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七章 寻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不过,身为最先发现北海五彩灵石的浮云派,自然是所据之地最广,其次当属天玄宗,而此次玉隐宗所选之处则要次于东皇派。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此举在修真界掀起轩然大波众人纷纷推测玉隐宗是否出了什么事,还是门中元婴真君陨落?所以,才导致第二宗门之位不保?

    而为数众多的小宗门和小修真世家,更是在北海被分剩下的一点海滩上,你争我夺,每日争端不断。

    待苏青再次来到北海之时,发现整个海岸线,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还有人竟然在这里做起了生意,十分热闹。还好来得绝大部分人都是修士,所以海边依然保持着十分整洁。

    如今正是冰封之时,北海被厚厚的玄冰覆盖。

    苏青跟洛阳两人披着火红色的火狸皮披风,二人均长身玉立,行走在众修士之间,十分引人注目。

    当紫云看到这一幕时,不由嫉妒心起,丢开一直紧随其后的林峰,径直跑到二人面前“洛阳师兄,你也来北海了!?”

    说着,就要上前去挽洛阳的胳膊,结果被他轻巧的躲开。苏青见状,暗自退后一步,面带微笑的看着这对曾经的情侣。

    她看得出紫云依然对洛阳余情未了,而洛阳好似还是无法原谅其之前的背叛行为。

    “你就是清华?久闻大名,倒是鲜见其人,今日倒是有幸得遇!”林峰没有继续跟着紫云,转而跟苏青寒暄起来。

    “幸会,幸会,久仰林师兄大名,今日得见,果然英姿不凡!”苏青笑着回道。

    她对于这位灵玉峰的太子爷知之甚少,只知道他曾于紫云双修过一段时间,一直追随其后。

    在二人说话的当空,他一直暗中关注着不远处紫云,苏青看得出来。他对那位宗门大小姐也是一往情深,若是紫云肯回头,也算是一对佳偶。

    不过,若是洛阳肯放下过往不咎。那么他跟紫云更是佳侣天成。

    可是,感情一事最难让人捉摸,总是不那么如人心意。特别是修真之人,在大道之路上有太多的诱惑,遗憾。而且,但凡修至高阶之人,无不心坚意重。

    而这样的人也更容易执着于其所认定的感情,可能在漫长的岁月之中,都想寻一位最得心意的道侣吧。

    当然,更多的修士都是终生独行,只享双修之乐,而不求道侣同行。

    这边苏青跟林峰不咸不淡的聊着天,在不远外的洛阳却是郁闷无比,看着面前原本娇美可人的紫云。越发的不耐烦。

    不知从什么开始,洛阳根本不想跟她说一句话,也许之前刻意避开她,多年来已成了习惯,看到她,听到她的声音,就如同吞了一只苍蝇般难受。

    “洛阳师兄,你能不能为会炼制一件法宝?自——”紫云一双妙目俏盈盈的望着洛阳。

    但不等她说完,洛阳断然拒绝道“我最近比较忙,抽不出时间来!”说完。冲紫云一拱手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随即,他有些负气的,跟林峰聊得十分投机的苏青大叫“苏青!”并回头示意她跟上来。

    但苏青见紫云又追了上去。怔了怔方才准备跟林峰辞别。

    结果,就在这一息功夫,紫云又缠上前,语气哀怨的对洛阳说“洛阳师兄,你有什么事情,我陪你一起去啊!以前你——”

    “苏青。你能不能快点!误了宗门大事,你担挡的起嘛!”洛阳见她又粘上来,而苏青还在跟那个讨厌的林峰说个不停,不由心头火起。

    “既然洛阳师兄你有要事在身,那我——”紫云一脸落莫的对着他说,谁知,话还未说完,洛阳便疾步而去,只留下一个匆匆的背影。

    莫名被扣上耽搁宗门大事罪名的苏青,忙以最快的速度赶上洛阳。

    结果,只见他一路上冷着脸,好似十分生气,弄得苏青真的以为他们背负着什么宗门秘事一样。但她不敢在此事贸然问他,因为,此时洛阳的脸上很明显的写着我很不爽,别惹我!

