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 归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一慕正好被筑基成功出关前来拜谢师恩的烟儿看到,他立刻上前,正准备扶起林正,只听殿内传来一声清越之音:“莫动!”

    刚一抬头只见师父欣慰的看着他:“烟儿,你筑基成功了!”

    烟儿旋即跪道到在地:“多谢师父一百多年来的栽培,以及”他本想说赐下筑基神丹,但看了想昏到在身边的林正,又咽了下去。

    因为,他敏锐的发现师父,好像对林正不像之前那般爱护,而是,有所防备的模样。

    “这瓶上品聚灵丹你先拿着,回去好好稳定境界。”苏青拿出一瓶灵丹递给烟儿道:“待为师择日为你举办筑基典礼。”

    待烟儿离开之后,苏青方才轻轻将倒在地上的林正扶起来,往他口中塞一颗刚出炉的九转圣灵丹。

    当林正醒来之时,发现自己身在房间,浑身轻松温暖,舒畅无比。

    他一把拉开衣襟,只见一直盘踞在心口处的那个鬼掌印已消失无影。

    是师父,一定是师父救了自已!林正欲奔出门,却发现他已被困于院中,无法出去。

    联想到之前洞府出现的天像,以及那股无与伦比的丹香,林正心底激动不已:一定是师父为自已炼制的什么灵丹服下,才祛除了体内的阴毒。

    想到因自已刻意隐瞒过往,差点害师父成为罪人,林正心里愈加不是滋味。

    看在那枚万年雪域冰莲的份上,苏青亲自将那枚上品九转圣灵丹带到主峰,当着太上长老之面交给北原真人。

    由于没有红髓玉的掩饰,北原真人身上的阴气森然。

    是以,一直被执善良真人留在洞府之中。

    不过,他们倒是没想到苏青会这么快就炼制出九转圣灵丹,而且,还是极难出的上品丹。

    那么,这意味着一炉九枚。

    虽然,苏青只送来了一枚,但足以能解除北原真人身上阴毒。

    “清华,多谢!”北原真人一揖到底,不单单是感激她赠丹之谊,更是为她能及时为他结周并

    “清华,你是如何发现云夕附身静宇之身呢?”执善真君难和言悦色的对她说话。

    苏青嘴角微翘:“猜的!”

    “这也能猜到?!”北原真人难以置难的问道,同时,看了眼因识海受创,还未在昏迷之中的木倾城。

    其实,好之所以推测出云夕就是这件事的策化者,还多亏了从李家叛逃出的林正,当时,是他告诉苏青,鬼道这种以他人灵力养阴魂之术,其实有个致命的缺点。

    就是,所有被害之人都尚留一丝余念,只要尸身不腐,就可以金沙籽玉为引,招其吐露真言。

    很显然,云夕根本不知道这一点。

    所以,每个人都留下了全尸。

    不过,苏青不知道的是,云夕之所以未销毁这些人的尸身,不过是自负不会被发现,而且,这些腐尸还有大用。

    当苏青依林正所言,将冢园所有被害的之躯召出之后,发现唯独不见了云夕之体。

    而且,从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慕云口中也证实,是她利用慕云以邪法害了崇光真人。

    一开始,她并没有想到云夕的阴魂会附身在木倾城身上,后来,听说北原真人突然被掌门人带走之后,苏青才明白云夕这是要找个替罪人。

    而能让北原真人甘心伏首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道侣木倾城。

    只是,不只云夕当年如何知道北原真人在北海那段荒唐之事,但她一定很清楚,他与木倾城之间深厚的伉俪之情。

    果然,当她带着一群被害之人的尸身来到太上长老的洞府外时,一眼就看到了出来指证北原真的木倾城。

    只一眼,苏青就认定,那绝对是云夕。

    姿态,语气,到处都有着云夕的影子。

    所以,即便她没十足之证,在场之人也认为木倾城就是被云夕附身,连掌门人都未出声反驳。

    听完她轻描淡写的述说,执善真君只是淡淡一笑:“真是物以类聚,清华你能力禀异,收的弟子也不同凡响。”

    言语间却是对林正的肯定。

    “前辈过奖了!”苏青微微笑道。

    苏青离开主峰之后,北原真人服下九转圣灵丹之后,也要带木倾城离开,执善真君并未拦他,只是轻声问道:“北原,你认为,这件事真的完了么?”

