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一章朔月之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她本以为自已会随着岁月将他,连同那段彷徨的时光遗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但在大道之路上行的越远,却是最怀念当初的人,当时的事。

    “苏青,多亏你提醒,不然,被禁制所吞的就是我了!”洛阳来到她身边由衷的说。

    苏青回过神冲他笑笑问“洛阳师兄,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是在原地等还在幻境中的师兄,还是跟已经来的众位师兄一起继续前行?”

    洛阳看了眼那些形容有些狼狈的本门弟子说“不如先在此休息此时,边等那些师弟出来,也好让其他人好好休息下。”

    苏青点头赞道“还是师兄想的周全!”

    洛阳四顾无人,便对苏青说“你直接叫我洛阳即可,莫太生份了。”

    苏青闻言,不由失笑“叫你师兄多亲切啊,一听就知道我们就有同门之谊,呵呵,当年我还叫你数十年王师弟呢。”

    听她提到当年之事,洛阳不由赧然。

    两人正在说话间,突然听到有惊叫“这是那里?玉师妹怎么不见了?”

    苏青定神一看,眼前境色已然大变,原本他们所处之地是一片草地,而现在却是置身茫茫森林之中。

    再一看身边只有洛阳一人,其他人都不见了踪影!

    “这阵法之力竟如此厉害!”洛阳不由惊叹出声。

    苏青本就认为既然是试炼之地,就是让这么一帮人留在原地不动,她本以为会有妖兽之类出现,以推动他们前行。

    谁知,这阵法竟然直接按照他们曾走过的路,又将大家分开。

    洛阳却十分庆幸当初没为幻境所诱惑,一直跟着苏青出来,不然,此时两人也不能一起同行。

    “洛阳。小心!”随着苏青一阵惊呼,洛阳迅速激发护体之灵,顺势冲到苏青身边,将她一起护住。

    只见两人身后的那颗参天大树垂下的无数枝条。瞬间化为美人手臂,向他们袭来。

    洛阳跟苏青背靠背站定,各自施法对付攻击他们的树妖。

    苏青一招万矢归一之法,数万灵力凝成之箭将无数“手臂”击溃,随着美人臂断。满天的血雨纷纷而至!

    “是妖兽血灵!”洛阳惊叫一声,长臂一展,楼住苏青迅速遁离此地。

    当苏青回过神之后,眼前早已景色大变。

    “什么是妖兽血灵?”苏青很自然的从洛阳怀里脱身,疑惑的转头问道。

    洛阳有些失落的收回手臂说“我们看到那颗所谓的树,其实是妖兽死后,由其未尽的血气所化,十分阴毒,若是寻常人沾上一丝便立时暴毙!”

    他看了眼苏青,继续说“修士不幸沾身。也会终身为妖灵所困,形成心魔,难以拔除。”

    听他说完,苏青不由胆寒“这本是试练之地,怎么会有这等至邪之物?”

    话未落音,只见眼前的灌木,突然化成一支支鹿角向他们冲过来,苏青随手祭出火灵扇将其拦住。

    洛阳将火灵放出,与周身的那些妖兽血灵相博,同时。心里暗叹运气太差,本以为逃离那些血灵就好,谁知又遇到一处妖兽冢。

    一般形成妖兽血灵之地,大多都是经年的妖兽之冢。这样才会有众多妖兽未尽之血气凝聚。

    其中大多是横死在外,被其同类拖至妖兽冢里安葬。

    不然,也不会有这么重的暴戾之气。

    眼看着越来越多的血灵涌上来,它们本就是至邪之物,没有根本之源,可以说是不死不灭之物。

    看着越来越多的血灵。苏青突然灵机一动,既然怎么也灭不掉,这样下去徒耗灵力,不如让原娇出来将它们收了去。

    谁知,她正原娇还未出来,自已又被洛阳携着遁走。

    “洛阳师兄,下次逃跑时,能不能跟我说一声啊?”苏青只好将一脸懵懂,半人半木柱模样的原娇又收了回去。

    “呃,我刚才见血灵越来越多,这么打下去,只会空耗灵力。于其跟它们缠斗,不如从中抽身继续前行为妙!”洛阳面色微粉的说。

    其实,他遁走所用的法宝乃是亲手所炼制的缩地牌,激发之后,可带人飞遁到百里之外,以苏青的修为,完全不用他动手楼住遁走。

    只要她同时输出一丝灵力,跟洛阳一起激发那缩地牌便可。

    苏青十分心痛没将那些妖兽血灵给原娇,她叹了口气问“我们不会再遇到血灵了吧?”

