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一十七章 定情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何宝不以为然的说:“说不定你知道是小名而已呢。”

    “哈哈,何师弟所言极是,对了,这个月可又练制出了中品丹?”说着,白赐笑着走过来。

    林正有些不悦的皱眉:对于这个爱招惹事非的五师弟,他一向十分不喜,不过,面上却不显。

    白赐之所以对修为远不如他的何宝另眼相看,不过是看在他一手极佳的丹术天分之上。

    不过,这个有些木讷的师弟平日总埋在丹房不出,平日听道之后,又紧跟着神色清冷的二师兄林正。

    难得今日他肯应声,师父又不再,正是套近乎的好机会。

    苏青当初选弟子,先看重的自然是他们于丹术的资质,灵性,对于品性只要不奸滑即可。

    没想到这个看上去颇为机灵的白赐竟然是这等性子。

    只不过苏青倒也不太记较,只要他不做什么坏事,平日里起起哄,拉拉伙也算正常。

    自周森沉寂下来之后,原本尾随他身后的弟子,自然以白赐为。

    这不,他一过来,其他几位师兄也纷纷奉承起何宝,这让本性有些木讷的人显得更加无所适从。

    见状,林正不由替他解围:“七师弟,你不是说要跟我私下聊聊处理灵草之事?这里太吵了,不如去我院中祥谈。”

    说完,随即起身出去,何宝也跟着起身:“二师兄,我们一起走。”

    被晌在原地的白赐见他们走远之后,方才轻哼一声:“还是仗着跟在师父身边早几年,就看不上我们这些入门的了。”

    对于林正,他从一来到神女峰就颇看不惯:整天拉着一张冷脸,还越过大师兄一个人占一处宫室。

    之前,也曾在周森耳边诋毁过他不少次。

    不过,他也是敢怒不敢言,据闻,连那位一直跟在师父身边的师兄,因为他的原故,到现在都未能如愿拜入师门。

    而且,他还听说这位二师兄原本修为极低,刚入门时连外门弟子都看不上他,结果,他一个心计,就让师父把他带在身边。

    自此之后,他修为飞涨,人也随之越来越高傲。

    “多谢二师兄,我”听着丹房内其他师兄弟对林正的诋毁之言,何宝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说话。

    已立在丹房外倾听多时的林正淡然一笑:“看来,你五师兄知道还真不少啊!”说完,拂袖而去。

    何宝呆呆的看着如竹般挺立的北影,不知是否该跟上去。

    “你还愣着干嘛?”就在这时,林正突然回头对他微微一笑:“走吧,我昨天采集了些灵草回来,你一向精于此道,也好教教我。”

    何宝有些受宠若惊,立刻向他奔过去。

    虽然平日里,一众师兄弟都认为他跟二师兄关系很好,但其实两人也只是在丹房听道之时,才说上两句话,平日里都是各自修练。

    何宝还是第一次来到林正所居的院子,说是院子,其实跟个小宫殿差不多,比他们所居之所不但大许多,而且也更精美。

    更重要的是,这里距师父所居之处很近,灵力也是整个玉宫之中最为浓郁之处。

    怪不得五师兄他们都嫉妒呢!

    “你什么呆?快来帮忙把这些紫须草抬出来晒晒。”见他一直呆立在院中,林正不由出声叫道。

    何宝回过神,有些赧然:“好的,二师兄,这些紫须草虽好晾干,若是放在太阳之下晒的话,会影响其灵性。”

    一说起灵草,何宝便精神起他,他十分认真祥细帮林正纠正处理灵草之时的细微之差。

    而这些都是他十分细听师父提及时,小心记下的。

    苏青每教他们炼一种灵丹,都会顺带将所用灵草的习性,采集,处理一并教给一众弟子,一般弟子都会测重于开炉炼丹的技巧,只有何宝从头到尾都十分认识。

    要知道,练气期的修士虽然精神力强力一般人,但是,并非如筑基修士那般开辟出识海,几乎可过目不忘。

    对于未加特别记记之事,也会淡忘。

    但何宝神智群,有着过目不忘之能,对于师父授课的每句话,处理灵草,开炉时的每个动作都记的清清楚楚。

    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在一众弟子之中脱颖而出,几乎每个月都有中品灵丹交上。

    也因此得师父青睛有加,每个月都有亲手练制上品聚气丹赏赐给他。

    “何宝,你也快要进阶练气五层了吧?”林正边细心翻晒灵草边问。

    何宝似然十分认真的处理灵草,头也不抬的说:“幸得师父时常有上品灵丹赐下,不然,也不知到什么时候才能进阶呢。”