    北原真人不由一愣:“师尊,你的意思是”难道慕后还有隐的更深之人?他不禁感觉背后有点发冷。

    执善真君淡淡看他一眼:“你且在这里多留几天,待静宇醒来之后,再离开吧。”

    言语间有着莫名的失望:这个弟子真的是太实心了!

    根本承不起一宗之主。

    是的,经此一事,他对掌门人的意见已见大到,想立刻换掉。

    是人都有私心,他也想让自已门下弟子接任掌门之职,南天如今身为一峰之长,洛阳流落在外不愿归宗。

    苏青刚回到玉宫不久,只见洛阳一身风尘的归来。

    “你回来了?!”看着殿外这个一脸担心的洛阳,苏青只觉得心底安定无比,千言万语,只凝成这一句话。

    洛阳上前一步,与她并肩而行,直到走进正殿方才开口:“苏青,你怎么又去管那件事了?”

    “我这也是机缘巧合了,难道,把我从灵符峰赶回来,是你的主意?”苏青有些惊讶的问。

    洛阳转头盯着她说:“我只是跟师尊说,希望这件事由宗门插手而已。”

    苏青这才想通,为何当初明明是走了太上长老的后门,她才得以到灵符峰为客居长老,为何自符宗归来之后,便被掌门人以林正有问题为由,换上了北原真人。

    原来,关键还是在洛阳这里。

    算了,既然事情已经结束了,而且,若不是她被赶出灵符峰,还不会发生后面这些事情,从而最终查出云夕的一系列阴谋。

    “说说吧,那件事的来龙去脉。”洛阳终于忍不住好奇问道。

    苏青眉头一挑:“你难道还不知道?”

    转念一想,自已也刚从太上长老那里回来,洛阳一定从外面回来,就直接来玉宫了。

    洛阳身子往后一仰,神色疲惫的说:“我一收拾了皮偶老妖,就立刻赶回来了,哪里会知道这些?”

    若不是路过主峰时,偶然听到门中弟子议论此事,他还以为这件事还在查呢。

    当他从两个女弟子口中听清华真人时,就立刻瞬移至玉宫。

    看到她完好无损,才算将提着的心放下。

    “你真的杀了皮偶老妖?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苏青两眼发光的看着他。

    洛阳不由自主的抻手摸摸她的头:“你快点把我要知道的先说一遍,皮偶怪的事,我等下告诉你。”

    说完,他神眼一凝:“烟儿筑基成功了?”

    苏青白他一眼道:“到现在才发觉啊!你这神识也太迟钝了。”

    说着,去拉洛阳搭在她肩上的手,却被他轻轻抽回。

    她眼神一闪,随即发现云夕炼魂,并抓出她之事简略的说了一遍。

    其中,省去林正之前对他的隐瞒,以及,北原真人意图嫁祸于她这茬。

    不过,洛阳还是从她轻描淡写的话里看出了端倪:“你这个弟子,可靠吗?还有,北原师兄,这般做真是巧合?”

    苏青微微一笑:“我想林正所言还是可信的,因为,我之所以猜他出身李家,不过是因为他耳后有块李家印记罢了。”

    “你之前为何没有发现?”洛阳不解的问道。

    苏青神密一笑:“很简单,因为那个印记只有在他极紧张之时,才会显现出来,跟李其耳后的一模一样。”

    其实,这也是苏青之前在洛阳城附近偶遇李其那时,两人在一家散盟之下的酒馆对饮一整晚,无意间发现的。

    而认定林正仍李其之后,不过是按前世遗传之因所猜出来的。

    所以,她才会说是李家的印记。

    洛阳见她只为林正开脱,而只字未提北原真人,脸色不由一暗:看来,他这位师兄还真是拉了苏青下水啊。

    枉费他决定出去找皮偶老妖之前,特意找到师尊,费力把苏青摘出来。

    幸好,苏青没事,不然,他一定去找他算个清楚。

    想到这里,他决定去主峰一趟。

    谁知,却被苏青拦住,她一脸疑惑的看着他:“洛阳,你是不是受伤了?”

