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九章 惊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是越中山!”洛阳认真的看着苏青道。

    怎么会是他?好好的一世家之主不做,干这种披着人皮的邪恶勾当?

    苏青是一点也无法理解。

    “当年,北原被算计,看来也是他一手策化的。”洛阳因为气北原真人竟设计于苏青,干脆连师兄都不愿叫了。

    苏青眉头一挑:“难道,宗门发生这件事,还跟他有关联?”

    因为,正巧,北原真人跟她差点替罪羊。

    洛阳微微摇头道:“这个可能是巧合吧,他不会将此事提早几十年布局”

    突然,他接下来问道:“云夕有说她何时背宗的吗?”

    苏青摇摇头道:“当时指认出她之后,太上长老见她意蓝图谋害静宇真人,所以,立刻将她灵魂打散。”

    其实,苏青也很遗憾,当时什么都没问出来,但是,相比一位宗门长老而言,这些显得极微不足道了。

    “洛阳,那越中山本身就是结丹后期修为,而且,又以邪术加身,你也受伤不轻吧?”苏青忍不住关切的问道。

    闻言,洛阳拉过她的轻描淡写的说:“哼,他根本没结丹后期之能,若我没有猜错,之所以变那个鬼样子,他原本的修为也是投机而得。”

    但却只字未提两人激战之事。

    “现在好了,终于除去了一个心腹大患!”洛阳起身来到苏青身后,轻拥住她道。

    既然他不愿她担心,苏青也就识趣的不再提。

    感觉到他温厚的胸膛以及有力臂膀之后,她便安心了。

    果然是元后大修出手,效果非凡。

    半月之后,修真界暴出一件大事:一向低调神密的修真大家族,越家家主突然陨落。

    据传为人寻愁所杀害,传言间凶徒隐隐指向浮云派。

    但是,越家却只是十分低调的办了丧事,新任的家主更是对于越中山之死只字未提。

    于是,这一切又被修真界各方势力解读为:因浮云派势大,越家只得忍气吞声,隐而不发。

    更诡异的是,竟然由此事又扯到近百年前,同为浮云派弟子的清华,也曾在胡家盗法宝,并恶意伤人之事。

    一时间,浮云派弟子成了仗势欺人的代表。

    苏青跟洛阳也被传为其中典型。

    “果然,有违天道就是要遭劫!”执善真君负手自语道。

    玉宫中,苏青放下手里的灵杯,看着一直在关闭着的临风阁,心底不由划过一丝忧虑之色:洛阳自从回来之后,还没出来过,他的伤难道还没好?

    如今外界有传他暗害越中山之事,都传到神女神来了。

    似乎,整个修真界都刻意忽视了两人之间的修为之差,若说结丹后期真人灭掉结丹初期,简直手到擒来,但反过来却比登天还难,几乎不可能。

    纵然是暗害,两人平日几无交集,要如何去暗中下手,才不被人所查

    除非细细想来,不由让人心生后怕。

    不过,让她最郁闷的是,一直在宗门未出的自已,竟也趟枪,被人翻出阵年旧事作文章。

    明明,当初早已澄明之事。

    不管怎么想,这就是一场借机针对他们的舆论打击。

    真不知是谁这般可恶。

    不过,苏青倒并不再意这些传闻,她反正最近也不打算出去,耳不见为净。

    “长老,执事门有拜贴送来”一位弟子手捧一张灵贴进来道。

    平日里一般拜贴之类,她从来都不理会,守门的弟子会每过一段时间,送过来一次。

    不过,苏青基本上都未看过。

    她只特定观注几位好友的贴子。

    所以,一般弟子单独送来的几乎都是朋友们的消息。

    果然,原来是朝阳门发来的丧贴:朝阳门的掌门人隐玄坐化了,如今,由其刚刚筑基成功的木荣接任掌门一职。

    想到被她从迷蒙山带回来的玉树跟凌云两个灵体,如今都在朝阳门,况且,她跟隐玄当年也有些交情,算得上朋友。

    于是,立刻起身前往朝阳门。

    “清华,你结丹了?”苏青刚来到朝阳山下,便遇到化成人形的玉树。

    上次分别之时,苏青还是筑基中阶修为,如今再见已修为大涨,玉树不禁高兴不已:“我就知道,依你的天份,也该结成金丹了,今天肯定会到。所以,一早就是在这儿候着了。”

    在修真界混了这么久,玉树终于明白,如今能修至金丹,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对于他热情谦逊的态度,一时间苏青还有些不适应。

    “清华?你来了怎么进宗门?”随着一个惊喜的声音传来,只见凌云一身玄着道袍,破空而来,气势非凡。

    玉树撇了撇嘴道:“老熟人了都,你还摆什么臭架子?”

