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化妖泉现世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刚看到细心的书友莫雅琴大大的提醒才知道之前第四十五章没传上去,现在补上!也是五千字的大章哦!

    想到这里,她找到一个玉瓶,装了一瓶灵潭水,挂在胸前,想着时不时喝口解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弄好之后,她闪身出来,先灌一口灵潭水,又继续绕着那个诡异的水池探察。

    而毒雾的的主人,以为她已兵解成灰,便没有关注,而是被另外一件事吸引注意力。

    正在努力探索的苏青,不知道自已悄然躲过一劫,天真的以为,最大危险是眼前的浓雾。

    此时,她已经仔细的把这个古怪的水池转了个遍,除去不断投入之后不知去向的野兽之外,什么也没发现。

    她时不时的伸出手,察看指甲,并不断的灌灵潭水,不一会儿,就觉的腹下坠涨,水喝多了,也是麻烦!

    她虽然是修士,但还不能辟谷,五谷轮回自然不能免,此时也顾不得好奇野兽的去向,慌忙向外跑去。

    ‘砰!’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一绊,一跤结结实实的摔到地上,疼的她正裂嘴!

    ‘什么破东西,疼死我啦!’苏青一边揉着手臂,一边用力揣害她摔倒的罪魁祸首。

    ‘咦?这上面有字?’苏青见她脚下踢着的石碑上金光一闪,便蹲下来看。

    只见石碑上刻着三个金光闪闪的字,‘化妖泉’

    她以手细细的摸索着石碑,喃喃道;‘化妖泉,是个什么东西?难道?’

    手掌上被擦伤的地方,正渗入血珠,而胸前玉瓶中的灵潭水,在她扑倒时,正好洒下一些在手掌上,水跟血融合在一起,悄悄渗入石碑。

    突然眼前金光一闪,手下的石碑不见了!

    苏青张大嘴楞了下,下意识的握紧双手,‘恩?’她感觉手中有块硬硬的东西,张开手一看,原来是个小小的石碑,上面写着化妖泉,三个金色小字。

    嘿,这石碑还是件法器不成?竟然能缩小,苏青暗道,管他呢,先收了再说吧!

    把石碑收入仙果园空间,她便施展疾风术,片刻回到阵法前,正准备进去,发现阵法已经变换。

    她给梁清源发一张传音符,等待许久,并没有回信,又给乔晓嘉发一张,还是没有回音。

    她守在阵法外面等了三天,依然没有消息,心急如焚,却无可奈何。

    对于阵法一途,她是一窍不通,此时深恨自身没有看下阵法书,到底什么样的阵法竟能隔绝传询符呢?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传讯符是有距离限制的,太远的距离也是收不到的。

    这么久没有回讯,也极有可能是,他们已经离去,或者陨落。

    半个月后,苏青发现阵法自动打开,她欣喜若狂,跑进去一看,四周空无一人,只留十三座茅屋,清潭已消失不见,只留一个大坑!

    苏青颓然摊座在地,不觉间泪留满面。

    许久,她擦去泪水,起身看着静静矗立的茅屋,握了握拳,向外走去。

    苏青在附近逛了很久,都没有发现乔晓嘉等人的行踪,心下稍定,可能是浮云派来人把他们接回了。

    不然阵法不会保留的如些完整,再说梁清源等人都没有修为,若无人来接应,四周怎么也会留下行路的痕迹。

    想到这里,她便安心寻找出去的道路,为了减少危险,她收气息,晓行夜宿,半个月后,终于来那颗大桑树下。

    望着高大的桑木,苏青感慨万千,来的时候一行几十个人,大家虽然不熟悉,但在一起还算热闹,短短二个月,只剩下自已立于此,忧心至交好友以另外十几名同伴的生死。

    在桑木下立了半天,突然感觉茫无措,她只记得被阵法传入至此,但却不知道如何出去。

    绕着桑木转了一圈又一圈,还是想不到出去的办法,她索性就靠在坐在树下,靠在树干上发呆。

    手指无意识的一下一下扣击着树干,不知不觉间将树皮敲破一个小洞,手指竟被卡在里面。

    苏青回过神,抽回手指,揉了揉发红的皮肤,开始仔细研究树干上那个小洞。

    她用手指扣击小洞周围的树皮,发出‘叩,叩’的声音,听上去总感觉那里有些不对。

    突然脑子灵光一闪,这声音不对,里面是空的!

    想到这里,她立刻动手,抽出灵剑,灌注灵力,向树干辟去!

    只听‘嚓!’的一声,树皮被灵剑辟开一条长长的口子,苏青上前掰开树皮发现,里面果然是空的!

    她猫腰进去才发现,原来整个树干都是中空的!抬头甚至能看到有光照射进来,她仰头看着从上面洒下的几缕光亮,感觉头一晕,两眼一黑,便不知置身何处。

    待她醒过神,发现自已正站在一辆囚车边,车上一披头散发的男子,正狂热的盯着自已。

    ‘这是……’苏青刚开口,便听到男子激动的叫‘请仙长救我!’

