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章 奇异之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黑鬼!你鬼叫什么?又出了什么事?”鬼域童子尖声喝道。

    “回,回大王,那口冥井开始沸腾了!鬼气冲天,小的实在压不住了!”

    只见一阵阴气窜出:“废物!连这点能力都没有,哪有资格做鬼将!?”话音未落,身影已不见。

    原本那口无波枯井,如今阴气上涌,似有水光泛出。

    鬼域童子神张口吐出一颗雪白的灵珠,化为一方玉盘,将井封住。

    之后,他脸色极苍白的跃坐在地上,仰面望天咒骂道:“你这个老阴鬼!有种别躲着老子啊,滚出来受死!”

    但不管他怎么嚎,永远灰蒙蒙的黑石山上空,却未起一丝波澜。

    “黑鬼,传令下去,闭关鬼域,本王要闭死关养伤!”随着鬼域童子的一声厉喝,原本阴气森森的黑石山,像是变了个模样一般,恢复了平静。

    不远处的赤河镇外玉矿山顶,闪过一抹白色影子。

    “报,宗主,太上长老的引魂灯熄了!”正在这时,九阳山中一名弟子来报。

    正在跟苏青一起合计宗门事务的乔晓嘉,失手打翻一只玉杯:“怎么会这样?师伯他仍是坐化而去,为何为魂飞魄散?”

    苏青却是双眼一眯,遥望向黑石山方向:难道

    接着,她不由摇摇头:玉芥子又不是玉天枢,能掐会算,他怎么知道玉树抢了鬼道的阴碧树,从而动了鬼童子之本?

    看着伏案大哭的乔晓嘉,苏青决定将此事合盘了托出,也好让她心时有个准备。

    “我早就知道,鬼道会卷土重来,从我引气入体那天开始,师父就已经告诉过我说鬼王已现世。而我,终有一天会带着符宗与他决一死战。”谁知,乔晓嘉听完的她话,静绪反倒平静了下来。

    原来,她一直背负着那么沉重责任!

    苏青不由开始心疼她,一直以来,乔晓嘉都给人一种直爽豁达,没心事的感觉,原来,她的背负如此之重。

    真的是每个人都有秘密啊。

    如今她已结成金丹,这些事情自然也要担起来了。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已的责任,苏青虽然不明白她为何突然穿越到这个地方来了,但隐隐能感觉到:自已也有着非一般的使命。

    不然,怎么历尽艰险,总是在命玄一线,却又屡次侥幸生还呢?

