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二章 抉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一想,却是这样她一直为梅仙子跟陆培结侣,而陆培心不在她身上而不婉惜,却没想要他们结侣最伤心却是一直默默爱着梅仙子的赵春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乔晓嘉,你知道吗?赵师兄道号为雪原。我想他之所以此为号,可能为了跟梅岭相呼应吧!”苏青叹了口气道。

    苏青能顺利入丹道,跟赵春秋的悉心指导有着很大关系。也可以说是赵春秋一手教会苏青练丹之术。

    所以,苏青对他一向以师兄相称,从内心也更愿意他能跟梅仙子成为有情人。无奈梅仙子一心只关注着看似仙风道骨,实刚十分固执的陆培。

    感情这种事情,总难以两全。特别修士因寿命长于一般人,那些天之骄子更容易依意而行。只认自已心仪之人。

    “苏青,说实话我总感觉梅岭跟陆培,他们两人结侣有些过于仓促!怕是到时候有什么——”乔晓嘉有些疑虑的对苏青道。

    苏青暗自叹了口气道“我也有这种担心,可能是因为陆,哦,你知道吧?陆师兄道号玉林,他之前跟吕秋儿有点私情的缘故吧!”

    先不说苏青两人对梅岭玉林两人结侣的担忧,且说玉隐宗一座险峰之上,长明真君看着跪在面前陆培道“培儿,为了你跟梅岭结侣之事,我不顾忌讳将你破格由徒孙收为弟子。可你现在说不愿结侣,让我怎么跟天玄宗交待?”

    陆培挺直了背跪在长明真君面前,语气绝然的说“玉林此生只愿于东皇派的吕秋儿结成道侣,师尊您当年也曾答应,待秋儿筑基之后让我们结侣。如今却又逼迫我跟天玄宗连姻——”

    “放肆!为师何曾应过你与那水性扬花的女修结侣?玉林,当初你倒是亲口应下跟梅岭结侣一事,为何如今却要出尔反尔?”长明真君勃然动怒质问陆培。

    陆培只是惨然一笑“师尊,当初若不是门中有人暗算秋儿,害她差点性命不保。并以此为要挟逼我答应跟天玄宗结亲方才救她。我又怎么会应下!若不是有人对我言明,我还一直蒙在鼓里!”

    见陆培如此说,长明真君气的拂袖而起“一派胡言。我堂堂玉隐宗,竟然会为难东皇派一个小小的练气女修?到底是谁在你面前谗言诽谤?你竟然会相信一介生人之言,而不信一手将你培养成材的宗门?”

    陆培闻言,似有所动。但一想起昨天见到秋儿时,她那幅玄然欲泣我模样。腰又挺直起来。

    长明真君见状勃然大怒“玉林,你真的为了那个妖女要置我整个玉隐宗于不顾吗?她到底给你下了什么降头?!”

    陆培伏地扣头不止“望师尊成全!陆培此生只愿跟秋儿一起共渡!”

    长明真君一甩袍袖大吼道“好,好,你自已去跟天玄宗交待吧!”说完大步而去。

    陆培慢慢的从地上起身。朝西北方向望了一眼。然后御器而去。

    “梅岭,你真的要跟玉隐宗那小子结侣吗?”隐闲真人目含忧色的看着自已面前如红梅傲雪般的小徒儿问。

    自从长明来天玄宗提亲起,关于玉林的平生便被隐闲掌握。其实,玉林不论资质,修为,出身都还勉强配得上梅岭。

    只是他一直跟东皇派那个风流成性的练气女修纠缠不清,让他大为不满。还好在两年前那玉林因宗门压力跟那女修断了来往,亲自随长明一起前来天玄宗下聘。

    因梅岭一心想要跟他结侣,隐闲真君心疼小徒自然不能不应。

    不过,因对玉林心怀不满。故特意跟长明商量好先不公布婚讯!结果,就在双修大典近在前,两派刚广派吉贴出去。那玉林竟然又跟那东皇派女修混到一起去了。

    若是梅岭不同意,隐闲一定会通知长明过来将婚事作罢。可是当他将这件事跟梅岭说了之后,她却还是一意孤行还要跟玉隐宗的玉林结成道侣。

    “师父,请按之前的计划行事吧!不能因为我的一点小儿女情怀,就让整个修真界看我们的笑话吧!”梅仙子吐一口气幽幽的说。

    隐闲真君看着她面上那决绝的神色,无声叹一口气道“好,为师一定让你的结侣大典风光无比!看玉隐宗敢不敢欺负我天玄宗好说话!”