    说完,一把拉过他垂下的手臂。

    没想到刚一接触到他的衣袖,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开。

    猝不及防的苏青飞出几丈远,才堪堪稳住身子。

    待她抬起头时,发现洛阳已然消失在眼前。

    空中只余一句:“苏青,我去主峰了。”

    苏青张开右手,摊在眼前,忍不住去想刚才的触感。

    那种**,冰冷无比的触感,让她揪心不已:洛阳到底是怎么了?

    苏青飞身而起,直奔主峰而去。

    她却晚了一步,看着他进入执善真君的洞府,方才微微放下心来。

    希望,太上长老能发现他的异常,然后,帮他一把吧。

    想到这里,苏青心里算是安定下来。

    执善真君虽一直看不上她,但对洛阳这个弟子,却是看得很重。

    舒了口气之后,苏青身子一振,飞身离开主峰。

    “洛阳,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洛阳刚一进执善真君的洞府,便被他一把拉到练功室内,神色严峻的问:“到底是谁把你的手臂变成这样?”

    洛阳低着头,睛神意味不明的说:“我跟一只借人皮作怪的半妖之物打一架而已。”

    半妖?

    太上长老面露嫌恶之色:“哼,这种天理不容的东西,根本不应存世。”

    “你去招惹那种有违天道的东西干什么?这手臂都被咬成这样了?”执善真君轻轻把洛阳的袖子捋上去,看着比常人粗一圈,血肉翻开,还生着一块块硬壳的手臂叹道。

    洛阳垂着头,并不搭话。

    执善真人先以法术将他的手臂恢复正常,而后,发现他血脉之中,有股极为强大的力量,虽然暴戾,但却并无攻击之力,反而有些相融之感。

    “洛阳,你这是从那半妖身上所得之力?难道,那东西有上古神兽血统?”执善真君不由自语道。

    洛阳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快速收回手道:“多谢师尊相助,我要去闭关一段时间。”

    说完,便伏身施礼出去了。

    执善真君看着又往神女峰方向去的洛阳,不由叹暗自摇头:看来,洛阳是真的不撞南墙不回头了。

    他心底突然想起,紫云的那句话:自清华结丹之后,宗门出了这么多事!

    他想到却是,洛阳曾兴高精烈的说:清华结丹之后,两人便情投意合。

    难道,真的是逆背天命所致?

    先是,宗门遭难,接着,洛阳身受重伤

    他真的不敢想像,以后还会有什么灾厄运降临。

    执善真君以手抚额:怎么都是些不省心的东西。

    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前几天紫云过来拜见,修为进步很快,若是勤加修炼,十年内还有望冲击结丹。

    若是紫云也结成金丹,希望洛阳能够顺应天命吧。

    他只得这样先安慰自已。

    因为,清华确实是位不可多得的丹道奇才,而且,机缘极旺。

    所以,他并不想从她身上下手拆散他们。

    “洛阳,你的伤好了吧?”看到洛阳满面愧色的归来,苏青忙跑到走,关心的问道。

    洛阳一把楼住她,动情的说:“我没事了,对不起,苏青。”

    他本以为,将她打飞出去,又突然离开,苏青一定会怪他。

    没想到她看到他的第一句话,却是关心自已的伤势。

    虽然,这所谓的重伤,他自已也不知如何说起。

    两人深情相拥片刻,洛阳方才轻哼了声:“是的,师尊帮我治好了。”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

    苏青已经感觉到,他的手臂已恢复正常。

    “苏青,其实,皮偶老妖,是我们所认识的一位故人!”洛阳突然看着他,语出惊人。

    苏青神色一凝:“故人?是谁?”

    她真想像不出,自已所认识的人中,有这么位一直想要对自已赶尽杀绝的故人。

    洛阳轻笑一声:“看到他真容的那刻,我也不敢相信,竟然是真的。”

    苏青极尽好奇的问道:“到底是谁?”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