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二章 捉弄?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小白还想说什么,却被苏青抬手止住。

    她手持赤心剑指着云三少道:“今日你不但滥杀王家人,为泄愤甚至连主家的人也敢动,哼,我不相信胡家就这么善了。”

    说到这里,她环视王家一眼道:“所以,今日我且不出手,只是,这王家人若再有伤亡,可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她素手一扬,数百张灵符凭空而出,瞬间没入王府各处。

    云三厉喝一声:“你待如何?”

    苏青灿然一笑:“这是乾坤灵符阵,每道灵符之上者有王氏族人之气息,若是被害,必将触动阵法,呵呵,那个后果纵然是结丹真人怕也难以承担。”

    云三少轻蔑的扫一眼王家诸人:“这群人的命,还不值我抬手!不过,清华,胡家我总得有个交待。”

    苏青淡淡的看他一眼:“你想要什么?只要王家愿意。”

    她倒要看看云三到底所图为何,况且,她只答应王母保住王家子弟安危而已,若是他们手里真有什么异宝被胡家盯上。

    纵然她护得了一时,也保不住他们一世安全。

    而且,云三少绝对是那种有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

    不如,让他挑明了来的痛快。

    “既然清华如此明事理,那我也就明说了,这王宅有问题,否则我们胡家的女修刚到大门口被变成那样?”说到这里,云三神色一凝:“听说,在此之前王家就出现几个疯癫发狂之人”

    他停下来,扫视一眼战战兢兢的王家之人道:“既然这宅子如此邪气,正如刚才清华真人所担心的那样,还是另择一处安稳地方住着妙。”

    原来,是打王家这宅院的主意!

    呵,胡家到底打着仁善仙家的名义,才算没直接赶王氏这千年世族离开,而是,寻了这么个理由把人撵走。

    只是,那个变成枯尸的新娘有些让人费解。

    那东西连胡家人都伤,一定不在其计划之内,如今它消失无形,让人无从查起。

    虽然,住几百年的老宅保不住了,但是,能救下数百口王氏弟子就好。

    所以,王家很干脆的答应,立刻搬出桐城,去城郊的庄子上居住。

    一般大户人家都会准备好几处别院,王家也不例外。

    只是,经此一事,他们是怕了胡家,决定干脆离开桐城,躲的远远的。

    也是,世俗人惹上修真世家,等于应上天灾,几无侥幸的可能。

    而且,胡家还是修真界属得着的大修真世家。

    对于这样的结果,苏青也懒得说什么,只可惜她白白浪费几百张玉符。

    “三天,我给你们三日,全部搬离这里。”云三少淡淡看他们一眼,率先离去。

    他是一眼也不想再看到清华还有她身边那死女修了,怕是直忍不住出手坏了大事,还是眼不见为净吧。

    “多谢仙子施恩,我王氏一族方才躲过一劫。”王家家主,也就是王靖之父领着全家人跪倒在地。

    痛失一双儿女的家主,又被赶出祖宅,瞬间老了许多。

    幸好,苏青出手救下他仅剩下的二子,当看到儿子趔趄着身子出来时,他方才强打起精神吩咐府内诸人收拾行礼,准备搬家。

    这么大一家子,要在三日内全部搬离,着实忙乱不已。

    不过,苏青倒是很清闲,她一步步将王家走了个遍,发现王宅比想像中要大的多,也更加复杂。

    王靖一直跟在她身边,带着她走遍王府没个角落。

    “仙子,这个荔枝园,他们一定没有发现,我带你们进去看看吧!”这天,她们来到王家西北角,路过一片不起眼的荔枝林时,王靖突然停下来道。

    苏青点点头:“也好,进去看看吧。”

    进入林子之后,她才发现这里面别有洞天:郁郁葱葱的荔枝林正中,隐着一个无一丝灵力波动的奇门之阵。

    将一个小小的园子藏于其中。

    而这个阵法的入口,就是那些看似随意种着的荔枝树。

    王靖带苏青进入园中之后,满目伤感的说:“这里算是我们家最为隐秘之地了,相传,那位家族仙人开始就曾居于此。”

    苏青眉头一挑:“你是说,胡家想找的其实就是这个地方?”

