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三章 伤逝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多谢林师兄关心!我觉得还行”头一次为人师的何宝激动不已跟林正说起在主峰的经历。

    听他说到清鼎真人赏赐一个上品丹炉之时,林正不由面现羡慕之色:“恭喜何师弟,大师伯出手,一定非同凡响。”

    何宝见左右无人,十分小心的拿出一个通体赤色的丹炉道:“就是这个赤焰鼎。”

    林正神色一闪,才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

    见状,何宝将丹炉弟到他眼前,神色诚恳的说:“林师兄”

    “啊,这个,何师弟,这丹炉品阶太高,我只看一收起来吧!”林正十分惊讶的对他说:“看来,大师伯真的很看重你。”

    何宝让了几次,林正虽然看上去十分羡慕,但却未接过赤焰鼎。

    最终何宝小心移移的将这个暂时他还同不到的宝鼎收了起来,随林正一起前往他的宫中一起研讨论丹道。

    这次灵草峰授道之所以能成功,也多亏林正一直从旁帮忙,一直以旁观者的身份看他练丹,并从旁给出些许建议。

    “林师兄,你要不要试试在我面前开炉?我一定不会打扰你的。”来到林正所居的桂宫之后,何宝忍不住建议道。

    林正摇摇头笑道:“我这几年准备将重心放在修练之下,待筑基之后再做尝试吧。”

    听他这么说,何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那,我以后”

    “没事的,何师弟,跟你一起探讨丹道,我也从中受益非浅,我们拜在师父门下,纵然筑基为重,丹术也不能落下。”林正笑着打断他的话。

    自从何宝每个月前往灵草峰授道之后,渐渐地在人前话也多了些,不再是埋首于丹道,除了一直跟林正要好之外,跟其他师父弟也渐渐有的交集。

    对于他的变化,苏青也是喜闻乐见的。

    况且,对于之间的交往,她一向不插手的,仍然每个月公开传道两个时辰,其间,她准备单独教唯一的筑基弟子周森之时,他却是不愿意。

    现由是练气期的灵丹他还未能开出一枚中品灵丹,认为不到修习高阶灵丹之时。

    对此,苏青也不强求,想想还是等林正筑基之后,再一起教他们两人就好,随着何宝每次从灵草峰回来,都会得些赏赐,堪至还不少女修因他丹术精湛而倾心。

    何宝虽性有些憨直,倒是生的一幅好相貌,浓眉大眼,顾盼自雄,纵然跟极为清秀俊朗的林正站一起也毫不逊色。

    当他有次不小收带出一位灵草峰师姐送的灵帕之时,可羡慕坏的五师兄,为了能到灵草峰授道,他也开始当众开炉之术。

    只可惜他生性活泛,定力不足,故而每交当众开炉都不成功。

    “白赐,你性子脱跳,不适合于人前开炉,待筑基之后,凝出识海之后再行尝试吧。”苏青见他数次开炉之后,方才开口点化于他。

    经过无数次失败之后,白赐本来已十分失望,但听苏青这一番话之后,修练反而勤奋许多。

    虽然他不能去灵草峰授道,确切是说去吸引一众师姐妹的仰慕之意,但是,师父他筑基之后可以!

    也就是说他能够成功筑基!

    而他之前曾听周森无意间说起过师父可以练制筑基丹!

    相传,只要服用筑基神丹,那么筑基基本上都能成功。

    他虽然喜欢哗众取宠,但是,这个秘密他却从未说出去过,既然师父密面不宣此事,那么,一定有其原因。

    看到白赐不再变着法的带头糟蹋灵草,苏青终于舒了口气,趁机教导弟子: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众人面前开炉。

    每个人的心性各不相同,纵然可以当众开炉,也不一定能做好授道之事。

    经过几个弟子这段表现,她也发觉,只有何宝堪为人师。

    有了灵草峰的灵材供给之后,灵丹慢慢存下不少,苏青也打算着手灵丹阁的开张事宜。

    “师父,你要把本峰的灵丹拿去出售?”烟儿不解的问道:“为何不去宗门大坊市换取灵石?”