    林正点头道:“师父一向爱见勤奋务实之人,你这样就很好。”

    “你放心吧,二师兄,我是不会跟五师兄他们混在一起的。”何宝却也不笨,知道林正是在指点他,忙表白心迹:“我以后唯二师兄您的马是瞻。”

    闻言,林正不由笑道:“你说这些作什么,我们本来就是师兄,在一起论道谈天还用表什么忠心?”

    何宝搔了搔头憨厚的笑道:“我嘴笨,不会说话,二师兄你别计较。”

    看着他实诚的脸庞,林正面上笑容更盛:他一向心思玲珑,别人道是他受尽师宠,其实,他心底明白,当年师父之所以收他为徒不过因他冒充林家子弟。

    而他也确实算准了当年曾在林家授徒的师父,一定会对林氏子弟多些眷顾,果然,他赌对了。

    之后,因修为低,又为师父所看重,结果惹怒了一直未如愿拜师的梦女,于是,他便又起心算计于他,同时,也让师父将他带到正殿修练。

    也许,正是盛宠而衰,他怎么也想不到,宗门一件大事竟然莫名将他卷入其中。

    当他向师父坦白身世之后,心里明白,他已彻底伤了师父的心。

    所以,当这批弟子进来之后,他就故作清高,以制造他仍师父非常看重之人的假像,以此来维持在宫内的地位。

    对于周森当初的挑衅,他根本不加理会,只略施小计,就是让他在师父面前失了好感。

    越是聪明绝顶,机关算尽之人,就越欣赏性子实在,且有真的能力之人,何宝能是这一种人。

    从林正见到他第一眼起,就认为这个师弟值得交往。

    “二师兄,你,如今已经练气圆满了吧?”何宝见他一直未语,抬起头看着他小心的问道。

    林正朝他温和一笑:“你以后就叫我林师兄便可。我如今只是练气十层颠峰,还未到大圆满之境。”

    何宝正欲应声,只觉得一股巨灵力席卷而来,他们刚摊开的灵草都随之而动。

    原本面色和煦的林师兄神色一闪,随即笑道:“是有人筑基成功了。”

    “啊?!”何宝一时反应不过来。

    倒是林正站起身子冲他道:“是一直跟在师父身边的梦女师兄,走吧,我们也出去得些天道之息。”

    难得遇到门中师兄筑基,这像的机会对于两人极为难得,特别是林正,他本身也快要练气圆满了。

    二人奔至大师兄所居的清和宫时,只见外面已站满了人。

    除却已筑基的烟儿,周森两人,其他内外门弟子基本上都在这里感悟天道。

    “何宝,凝神静心,用心感悟。”见何宝有些不知所措的一直东张四望,林正忍不住出言提醒道。

    闻言,何宝脸上一红,立刻敛神静气沐浴在这难得的天地至纯之灵力中。

    梦女筑基成功之后,立刻奔出房门,兴冲冲的往了正殿而去。

    “恭喜你筑基成功!”烟儿激动的看着他道。

    “恭喜梦女前辈筑有成,踏入大道之途!”随着他的声音,宫外一众弟子突然高呼道。

    这声势倒是让梦女神色一怔,刚要说什么,却见烟儿上前拉住他:“你可是要去拜见师父?”

    梦女点点头:“正是,我能筑基成功,多得师父倾心教导”

    不待他说完,烟儿拦住他说:“师父如今正在闭关之中,你且先稳定下境界,待师父出关再去拜谢也不迟。”

    听说苏青在闭关,梦女顿现失落之色,但很快又调整过来,笑着对烟儿说:“你言之有理,即然无法拜见师父,我且先行闭关些时。”

    说完,又回到练功房开始修练。

    烟儿来到宫外,对外面翘以待的众弟子道:“各位师弟,师妹,梦女师弟如今在稳定境界,不便来谢诸位。”

    说道这里,他从怀里拿出一把灵石道:“我且先替他谢过各位!”

