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一个玩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你就是李坏?!”

    狂耀看李坏的眼神,再没了刚刚那种轻视,他和邪月在六扇门身要位,而李坏三番两次,公然与六扇门抗衡,别说是六扇门,可以说在整个华夏武道,都已经人尽皆知了,他和邪月又岂能没听过李坏的威名?!

    “杀掉三宫六院二三十余弟子,让生死令时隔十五年重现江湖的李坏?!”

    “废掉诸葛星长,又杀掉洛山河的李坏?!”

    “杀害神兵几十名成员,包括孟冲在内的那个李坏?!”

    狂耀说完,马上又轻笑一下。他刚刚说到的那些人,他全然不放在眼里。

    三宫六院的弟子又如何,诸葛星长和洛山河又如何,孟冲又如何,统统都不是他狂耀的对手。

    所以在他看来,李坏一次又一次惊天动地,可不见得就能在他之上!

    李坏抗衡六扇门的勇气,他多少有些佩服,可也不见得像师父说的那样,李坏是能够推翻六扇门的核心人物!

    六扇门藏龙卧虎,就连当年已经达到先天九重境界的师父,不也陨落了么?

    李坏做的这些所谓惊天动地的大事,对于六扇门来说不疼不痒,仅仅是威严受到了触犯而已!

    狂耀更想说,李坏最大的本事,只是惹是生非!

    “师父,他不合适,如果您非要让他加入,就让他单独行动,我和邪月可领导不了他这么一个冲动的人!”狂耀直言道。

    如果六扇门那么容易撼动的话,师父也不会苦心部署这么多年,至今都还没正式开始。

    像李坏这种一言不合就杀人的冲动性子,狂耀觉得早晚会坏了大事。

    实力固然需要,可是没了智慧,实力等于零。

    当然,除非有另天下所有人只能仰望的实力,可那是天下第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就这小子?再强也不可能是天下第一!

    “谁说要你们领导他了?!”苏定再一次不悦,“我要他领导你们!”

    “什么?!”狂耀还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确定没问题后,更加不服气地道:“凭什么?他比我更了解六扇门吗?还是他能力比我强?我不服!与其谁也不服谁,不如就按照我刚才说的,大家各干各的!”

    狂耀挤兑李坏,也不全然是师父这种不公平的对待。

    李坏得罪了六扇门,被六扇门讨伐是迟早的事儿。

    李坏不是应该苦苦哀求他们才对么?

    可为什么反过来了,感觉他们没李坏不可似的!

    “你是师父,还是我是师父?!”苏定差点儿拍案而起。

    “当然……您是师父了!”狂耀吓了一跳,他自小就跟随师父习武,这么多年了,还是头一回见师父发这么大火。

    就为了这小子?狂耀心里越想越觉得不平衡!

    “我还以为你翅膀硬了,连谁是师父,谁是徒弟都分不清了!”苏定冷哼一声,平日里他就是不严肃,不然就可以说一不二。

    “师父恕罪!”

    “既然你还把我当师父,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这事儿定了,过段时间,你二人带李坏参加六扇门的龙虎大会,让李坏也潜入六扇门。至于接下来要怎么做,你们全听李坏的差遣便是!”苏定的语气不容商量,这是命令,没有商量的余地。

    “师父……”狂耀心里还是觉得不服,可又畏惧师父的威严,最后只能把话憋回肚子里。

    紧接着,狂耀又幽怨地看了邪月一眼,到现在邪月也不发表一下意见,若是两人一起发声,兴许就能让师父改变这个糊涂的决定了。

    让狂耀来气的是,邪月要么不发声,一发声竟然说道:“师父,我没意见,前提是他参加龙虎大会能够被录取。六扇门又分龙师和虎师,虎师属于外围人员,像诸葛星长和洛山河,他们两个就属于这种,龙师才能获得职位,得到重用。他也只有成为龙师,才能够跟我们共事!”

    邪月嘴上说没意见,可言语间一字一句都在强调一件事,若是李坏不能够被六扇门录取,不能成为龙师,让李坏做她和狂耀领导的事情,就免谈了!

    “他啊,一定会成为今年龙虎大会上,最耀眼夺目的一匹黑马!”苏定对李坏充满信心。

    “咳咳!苏老前辈,你就别给我戴高帽了,到时候万一第一轮就刷下来了,你让我这张脸往哪儿放?”李坏可不像苏定,他谦虚的很。

    苏定忍不住撇撇嘴,在他看来,过分谦虚,那就属于装比了。

    看到苏定和李坏竟然可以像忘年交一样有说有笑,狂耀心里更觉得不平衡。

    可师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还能再说什么?

    狂耀气的只能喝水,一口把苏沐橙刚给他满上的热茶喝光。

    狂耀正想招呼苏沐橙再来一杯,忽地脸色一变,张大的嘴巴里竟然吐出一口寒气。

    “狂耀哥哥,你怎么了?”苏沐橙发现不对劲,上前问道。

    “我……”狂耀指着嘴巴,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众人一看,狂耀嘴巴里竟然含着一块寒冰。

    不对,准确的来说,是有一块冰,封住了狂耀的嘴巴。

    任凭狂耀使出吃奶的劲,吐也吐不出来,吞也吞不下去,甚至上手也不顶用。因为寒冰,他感觉舌头都失去了知觉,脑子也嗡嗡作响,可以说是被折磨的够呛!

    真是奇了怪了,刚刚狂耀喝下去的明明是热茶,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成了一块寒冰了?

    唯有苏定拿着他那把扇子,敲敲桌子,说道:“李坏,差不多可以了,他可是我的徒弟,要真有什么闪失,我跟你没完!”

    “苏老前辈,你可冤枉我了,这事儿跟我没关系!”李坏摆摆手,“我还有事儿,先告辞了!”

    李坏抬起屁股就走,李坏刚把门关上,狂耀嘴里的那块寒冰瞬间就化了,化成了一股像是刚刚从冰窖里盛出来的冰水,冷的狂耀一个激灵。

    “师父,真是那小子搞的鬼?!”狂耀差点儿忍不住,追上去找李坏算账。

    “一个玩笑而已,不必当真。”苏定笑了笑。

    狂耀欲哭无泪,玩笑?这简直就像是抽了他一记耳光,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李坏,算你狠!”狂耀恨得牙根痒痒。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