    ‘我原阳候府是被人陷害的,如今仙长出面,一定要救救我们啊!’这男子朝苏青一个劲的叫嚷。

    苏青按了按跳动不止的太阳穴,示意他停下来,这才发现,面前还跪一溜身着官服之人,大约是押解这男子的官差。

    她摆摆手让这人起来,问最前面那个为官者‘这是何处?’

    那个官差诚惶诚恐的说‘回仙子这里鲁国原阳郡’

    ‘哦’苏青点点头,正准备离开,就听那囚车上的男子大喊‘仙子恕罪!请仙子救救我原阳候府吧!’

    苏青实在被吵的不行,回过头问他‘你所犯何罪,为何一定要我救你?’

    那男子楞了下说‘难道仙子不是以桑木技请来,帮我原阳候府渡此劫难的吗?’

    苏青听到‘桑木枝’神色一顿,走到他身边问‘哦?什么桑木枝,你说来听听’

    ‘仙子,恕小儿冒犯,请听小人细述’一个苍老嘶哑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一个白花苍苍的老者被囚在后面一辆车上,此时嘴唇干裂,气若游丝,苏青心生不忍,便示意官差上前给他一碗水喝。

    老者喝完水,精神看上去好些,这才吃力的拱手说‘多谢仙子赐水,小人名唤秦京,世代为鲁国原阳候,高祖幼年之时资质不凡,被一位仙长带走为徒,谁知天嫉英才,高祖不满三十岁便仙逝而去,其师门仙长前来赠于高祖遗物之时,曾留下一支桑木枯枝,言道,若有灾难折断此枝,即有仙长前来相救。’

    说到这里,他迟疑了会,见苏青没有异色,就接着说‘当日大祸临头之时,小人取出桑木枝折断,没想到真有仙子前来。’

    苏青听完,深感蹊跷问道‘你可知当年你高祖加入哪个宗门?恩,你家又身犯何罪?’

    那老者见苏青如此问,有些疑惑的说‘清河派,我家乃被人冤枉通敌卖国之罪。’

    听到这个罪名,苏青心下明了,这么高大上的罪,十之**是被人陷害,想到自已虽然莫名其妙来到这里,但也同时摆脱了百兽林之困,也算借了他们的光。

    她抬头一望,发现仅囚车就有百十辆之多,大部分都是老弱妇孺,顿生侧隐之心,罢了,既然碰到就算有缘,如果他们真的是被冤枉的,也算了确一桩因果。

    打定主意之后,走到那位惶惶然的官员跟前说‘我观原阳候面像,不是大奸之人,你们可愿结个善缘,把他们送回去,重新审查?’

    ‘这——下官……’那官员听罢,吱吱唔唔不敢应承。

    苏青一挥手,百十辆囚车上面的囚笼,‘哗’应声粉碎,见此阵仗,那官员忙跪下磕头道‘全凭仙子处置!’

    苏青点点头,叫他们起来,把原阳候众人重新拉回鲁国都城原城。

    到达原城之后,苏青只是带走大部妇孺,其它人仍交给官差带回大牢。

    就算原阳候真的通敌卖国,这些妇女稚子也是无辜的,所以,不管怎样,她都会保下她们。

    原阳候府已经被封,所幸,那位官员居然好心给她找处大宅院,解了她燃眉之急。

    安顿好这些人,苏青一个人呆在上房,想到生死未卜的朋友们,还有这些妇孺,一时间竟是心烦意乱。

    自进入练气五阶之后,她很少有如此烦躁的情绪,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烦乱,暗想,连晋两阶,修为骤增,到底心境跟不上,道心不稳。

    一盏茶功夫,她刚平复心情,有人前来通报,说是宫里的贵妃娘娘请她入宫。

    苏青暗自一笑,看来幕后作恿者,十有**就是这位贵妃娘娘,从原阳候口中得知,他一家只受祖上恩荫得爵,家中既无高官又无良将,纯粹就是个吃喝不愁的富贵散人。

    这像的人不可能会去通敌卖国,也不会功高震主,威胁皇权,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得罪了什么人。

    苏青一路上边走想,倒是没有注意四周景色,待她回过神,已经身在深宫,因为其身份特殊,所以刚到宫室,便有一位丽色女子上前相迎。

    这女子年约二十五六,身着月白色宫装,梳着流云侧卧髻,只佩戴一支白玉簪花,肤若凝脂,面似芙蓉,十分清丽。

    行到苏青面前,侧身福礼道‘小女江蓉蓉见过仙子!’身姿如柳,声音清淡,却隐隐有股坚韧之意,让她对其颇俱好感。

    纵然在现代社会,苏青也不太喜柔弱的女人,来到此界之后,所以世俗之女子,大多懦弱不堪,还好与其相交的都是仙姿不凡,意志坚韧的女修,不然她都要怄死了。

    如今眼前这位贵妃,不娇不媚,清丽坚韧,竟然很得眼缘,由于,苏青自觉客气几分道‘贵妃娘娘多礼了,不知邀在下前来,有何指教?’

