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1章 那就放马过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国邦,回来。”

    见张国邦居然趁着张逸突破之时偷袭,张国兴面色剧变,怒吼了一句。

    可张国邦似乎已经铁定心要张逸死的那样,不退反进,速度加快了些许。

    “啊”

    张逸扬天长啸,围绕在他身边的光芒破碎,顿时化作一道道光箭往四周乱窜。

    嗖

    嗖

    哗啦啦

    整个大厅所有的摆设瞬间四分五裂,桌子也被那些光箭刺中,变得面目全非。

    而所有人都极其狼狈的躲到了一边,有的没有幸免,被光箭擦伤,张家所有人都极其恐惧的看着站在那里的张逸,嘴唇不断的发抖着,冷汗直冒。

    “爸,救命啊。”就在此时,张碧馨极其痛苦的躺在地上,面色惨白如纸,身躯不断的发抖,小腿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痕让人看着都疼。

    幸好张羽是后天五重的境界,第一时间将洛倾城跟沈梦涵拉到了一边,双眼露出兴奋的光芒。

    张碧馨的呼叫惊醒了张国邦,只见他只是看了张碧馨一眼,然后深吸一口气,死死盯着张逸,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此子太妖孽,太过于恐怖了。

    唰!

    张逸眼眸扫向张国邦,双眼迸发如锥子般两道血红色的光芒,直射张国邦的心脏。

    张国邦虎躯一震,心中一阵颤栗,好恐怖的眼神,饶是自己先天的境界,也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

    旋即,眉毛都拧在了一起,眼含怒意的喝道:“我看你这个孽子是不是能够飞天了。”

    话毕,将先天一重的境界发挥到极致,疾步如飞的冲向张逸。

    张逸此时不管是心境还是体质,都有了一个质的飞跃,虽然只有后天八重初期,但他隐隐发现,这时的张国邦只是伪先天罢了,猛然退后了几步,然后右脚蹬地,凌空踢向张国邦。

    看着数道的脚影踢向自己,张国邦心底一颤,抡起拳头快速抵挡。

    脚与拳的较量,显然张逸的凌空处于一个不利的位置,一个不慎被张国邦击中了小腿,瞬间落地。

    张逸甩了甩发麻的脚,冷冷的盯着张国邦。

    心中一阵苦笑,越级对战果然是一件蛋疼的事,若自己还是刚回来那样后天九重巅峰,也许面对张国邦的攻击应对自如。

    众人看得眼花缭乱,他们压根就没见到张逸他们的身影,只见到不断闪过的残影,心中尽是颤栗。

    天啊。

    二爷可是先天的高手,可自己等人口中的这个废材,不仅仅一招秒了后天六重的老人,居然跟二爷斗落于不败之地。

    不由的,他们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喉咙,此时站在这里的张逸,犹如战神般,是那么的惊才艳艳。

    这一记巴掌,把张家的所有人都煽得暗淡无光,他们想起张逸刚回来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嘲笑他没有修为,根本不配做张家的人。

    如今,不是配不配的问题了,而是人家愿不愿意做张家人的问题了。

    要知道凌家的凌云天已经差不多三十,突然爆出他是后天七重境界的时候,整个燕京都轰动了一时,这让凌家一跃成为一流家族。

    可张逸呢,比张华还要就已经可以跟有着先天境界的张国邦抗衡,而且还落于不败之地。

    “哼,就算让你突破,也不过如此。”张国邦冷哼道。

    张逸仰头,嘴角扬起一道戏虐的弧度:“我若全盛时期,取你狗头如探囊取物。”

    “你”

    “放肆。”张国邦脸庞如猪肝般,怒指着张逸,二话不说就往他那方向掠去。

    张逸眼睛眯成一条缝,星辰诀自主运行,戒指也好像饿狼遇到了猎物那般,发出淡淡的金光,蠢蠢欲动。

    “破!”

    待张国邦的攻击来临之际,张逸怒吼了一声,挥起拳头狠狠的砸向张国邦的脑门。

    张国邦心底骇然,猛然躲开了这一拳头。

    可张逸霎时手肘挥动,手肘外面还带着丝丝的森冷气息,目标正是张国邦的胸口。

    嘭

    张逸的手肘成功击中张国邦的胸口,但他也不甘示弱,拳头也砸向了张逸的手臂。

    张逸倒退了四五步,而张国邦这次也退后了三步,在好多人看来,两人势均力敌,不由惊呆了他们。

    若是让张国兴知道,张逸此时只不过是后天八重初期的话,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

    突然,张国邦脸色剧变,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境界似乎有所下降,虽然下降的幅度也不是很大,但他还是感觉到了。而反倒张逸就越战越厉害,就感觉好像自己的修为尽然被对方吸走了那般,面色变得阴沉:“你练的是什么功法?”

    “哈?”张逸撇嘴,耸耸肩:“关你屁事。”

    然后心中一阵冷笑,没猜错的话张国邦已经发现问题的所在了,不过这真的与功法无关,是自己手上的这枚戒指的问题罢了。

    “哼,你练的是一些邪魔外道。”张国邦冷哼的说。

    张逸耸耸肩,不屑解释。

    “大哥,此子太过于妖孽,居然会吸人功力,如果不铲除他,后患无穷。”张国邦眼里闪烁着寒芒,对张国兴说。

    张国兴双眼说过几分睿智,摆了摆手不说话,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但他心里却很清楚,自己这个失踪多年的孙子,练的不是邪功,而是一种极其霸道的功法。

    刚刚张逸对上老人以及突破的时候,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一道道天地灵气,数之不尽的光芒都涌进他的身体,这股天地之威带着正义的力量,所以他完全忽略了张国邦的说法。

    反而,心中极其对这个堂弟不满,他居然趁着张逸突破的时候想要击杀他,而且对自己的怒喝完全无视。

    “哼,既然这样,那就休怪我无情了。”张国邦冷哼了一声,盯着张逸。

    张逸右手摸着左手的戒指,抬眸,冷冽的看向张国邦:“那就放马过来。”

    突然,整个大厅风云涌起,天色剧变,以张国邦为中心,方圆十米都能感到他那滔天的杀意。

    “去死。”瞬时,张国邦化作一道残影,手上已是多出了一把匕首。

    “住手!”

    就在此时,一道极其愤怒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