    说完,一颗颗灵石飞至一众弟子手里。

    何宝将手摊开,惊喜的看着手里的两颗灵石,随一众弟子高声谢道:“多谢大师兄赏赐!”

    目送一众师弟离开,烟儿不由嘴角微翘:梦女,终于筑基成功了!也可以正大光明的拜在师父门下了。

    最关键的是,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可以公诸于众了!

    这么多年来,梦女虽于他心意相通,但却总因修为逊于他,以及未能拜入师门而耿耿于怀。

    如今,他已筑基

    想到梦女这次闭关前说的话,烟儿的脸不由红了起来:他曾说若能筑基成功,并拜到师父门下,一定求师父同意他们结为道侣。

    本来,烟儿并不愿结侣,但在梦女出关的一瞬间,他突然有种想要和他一起相伴到地老天荒的感觉。

    若真能跟梦女结成道侣,那么,他的人生算是没有遗憾了。

    在他认为,这世间只有跟他最为知心,除了梦女,再不可能找到这么相知相怜相惜泼之人了。

    一想到结侣,他的脸忍不住又红起来:当年,他跟与肖朗结成夫妇,也是师父从中作媒,如今他能遇到梦女,也是师父好心带到他身边的。

    此刻,被大第子惦记着的苏青从仙果园的灵潭中起身,慢慢舒了口气,神清气爽的来到仙宛。

    “苏青,你又进了一个境界?”青鸟从外面飞进来惊喜的说:“本以为你这般笨拙,金丹之后,修为难有寸进。没想到竟然这般顺利,真是不可思义。”

    苏青得意一笑:“那是我基础打的好!”

    青鸟扁着头看她道:“待元婴凝成之时再说大话也不迟,那才是真正踏入大道之门!”

    元婴啊!

    对于结婴,说实话苏青心里一点底也没有,虽然,她手上有化婴丹之方,且不说那上面几乎无法寻到材料,纵然能聚齐灵草材料,但她如今的修为能力,根本没有开炉之力。

    算了,还是一步步慢慢将修为提上去再说吧。

    在仙果园闭关许久,不知这些时日是洞府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苏青随后摘几颗高阶灵果,闪身出来。

    刚一出来,她便觉宫内多道属于筑基修士之息,不由嘴角一翘:看来,梦女筑基成功了。

    她虽未正式收他对徒,但不管怎么说梦女在跟身边一百多年,苏青一直当他弟子一般看待。

    对于他闭关筑基之事,也很上心。

    当初之所以未赐下筑基丹,主要因为他体质有异,且年龄已太大,根本承受不起筑基丹的灵力冲击。

    其实,按照一般修士,一百三十岁的年纪,根本不可能再筑基,但是梦女一直服用上品灵丹,且他有股韧气,一直支撑着生机不减。

    “师父,你出关了?”苏青撤去符阵,步出正殿,只见烟儿满脸喜色的冲进来,

    苏青看他一眼嗔怪道:“你多大个人了,还这般冒冒失失的,梦女呢?境界可还稳定?”

    “哈哈,师父责怪的是,我这就去叫梦女来见你!”说着,转身奔了出去。

    见状,苏青不由摇摇头:到底是相处一百多年的情谊,烟儿比自已筑基成功都兴奋!

    “真的?师父出关了?”梦女匆匆收住功法,喜形于色的搂住烟儿:“我终于筑基成了,你说,师父会不会答应收我为徒?”

    烟儿拍拍他的背道:“一直会的,师父于我们的承诺从来没食言过。”

    得了肯定之后,梦女方才紧纂住他的手,并肩往正殿而去。

    一路之上,根本无暇顾及其他弟子异样的目光。

    苏青看着双手交握,一齐跪倒在面前的两人,也有此许愣怔:“梦女,你既已筑基成功,即日起便是我门下亲传弟子,拜师仪式就随筑基典礼一道办。”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