    江贵妃灿然一笑说‘听闻仙子神通,小女子仰慕非常,特特请仙子相见,一瞻仙子风彩!’

    苏青打量一眼这间富丽堂皇的宫殿,随意找张椅子坐下,看着神色自若的江贵妃说‘贵妃娘娘不必绕圈子,大可有话直说’

    江贵妃叹了口气,垂下眼帘,良久,幽幽开口说‘仙子可愿听我请个愿故事?’

    ‘娘娘请讲’苏青端起手边的茶盏道。

    江贵妃抬起头,双目直直的望着北方说‘一对出在簪缨世家的双生姐妹,从小无忧无虑,受尽宠爱,姐姐十六岁那年,嫁给青梅竹马的世家子,婚后夫妻恩爱甜密,谁知一年后,突然祸从天降,家父兄因党朋之累,受尽牢狱之灾,母亲不堪负重,缠绵病榻,不久离世,只留下尚未出嫁的胞妹,怜其孤苦无依靠,被姐姐接入夫家。’

    说到这里,她握紧双手顿了顿继续道‘胞妹入住姐夫家之后,看着其夫家以无子无由,抬回来一个个妾室,而于姐姐青梅竹马的姐夫竟然也乐见其成,眼看着姐姐越来越憔悴,还小心维护着妹妹,尽量不被人欺辱,但因娘家败落,夫君又往房里添一个个新人,很快姐姐在府中也没了地位,很快因为妹妹跟一个新得宠的妾室冲突,最后害的姐姐不满一岁的女儿被害,其夫家只是把那个妾送走了事,却未追究杀人真凶,自此后,姐姐被暗算连落两胎,最终导致无法生育,其夫家庶长子出生后,其夫家更是默许宠妾杀妻,最终姐姐含恨离世!’

    说完,她转头定定的看着苏青问‘仙子,你说这家的世家是不是不该存在?’

    苏青放下手中的茶盏,淡淡的说‘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只是曾为妻之人,如今怎甘为妾?’

    闻言,江贵妃似被抽空的全身力气般,委顿在地,惊恐的望着苏青‘仙子,你,你,知道?’

    苏青上前将她扶起,看着她说‘我不知道,是你告诉我的啊,能不能把没有讲完的,也说来听听?’

    江贵妃摊坐在苏青面的锦墩上,惨然一笑说‘仙子既然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她紧紧抓住锦墩表面瑰红色的绸缎说‘没错,我就是那个姐姐,定国公府的大小姐,江玉芙!’

    她深吸一口气说‘当初得知无法再孕育子嗣,我就心灰意冷,本想一死了知,但想到府上胞妹,便咬牙忍下,但我无法面对那些有害我孩儿惨死的贱人们,一个个被保护的好好的,还诞下孩儿,便悄悄收敛嫁妆财物,暗中置办一些产业,打算析产别居,带妹妹离开候府’

    说到这里,她喝了口水闭了闭眼道‘谁知她死活不愿出府,再三追问之下,原来不知什么时候,跟那禽兽有了首尾,我当时如五雷轰顶,一心求死,她跪下来苦苦哀求我,让我成全她,但我真的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她突然对我说,她愿意替代我活着,而且如果就这么死了,她也无法生存下去’

    说到这里,她眼中现出一片哀痛之色说‘她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还是同胞姐妹,看她跪在面前哀哀哭泣,我一咬牙,觉定成全她’

    见苏青惊诧的看着她,江贵妃低下头小声说‘我们是双生姊妹,生的一模一样,而且身形动作声音都一般无二,为了帮她,我强自振作,积极调养身子,半年后,我们互换了身份’

    苏青看着她道‘你们也算各求所需,怎么……’

    ‘呵,我当时也是这么想,走出候府的那一刻,我觉得完成了人生所有的事,便找个地方准备了断性命,被身边的忠仆救后,见附近那些衣食不续之人,为了生计辛苦打拼,便歇了寻死之意’

    她握紧拳头咬牙说‘这样的过了不到一年,得到妹妹死去的消息,我悲痛欲狂,去候府的路上,遇到一位仙长,问我想不想以三十岁以后之余生,换取绝世容颜,我当然愿意,用本来就了无生趣的生命,去换取复愁的筹码,我怎么会不愿意呢?’

    苏青淡淡的笑了笑说‘你不仅仅是为了妹妹吧?’

    江贵妃定定的看着苏青‘仙子果然神通广大,我父定国公之所入狱,确实是原阳候伪造出具最重要的证据,这也是我妹妹身死最重要的原因!’

    听到这里,苏青内心十分纠结,从感情上,她十分同情江贵妃,但从法理上,原阳候府确实无辜,特别是那些懵懂的稚子。

    她沉思片刻开口说‘我也觉得像原阳候府这样的龌龊世家,不应该存世’

    闻言,江贵妃原本无神的双目一亮,激动的跪地磕头道‘多谢仙子支持’

    苏青忙扶起她说‘但也罪不至死,且满府幼子何其无辜,得饶人处且饶人罢!’

    说完,苏青起身离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