    经他这么一说,苏青恍然:她如今身在浮云派,灵丹在宗门就能消耗掉,根本不用像符宗那样另外开店。

    不然,定然会引起宗门不满。

    想通之后,她将此事次由烟儿跟梦女去办。

    “你说什么?两个时辰不到,那些灵丹便被抢购一空?”苏青十分惊讶的看着烟儿梦女两人问道。

    这可是她攒了好几年的灵丹啊!

    “师父你看,这是所得的灵石”烟儿笑着把一个储物袋子给她道:“堪至有的弟子自抬价格抢着买灵丹。”

    说着看了梦女一眼,只听她有些迟疑的说:“我,我想着众位师弟练丹不易,这些灵丹不能都被一小撮人所得,”

    听他说到这里,苏青眉头一挑:“你不但抬价,而且,还限购?”

    梦女艰难的点点头:“我只是把中品丹加了一成价,灵丹出售一半之时,才规定每人只能买一瓶。”

    “好,你做好,想不到梦女还挺有生意头脑的嘛!”苏青忍不住出声赞道。

    随即从装着灵石的诸物袋里拿出二十块中品灵石奖给他,接着,又给他们两人每一瓶上品聚灵丹。

    “看吧,我就说师父一定不会怪罪我的!”一出正殿,梦女一把搂过烟儿得意的说。

    烟儿将手一伸:“拿来!”

    梦女识趣的把刚到手的二十块中品灵石放到他手里:“你就让我多暧一会怕什么!”

    烟儿白他一眼:“当然是怕你拿去做人情了!”

    自从梦女筑基之后,便不再做女装打扮,他本生的极美,换回男装之后显的极为风流俊秀,惹得玉宫内几位外门女弟子心动不已。

    而梦女扮做女儿身久了,很容易跟这些女修混于一处。

    几句前辈叫得他大把的灵石赐下,气得烟儿把他身上所有的灵石都收了去。

    不过,烟儿虽对这些女弟子不假辞色,但却有更多的人被他一双微波潋滟的桃花眼勾了魂去。

    对此,梦女却是十分自豪。

    “苏姐,你的一对弟子道侣可真有意思,皆是风流无比的人儿,极招人喜爱的主儿。”

    苏青哈哈笑道:“所以,他们才会彼此看对眼啊。”

    其实,烟儿两人不仅迷的一众女弟子魂不守舍,连宫内的诸多男弟子也有不少倾心两人,只是,不像那些女修那般明显罢了。

    因为,不管是梦女还是烟儿,大家都习惯把他们当成男人来看。

    时光一晃过去了两年,苏青有些担心的着着已变成一片荒芜的灵草园,自洛阳在对面山洞里闭关起,这谷中的灵草就日渐枯死,如今已是寸草不生。

    但是,洛阳还未出关。

    虽然,她心有预感洛阳一定会冲击结丹中期成功,但他这么久未出关,苏青不免有些担心。

    最近,她每隔几日都要下来看看。

    “周森?你怎么在这里?”她信无意间来到桃花林外,突然看到林中立着门下弟子周森。

    看到她之后,周森十分麻利的躬身施礼:“弟子见过师父!”

    苏青招手叫他起身,疑惑的看着他不语。

    见状,周森方才神色惆怅的说:“师父,听说这里是您跟洛阳真人相识之地?”

    苏青微笑着点点头。

    “我跟江儿也是在一片桃花林中相遇的,只是,那只是普通的野桃树而已。”周森道出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失恋了。

    原来,他所心仪的师妹突然不愿再见他了。

    “师父,那天,我们又到那片桃林中,她说:红花易逝,若是这些娇花长留枝头该多好?自此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周森目光哀切的说。

    苏青也不知该如何安抚于他,只是微微一笑:“她也可能只是闭关修练而已,你且莫伤心,耐心等等再说。”