    凌云横眉一立:“你那只眼看见我摆架子?看到清华,我立刻就赶过来了”

    这两个一凑到一起就吵,这一点还是没变。

    听这两人的争吵声,来到朝阳门中。

    看着眼前这个身着重孝,面目跟隐玄极为肖似的青年修士时,苏青不由惊叹时光阴似箭。

    上次见到他时,还是个刚刚足月的小婴孩,如今,已出落成一位磊落大方的一门之主。

    “见过清华真人!”看到苏青亲临朝阳门拜祭其父,木容激动非常。

    必竟,这是他平生第一次面见结丹真人。

    苏青亲手扶起他道:“你都这么大了!如今,也筑基有成,更是担起整个朝门,想必,你父亲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

    一番话说的木容心里激动不已:在他认为,高不可攀的结丹真人,竟然是如此亲切和气。

    “多谢前辈关怀,晚辈感激不尽!”木容伏下身子拜道。

    见状,凌云走来拉起他:“木容,清华不喜太多礼,你且放平静些。”

    看来,凌云对这个朝阳门这个新掌门人,还是相当爱护的。

    “多谢太上长老提点,请,清华前辈莫怪!”木容十分谦逊的说。

    凌云微微颔首道:“木容,你且去忙吧,清华真人由我招待就好。”

    随后,苏青随凌云一起离开灵堂,往后殿而去。

    一出灵堂,凌云玉树两个又拌起嘴来。

    话题则是围绕着刚才那位新任掌门人。

    玉树认为他还太过于年轻,不堪当一门之主,而凌云却以为木容天资极高,远比其父更有手腕。

    “清华,你看,我收凌云为徒如何”吵着,吵着,凌云突然转而问她道。

    苏青点点头:“这样也好,木容资质确实不错,你好好陪养,不失为一个好苗子。”

    玉树则冷哼一声:“你一个器灵,还想着当人家师父,真是做人太久,忘了自已的原形了!”

    凌云立马反唇相讥:“哼,你连个本体也没有的游魂,有什么立场说我?有本事出去找个实体啊?”

    一言真正激怒了玉树:“好啊,我这次就随清华一起出去,寻不到中意的宿体,绝不回来!”

    就这样,苏青只得带着玉树一起离开朝阳门。

    “你要找个什么样的宿体?”苏青随口问道。

    玉树沉思了片刻道:“我的本体虽为玉质,但却仙桃之形,而且,当初主人曾以桃木为精为我塑形。所以,我想找一棵年份久点的碧桃树。”说起碧桃树,苏青倒真的曾遇到过一株,她接着问道:“几百年算久?”

    “几百年?最起码也得个上千年吧!”玉树不由大叫道。

    苏青笑着摇摇头:“我之前曾见过一株上年份的碧桃,不过,未注意树龄多大,不如,你且随我一起去看看?”

    玉树自然十分乐意。

    苏青说的那棵碧桃,是指当年她跟乔晓嘉被鬼域童子暗算身受生伤,逃出之后所遇到的那颗。

    她记得当初还有只白狐,曾赠她一颗紫灵珠,还引她们寻到一缕天火。

    天火?她心思一动,不如顺便收了,但想想那只极厉害的三头翼虎,她便暂时打消了念头。

    纵然,她已结成金丹,但也绝对不是那守护兽的对手。

    既然这样,就先帮玉树达成愿望吧。

    凭着记忆之路,两人很快来到鬼域附近,玉树不由顿下脚步:“这里,怎么阴气这么重?”

