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九章 凶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灵兽与妖兽最大的不同在于,妖兽野性十足,在五阶前虽然有各种天生妖力,但却灵智未开,根本无法驯化。

    而且,无法与修士订主仆之契。

    据说,此一项是上古妖神为防止妖兽一族为仙界所控特意设下的禁锢。

    灵兽则正好于之相反,自幼年灵力入体,灵智即开,且随着修为慢慢增长,天生比较易接近修士。

    若是驯化得当,灵兽与认主之人合力战力可大大增加。

    最妙的是自幼被驯化的灵兽,俱有很强的配合执行能力,不用订主仆之契便可听命于人,这次如意门送出的均为此灵种灵兽。

    因此,各大宗门都十分高兴。

    驯兽之术失传于世近万年,如今不仅现世,且得了不少战力不俗的驯化灵兽,且公然发布拒收已入过各大宗门的弟子。

    让修真界对这个行双修之术的如意门大有好感。

    而且,如意门还有意无意透露出一条极严厉的门规:有行鼎炉采补之术者,当即诛杀,不论是否本门弟子,如意门都会倾全力将其杀灭。

    当苏青从乔晓嘉口中所到这个门规时,不由大为赞同:“确时有大门派的担当,这如意门以后不可限量。”

    乔晓嘉看着她笑道:“这个门主倒有你当年的几分胸怀,气度。”

    苏青只谈然一笑:“我只是因为个人不喜鼎炉之术,又见其害人堪深,所以,才会想着以一已之力将其销毁如意门却是为宗门发展为计,因为,修真界均知其双修之术,一旦有人行鼎炉之法,必定第一个想到是他们。”

    “所以,一开始它就把这个黑锅给砸了,若有这等事,如意门就是义不荣辞,倒绝了一些鬼域之人的打算。”乔晓嘉恍然大悟。

    两人闲话一会之后,苏青便叫来烟儿交待他看好洞府诸事,便随乔晓嘉一起往符宗而去。

    一看到她,正阳十分高兴的说:“苏姑姑,好久没见到你了!”

    苏青见他也即将升筑基中阶,不由感叹符宗这两大主事人赶在一起闭关,怪不得乔晓嘉非要她亲自过来坐镇。

    “苏青,这两年就麻烦你了,正阳他可能近期也要闭关”乔晓嘉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我也正想想一宗掌门之瘾呢,好了,有些什么要交结的事易,现在就说吧。”苏青笑着宽慰她。

    就在乔晓嘉闭关五个月后,主管符宗事务的正阳也要已修至筑基初阶顶峰。

    “这两瓶上品聚灵丹你且拿去服用,还有这六枚灵果对你冲击筑基中期也有助益,且记,不要贪多。”苏青接过他手上的交接玉简后,赐下不少灵丹仙果。

    待正阳感动不已的离开后,她才发觉管一个宗门真的十分麻烦。

    看着面前一溜执事,她一个个耐心听他们讲完自已的职责后发,每人分发一瓶上品聚气丹便谴散了去。

    经过几日忙乱,很快苏青也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符宗其实并不难管理,只是,每日要听这些个执事弟子汇报,门下弟子交了多少灵符上来。

    “咦?这个江流云怎么连续三日都只交一张灵符?”苏青无意间轻呤出声,却见一个练气八层的执事身子不由一颤。

    她装作未见,很快翻完手上的灵符,随即挥手让他们下去。

    她明明记得有次乔晓嘉曾在面前提及过这个江流云,说他极具制符天赋,第一次制符便绘出了中品灵符。

    这样的天才人物,怎么会每日只交一张最低阶的下品灵符?

    想到这里,她以法力将灵符整理好封存起来,记了总品目,数量,而后叫一名新任命的弟子入库。

    原本,入库封存这些事都是正阳亲自经手的。

    苏青才懒得这般,她只在灵符库里装一只朔回宝镜,而后,将每日上缴的灵符过目后命人造册入库。

    若是什么事都亲历亲为,那实在太累了。

    看了外面暗下来的天色,苏青伸展下身子,而后,隐了身形往弟子堂行去。

    刚进去就看到一群人在痛打一名练气三层的弟子,她正准备现身制止,只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执事传出:“江流云,你还不肯为就范儿是吗?”

