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章 世事艰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天蒙蒙亮,苏青就起床,背着药材去村口,搭牛车去青河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坐在牛车上,苏青心里十分激动,这是来到这里后第一次出村子,也是人生第一次买药材。

    牛车晃晃悠悠,走了一个时辰才到镇上。跟车夫王大叔约好回去的时间,按打听来的路线,苏青径直来到济仁堂。

    望着济仁堂的匾额,犹豫再三才进去。刚进门,就见一对年轻夫妇,抱着个两三岁的小孩,慌张的跑进来大声叫;‘大夫,大夫快看看孩儿又烧起来了’正说着,小孩‘咕——’吐了那小妇人一身。

    大夫过,握住孩子的手,眉头紧皱,久久不语。苏青脑子突然想起,房东家也有个三岁多的小男孩。

    她跟邻居聊天时说过;‘我家小孩发烧,吃小柴胡就好,效果最好!’脱口而出;‘给他吃小柴胡!’

    四周一静,只见医馆人都看着她,苏青尴尬的笑笑小声说,‘听大夫的,听大夫的’那大夫盯着苏青看了半天,突然一拍掌,喃喃道;‘柴胡,柴胡,好——恩’然后两眼晶亮的望着苏青;‘姑娘可否透露药方?’

    ‘呃?你不知道?’苏青疑惑,这个退少圣方都不知道,电视上都广告疯了,打住,这些古人怎么知道电视呢?不过苏青正好知道这药方。

    ‘好,我说,你记下,看看可合理,不过份量你得自已再斟酌’苏青把之前小柴胡冲挤包装上的配方背给他。

    大夫记录完思索再三,对苏青道;‘多谢姑娘指点,请姑娘稍候!’说着便去柜台里抓药去了。

    机灵的小伙计立刻把苏青带到后面小客厅,倒了杯水说;‘您先稍候,等下我们掌柜就来。’‘哎,’苏青还没叫出口,那小伙计就跑出去了。‘我是来卖药的呀’苏青无奈的说。

    过两刻钟,大夫拿了包东西进来,抱拳说;‘劳姑娘久候,在下姓李,请问姑娘来是——’苏青接过话说;‘我姓苏,是来卖药材的,对了,那药方配出来了吗?’

    李大夫高兴的说,‘我斟酌着定了份量,已开给病人了,想必明天就能见效。还要多谢姑娘提供妙方。’苏青听了,也很高兴。拎出她们采的草药说;‘看看这些药,你们需不需要。’

    李大夫上前,仔细看了这药草,满意的说;‘难得收拾的这么好,当然收。’苏青忙问;‘那你看值多少钱?’李大夫问;‘五百文怎么样?

    苏青根本不知道这里的物价,想来,看再小柴胡药方的份上。这李大夫也不会狠宰她,就没再讲价。

    苏青接过钱,看李大夫看着她欲言又止,就问;‘李大夫,还有什么事吗?’

    李大夫说;‘那药方,我不能白得,这个——,’‘这个呀’,苏青摆摆手说;‘你给我本草药大全算了,我多认识点草药,也好采来卖钱!’

    李大夫把桌上的布包又揣回去,爽快的说;‘好,我保证给你找本最全面的,你稍等。’

    苏青接过书,揣着沉掂掂的铜钱,走出济仁堂,这才有心思好好打量这个小镇。整个小镇古朴大方,好像从古画里拓出来的。

    抬头看着太阳挂在头顶,估计午时了,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东西,这时候饿的不行,见附近有卖饼的,过去买一个来充饥。

    把掌大小的饼只要两文钱,看来这里的物价不高嘛!苏青喜滋滋的啃了口,好干,好硬!艰难的咽下,倒是物有所值呀,吃下去真顶饥!

    小镇很快逛了一遍,虽然不大,但各种买卖店铺倒还齐全。在郭家白住了近一月,便想着给他们买些东西回去。

    走进一家布店,买两匹深灰色的细麻布,两匹青色棉布,两匹淡紫色细棉布,才花了五十文,真是太便宜了!苏青抱着布乐呵呵的走出来。

    想起来这里一个月了,只吃过一回肉,还是刚到郭家时为招待她,特意杀了只老公鸡。

    想到这里,苏青口水都要留出来了,果断跑到肉摊前割了五斤肉!嘶,竟然花了六十文!这上好的肉怎么这么多肥肉!算了,看在卖肉的挺厚道,送了几条排骨的份上就不计交了!

    待赶到镇口大杨树下时,牛车上只有王大叔在,看到苏青这来,忙上前帮忙把东西接过来搬到车上。

    ‘小苏,怎么买这么些东西,快赶上过年了!’王大叔帮忙把东西放到牛车上说,苏青笑了笑说;‘没啥东西,呵呵,大叔我们怎么时候走呀!’

    王大叔从怀里摸了个水囊,喝口水说;‘快了,等他们几个回来就走,还有半个时辰,你要是想再去逛逛,我给你看着东西。’苏青一听拍了拍手说;‘好呀,我再过去看看。’

    说着苏青来到不远一处摆地摊的地方,来的时候急着卖药材,没发现这个地方。

    这时已是下午,只剩下稀稀拉拉十来个摊位,苏青看到一个卖头花的老妇正准备收摊,快步上前挑了一对粉色绒花,花了三文钱,打算送给苏玉。

    收起绒花,打算给虎子也买个玩艺儿,省的厚此薄彼。

    走到一个卖木雕的摊子边,给虎子买了对小桃木剑,才两文钱!看到边上有两根雕刻精美的桃木簪,一个簪头是一簇细小的桂花,一个是错落有致的三朵梅花,比害自已穿来那个精致几百倍!