    来到宗门在北海的一处驻地,一座由山石所筑起的石宫,很显然是出自结丹真人的手笔,若是一般人,根本无法将如此巨大的山石,在短时间内砌成一座石宫。

    这座石宫所用的材料均为一种名为金钢岩的色石头,不但坚硬无比,外形美观,更重要的是可以隔绝神视窥探。

    一进入石宫,便有守卫的弟子进入通报。不一会儿北原真人亲自出面接代二人。

    “这位就是玉阶的高徒——清华吧!快随我进来!”北原真人一见到苏青,共热情的拍拍她的肩膀,连声邀她进入主殿。

    洛阳挑了挑眉,只见苏青十分斯文有礼的跟在北原师兄师后,没有一丝见到高阶修士的局促之意。

    而他刚才明明感觉到北原师兄并没有全部收敛威压,连他都有一丝发自心底的臣服之感,以及隐隐的惧意。

    同样,北原真人见苏青面对自已时,一真落落大方应对自如模样,不由也心生赞赏之意,熟不知,苏青之所以如此淡定,不过是跟着玉阶真人磨练出来的。

    玉阶真人一向不枸小节,本日里招见弟子之时,很少会刻意收敛自身威压,而他对苏青一向青眼有加,每每都招她近前说话。

    次数多了,苏青自然对于结丹真人的威压便不再心存惶然。

    “洛阳,清华,你们来北海有什么事情吗?”北原真人微笑着打量二人一眼问道。

    “回师叔,我们此次前来,主要是向你打听一个人。”苏青起身恭敬的回道。

    北原真人好奇的问道“你们是来北海寻人?是谁?”

    “是灵符峰的乔晓嘉师徒,想必北原师兄你一定有所耳闻!”洛阳随口应道。

    闻言,北原真人讶然道“当然知道,天才灵符师嘛,门中筑基弟子也只有她跟林峰没有道号!怎么,她什么时候也来北海了?”

    听北原真人这么说,两人明白乔晓嘉师徒根本没有跟门这门派联系过,只是这三年来,她们到底身在何处?

    不过,北原真人也劝他们莫要太过担心。只要她们师徒不前往北海深处,如今整个海岸线上都是各宗门修士,也未见有海怪出没,两人应该不会有危险。

    听他这么说。苏青方才放下心来,但心里还有些不安。

    若非三个月前灵草峰峰主,突然亲传灵到云中涧讯问乔晓嘉的下落,苏青还不会想到要来北海。

    当她将此事告诉洛阳时,正好他也有意前往。于是二人遂同行前往。

    自北原真人所居的大殿出来之后,洛阳突然问她“苏青,你刚才跟林峰聊什么,竟然那么投入,我叫你几声都不理?”

    “啊?”苏青没想到他会问起这个,她一直为乔晓嘉师徒担心呢,不由嗔道“只是同门相遇寒暄几句,怎么,你又跟紫云仙子置气?”

    “我根本就不想看见她,更不想跟她说话。真不明白她为什么还一直缠着我不放,到底所谓哪般!”提起紫云仙子,洛阳没来由一堆火气。

    “洛阳师兄,你就这般厌恶我吗?难道还记恨着当年那件事吗?”谁知,紫云突然冲出来,玄然欲泣的看着洛阳道。

    见状,苏青立刻闪到一边,唯恐怕两人这狗血之事再沾上自已。

    她颇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因被紫云当场听到其过激之言,而显得异常尴尬的洛阳。但他听到紫云的控诉后。干脆置之不理,转身大步离开。

    见他无言的承认对自已的厌恶之情,早已泪盈于睫的紫云不由小声抽泣起来,香肩微颤。一张倾城面上珠泪连连,不由让人心生怜意。

    偏偏一直不离左右的护花使者林峰,并未在跟前,而紫云心里最想得到安慰的洛阳,根本不解风情,已恼羞成怒的离开。

    苏青不由暗自为其惋惜。正当她也准备悄然离去之时,只见紫云突然向转头向她看过来,犹自带着泪痕的脸上一片冰霜之色,在看向她的一瞬间,头微微抬起,如同女神一般乜斜着瞄她一眼。