    被打的口鼻出血的,形容狼狈的弟子挺直了背说:“我绘制的灵符到不了正阳掌门手里,我就只能绘一张了。”

    “你怎么跟执事师兄说话的!”一位练气四层的弟子一脚把他揣倒在地:“现在谁交的符,不是由执事师兄说了算?”

    苏青实在看不下去了:“这符宗难道也是这位执事说了算!?”

    随即她现出身形,一股属于结丹真人的巨大威下传也,弟子堂的诸人不由自主跪伏下来,那位执事更是吓的摊倒在地。

    见状,苏青轻哼一声收回威压,此时,整个堂中弟子都涌出来跪拜行理:“恭迎清华长老!”

    “免了!”苏青上前亲手扶起满脸激动之色的江流云,而后,轻轻一招手,只见那位八阶执事弟子被她以法力拖了过来。

    苏青随手拽下他系在腰间的储物袋,轻轻一抖:只见数万张各色灵符如雪花般撒下来。

    “这些灵符从哪里来的?”苏青盯着他。

    那执事弟子已吓的说不话来,只是全身一个劲的抖。

    “江流云,这些灵符可否都是门中弟子进供奉给他的?”苏青转而看向满脸振奋之色的弟子。

    他规矩的深施一礼,然后开口回道:“回长老的话,正是。”

    闻言,苏青点点,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几千弟子高声道:“以往,你们助这位执事为害宗门之利,除却今日当众殴打他人的弟子,都既往不咎。”

    听到这里,那吓得心都提起来的弟才算松了一口气:他们平日里可都给这位执事师兄进供的。

    接着,苏青伸手将那执事弟子修为废去,下令逐出师门。

    同时,今日欺凌江流云的五名弟子灵力被封三年,罚去做苦役恕罪。

    看着,因修为被废,瞬间衰老虚弱不已的弟子,一众弟子心头巨振:这位客坐长老,真是雷霆手段!

    之前,也曾有发生过此类事情,不过,正阳念及门中练气高阶弟子较少,一般都斥责一番了事。

    所以,这个执事弟子才这般胆大妄为。

    “以后,大家绘符之时,全部往符室选定一间房用,这里面我会随时注意到你们的努力,决不可能再行被人吞了灵符。”苏青祭出一件洛阳送她的随手空间,置于弟子堂后面给这些弟子作为符室。

    同时,任命性子耿直的江流云作为执事代收灵符。

    借着此事,她准备把整个符宗都整顿一番。

    “报长老,江执事自杀身亡了!”苏青刚回到三清正殿不久,正在拟定宗门法规之时,突然听到门外有人来报。

    当她来弟子堂时,只见江流云身子高高悬在院中那颗老桂树上,全然没有生机。

    “是谁最先发现他的尸身的?”苏青扫了眼从房里出来看热闹的一众弟子问道。

    一个练气二层的少年颤着身子应道:“回,回,长老,是我”

    原来,是个刚入门不久的弟子半夜起来去茅房时,发现江流云吊死在院中。

    苏青手轻轻一抬,江流云的尸身被放了下来,她淡淡的朝一众弟子说了声:“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之后,便带着那具尸身闪身离开弟子堂。

    回到三清殿,她放下江流云的尸身,轻轻掀开他的外衣,一个乌黑的手印赫然印在他的胸膛之上!

    苏青把他安置在偏殿的玉塌上,随手发出一道传讯灵符。

    不过半个时辰,只见一名守门弟子带着一脸不解的林正来到三清大殿。

    “师父,您连夜召弟子前来师父,小心!”说着,他纵身扑上前,发出一道桔色火光向苏青后打去。

    原来,江流云的尸身竟然立了起来,手屈成爪向苏青抓来,幸得林正及时赶到,以灵火困住他。

    “果然是鬼道之人作祟!”苏青一脸凝重的说:“我只觉得这江流云死的蹊跷,没想到连符宗都渗入了鬼道之人。”

    林正神色谦恭的说:“师父,那尸鬼上身之人并没有死,而是被强行摄了魂魄。”

    闻言,苏青不由一惊:“那他可还有救?”