    看苏青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手里的簪子,摆摊的老汉瞄了瞄她身上打着补丁还短了一截的衣服,开口说;‘姑娘,这簪子你要是喜欢,三文钱拿去罢!’

    苏青回过神;‘两支?这么便宜!’老汉笑着说;‘本来卖四文钱,我看你实在喜欢,就剩最后两支了,便宜给你吧!’

    苏青爽快的掏出三文钱说;‘这些东西都是您自已刻的?’老汉慢慢悠悠的接过说;‘是呀,都是闲的时候雕的。’

    老汉说起雕刻,整个人神采飞杨,见苏青对其手艺钦慕不已,便高采烈的说起来,两个聊了半天,那老头从怀里掏出一块圆溜溜的绿色石头,递给苏青说;‘这是我在河底摸上来的,不值钱,不过还挺好看,摸着也舒服,送给你好了。’

    苏青高兴的收起石头,跟老汉道别,随王大叔回杨树村了,一路上大家见苏青买这么多东西,都很惊奇,听说都是给郭家的,暗赞其心厚道。

    回到杨树村已经傍晚了,虎子在村口等苏青,看到苏青就奔了过来;‘苏姑姑,你可回来了,姐姐等不及你,都回去了!’

    苏青跳下车,摸摸虎的头说;‘你一直在这等姑姑啊?来,帮忙拿东西!’

    虎子怀里抱了两匹布,看着苏青拎着一大块肉,高兴的差点跳起来‘恁多肉啊!晚上能吃肉了!’

    两人回到家时,郭直夫妇跟郭云下地没回来,郭玉正在准备做晚饭,看见苏青抱一堆东西惊道;‘苏姑姑,你买这么多东西呀!’说着上前接过,拿进屋里,飞快的倒杯水给坐在院里木墩上喘气的苏青;‘苏姑姑,喝口水歇歇,我去做饭了。’

    苏青接过郭玉递过来的温开水,一气喝光说;‘小玉,晚上我做饭,你烧火。’郭玉忙摆手说;‘姑姑你累了一天,我自已做吧!’郭虎大声说;‘姐姐,姑姑说晚上煮肉吃!’

    ‘恩,晚上姑姑给你炒肉吃,保管比煮的好吃’苏青拍了拍郭虎的肩膀说,然后起身切了半斤肉,拿到厨房,看到郭玉已经洗好了青采,把肉切片,吩咐虎子去门口摘几片花椒叶子,锅已烧热,肉片下去腾起一团烟,没油,只能干炒,慢慢炸出点来,这里人吃菜都是煮的根本不用油。

    ‘磁啦啦——,’一股肉香味窜出好远,锅里的肉已炒成焦黄色,炸出来不少油,用勺子把滚烫的油舀到小陶罐里,丢锅里两片花椒叶,然后把洗好的青菜下锅翻炒几下,放盐,加水,起锅。

    饭菜刚好,郭直夫妇跟郭云就到家了,进院子郭云抽抽鼻子问;‘小玉,做啥好东西吃,这么香!’

    这天晚上,郭家人吃了有生以来最美味的一餐饭,大家都有点吃多了,坐院子里说话,苏青把东西分给郭家众人,郭直夫妇也是很感激。

    接下来几天,苏青又进城卖了回药,得了几百钱,买了些细粮回来,天越来越热,村里人笑脸越来越少。

    附近的药草不多了,苏青决定带着虎子往山林深处看看,她已经攒了一千多文钱,给郭直三百文,他本来死活不要,还是苏青威胁说,不接就自已出去住,他才拿了。

    苏青一个不小心,差点被绊倒,气的她顺手把那绿腾扯开,发现这正这正是山药藤!

    放眼望去,这片密密码码的都是,她跟虎子两个挖了半筐山药回去了,这些山药也不知长了多少年,都有手臂粗!之后饭桌上多了道食物。

    半个月过去了,天更热了,有天,苏青听村里老人说,可能要大旱,心里一紧,忙跑回去,把所有的钱都找出来,才二千文!

    杨树村背靠大山,大旱的话,不怕没水,就怕绝收,这里地少又贫脊,每年交了税,只够糊口,还是前几年都风调雨顺的情况下。

    晚上,苏青跟郭直夫妇商量,多买些粮食存起来,二人犹豫再三,拿出一千文,第二天,郭直跟苏青一起去镇上买三千斤粮食!

    随着天越来越热,已经两个月没下雨了,粮价开始涨起来,这天苏青去村里小书院找莫老夫子习字,见他心情底落,原来是家无多少存粮。

    他没种地,学生又只有两三个,挣的钱也只够吃,前几天去镇上买粮,钱又被偷了,如今天干,学生也都退学了。

    自从偶然一次莫夫子在郭直门口闻到菜香味,由此跟苏青熟了起来,苏青正想怎么识字呢,每天苏青给莫夫子做顿晚饭,莫夫子教她半个时辰识字。

    就这样,一个多月过去了,苏青学会了大部分字,莫夫子对此大为欣蔚,更加用心教她。

    莫夫子已五六十岁了,一生没娶妻生子,守着个小书馆过活,眼看着天灾已至,他又没有其他收入,苏青很想帮他一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