    梅仙子刚从师尊那里出来不久,只见其洞府随侍的小童跑急慌慌的说“前辈。玉林前辈发来灵符邀你出去!”说着将手里的一张传讯灵符递给她。

    梅仙子接过那张灵符,一言未发的来到上面所说的地点天玄宗后山的一处梅林中。此时,还不是开花的季节,在一片绿树之中。陆培一身白衣胜雪。

    背影高华而淡然,真的应了他的道号玉林!让她一时竟然移不开眼。

    查觉到有人过来,陆培一转过身,只见一素纱仙衣的梅岭目光痴痴的看着自已,那如冰雪般晶莹的面上现出一片绯色。

    梅仙子气质清冷如梅,又生的清艳无比。从相貌上来说确实比吕秋儿美太多。

    只是际培痴迷吕秋儿那种娇俏妩媚的风情。对于仙气逼人的梅仙子一直并没有多少好感。

    没想到高雅如她,在自已面前也会流露出这种小女儿情态。让他已到嘴边的话却说不出口。

    “不知玉林师兄寻我可有什么事相要谈?”见他一直打量自已却不开口,梅仙子上前笑盈盈的娇声问道。

    入耳那娇柔温软的声音让陆培怔住了,他愣了会方才道“呃,我自天玄宗附近经过,便顺路来看看——你。”

    听他这么说,梅仙子只觉得心里像是要飘起来一般,轻轻的柔柔的,她面色一红低声道“多谢玉林师兄挂念,这是我闲暇时新手气绘的一方灵帕,你,你拿去用吧!”说着,从羞答答的从怀里抽了一条玉白色的灵帕给他。

    玉林不自觉和将那条绣着玉竹的灵帕接过来。看着梅仙子那如桃花般玉面含羞的脸,他怔怔的将那灵帕收入怀中。

    一时之间,竟然不知如何开口。

    “玉林师兄。你若是没事,我们,就此别过吧!反正以后,我们——”梅仙子说着说着。羞红了脸,竟然转身跑出梅林。

    陆培从未见过这样的梅仙子,也从未被人这般怯然又纯粹的爱幕过,一直以来,都是他苦追吕秋儿。

    但却一直猜不透吕秋儿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他。

    一想到吕秋儿。他才想起自已要说的话还未出口,梅岭则早已不见了踪影。

    想起梅岭若听闻自已要跟她解除婚约,会表现出的伤心难过时。他又有些犹豫,这件事情到底是自已的不对。

    哎,最难消受美人儿恩!还是回去求师父吧,反正他已决定此生非吕秋儿不结侣。好容易在求得秋儿原谅,愿意回到他身边。自已此次一定不能辜负于她!

    打定主意之后,他便御器回了玉隐宗。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空中之后,梅仙子方才从一株梅树后现身。一扫之前面上那摸绯色,换上一丝绝然之意玉林。我不信我们此生真的无缘!

    对于玉林的来意,梅仙子已从他的言行上猜出一二,但她真的不想就这么放手!自从在桃源镇见他的第一面起,就被那飘然出尘的气质所吸引。当时她便觉得真正的仙人就该如陆培这样淡然高雅。

    在桃源镇的那几年,是她人生中最开心的几年。

    因为那时可以时时看到陆培,虽然他的目光从未在自已身上停留过。但甚少那时吕秋儿还跟孙仪在一起。

    可是,他们再也回不去从前了!若是真能回到从来,她宁愿两人未曾相见过!

    待陆培满腹心事的回到宗玉隐宗附近时,一个妖媚可爱的声音传来“陆郎!最近一直不见你,我还以为是你故意躲着人家呢!”