    王靖点点头:“回仙人,正是如此。不然,我们一介世俗人家,还有什么值得仙家惦记”

    “你说的很有道理啊!只是他们也太霸道了吧!”小白不忿的说。

    苏青淡笑一声:“修真界就是这样的,弱肉强食。”

    说完,他开始打量起这个小巧妙别致的园子来。

    不过一亩见方的地方,筑了座精致的竹楼,门前还辟了块灵草圃,里面生着几株很常见的灵草。

    虽然,对修士而言没什么用处,但对凡人而言,却是益寿命灵草。

    在灵草圃边上有一口井台。

    “仙子,请随我来。”王靖领苏青来到那口井边,轻轻移开上面的石台,然后捏一个十分繁复的手法,只见井中惊现一道阶梯。

    原来,这里就是王家的秘道。

    “哇!这么多宝贝!”当看到眼前金光闪闪的金银珠宝之时,小白不由惊叫出声。

    就连苏青也忍不住为之震撼:这金山银海,宝气重重,远非一般金银珠宝所有。

    “欢迎两位道友来到王某的道场!”一个极为慈祥的声音从珠宝堆里传出。

    只见一位衣着麻衣,浑身金光的道人从金山之中走出来。

    原来,他刚才跟那一堆金子完全混在一起了。

    苏青拱还礼:“道友这法术倒是玄妙,清华今日涨见识了。”

    没想到王家竟然还隐着这么个金人。

    不知胡家是不是冲他而来。

    必竟,眼前这个宝库,真的十分诱人。

    “道友,里面请!”那麻衣道人边走说:“多谢道友替我家解围,同时,为我争得三日之机。”

    三人到一间由金子筑成的房间坐定之后,那道人亲自为两人各斟一杯灵茶:“胡家一直对我们王家有所忌惮,这次趁我行功走火入魔之迹,突然发难”

    说到这里,他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完全不顾及当年故交之情。”

    原来,这王家在桐地这么多年屹立不倒,竟是因为家中也有修行高人。

    而他们的修行之法,仍金身练体之术。

    修练之后,金身固若磐石,无坚不催,却是刀枪不入。

    但却修练极为不易,每日要吸纳金银珠宝之息为已用。

    也是修真界极为稀有的一宗修行之术。

    没想到竟然也流传了下来,因为修练时动静过大,所以,这位名王诗的修士才会隐于此地修行。

    真是大隐隐于世啊。

    “这是千年灵珠啊,道友且莫动它。”见小白去摸镶嵌在果盘上的灵珠时,王诗立刻出声阻止她道。

    小白讪讪的收回手:“嘿嘿,我总觉得它会动,所以”

    “所以,你就乱戳人家的眼睛?”随着一个不满童音传来,苏青一把拉过小白疾身后退。

    激发防护罩之后,她愤怒的看着满头珠宝的王靖:“这就是你对待恩人的态度?”

    只听一声大笑,却见他于身着麻衣的王诗合二为一。

    小白不解的大叫:“王靖,做人不做太没良心!若不是苏姐好心救你,早被人害死了!你有本事去算计云三少啊?”

    只听合体后的王靖大笑道:“我们金修一门,只有吞噬了于自身有恩之人的修为才能变得更强,我还要感谢三少呢!不然,怎么会引你们两位绝佳的灵食?”

    苏青冷笑一声:“想算计我?也不看看你没有那本事!”

    说完,她一扬手,一个金光闪闪的茶盅脱手而出:“这只金盅还给你!”

    “呃,苏姐,我的手!不能动了!”突然,身边小白惊叫道。

    “哈哈,留下一个也好!结丹真人也确实难啃!”随着一阵纵声大笑,苏青惊讶的看着小白化为金像,她试图拉住小白时,却被一阵金光闪的睁不开眼。

    “恩人,你怎么在这里?”随着一声熟悉的声音入耳,苏青揉了揉眼,发现王母正担心的看着她。

    苏青皱着眉头问:“王靖呢?”