    听了她的话之后,周森深施一礼,面色凄悲的回峰而去。

    这些个孩子们啊,感情还挺文艺的。

    苏青笑着摇摇头,没有经历生死考验,只是偶然私会而已,这样的感情是容易让人伤感,因为,它真的不够坚定。

    想想她跟洛阳之间的感情,这些弟子之间的,显得十分浅白。

    就在她愣神的一瞬间,一股巨大的火灵之力席卷而至在山谷之形成一只巨大的火鸟,呼啸着扑向洛阳闭关之处。

    苏青目瞪口呆的看着无数各色,由火灵凝成的灵鸟前仆后继的飞至谷中,心里不由暗叹:仅仅晋阶结丹中期而已,竟然发出这么大的动静。

    要知道除非跨阶之境,一般大小境界进阶,根本不会引动天像。

    但是,眼前这些火鸟,虽无天地元力,但也包含着自然之力,正当她感叹不已之时,只听身后传一声极动人之音:“苏青,我出关了。”

    “你成功进入中期了!”苏青转身看着有些激动的说。

    言毕,立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洛阳紧紧拥住她动情的说:“多谢你,苏青。”

    苏青轻捶他一下道:“你我之间,无需客气。”

    洛阳只把她搂在怀里,闭上眼深吸了口气,静默不语。

    两人当日就是留在云中涧,没有回玉宫。

    结果,第二天一早,便看到烟儿急匆匆的来到小院,带来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昨晚林正突然闯入周森的院子,以玉石俱焚之势,抽尽灵力与他同归于尽。

    “他们两人现在怎么样?”刚从翻身起来的苏青一脸严肃的御风而起。

    “幸得何宝发现的早,周森已身亡,林师弟被一个丹炉护住丹田,还有一线生机!”烟儿话音未落,师徒两人及洛阳已至玉宫。

    苏青刚一现身,只见何宝哭着向她奔来:“师父,您一定要救救林师兄啊!他是无辜的!”

    无辜?苏青一把抓住他,严厉的问道:“你可知此事的来龙去脉?”

    “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了,但是,这个丹炉可”何宝指着林正紧紧抱在手中的丹炉,苏青打断他的话:“这不是你大师伯赐给你的吗?怎么会在林正手上?”

    边说,她边以灵力护住林正的丹田,将手指搭在他的手腕上。

    而后,迅速往他嘴里塞了一颗绝品碧络丹,抬眼见何宝眼瞟着一众涌进来的师兄,面上带着惶惶之色。

    见状,苏青挥手叫一众弟子出去,吊住林正一息生机之后,她立刻来到丹田已碎裂的周森跟前,见他生机全无,方才转身看着紧张守在林正身边的何宝:“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何宝看了眼她手里的丹炉,方才开口道:“昨天,林师兄找到我,说要借大师伯所赐的丹炉一用。”

    我给他之后,林师兄突然说:“若是他活不过今晚,一定要我禀报师父,周森早已不是原您愿来的弟子了!他是鬼道门人!”

    “你说什么?!”苏青心头一振,就连洛阳也不由看向何宝。

    只见指着苏青手里的丹炉说:“林师兄说,师父您若不相信,可以用赤焰炉一试,还说,这丹炉有辟邪之力。”

    听他这般说,洛阳疑惑的看着苏青,只听她点点头:“当日大师兄也跟我说起过,这赤焰炉本是由师祖亲手练制,确有祛邪镇鬼之效,因他见何宝为人憨厚,所以,才起意赐于他,以防其身中邪魔之术。”

    其实,说白了就是清鼎感觉何宝不太聪慧,怕他被人奸邪之人所用,所以,才会给他这个辟邪的丹炉。

    说到这里,苏青将信将疑的把赤焰炉上的化鬼镇打开,只见一道红光闪过,伏在地上周森的尸身化为一名女子。

    若是白赐在的话,一定认得此人:正是当初与他有一面之缘,并且一直直念念不忘的楚儿!

    看到自已的弟子莫名变成一个陌生女子,苏青十分惊讶:“这到底是什么邪术!”

    “找五师兄,对,师父,林师兄说他一向跟周师兄交好,可能会有所知。”何宝突然大叫道。

    当白赐被叫到院中之时,他看到趟在血泊中的女子不由惊叫道:“楚儿!?”说着,扑上前惊呼:“你怎么在这里?怎么受”

    “啊!”随着他一声惨叫,一阵极难闻的皮肉焦糊之味传来,白赐的双手已见白骨!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