    一身粉色衣衫的吕秋儿冲他跑过来娇嗔道。只见她那娇嫩的脸上现出让他为之迷醉的迷蒙甜笑。

    他最喜爱的就是吕秋儿甜甜的笑容。每当她这般对自已笑道的时候,陆培感觉心都要化了一般。

    “秋儿,你怎么在这里?!”陆培顿时将心里的焦虑抛到一边,迎上前去搂住她那那盈盈细腰。又惹得吕秋儿一阵娇笑。

    “最近宗门事务有些多,所以我才没空出来。秋儿,你可知道我心里一起是想着你的!”陆培继续解释道。

    吕秋儿故意从他怀里挣脱,哼了声娇嗔道“你就快跟梅岭结成道侣了,还说这般话哄我!哼!”说完径直朝一边跑去。

    陆培见状自然要追上去,结果却一个人拦住。

    他抬头一看原来是天玄宗的赵春秋。不由眉头一皱不客气的说“原来是雪原道友,不知来寻我意欲何为?”

    当初自已为救秋儿应下跟梅岭之间的婚约,并亲自随师父前往天玄宗下聘。结果却被这位雪原百般刁难!

    所以,至今看到他陆培还是一肚的气。

    赵春秋跟本没理会他的问题,他指着远去吕秋儿问“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陆培没好气的说“雪原,这里可不是天玄宗!我个人的私事也轮不到你来管!”说完气哼哼的绕过他向吕秋儿追去。

    “你若真的从心底爱重吕秋儿,那么就别当小人把着梅岭不放!有种去天玄宗把婚事退了!”赵春秋突然开口喝道。

    陆培正欲反唇相讥,一想到今日见到梅仙子时。她对自已的一腔情意,便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冷哼一声向吕秋儿追去。

    结果,只一恍神的功夫,吕秋儿竟然如凭空消息了一般,遍寻不到。

    当又气又急的陆培一回到宗门,便被长明真人劈头盖脸的大骂一通!原来,师父已经知道他前往天玄宗之意。

    不过得知他并未跟梅岭提退亲之事后,方才长舒了一口道“培儿,你且随我来,有些事情我本不愿让你太早知道,可是如今不得不跟你说清楚了!”

    陆培身不由已的随长明真君来到他的洞府,长明真君指了张蒲团给他坐下。然后说起门中之事来。

    “师尊,你说长清师祖跟长玉师祖全部已陨落?我怎么不知道?”从师尊口中听闻不足二十年,门中连失两位元婴真君,陆培自然不敢相信。

    自千年前修真界再无元婴所出之后,各大宗门元婴大能全部遁世不出,也只宗门高阶修士方才知晓如今此界还有多少位元婴大能存世。

    玉隐宗之所以能够位于五个宗门之列,最重要的就是门中有八位元婴大能坐镇。

    长明真君叹了口气道“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宗门最让人揪心是应灵泉将枯,若是应灵泉枯干,那么玉隐山的地脉中的灵气也会随之消散!”

    陆培有些不解的问道“这些跟我与梅岭结成道侣有何关系?”

    长明真君深深的看他一眼道“天玄宗隐闲手里有一个化外灵泉可以替代我们宗门的应灵泉。你可知梅岭不单单是隐闲的徒儿,同是也是他唯一存的直系血脉至亲!所以,在梅岭很小的时候,他便有言在先说以后她不管与谁结侣,他都会将手里的化外灵泉作为嫁妆赠给梅岭。”

    陆培听完内心不由一阵迷芒,他不能因个人私情而置宗门存亡于不顾!但是对于吕秋儿,却也真的难以割舍。

    “师尊,难道我们宗门不能用其实宝物跟隐闲真君交换那化外灵泉吗?为什么非得要我跟梅岭结侣?”陆培有些无奈的问道。

    其实,他心里也明白,一定是这样行不通,所以师尊才这般重示他跟梅岭结侣吧!

    长明真君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你真以为隐闲能看上我们拿出手的宝物?他都活了两千多岁了,什么天材地宝没见过!”

    陆培闻言久久未曾回话,在他心里吕秋儿虽然无可取代,但玉隐宗必竟是培养他筑基的宗门。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抉择。

    长明真君见他态度有所松动,不再一直嚷着要跟吕秋儿结侣。不由长出一口气,挥了挥手对他说“你且回去好好想想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