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21章 我狂妄?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狂妄!”一直沉默不语的铭扬忽然开口,“我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不过若是我师兄在这儿,你已经躺在地上了!”

    “师兄?”无名眉头一挑,原以为这三人都是同辈,却没想到年纪最轻的铭扬,居然比史旭尧和君绮罗高一个辈分。

    能被苏定收为弟子,可见这个叫铭扬的,有多么出色。

    事实也却是如此,刚刚无名进门看到这三人的第一眼,便有了判断,铭扬的实力要远远高过史旭尧和君绮罗。

    不过可惜的是,铭扬似乎有些自大!

    “不错,狂耀是我师兄!”铭扬不禁有些得意,坐在他身边的史旭尧和君绮罗,年纪是要长他几岁,可是见了他,还得尊称一声师叔。

    “所以呢?”无名实在不知铭扬是哪儿来的自信,“你师父苏定,跟我以兄弟相称,你该不该叫一声叔叔?”

    “放肆!我师父他老人家怎么可能跟你以兄弟相称,你这是在冒犯我师父,我要替师父他老人家教你做人!”铭扬拍案而起,他早就看不惯无名的傲气了。

    同时他和狂耀,还有邪月一样,完全不懂师父为何要以无名为核心,所以心中充满了不服。

    “坐下,我不想和晚辈动手,免得别人说我欺负人。”无名自顾自地把磨好的咖啡,先给谷雪倒了一杯,完全无视铭扬的愤怒。

    “你是不想,还是不敢?!你若是真能赢了我,我也便视你为长辈了!”铭扬故意激道。

    “我让你坐下,你便站不得!”无名脸色一冷,目光如刀子一般直射铭扬。

    铭扬承认,有那么一刹那,他被无名的眼神给震慑住了。

    可是无名只想用眼神彻底将他威慑,根本没可能。

    铭扬刚要动,脸上却浮出错愕的表情,低头一看,不知何时,自己身下萦绕了一团黑色雾气。

    黑色雾气乃是化尸瘴气,只是铭扬见识少,不认得罢了!

    化尸瘴气就如同宇宙中的黑洞,具有强大的吸力,死死吸住铭扬,愣是让铭扬动弹不得,哪怕铭扬用尽了全力,也挪动不了身子。最后,铭扬不得不被无可抗衡的化尸瘴气,强行逼得坐回到沙发上。

    铭扬暗暗心惊,这就是师父经过千挑万选,才找到的核心吗?

    自己貌似不应该怀疑师父的眼光,好歹自己也已经接近先天,对方不动声色,不费吹灰之力,就完全碾压了自己,这是何等的强?

    刚才发生了什么,一旁的史旭尧和君绮罗并没有注意到,君绮罗以为铭扬还要继续,劝道:“师叔,这是师爷指定的核心,你和他刚见面,就打得不可开交,怕是会让师爷很不高兴!”

    史旭尧本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巴不得铭扬能出手教训无名一顿,他也算出气了。

    可等来等去,铭扬迟迟还不出手,不仅又坐了下来,刚刚燃起的杀气,也已经烟消云散。

    再看铭扬,脸上那是什么表情?不服?不甘?还有……

    铭扬和狂耀一样,不知师父苏定收了多少弟子,也不知自己排第几位,可他能够确定一点,在苏定这么多弟子中,自己算是年轻的。

    这也成为铭扬引以为豪的一点,可是这一刻,他的一身傲气受到了打击。

    这个无名看似沧桑,可是年纪比他长不了几岁,实力却远超于他,在无名面前,他甚至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自己还有什么好得意的?

    除了狂耀和邪月,还有阿奴之外,在无人知道无名不叫无名。

    铭扬自以为无名比他长几岁,已经倍受打击,可若是让名扬知道,无名还是一个少年,一定会瞬间对自己心灰意冷!

    “年轻人,不要太冲动,喝杯咖啡冷静一下!”无名笑着,递给铭扬一杯咖啡。

    此刻铭扬大脑混乱,只等他犀利糊涂地把咖啡喝了一半,才清醒过来。咖啡遗留在他嘴里的苦涩,让他还以为自己喝了毒药,惊得将咖啡杯丢到地上,“这是什么?你下毒了?!”

    铭扬不是没喝过咖啡,所以等他发现这是咖啡,而不是毒药后,再看眼前每个人那副哭笑不得的样子,出糗的尴尬,让他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我还有事,先告辞了!”铭扬拱了下手,低着头离开了。

    刚走出酒店,铭扬一拳打在墙上,“无名,你等着,我不会输给你的,咱们龙虎大会见!”

    铭扬走后,恰好走来一对小情侣,刚刚看到铭扬冲墙撒气,还以为铭扬失恋了在发泄。

    可是墙面上不断裂开的裂痕,瞬间吓坏了这一对小情侣。

    “天呐,我是见到超人了吗?这……强的也太离谱了吧?!”

    “嘤嘤嘤!亲爱的,好吓人啊,你快带我去酒店吧,没有什么是一pao解决不了的!”

    ……

    ……

    龙虎山上,冰魄等人正挟着詹明去律堂。

    律堂,顾名思义,是六扇门掌管内部纪律的一个部门。

    忽地,詹明的父亲詹自通闻讯赶来。

    “冰魄大人,咱们有话好好说,好歹咱们在一起共事了那么多年,能不能放我儿子一回,毕竟他也没犯什么滔天大错,实在不至于送去律堂啊,不如让我带回家严加管教如何?”

    詹自通面色惨白,多少年了,从没听人说过,有谁被送去过律堂。因为律堂刑罚太重,一旦进去,非死即残!

    所以詹自通明知道没有挽回可能,还是冒险来试。

    果不其然,一向没有人情味可言的十五卫,根本不为所动。

    “詹自通,你可知你儿子收受贿赂?这等于是为六扇门抹黑,性质非常严重,恕我必须把他交由律堂!”冰魄一脸冷漠,说完带着詹明继续前行。

    “冰魄大人,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我……”詹自通心痛无比,同时又恨得咬牙切齿,“冰魄,你够无情冷血,我倒要看看,今后你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

    詹自通想到此事因谁而起,身上瞬间杀气腾腾,“无名,你不守规矩,重伤我儿,现在又害的我儿被送入律堂,我詹自通在此发誓,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