    闻言,洛阳十分自信的说“哪有那么多的妖兽冢,再说,也不所有的兽冢都会生成血灵,上次只是我们不走运罢了——”

    “呵呵,这次你们也不太走运哦!”一个翁声翁气的声音自地底传出来,接着,一根根兽骨破土而出。

    两人闪神间差点被脚下突然出现的骨爪扯住。

    真是太倒霉了!洛阳在心里惊叹。同时,放出火灵扫向那些化成白骨的血灵。

    苏青将是激发火灵扇,而后将原娇放出,所经之处白骨消失无影。

    “竟敢偷我的骨将!”随着大地一阵颤动,一头巨大无比的人形妖兽破土而出。

    “哈哈,竟然是上古遗种——厘魅!”原妖兴奋的大叫一声,化为美人之体,向厘魅冲去。

    洛阳惊讶的看着苏青拿出一根木桩,突然化成美人,跟那个巨大的血灵战在一处,只两个回合,便将那厘魅收于——袖中?

    看着因没了头领之力,渐渐消散在空中的血灵,洛阳惊诧不已“苏青,那个,不,那位是——”

    他一时不知道该什么形容原娇。

    说它是木头吧,又能化成人,还可以口出人言,但若说是人,怎么也说不过去。

    苏青自得一笑说“那是原娇。我收的万年水柳木精,得极阴之地的气机所养,衍生出了灵智,能自成一域。”

    闻言。洛阳不由惊叹“你还有这等机缘,实在不可思义。”

    其实,对于原娇的真正来历,它自已都说不明清楚,苏青也是根椐它之前编的数个版本总解出来的。

    “当初。我也差点被她收了呢,若不是青鸟,还制不住她呢。”苏青微笑着说。

    “可惜了,之前那两波血灵没收。”苏青有些遗憾的说。

    但接下来的行程之中,却让她惊喜连连,每过一段路,便有不少血灵出来,最高兴的当属原娇。

    收的这些邪灵之物越多,其界域就会扩展的越大,其能力也更强。

    但一路之上。洛阳眉头皱的越来越深,查觉到他的忧虑之意,苏青不解的问“洛阳师兄,你在担心什么?”

    “苏青,你说,宗门派我们前来,所图为何?”见他突然问起这个,苏青愣了下回答说“当然是想寻些天材地宝回去。”

    洛阳停下来看着她问“可是,我们现在在这里根本没发现什么宝物,反而数度身陷险境。我怎么觉得这里这么多血灵出没,根本不正常呢?”

    听他这么一说,苏青也觉得很有道理,但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心中因收了血灵所带来的兴奋之意不翼而飞。

    当两人走出这座血灵森林时,竟然意外遇到带着一众气息奄奄修士的吕秋儿。

    “苏青,洛阳!你们竟然也没事!真是太好了!快来看看这些师兄怎么了?”看到苏青两人,吕秋儿满脸焦急的叫道。

    她身上宽大的广袖飞仙裙,也被扯破数道口子,头上的钗环滑落。发髻凌乱,一看就是经历数次激战。

    苏青跟洛阳顾不得对她的成见,立即冲过去。

    因为,他们发现那些气息奄奄的修士当中,还有数位浮云派的弟子,以及他们的好友,梅仙子,陆培等人。

    “他们怎么了?其它人呢?”看着不足半数的弟子,苏青神色郑重的问吕秋儿。

    吕秋儿将垂到脸上的发丝随手抿到耳后说“我最先被那禁制之力传送到这邪气的树林中,一路上被那些邪物追着跑,见遇到玉林跟梅岭两人。”

    说到这里,她喘了口气,看了眼神色肃穆的洛阳继续说“后来,陆师兄在帮我拦那邪——”

    “血灵,你的说应该是血灵!”苏青皱了皱眉头,打断她的话道。

    吕秋儿低下头轻声应道“哦,血灵。”她知道苏青不愿听这些,于是简长话短说“这些人都是我们在血灵森林陆续遇到的,等到出来之时,只留我一人没被血灵所侵。”