    离开九阳山之后,苏青感觉心境有些起伏,决定在外游历一番,也好历练下,体味人情世故,垂练道心。

    苏青扮成行脚商的模样,开始漫目无目的到处游荡。

    而且,每到一处,她都很认真的购置一些当地特产,一路带到下一个目的地。

    因为是步行,所以,苏青选择的都是些女妆发胭脂之类的东西,既小巧精致又便宜的那些物件。

    可能是拥有两世经验的缘故,苏青所选的东西,一般到下一个地主都十分抢手,渐渐地她也慢慢融入到这种挑着担子,到处贩些胭脂水粉,头绳妆花的日子。

    而她有些浮燥不它的心境,也慢慢平复下来。

    其实,她明白心事的根源在哪里:主要是她有些后悔,当初草率带玉树去黑岩山,怂恿他抢去那棵万年阴碧桃木之事,

    相对于玉树一个寄宿体来说,整个鬼道轮回之门被打开,实在是太重要了。

    所以,她心底一直十分愧疚,总感觉自已又做了一次恶人一般。

    就如同当年因为瘟疫之事,导致几个城池被来一样,苏青真的承受不了这样良心之压力。

    记得当初她也花费了好久,才从那种极端自我否定的心境走了来。

    从此之后的整整五十年,都不再插手世俗之事。

    如今,再次入世,她也是想彻底的走出这种心境阴影,有些事情确实是她而起,但是自已也不能可能会发生更悲惨的事情,而改变秉性,见恶而不灭。

    所以,苏青才会选择成为最普通的一名行脚商,以脚步一步步的丈量世俗之路,一点点让自的心境踏实。

    只有一直接触最为扑实的世人生态,道心才会真正的坚定起来。

    其实,世人的要求很简单,只要过平安吃喝不愁,就快乐无忧了。

    但是,这样在她年来极为普通的事情,在这个世界,大部分的人却都无法企及。

    天灾**,几乎让百姓耗尽的心思,只为谋求一口饱饭,一家平安。

    “快看,有货郎担儿的来了!”随着孩子们清脆的声音,这个隐深山中的小村中的大姑娘,小媳妇们都纷纷端着针线筐子,从院子里出来。

    不一会儿,小小的货担外围满了人。

    苏青一直没有掀开货盖子,只等人来的多了,才慢悠悠的打开货担。

    “哇!这么多东西!”,“哎,妆花多鲜亮!头绳还有这么多新样式?”随着她的动作,照例响起一阵抽气声。

    苏青自豪一笑:这可是她行走各地,收集的最为精美的各种妆花,饰品,针线之类的东西了。

    不过,当她打开另一口担时,立时响起一阵惊叫声:只见小小的箱子分成三层,每层都有不同的机关玩偶,以及各种饴糖,小吃食。

    总之,孩子们看了最兴奋。

    不管什么时代,在哪里,女人跟孩子们的生意都最好做。

    “货郎,这个糖球怎么卖?”一个小穿着十分干净的小胖子,打开第一桩生意。

    苏青利麻的拿起一个沾着芝麻的米糖球热情的说:“这个好吃又便宜,一文钱三个!喏,先给你尝一个,不好吃不收钱!”

    “嗬!这个货郎挺大方的嘛!还给白吃!”“就是,会做生意啊”她的这个举动,收获了满满的好感,很快,生意一个个的来了。

    “好吃!”随着着孩子们的赞叹声,接着,便是铜板哗啦啦的往外掏。

    “呀,这个梳子真精致,那个妆花也好看!”另一边的女人们也挑花了眼,铜板一劲的往外拿。

    不到一刻钟功夫,满满的一担货被扫了八成!

    这才刚进村而已,还不断有人奔来买东西。

    苏青不禁纳罕:这村里人购物热情也太高了吧!虽说她的东西要价不贵,但这一担也值个二十来两银子呢。

    要搁到平时,至少得走十几个村子,过三四天才能卖完啊。

    “哎啊都卖完了?真可惜,我还想着也拿盒粉呢!”一位三旬左右,面色红润的少妇十分遗憾的看着空空担子说。

    苏青呵呵笑道:“对不住了,大姐,今天带的东西少了,已后有机还来咱村转啊。”

    “货郎,你可要说话算话啊,以后常来咱们村啊!”另一位年经稍长的妇人大声喊道。

    “江大姐,你不是看上这货郎了吧!”随着一个戏谑的声音传开,接着,便是一阵大笑声,苏青不由莞尔一笑。

    她挑起担子,朝众人挥了挥手正打算离开,却发现这村里出来的都是些女人跟孩子,竟然未见一个老人,跟男人!

    一开始她还没怎么在意,但整个村子几乎走到头,也未见一个男人现身。

    这可真是蹊跷:这时候日已西下,若说干活,也该回来了吧。

    纵然青壮年都出去做工,那怎么连老人也没见一个?

    这个村子的治安显然很好,各家各户几乎都开着院门,但只见有孩子,女人出入,根本没看着一点男子跟老人的影子。

    快出村子时,苏青终于忍不住问那位一直跟她一起唠嗑的江大姐:“大嫂子,这村里的老爷们儿都不在家?”

    听苏青这么一问,被人叫江大姐的妇人不由紧张起来,她左右看了眼,见没人注意方才小声说:“小货郎,这村儿不吉利,被咒诅了,男人不能呆!”

    这个是怎么回事?没有男人,这些孩子们都从哪里来的?

