下基本上已经丧失了战斗力,而我们伊贺流,却有三十多名上忍精英。我们倭国有句老话,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打不过人多,应该退出的是你们撒巴特,而不是我们伊贺流忍者!”松下长庆说道。

    劳埃德还没来得及反驳是松下长庆,不,准确的来说,劳埃德已经没有耐心和松下长庆继续罗里吧嗦下去。

    塔狼却没好气地骂道:“喂!你这个恬不知耻的倭国人,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我们华夏的老话,而不是你们倭国的!”

    “哈哈!”劳埃德一阵大笑,“倭国人向来就是这么恬不知耻,习惯就好。”

    呃……

    为什么忽然觉得,幽暗沼泽和撒巴特成一伙了?

    不对,不对,只不过是抨击恬不知耻的伊贺流忍者罢了。

    “有我劳埃德一人就够了!”劳埃德有些头疼的看了眼李坏,以及幽暗沼泽的成员。

    对付倭国伊贺流忍者,他一个人是绰绰有余。可要是想抢夺天晶,还是有些棘手啊。

    尤其是那个少年,刚才轻而易举,便接下了他的一击。如此逆天,莫非已经获得了天晶的力量?

    天晶真是个宝贝,就更不能错过了!

    松下长庆可不傻,反而很聪明,他忽然话锋一转,说道:“劳埃德,难道你忘了,我们这次来华夏的目的是什么吗?是为了天晶,而眼前这群华夏人,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让他们看着咱们自相残杀,最后两败俱伤,反而让他们坐收渔翁之利,这不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么?”

    劳埃德沉吟片刻,“虽然我不愿意和你们这群倭国忍者为伍,可仔细想想,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过,别妄想和我抢夺天晶,那是自寻死路!”

    有这些倭国忍者做帮手,岂不是更容易抢夺到天晶?

    得到天晶后,再教训这些倭国忍者也不迟!

    劳埃德在心里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松下长庆何尝不是如此。

    就这样,血族撒巴特和伊贺流忍者,暂时成为了同盟,大战一触即。

    只是血族撒巴特和伊贺流忍者么?

    幽暗沼泽的成员还想再等等,等到罗马教廷的人出现,最好一直隐藏在暗处的那些人也能出现。

    “李坏,你在这里对不对?我的身体快要爆炸了,我需要战斗!”

    突然,凭空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忽远忽近,忽强忽弱。

    能听得出,这个声音的主人好像很痛苦,却又饱含了强大的力量。

    李坏却皱起了眉头,“梁施,你怎么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