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6章 血脉相连!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秋风馨香,轻柔飘过。吹落槐香,飘洒桂香。弥漫的,是浓烈的化也化不开的菊香。乡野阡陌,秋水盈盈,吹拂着一季秋的清凉。伫立风中,倾听花枝乱颤,静看花叶舞动。委婉流转,恍若梦境。

    天际缓缓落下了入秋以来的第一场朦胧细雨,三娘站在田野间小路上,泪眼朦胧地看着不远处。

    秋雨潇潇,清肺涤尘。一袭曼妙,一把花伞,在三娘面前,在田间小路,于雨中姗姗而行。

    她仿佛见到了对面中年妇女翩翩起舞,暗香盈袖。

    与秋意,与秋风,与秋的凉薄,丝丝缠绕,缕缕挂牵,一念成殇,定格如诗。

    “妈”

    三娘话声带颤,当这个字说出来的时候,已是泣不成声。

    爱如山重,血浓于水。

    当三娘这话落下之时,时间瞬即凝固。

    蒋亚梅轻颤了身子,缓缓转身。

    当她见到魂牵梦绕的三娘时,手中花伞已掉落在地,任凭珠帘般的细雨滴落在自己的身上。

    虽说她们好久没见,但彼此间能感受对方身上的血脉相连,血浓于水。

    两人的脸,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她们的眼中好似只有对方存在,再无其他。

    看着蒋亚梅落下灼灼的泪水,柔情的呼唤,三娘扑进了那个温暖舒适的怀抱。

    此时的她,不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女,也不再是掌控着庞然大物存在的凌天,她只是一个小女孩,一个急需母亲怀抱的女孩罢了。

    看着面前沁人心脾的画面,如一副传世名画,精美隽永。不管是张逸,还是杨明三人,以及跟上来的村民,早已痴了。

    她们拥抱在一起,谱写温馨。

    蒋亚梅如一股涓涓的细流,给三娘心田带来甜甜的滋润母亲就像一缕柔柔的阳光,让冰冻的心灵无声融化,她的怀抱就是一个静静的港湾,让三娘远航的疲惫烟消云散。

    良久良久。

    第一场秋雨也见证了她们的亲情,缓缓停下。

    “小雪,你这些年究竟去哪里了?”蒋亚梅帮三娘擦拭着脸上的雨水,话声哽咽,喜极而泣。

    讲真,三娘从未尝试过今日的状态,一开口就想哭。

    “我托人去找你,可在去过燕京的那些人都说不知道司徒家,你知不知道妈妈很担心。”蒋亚梅拉着三娘白皙的小手,声音沙哑。

    三娘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母亲那粗糙的双手,想到她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眸中晶莹再度落下。

    她很清楚妈妈不敢回去,抑或说心寒了。

    但她心系自己,托人找司徒家,只想要知道自己安好足以。

    “妈,对不起。”

    除此以外,三娘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若自己能够早些找到她,那该多好。

    若是这样,妈妈也不用熬那么多苦了。

    蒋亚梅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激动的神色洋溢脸上。

    人之中年,犹如时至秋日,行云流水,散淡怡然。她自荷锄葬花,无关风花雪月。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只是闲庭信步,一笑而过。

    女儿回来就好,再无他求。

    她笑得如此的开心,激动得扼腕抵掌。

    “阿姨。”张逸也不想打断这温馨的时刻,但三娘她们的衣服都被细雨打湿,还是赶紧回去换洗一翻。

    但他叫出这个称呼的时候,心里竟有些小紧张。

    看着张逸紧张的神色,三娘嫣然一笑,挽着他的臂弯,轻语道:“妈,这是我男朋友,张逸。”

    “好好好。”蒋亚梅连说几声好,细细打量了张逸一番,好似对这个女婿格外满意,然后继续说道:“我们先回家。”

    “咱妈好像对我挺满意的。”跟着蒋亚梅身后,张逸低声说道。

    三娘妩媚地白了张逸一眼,泛红的眼眶尽是爱意:“德性。”

    但是张逸此时眼中迸发着一股狂戾之气。

    因为他隐隐中,见到了前方蒋亚梅的脚,似乎有所不便,看似受伤,差点摔倒。

    不一会,众人随着蒋亚梅来到她居住的地方。

    见到只有一个十几平的瓦房,做饭什么的都要在里面生火,不管是张逸还是司徒杰他们,不由揪心一痛。

    三娘更甚,泪水噼里啪啦地落下来。

    “妈,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三娘哽咽地问道。

    “能怎么过,我在这里又没地,只能帮人家打打零工,妈妈有手有脚,饿不死。”一边从暖水壶倒着温水给众人一边说道。

    当司徒杰接过蒋亚梅的水时,他感觉这杯水沉甸甸的,仿似千斤重,心中一阵发堵。

    当初,他们是错的。

    这一刻,他的心里只有那么一个想法。

    而门外的那些村民,早已炸开锅。

    原来这些有钱人是来找蒋亚梅的,而且她的女儿,竟是那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孩。

    原来,蒋亚梅是一个有钱人家的人,只是不知为何来到白石村而已。

    “这次白勇估计要遭殃了,这些人肯定会帮蒋亚梅报仇。”

    “就是,我当年见到蒋亚梅的时候就觉得她身上有种很高贵的气质,可白勇他们居然老是来欺负蒋亚梅,这次估计死定了。”

    “我看未必,白勇他们镇里有人呢,白勇的哥哥还是在镇里开厂的呢。”

    如今张逸可是先天四重中期,听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门口村民的议论声自当听见。

    他不知道那个白勇是有何势力,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欺负蒋亚梅,他觉得没必要知道,因为他,以及所谓的他们,是必死之人。

    他黑眸中的冰寒之色一闪而逝,不动声色地扫视着这家瓦房,轻笑着说:“妈,要不今天你就跟我们回家吧。”

    张逸的话一落下,三娘爱恋之意泛滥,柔柔地看着男人。

    虽然没有张逸境界这么高,但与他双修,以及通过他的帮助,自己好歹是先天二重初期,门口的那些话语自然也听到了。

    虽然她心中怒火滔天,但一切,交给男人吧。

    而蒋亚梅听到张逸的称呼,愣了半晌,才古怪地看着他,苦涩问道:“家?”

    “嗯,我与三、小雪的家。”张逸点头说道。

    “我”

    蒋亚梅刚想说话,一道粗狂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蒋亚梅,不是让你帮我去收庄稼的吗,你特么的在这里干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