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14章 他有资格!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您的内容正在手动输入整理中,请稍候刷新页面查看内容。记住,获取最快最新小说。幔遣坏貌凰担谖涞婪矫嫔系奶旄常视腥四芗啊?

    正因为如此,所以才经常口出狂言,说什么除了天下第一之外,没人配做他的师父。

    就算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也不行,现在却突然冒出来一个师父,让他怎能不感到惊讶。

    不等萧过回答,萧玲珑便兴奋地上前问道:“过儿,你拜李坏为师了?”

    “李坏?就那小子?”萧瑀丞好一阵哭笑不得,让他惊掉下巴的是,萧过居然点头了,“过儿,你脑子坏掉了,你之前不是说除了天下第一,没人配做你的师父吗?那小子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还是拿什么诱huo你了?!”

    “爹,您说什么呢,是我自愿拜他为师的!”萧过的双眼里,忽然燃起炙热的光芒,“你们敢相信吗?我师父已经是先天境界,或许他现在还不是天下第一,可是我相信早晚有一天,天下第一的位置会是他的!”

    “过儿,你……你说什么?他现在已经是先天境界了?”萧瑀丞顿然就像是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他今年五十有二,算是度过了半生。他用半生时间苦练,至今不过是后天巅峰。

    一个还未满二十岁的少年,却已经踏入先天境界?

    不是完全嫉妒,而是有史以来,试问有谁在二十岁之前,就已经是先天境界?

    “不,这不可能,过儿,你别开玩笑了,他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已经是先天境界!”萧瑀丞无法相信。

    “爹,我没开玩笑。其实刚才我被六扇门一个叫诸葛星长的家伙劫走了,诸葛星长是一个炼器师,一把血魔刀更是所向披靡,无人能及,他是后天中期,我在他面前不堪一击。可是李坏随后感到,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诸葛星长好生吊打一顿,对了,李坏还毁掉了诸葛星长的血魔刀。能如此碾压一个后天中期,李坏已经是先天境界还有假吗?”萧过越说越激动,想想刚才战斗的画面,到现在依然是热血喷张。

    “诸葛星长?”萧玲珑眉头微蹙,而后认真严肃地看向萧瑀丞,说道:“爹爹,过儿说的没错,诸葛星长确实已经是后天中期!”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六扇门是逆天阁的天敌,逆天阁的人员早就暗中渗入到六扇门,所以逆天阁几乎掌握六扇门所有人员的资料。

    虽说萧玲珑从没见过诸葛星长,但是她专门负责暗中观察六扇门的各种动向,以她过目不忘的本领,很清晰记得六扇门名单上,确实有诸葛星长这个名字,当然也有诸葛星长的详细介绍。

    萧瑀丞吞了下口水,“所以这是真的了?李坏真的已经是先天境界了?”

    萧瑀丞转头看向他的师父殷七罪,从头到尾,殷七罪都坐在太师椅上,一边抿着香茶,一边静静地聆听有关李坏的消息。

    现在萧瑀丞看过来,无非是想让殷七罪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萧瑀丞知道殷七罪对李坏了解的不是很清楚,他只是想让殷七罪给他一句话,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年,有没有可能是先天境界!

    “我果然没看走眼!”殷七罪淡淡一笑。

    这句话什么意思?

    连殷七罪也认为这不是不可能的吗?

    “先天境界怎么了,我不也马上就踏入先天境界了么?”萧瑀丞多少有些不服。

    “爹,您都五十多岁了,人家才……”

    萧过哪壶不开提哪壶,还好他话没说完,就被萧玲珑打断。

    “过儿,瞎说什么呢!”萧玲珑走过去,为萧瑀丞倒上一杯茶水,“爹爹,我没说错吧,他是个不可多得的奇才!”

    “切!如果去年你将天晶从他手里抢来,他现在能是先天境界?!”萧瑀丞撇撇嘴,“这次来江海,我本是想借着六扇门,让他交出天晶。现在好了,人家已经是先天境界了,更加天不怕,地不怕,又岂会因为六扇门把天晶给我!”

    去年萧玲珑带人来江海,就是受父亲之命抢夺天晶,可是最后无功而返。

    而萧瑀丞想要得到天晶,无非就是想利用天晶,快一步踏入先天境界。

    当时看着女儿两手空空的回来,萧瑀丞被气了个半死。可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另外他也看出来了,女儿是悲情所困,他这个做父亲的还能说什么呢?

    “爹,你说的没错,我师父一点儿都不畏惧六扇门。他还说了,如果父亲愿意的话,他不介意跟咱们逆天阁联手对抗六扇门。”萧过说道。

    “哼!说好的是向咱们逆天阁求助,一来二去反倒成了逆天阁来求他帮忙似的。”

    “咳咳!我师父还说了,如果今后他和逆天阁真的联手的话,逆天阁的一切行动,都必须听从他的指挥。”

    “什么?!”萧瑀丞气的拍案而起,吹鼻子瞪眼,“好一个李坏,他不过是踏入先天境界,是不是就认为天老大,他老二了?要我逆天阁听从他的指挥?真是过分的可以!”

    萧瑀丞看了看殷七罪,没想到殷七罪到现在还是无动于衷。不对啊,按照师父的性子,早就比他先沉不住气了。

    “有本事让他来,我敢保证,不超三个回合,你们殷爷爷就能把他打得落花流水,真当我逆天阁没人了是不是?!”萧瑀丞气呼呼地道。

    “啊?我什么时候成了逆天阁的人了?”殷七罪假装一脸茫然,逗得萧玲珑和萧过忍俊不禁。

    “殷爷爷,我爹爹正在气头上,这时候您就别逗他了。”萧玲珑捧着茶壶过去为殷七罪加了一些茶水。

    “爹,您不答应啊?”萧过问道。

    “答应?你还想让我答应?!”萧瑀丞一听萧过这话,更来气了。

    “您要是不答应,他就不答应收我为徒,所以您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萧过说完,吓得赶紧退到殷七罪身后,他可是在拿生命做赌注啊。

    果然,萧瑀丞马上暴跳如雷,“你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

    ……

    同一时间,圆月高挂,秋风森冷,千里之外的小坝口村,蓦然闪过一道黑影,引得原本安静的小坝口村几声狗吠。

    黑影似是有些摇摇欲坠,所过之处,拖着一条长长的血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