    苏青不由疑惑不解。

    她决定问个清楚。

    本来,江大姐不想说太多,经不住苏青以一套妆花相诱,便先带她回树尾自已家里。

    江大姐家的院子不大,但收拾的十分干净利落,据她说家里有两个孩子。

    不过,苏青只看一个十二三岁的清秀小姑娘在院里缝补衣服,见她进来,立刻起身往西厢房里去了。

    江大姐慈爱的看了眼门微掩着的西厢道:“这个姑娘啊,一点也不像村儿人儿,面皮极薄,又文气的很,先生别见怪啊!”

    苏青笑着赞道:“小姐儿模样出落的好,又贞静,有大家闺秀的气派啊!”

    听她这么说,江大姐也乐得合不拢嘴:“先生,不愧是走南闯北的人儿,真是会说话!”

    接着,又自豪的唠了会自家姑娘,末了,才想起苏青来的目的。

    边吩咐姑娘准备晚饭,边说起村里的蹊跷来。

    “其实,我有两个孩子,老大是个小子,若被没应灾,今年都有二十了!”江大姐抹了把泪儿,还始说讲起村里的咒诅之事。

    原来,这个传说被咒诅的村子里,男人均活不到成年,便会为各种原因而伤,故而,这里的人家都把未成年的男孩子送出家门。

    至于姑娘长大之后,可以嫁出去,也可以选择留在村里生活。

    苏青心底突然升起一股疑问:“既然村里没有男人,那孩子们”

    “是我们去山神庙里求的,只要年过二十,想要孩子的新妇人,独自到后山的山神庙过一晚就可能有孕。”江大姐毫不犹豫的说。

    “没有的话,就得等三年后再去,村里每人都有两次机会。”她有些自豪的说:“我家老大时,我还没二十就去了,因为是村里姑娘,不想嫁出去才去求的。”

    想到儿子不幸夭折,她神色又暗淡下来:“就是我不听山神警告,不舍得放孩子出去,结果,他十七岁那年溺水走了。”

    靠山神怀孕!苏青不由对那位山神起了兴趣,这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主导这样一个形同后宫的小村子?

    不过,现在她最好奇的还是,这个村子虽然没有男人,但是附近还有不少人家愿把女儿嫁来。

    很快,江大姐便说出了其中的原因:“我们山神村虽没有男人,日子有些寡淡,但不缺吃喝的,有山神保佑,后山的香花每年都能丰收,所以,村子过的比一般地方都舒坦。”

    原来,这个隐在深山里的村子,世代以种一种散发出异香的花儿为生计,每年七月到八月间,在这种花盛放之前,将花蕾采下,晒制好。

    然后,有人到一年一度的集会上来收购。

    因为那香花平日里生长在神庙四周,基本上不用人管理,到**月份时,村里每家分一块,自行采花。

    苏青从她的话里得出,这个村子完全依托这些香花而生存。

    山神庙的作用是保佑这些香花丰收。

    因为之前也有嫁到村里的妇人,因耐不住寂寞,出去跟其他男人混生下孩子冒充山神之人,结果,香花三年未开一朵。

    最终,这妇人母子被驱赶出村子,香花才复又开放。

    听她说完这些,苏青才算明白,这个所谓的山神,真的把这些妇人当成他的后宫了。不过,那些姑娘岂不是他的女儿?

    而被赶走的男丁,不是自已的亲子?

    对于这些,她又有些想不通了。

    真不知这山神要变态成什么样子才能赶走儿子,又能对亲女下的去手啊!

    “村子里女孩子留下来的多吗”苏青忍不住问道。

    江大姐摇摇头:“很少,因为村里孩子不多,女孩都生的秀灵,出山也能嫁到好人家去。而且,外面也说山神村的闺女有福气儿,所以,村儿人都想着把姑娘嫁出去。”

    接着,苏青问出了她心里的第二个疑问:“我怎么没见村里有老人?”

    “哈哈,因为村里人都不显老啊!我都是快五十的人了,算得上村里的老人了吧?这也是住在这里的好处啊,直到死都不多显老。”江大姐笑着摸摸脸说。

    原来是这样!苏青回想起,村里确实有许多看着很精神,但是年过五旬之人。

    这么说来,这个山神对村里的这些妇人们倒也还不错。

    不但衣食无忧,活计轻松,还能留住容颜不显老,若是生个女儿也能嫁个好人家。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