    “靖儿他这俩天一直在昏迷之中,刚才突然吐出一口金水,我急忙出来找仙人”

    苏青翻身从地上起来:“你说王靖一直卧床?那这两天陪在我,身边的是谁?”看了眼四周,未有小白的身影,她不由有些急切的问道。

    “是王童啊,他确实生的跟靖儿有几分相似,是我小叔的儿子,平日里有些古怪,极少出现在人前。怎么了,他可是有什么不对?”王母紧张的问道。

    苏青试探着说:“他突然消失了。”

    闻言,王母松了口气:“这孩子一直古古怪怪的,平日里总不见人,听说在捣鼓什么机关之类,突然看不着也很正常。”

    然后,她又看了苏青一眼,十分惊讶的说:“难道,仙子您也被他戏弄了?这孩子从小就没大没小的,也不知也长幼尊卑,一出现就是爱捉弄人。”

    似是对王童颇有看法。

    小白如今还在他手上,苏青决定先去见王靖一面再作定论。

    王母之言,还不知真假。

    当她看到躺在床塌上的王靖时,苏青方才彻底明白,自已被那个王童给耍了。

    两人虽看上去一模一样,但很明显王靖面色苍白发青,跟色若金纸之色的王童大有不同。

    但是,两人的气息却极其相似,只是,王童身上要更弱一些。

    看着那滩金水,苏青不由惊叹:这明明就是在井下宝库所见金山之息。

    看着人来人往忙着收拾家什,细软的王家人,苏青一时疑惑万分。

    竟然,没有人去注意那个荔枝林。

    她还特意跟王家家主提及荔枝园之事,结果,他惊诧不已的说:“那只是家族传说而已,而且,并不在府内,那荔枝园早已被胡家霸去。”

    “你说,荔枝园早已被胡家抢占去了?那后院那片荔枝林”苏青不解的问道。

    家主难以置信的问:“仙子可是在宅中看到荔枝树?”

    当他随苏青来到后院时,却见西北之地只留一口枯井而已:根本没有荔枝林!

    “我明明记得,被那一个与王靖一模一样之人在这里,领入荔枝林中。”苏青疑惑的看着那口枯井道。

    闻言,家主不由大惊:“你看到了童儿?他真的出来了?”

    得到肯定答复之后,家主见左右无人,方才讲起王童的来历。

    原来,他之所以跟王靖生的一模一样,因为,他们本是亲兄弟。

    是他当年醉酒之后,跟寡居的弟媳乱性之后所生。

    所以,王童的存在一直是家族的禁忌。

    王童自小因为身份尴尬,十分内向,拘谨。

    自丧母之后,就更加深居简出,行为也十分怪异。

    经常捉弄族人,一方面另人十分不喜,但他每次出面出手都很大方,渐渐地族中也默认他的捣乱。

    只要不伤人就好。

    “你说,他经常无故把族人关起来一天半晌?”苏青十惊讶的问。

    王家家主点点头:“就是内人也曾被他关起来过,其中,他最爱捉弄的还是靖儿,我说过他很多次,这孩子却是不听。”

    “仙子,你身边的姑娘,可是也被王童所骗?”他见苏青只身一人,不由小心问道。

    这个王童绝对不像他所说的,仅仅做恶剧这么简单。

    “你知道他人在何处吗?”苏青出声问道。

    家主摇摇头:“这孩子整天神出鬼没的,几乎从来没在家里出现过。”

    原来,是了的人啊。

    怪不得总出来作弄人,一开始也想引人注意的吧,不过,那金身之术,却是不知从何时开始练就的。

    不知,他所言以恩人之力收为已用,到底是不是戏言。

    苏青不由为小白担心起来。

    夜幕快要落下之时,王家几乎已全部离开祖宅,只有家主陪着苏青在府内一遍遍的找小白。

    按他的说法,小白一定会出现在王家某个角落里。

    “苏姐,快来放我出来!”当他们经过主院时,大门前的石狮中传来小白急切的叫声。

    看着一头石屑,浑身狼狈的小白从石狮中扑出来时,苏青不由想笑。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