    是因为陆培的拼命相护吧?苏青在心里叹道。

    “苏青——你快点救救玉林,他伤的很重!”梅仙子吃力的冲到他们身边,本想拉她,最后又收回手,满眼期盼的看着她。

    苏青看着她发紫的指甲,正要伸手为其把脉,却被洛阳拦住说“她现在深中血灵之毒,你最好不要近身,我想他们之所以如此,只是暂时毒发而已。”

    他的话音刚落,只见这些气息奄奄的修士,像是吃了仙药一般,又活了过来。

    虽然身衫破烂形容狼狈不堪,但最起码精神还算可以,就连伤势最重的陆培也睁开了眼,看到吕秋儿伏在他身边,惊慌的向生挪了几尺说“秋儿,你没事吧?莫离我太近,免得将邪气传给你。”

    然后,才看到苏青两人,他惊喜的问苏青“你也中毒吧?苏青?快帮秋儿看看,她是否也——”

    苏青淡然打断他的话“吕秋儿没事,不过,梅岭却是中毒不轻。”说着,看了眼满脸黯然之色的梅仙子。

    她满心掂记着的人,却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去关心另一个女人。

    苏青不知道的是,梅仙子之所以为血灵所侵,就因救陆培之故,但她却眼睁睁看着陆培数次奋不顾身的去救吕秋儿。

    梅仙子无法看到他为血灵所伤,所以,又冲上前多次为他挡灾,以至于自已也身受重伤,还数度为血灵侵体。

    多亏梅仙子身边的一众倾慕者以命相博,她方才能活着走出血灵森林。

    感情就是这般的残酷,人心也是如此的自私。

    看着折了大半的在血灵森林的浮云派弟子,洛阳十分痛心,如今二十个筑基中阶弟子,只有五个活着出来。

    筑基后期倒是有十一个人,但他们全都身中灵血之毒。

    其他宗门也好不到哪去,只有东皇门的弟子出来稍多些,折损最多的却是御剑阁的修士,只有八位筑基后阶修士冲出来。可能因为相比法修而言,其身上护身法宝较少之故。

    各大世家中等宗门,折损更多,基本上十不存一。

    出来的这些隐以吕秋儿为首,因为她说过有法可解那血灵之毒。

    “哦,这血灵之毒当真可解?”洛阳十分惊喜的问道。

    吕秋儿从怀里拿出一册,看上去十分古老的紫竹简递给他说“这是在血灵森林之中,偶然所得,上面记载了关于血灵之毒的解法。”

    对于吕秋儿的话,苏青本能的不敢相信,就是洛阳也有些迟疑。

    见状,陆培轻叹了声说“苏青,秋儿说的没错,那书册本是——是梅岭偶然所得,然后交给我。”

    他有些惭愧的低下头,甚至不敢看身旁的梅仙子一眼。

    当初她得了这上古紫册,自已只好奇问一句,梅岭便只看一眼就大方相赠,可他刚看一点儿见秋儿喜欢,就随手送给她了。

    直到此时,看着苏青灼灼的目光,他才感到当时的做法有些不妥。

    陆培对梅仙子的无情无义,苏青早已看透,也懒得再去管他,她要确认的是那册竹简到底是从何而来。

    当听梅仙子说,是她自一颗古树之中偶然所得时,苏青方才真正相信其上所记的破血灵之毒的方法。

    “打开朔月之门?我们怎么知道朔月之门在何处?”苏青有些气败坏的问。

    吕秋儿小心看洛阳一眼说“你不妨再往后多看看,可能会发现什么线索。”

    现在这一众人中,修为最高当属这位俊逸非凡的天才修士,同时,也只有他跟苏青两人毫发无损。

    所以,自洛阳出现之后,她的目光便时时追随左右。

    看着貌不惊人的苏青跟如谪仙般的洛阳并肩站在一起,吕秋儿脸上闪过一丝不甘,凭什么像苏青这样在修真界中算上丑女的人,且身一丝灵力,灰朴朴的如尘一般的人,为何能从容站在那犹如明珠般耀眼的人儿身边。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