    苏青这才发觉,若要去寻那棵碧桃树,必须穿过鬼域。

    她可不是无面,能轻松一脚踢飞鬼域童子,所以,一时犹豫着要不要冒然进去。

    正当她踟蹰之迹,只见一个白色的绒球拉了拉她的裙角。

    苏青蹲下身子一看,原来,还是那只四阶雪灵狐。

    “小东西,你还好吗?能带我们悄悄的去找到那颗碧桃树吗?”苏青蹲下来,轻抚着它身上的绒毛道。

    雪灵狐好像听懂了她的话,在地上来回跳跃,像是在破解某种阵法一般。

    突然,苏青感觉眼前境色大变,原来,黑石山已近在咫尺。

    原本赤红的岩石,也变成了黑色,阴森之气比前更重。

    那只白狐在一块黑石间,本来毛茸茸的,雪白的一小团,却显得十分的诡异。

    自黑石山现形之后,只见它回头看着苏青,张起前爪朝她两招了招,示意她进来。

    苏青不由会心一笑,正准备进入鬼域之时,却被一直沉默不语玉树拖住,猛的往后一拉,只见一股团巨大的阴火直接冲过来。

    苏青立刻祭也火灵扇,轻轻一摇,一团团灵火倾泄而出,形成一道火墙,将那阴火阻住。

    随着一声清脆的笑声,只见漫天的黑云自天际压下,苏青跟玉树同时飞身而起,赤心剑随即现身,她灌注灵力进去,辟向那浓厚的阴云。

    同时,玉树也化出本体之灵,巨大的枝丫,将那欲遮天的阴云撕开。

    当天阴幕被撕开之后,苏青趁机放也原娇,她一现身立刻欢快无比的开始吞噬那阴气碎片。

    见状,鬼域之中,涌出一道极强的鬼火,吓的原娇立刻躲回界域,不敢出来。

    苏青一剑直辟上去,随着一阵阴光飞溅,她只觉得身子一紧,一个趔趄,差点倒倒下。

    苏青堪堪稳住身子,只觉得一股巨大而阴冷的吸力,拽着自已往鬼域之中拖。

    “你这个故弄玄虚的鬼童,竟然还想迷惑我们!”随着玉树一声清喝,只见他化身为一柄锋利的灵刃,直接斩向那股阴风!

    随着一声痛呼,苏青觉得身子一轻,只见鬼域中的白狐慢慢化成一个满脸扭曲的鬼童,捂着滴血的右臂痛呼不止。

    原来,刚才那股把她往鬼域拦的阴风,竟然是鬼域童子的手臂所化。

    如今,他半条手臂被玉树直接斩断,虽被他强行按回去,却是血流如注。

    他恨恨的看了苏青两人一眼,狞笑道:“就你们连我的地头都不敢进,还有胆肖想我的万年阴碧桃树?哼,真是异想天开啊,我现在就去炼化了它!”

    说完,化作一阵阴气消失不见。

    “这家伙竟然化成雪狐来”她刚一开口,却发现玉树也不见了踪影,只见地上留下一行字:你在此等我!

    苏青突然有些好奇,鬼域童子怎么会幻化雪狐模样来诱她入鬼域?难道,那雪狐被他抓到了么?

    不过,眼下最关键的是玉树的去向。

    苏青凝神一望,才发现玉树化成一股灵息随着鬼域童子而去。

    苏青觉得手腕一痛,低头一看,却见右手已开始发黑!

    她想起刚才自已轻抚了下鬼童子化成的雪狐。

    还是被这个该死鬼物悄然无息的给暗害了!

    看来,还是自已太大意了,若不是玉树及时发觉不对,拉她一把,想必现在她已深陷鬼域了吧。

    幸好,她身上带着专克阴邪之气的九转圣灵丹。

    苏青立刻拿出一枚服下,看着手上的黑气渐渐散去,方才轻舒了口气,寻了个离鬼域较远的山关停下来等玉树出来。

    简单布了个匿形符阵后,激发随身空间。

    她准备进去修炼一会,同时,查看一番体内有无阴毒残留。

    苏青刚一入定,就感觉外面有动静,本不打算理会,因为,纵然服用九转圣灵丹,但体内的阴毒还有一些残留要以灵力化去。

    正当她打算调取灵力之时,发觉有几个五阶妖兽在她的符阵外面停了下来。

    苏青怕它们误闯进来,悄然发出神识。

    结果,却看到极为令人震惊的一幕!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