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94章 小二虎?凌九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时间飞快,转眼就到了李坏和凌九歌相约的这天。

    可李坏从早上一直等到傍晚,也不见凌九歌的影子。虽说李坏不该怀疑凌九歌的人品,但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而且是凌九歌那种见了好东西就抢,吊儿郎当没个正形的人,有人品可言么?

    “算了,我这么苦等他,无非也是想让他帮我解开这五颗丹药的秘密,而非是不舍得那一株野山参!”

    李坏看着窗外西天飞红霞,夕阳已经落下山头,认为再也等不来凌九歌。

    这世上也不可能只有凌九歌一个炼金术师,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李坏刚收好那五颗丹药,忽地院里传来柳湘漓受惊吓的喊声。

    李坏哪里还顾得上丹药,以最快的速度飞身到院里。此刻院里除了柳湘漓之外,还有一个长得十分俊秀的青年,看上去二十五六岁左右。

    李坏不认得对方,柳湘漓似乎也不认得,不然也不会被惊吓到了。

    显然这是一个不速之客,管他有没有敌意,不请自来都耐人寻味。

    所以李坏二话不说,就打出一记天霜拳,滚滚冰寒之气重重地将青年打飞出去。

    “姐姐老婆,他没对你做什么吧?”李坏言下之意,如果对方做了什么过分的举动,自然是要一死的。

    “没有,只是忽然出现,吓到我了而已。”柳湘漓拉住李坏,她能感受到李坏的杀气,可她不想让李坏再沾太多血腥。

    何况柳湘漓觉得这个陌生男子,对她并没有任何敌意。

    让李坏和柳湘漓感到奇怪的是,青年男子被打上在地后,就这样半躺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柳湘漓。

    如果不是青年男子眼中湿润,李坏早把这家伙当成色狼,不杀也要废了!

    “瓶子姐姐……”青年男子激动到声音哽咽。

    什么瓶子姐姐,这里哪有瓶子姐姐,李坏以为对方是认错了人,正想开口,不料柳湘漓美眸一亮,怔怔地看着青年男子,问道:“你认得我?”

    李坏一脸疑惑,这不是他的姐姐老婆吗,什么时候成了瓶子姐姐了?

    “小时候,爷爷给我起了个乳名,就叫小瓶子,直到我上大学,爷爷才改口不再叫我小瓶子。”柳湘漓解释完,同样一脸疑惑,“可是在这个世上,我只有听爷爷叫过我的乳名啊。”

    柳湘漓仔仔细细地看这个青年男子,可是无论如何,也记不起自己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见过对方。

    李坏同样观察着青年男子的神情变化,倘若对方真的认识姐姐老婆,现在这种久别重逢的激动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可答案究竟如何,还得由这家伙说一说。

    李坏走过去,踢了青年男子一脚,正要开口说话,却忽然觉得这家伙眉眼之间,为什么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可是仔细去想,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

    “别发愣了,老实交代,你怎知我姐姐老婆乳名的?”李坏一脸没好气,谁让这个家伙到现在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姐姐老婆。

    青年男子对李坏置之不理,看着柳湘漓问道:“瓶子姐姐,真的是你吗?我是小二虎啊!”

    “小二虎?”柳湘漓还是没什么印象。

    “瓶子姐姐,你不记得我了吗?十九年前,你和一位爷爷去江南渡假,在山路上救了一个快要被自己亲生父亲活活打死的小孩儿,不仅给他治伤,还给他吃的,给他钱,他就叫二虎,就是我啊!”青年男子说到最后,眼泪已经夺眶而出。

    而柳湘漓似乎回忆起来了,难以置信的同时,也激动的泪眼涟涟,“你……真的是那个小二虎?”

    青年男子见柳湘漓终于记起他了,喜极而泣,哭的像个孩子,拼命的点点头,“我是,我就是那个小二虎。你和爷爷给我治好伤,把我送到母亲身边后,没过半年,母亲就因病去世了,我就一直流浪,机缘巧合下,被师父收入门下。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我心里一直深深记着你和爷爷对我的恩情。出师后,我踏遍了五湖四海,就为了找你,可是我对你的信息知之甚少,想要找到你如同大海捞针,还好我没放弃,还好我来到了江海,还好我遇到了一个可恶的家伙,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事隔多年,若不是二虎出现在面前,柳湘漓怕是再也记不起这个就算被亲生父亲打得遍体鳞伤,还追着她叫瓶子姐姐的小男孩儿了。

    柳湘漓刚要走过去把小二虎扶起来,李坏却横挡在中间,不是要干涉柳湘漓和小二虎久别重逢,而是想弄清楚一个问题,“小二虎?凌九歌?到底哪个才是你的真名?!”

    刚刚李坏就觉得这家伙眉眼之间似曾相识,这家伙一开口,李坏马上确定这家伙的身份,不是凌九歌是谁?

    上回见面,凌九歌把自己打扮的像个乞丐,披头散发的,与现在这个眉清目秀的青年判若两人,不然李坏也不可能认不出。

    “瓶子姐姐,你和这家伙是什么关系啊?”凌九歌打量下四周,确定这就是上回抢野山参的那处院子。既然瓶子姐姐在这里,那肯定和李坏有关系。

    “他是我丈夫!”柳湘漓说道。

    “嘎?”凌九歌一听,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就这么过去了,然后用要多嫌弃,就有多嫌弃的眼神看了眼李坏,就差说一句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李坏实在气不打一处来,又踹了凌九歌一脚,“丫丫的!你的瓶子姐姐嫁给我,你有意见是不是?!”

    “没有,我哪敢有什么意见啊,只是太意外了。”凌九歌咧嘴一笑。

    “那刚才你说好在遇到一个可恶的家伙,你指的是我?”李坏忍不住,再给凌九歌来一脚。

    “我……我……我有说过吗?”凌九歌理屈的赶紧向柳湘漓求救,“瓶子姐姐,姐夫是不是有暴力倾向啊,我腿都快要被他给踢断了,你快救救我啊!”

    柳湘漓抿嘴一笑,要不是她拦着李坏,李坏非得再来一脚不可。

    柳湘漓扶起凌九歌,一边往屋里走,一边问:“小二虎,你怎么还改名了?”

    “嘿嘿!师父嫌我名字太土鳖,就给我起名凌九歌。”

    “原来是这样啊,凌九歌,这名字确实很不错。”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