    林正紧皱着眉头说“在一个时辰时找到这只尸鬼的操心操纵者,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原来,苏青只所以查觉不到江流云尸身有异样,正是由于他的魂魄被被抽之后,残余的生机掩饰了阴气,故而差点被袭击。

    看着林正动作娴熟的将那尸鬼之气从江流云身上逼出,苏青才算松了口气。

    突然觉得这个弟子还挺不错,至少懂得不少鬼道阴邪之术的如何破解。

    “师父,若我猜的没错,那操纵尸术之人就在符宗之中。”林正语气严肃的说:“只是,门中几千弟子,也不好好一一排查。”

    苏青微微一笑:“这个好办,我今日已言明,自明日起所有弟子绘符都必须去符室,我们可以细细甄查。只是,”她叹了口气:“这江流云却是等不得。”

    林正也是愁眉不展:“若是我之前阴毒未解之时,还可以根据阴息寻到幕后之人,只是如今只怕他立在我面前,也认不出了。”

    苏青双目一亮:“你认不出,江流云的身体一定识得出其魂魄所在之地”

    “师父,你的意思是,激发江流云身上的最后一丝生机,由他带我们找到凶手?”林正诧异的问道。

    苏青却笑着摇摇头:“不,让凶手自已现身。”

    很快,苏青又带着蒙着面的林正以及被红绳所缚的江流云来到弟子堂。

    她刚一踏入弟子堂便大声喝道:“为破解江流云被杀一事,我特地请来出身鬼道的林道长,他言及凶手就在这院中,而且,江流云并没有死,他剩下一线生机。”

    说到这里,她故意停片刻:“所有弟子都出来,由林道长作法让江流云亲自指认出害他的真凶!”

    话刚说完,只见她将手轻轻一招,一位练气三层,生的有几分木讷的弟子被揪出来:“交出江流云的魂魄!”

    “长,长老,我什么也不知道啊!”那名弟子吓的浑身瑟瑟发颤。

    一旁的林正却一个箭步上前,从他怀里掏出一个人形木偶:“师父,是傀儡术!他被人施了傀儡之术。”

    说着,他拿出一张黄符贴于那木偶之上。

    只见那名弟子眼一翻晕了过去。

    见状,一众弟子人人自危:原来,他们身边竟然潜伏着鬼道之人。

    “长,长老,我身上也有一个这样的木偶!”“我房间里好像也有个!”一位立在最前面的弟子惊叫一声后,竟然有数位弟子应合。

    必竟,苏青之前处治那位执事弟子的雷霆手段不自然震慑了他们,所以,为了洗脱嫌疑,这些拥有木偶的弟子都主动交出了木偶。

    “七魂三魄!正好被置于这十个木偶之中。”林正作法将这些魂魄引出,而后激发江流云体内的生机,引导其神魂归位。

    这厢,苏青问起这木偶的来历。

    “这木偶是江流云送给我的。”“我的也是!”手持木偶的弟子均表示这些木偶仍是江流云所赠。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他自已害自已不成?

    看来,只有等他醒来知道答案了。

    很快,魂魄归位的江流云醒了过来:“长老?我对不起您!”

    谁知,他睁开眼看到苏青,立刻翻身跪下涌哭不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速速说来!”苏青神色凝重的看着他。

    江流云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抬头看她一眼。

    “李师兄根本没有离宗!”他突然大喊一声,七窍流血而亡!

    猝不及防之下,苏青也不由倒退几步,因为江流云的面孔实在太过于狞铮了!

    看到这一幕,其他弟子只觉得心头一冷:他们看到,那十位那出木偶的弟子眼角开始渗出血迹。

    “姚小谷,这些弟子可都是你儿子精培育的徒弟,你真忍心把他们都毁掉吗?我知道是你回来了,出来吧!”苏青神色平淡的看向院中那颗桂树。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