    眼神中带着蔑视,以及居高临下的不屑。

    苏青则冲她淡然一笑,紫云轻哼一声,傲然而去。

    真是变脸比翻书还快!前一息面对洛阳这位天之骄子时,还是楚楚可怜的小白花,下一瞬看到她这个草根,就成了高傲冷漠的女神。

    “苏青,你还在这里愣着干嘛!?”不知何时,洛阳竟然又回来了,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她说,可惜那美人已远去。

    “那么多年过去了,都已经筑基这么久,你真的还无法放下心结?”苏青歪着头,有些调皮的看着洛阳问道。

    洛阳深深的看她一眼,然后闭了闭眼,一字一顿的说“我是真的不想看到她,如此而已!”

    苏青笑着摇摇头,对他的话不置可否。她看得十分清楚,洛阳对于紫云并非完全没有感情,必竟他们也曾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而且,他还以性命,前程为代价救过她,这样的感情怎么会说断就断呢?

    只是,越是这样,他就越无法原惊在自已落难之时,紫云的公然背弃吧!

    正所谓是放不下,才不愿去面对吧,可能洛阳自已也没意识到而已。不过,苏青知道他现在心情烦躁,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话。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苏青两人一处处走访各个宗门在北海的驻地,依然没有乔晓嘉师徒的一丝消息,苏青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

    当他们走访完整个北海东南海岸仍然没有任消息时,洛阳不由担心的问道“难道,她们真的深入北海之中了吗?”

    苏青眉头紧锁的说“也许,她们遇到真正的北海夜叉!”

    洛阳眼神一缩“若真是那样,她们岂不是凶多吉少?”他亲身领会过那个从未现身的北海夜叉之威,远非乔晓嘉师徒可以应对。

    苏青仰望着墨蓝色的天空幽幽的说“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惜玉天枢不在这里。不然,我们可以请他卜一卦。”

    “若是乔仙子师徒真的来过北海,怎么会没有一个人知晓?”洛阳十分不解的问道,这些天来,他们差不走访了全部行走在北海的修士,却是一无所获。

    “是啊,若是她们前往海上,自宗门设立驻地之后,每日里都有人巡海,怎么会没有发现?”苏青同样不解。

    他们二人心中同时升起一个极不祥的想法难道她们一入北海,便遭遇了不测?但很快苏青就否定这个猜测,她直觉乔晓还活着,只是不知其状况如何。

    “苏青,你说乔晓嘉师徒如今还在北海吗?”洛阳突然望着星空问道。

    “我也不知道,若真的还在这里,怎么会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呢?”苏青叹了口气道“当初我就不应该告诉她北海之事,若不是——”

    说到这里,苏青停下来,想起当初提到北海夜叉时,乔晓嘉那双晶亮的双眼,以及迫及待的离开。

    难道,她真的冲北海夜叉而来的么?若是这样,听洛阳说自门派进驻北海之后,那个奇特的渔村便凭空消失。

    那乔晓嘉到底在哪里呢?苏青心底隐隐有个方向,但却怎么都摸不着线索。

    “是啊,北海到底有什么吸引乔仙子师徒的呢?”洛阳顺着她的话问道,苏青不假思索的答道“北海夜叉!”

    洛阳叹了口气道“我们关于北海夜叉的猜测,仅仅是由那个诡异的渔村推测而来,但如今——”

    “渔村!洛阳,我明白了!她们根本没在北海!难怪我们一直遍寻不到!”苏青突然起身激动的说。

    洛阳正欲出口相讯,只听苏青急促的催他“快,我们现在就启程,希望还能找的到!”说着从祭出流云盏。

    待流云盏御行于空中之后,洛阳才开口问苏青“乔晓嘉她们到底在哪?”

    苏青呼了一口气道“说实话,我也只是猜测而已,……”她将自已自洛阳城归来后,偶遇那个诡异小镇之事,原原本本的跟他说一遍。

    “你说,你也不知道,后来自已怎么出来的?”洛阳有些不解的看着她问,直觉苏青好像隐瞒了些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