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后世之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枯吃饭之际,包围他的齐兵忽然听见在秦岭的山林中,响起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声音入耳灌顶,让每一个齐国兵将的身体都为之一抖,全部亮出兵刃准备抵御那山林中的“敌人”。

    就在那声长嚎将消未消之时,忽然有一只身体巨大的老虎冲了出来,它挥舞着尖利的爪子,将距离最近,且躲闪不跌的两三个兵士撞倒在地上,同时咬穿了另外一个人的喉管。

    面对突然老虎的攻击,那些兵士很快在齐国武将的指挥下,进行了还击。

    这些齐国的兵将,毕竟都是些久经沙场的老将,他们虽然在猛虎一开始的偷袭中有些乱了阵脚,但是随着将领的指挥,士兵们还是稳住了阵脚,紧接着用长矛对猛虎进行了还击。

    七八根长矛乱捅一气过后,那老虎很快被齐兵桶成了筛子,嚎叫了几声之后,便倒在了血泊之间。

    然而,杀死巨虎之后的齐兵却并没有因此而得到丝毫的安全或喘息,因为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五六只嗜血的猛虎从密林窜到了齐兵的身后,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

    在一次次的攻击中,齐兵发现自己已经深陷虎群的围剿,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老虎一看见人便眼睛发红拼命的撕咬,仿佛……只是为了杀戮而杀戮。

    老虎这东西,不论敏捷还是速度,人都是比不了的,虽然齐兵勇猛,但也完全架不住这五六只畜生如此猛烈的攻击,因此在与虎的拼斗中,齐兵很快落了下风,到最后,护送枯的整只队伍便在老虎猛烈的攻击下死伤殆尽,只剩下枯和他那两名侍女,看着满地的虎爪血迹冷笑。

    这一切,其实都是枯的安排。

    原来,在刚才生火做饭的时候,枯特地在火堆中加入了肉桂,肉粉,毒麻子等可以吸引猛兽并让畜生发狂的东西在其中,那些物质随着烟熏火燎,已经渗透进他自己和每一个齐国兵将的身体之内。

    等饭做好之后,枯又以“周礼”为名,与侍奉他的女人们一起换掉了身上满是烟熏味道的衣服,同时吃进了大量让可以自己血脉发凉,毛孔闭塞的凉血食材。

    当老虎被齐兵身上的味道所吸引发狂攻击时,因为枯事先早有准备,又和侍女吞下了大量凉血去味的食物,因而在以嗅觉为主导的老虎面前,已经和死人无异,他们洋装躺在地上,反而躲过了被老虎啃食的劫难。

    就这样,枯以一顿饭的烟火,招来了虎群,又以“驱虎吞狼”的法门,杀光了押送他的齐兵,进而在秦岭之地反客为主,救了自己的性命。

    ……而这也是第一个黑鼎中的故事。

    贤红叶翻译完其中的内容之后,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突然感觉这些东西和我头脑中的某些信息联系上了。

    在找水荷告诉我的五脏庙传说中,似乎撰写“周食禁律”的始祖,也是因为得罪了周天子之后,才被发配到蜀地避难的。那人的粗略传说和这位周代王工枯的经历一行对比,很快就能让我确定,这两个故事中的人,基本是同一个人无疑了。

    等贤红叶念完古文之后,我又进一步问道“没有了么?”

    红叶点了点头,无奈道“信息就这么多,对解开这古鼎中的秘密,也没什么帮助。”

    说话间,她又把脸转向那黑衣男人,用谨慎的口气道“这只是一个鼎而已,能有什么机关,况且你们让我解鼎上的谜,我们连谜面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解?”

    黑衣男人闻言,先是一言不发的走到自己的那些手下面前,随后从一个手下的随身挎包中拿出一个荧光棒。

    那男人摆碎荧光棒后,顺手将棒子仍向青雾中的一个方向,同时冲我与贤红叶道“让你们解的,就是这个谜!”

    随着男人手臂中荧光棒子的落地,大约十几米开外,一面钟乳石墙壁被红色的荧光棒照亮开来,那些穿透力极强的光线反射在那墙壁上,又漫射回来,穿过一层层的青雾,将那墙壁上模糊的影像投射进我们的眼睛。

    我看着那墙壁上的“内容”整个人跟着为之一震,随后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道“死......死人墙?”

    “死人墙!”贤红叶同样。

    “死人墙!”那黑衣男人点头重复道。

    此时,大家全部看见,在青雾间被照耀出来的那一面墙壁,是一面“镶嵌”满了骷髅,肢体,人脸和铁链的墙壁,那些人脸在青雾与红色荧光棒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扭曲,如地狱般浮现在我们的面前。

    杨苦梅与贤云渡所记叙的那一面“死人墙壁”,就这样戏剧性的冲击在我们面前。那场面太过妖异,以至于我看着墙壁上那些张嘴狰狞的面孔,耳朵间仿佛听见了那些墙壁上的面孔,在几百年前哭嚎喊叫的声音。

    从那面墙壁上勉强收回眼睛之后,我盯着那黑衣男人,一脸不解的质问他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感觉你对这里非常了解,你那么厉害又有才,要是都解不开这鼎和死人墙之间的联系,我们又怎么解的开呢?简直是难为人。”

    “这不是我的意思!”黑衣男人冲我摆摆手道“这是老十九的意思,他让我给你看些东西,说你看完了之后,便明白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又为什么说这死人墙和八鼎的谜,只有你能解开了。”

    说话间,黑衣男人扔给我一只电话,在地下,那电话自然是没有信号的,我打开之后,也只在电话上看见了一段简短的小视频。

    打开视频后,果不其然,里边是老十九那张令人厌恶的人妖脸,我真不知道杨苦梅的脸为什么会长在他的身上,而他那两条细长的胡子,又是谁给按上去的。

    总之,那张脸给我一种“临时”拼凑的凌乱感觉。

    视频中,人妖老十九冲我笑着,他非常得意的开门见山道“田不二,如果你能看到这个视频的话,那就说明我的计划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我已经成功的脱住了苏子作和五脏庙,而你,正像我的一把枪一般站在那死人墙的面前,为我找到那最后的谜底。感谢你的帮助。”

    “呸!”我口吐吐沫道。

    说话间,老十九又直接告诉我道“如果你在一具尸体间发现了和我长的一样的照片和骸骨,也请你不要怀疑,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来过这里,而且不止一次,目的也只有一个,至于为什么我的脸十几年也不曾变化,那不是你应该考虑的问题,你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帮我解开那死人墙中的秘密,因为你解开死人墙里的秘密,我才能让你和你的朋友们活着离开那地下的世界。”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