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八章 二女争风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当她内府丹田之伤养好之后,却怎么也召不出来原娇,当她走出小院之后才发现,原本初具规模的界域,又恢复一片蒙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只有她的洞府那处地方,依然天朗气清,与外界无异。

    看来,原娇如今也是元气大伤,可能闭关休眠去了,只是,不知被它收入界域的那些阴邪之物,都安置到了何处。

    最关键的是,也不知原娇何时会恢复,她已经在这界域之中呆了半月之久,不知处面情况怎么样了。

    她如今最担心就是汉城那个医馆,预防瘟疫之药才刚刚现世,根本来不及分布配方,她就遭此横祸。

    等等,预防瘟疫之方!难道就是因此她才被那些妖兽所追杀?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医馆也很危险!

    想到那偌大的医馆,以及数十位大夫,很可能被妖兽所害,苏青的心就不由的愀痛。若是她知晓整个汉城被毁的话,不知该怎样的懊悔!

    妖兽在汉城制造的惨剧,最终,还是惊动了离汉国最近的大宗门——东皇门,以及其它四大门派的关注。

    当作为东皇门使者的吕秋儿,带着四位东皇门弟子来到汉城考察之后,回去只轻描淡写的回复因汉城暴发瘟疫,其所设的大妖为防瘟疫大量传染,从而才将这个瘟疫之城毁掉!

    竟是生生将妖兽之暴行,变为妖兽仁德之功。

    她的这番说辞还为汉离不远处的几个小修仙家族极力支持。不明所以的修真界也只是感叹那瘟疫竟如此厉害了,就不了了之。

    十数万世人的性命,也只换来修界的一声叹息而已。

    因为,此事已有东皇门出面,其它各门派也都袖手旁观而已,吕秋儿也还到处救教解瘟疫之法,但问遍诸界,倒是无一人可解。

    “师父,回事处传来的灵符。”洛阳一从修练室出来,只见门外疾步进来一位侍者,手里捧着一张玉符。

    随着一股若有似无香味传来,洛阳眉皱了皱冷言道“丢了吧!以后,这种求见符不见在拿进来了!”

    又是东皇门那个女修!

    这已经是第三次发邀约灵符给他了,那个媚俗的女人打着什么为天下苍生的口号,最近一直游走在各大门派之间,极尽妖魅之事。

    不过是借着什么救解瘟疫之药,到处勾搭各个宗门俊才罢了。

    前日他还听说,那吕姓女修跟本门一位结丹长老厮混在一起呢,这两天竟然还将主意打到自已身上。

    只想一想他就恶心不已!

    “这是什么东西?为何要销毁掉?”紫云一身青色飞仙裙出现在那个练气三层的侍者面前,只勾下手指,一枚莹莹带着粉的玉符被她捏在手上。

    只见她琼鼻微耸,一扬手,一阵玉粉洒下。

    “回师叔——”那侍者刚一出声,便被紫云冷声打断“这个东西从何而来?”

    “是,是,小人在回事处领回来的,请见玉——”他话还未说完,只觉得眼前一空,小心抬头一看,原来,这位天姿国色的师叔早已御器而去。

    “紫云师姐大驾光临,我们回——”看到紫云来到回事处,执事弟子立刻小跑的出来,不等他说完,只听这位宗门大小姐高傲的声音“这两天可人前来拜访洛阳师兄?”

    那位执事弟子愣了下,立刻恭谨的回道“是东皇门的玉颜道友。”

    紫云轻瞟他一眼问“她现在何处?”

    那位回事处的弟子紧张的说“这个,她未曾入住宗门客居,所以,我们也不知晓。”

    紫云冷冷的看他一眼说“待她下次再来时,去主峰通知我一声!”

    谁知,她话音刚落,正准备离开之时,只听身后传来一声妖媚的声音“云离师弟,我的灵符送去达了吗?洛阳何时来见我?”

    紫云突然转身,高傲的看一眼身着极艳俗的大红抹胸改良宫装的吕秋儿,冷笑道“原来是东皇门的玉颜道友,幸会!我记得你不是东临师叔的坐下贵宾吗?如今,背着他来访洛阳师兄,师叔他可愿意?”

    听出她话中的讽刺之意,吕秋儿也不气恼“这位仙资国色的道友,可是紫云仙子?果然绝色惊人!可惜一片芳心付之东流——”

    “你胡说什么!我跟洛阳师兄,可是要结侣的!哼,一个水性扬花,到处招风引蝶的****女人还来勾引洛阳师兄不成?”紫云头高昂着头,极尽不屑的看着吕秋儿。

    “哈哈!洛阳会跟你结侣么?可别是你一厢情愿哦~”吕秋儿不怒反笑。

    紫云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我跟洛阳的事,还轮不到你说话!若不是看再东临师叔的面子上,我早逐你出浮云派了!”

    吕秋儿媚眼如丝的看着她笑着说“只怕,洛阳师兄还舍不得我走呢!想当年,我们一起在北海仙山,共患难,同生死,也有着非同你所能比的情谊呢!哈哈!”

    紫云虽从心底不相信她的话,但也从南夏口中听闻,当初在仙山之事,其中也提及到洛阳,苏青,吕秋儿曾一起历险之事。

    而且,洛阳师兄一回到宗门,云中涧的那位便独自出宗门。接着,他又将门下所有女弟子赶出来。

    难道,真的是因当初被这个妖女所迷惑——

    疑惑的火苗一旦烧起,很快就成燎原之势!洛阳师兄为报复自已,竟然会被这种女人勾引?

    紫云看着吕秋儿带着挑衅的笑脸,恨不得将她撕了。

    吕秋儿见紫云气的脸色发青,更加肆无忌惮的说“想当初,你心心念念的人可是说过,纵然不能跟我相交,他宁愿守着苏青那样的丑女,也不会跟你这位大小姐结侣的!”

    此言一出,戳中了紫云心中最痛之处。

    当初,她曾亲口听到洛阳说过嫌恶她,不愿跟她结侣之言,当时虽然伤心失望,但被不及被人提及,那般难堪!

    “你这个极不要脸的荡妇!到勾搭人还不够,竟然也想打洛阳的主意,也不想想自已是什么货色!”紫云极力忍住想对她出手的冲动,咬牙恨恨的说“有本事,你就约洛阳师兄出来啊?”

    吕秋儿仰天大笑道“你真以为我没这个能力?到时候,你只别恼羞成怒对我大打出手就好!”

    “你去洛阳师兄府洞,亲自禀报他,就说东皇门的女修来寻他,我倒要看看,洛阳师兄会不会来见个浪荡货!”紫云负气指着回事处的执事吩咐道。

    想起刚才洛阳洞府那侍者拿出来销毁的,带着妖媚气息的灵符,紫云不由嘴角微跷洛阳师兄,想来也是极不待见她的吧,不然,也不会吩咐弟子销毁那玉符。

    刚才,差点被这贱女人给骗了!

    掌门大小姐之令,那执事也不敢有丝毫迟疑,立刻转身飞奔出去。结果,他刚一出门,又听到紫云冷声交待“记得将洛阳师兄的回话,一字不漏的给我传回来!”

    闻言,那执事弟子不由暗中叫苦这两尊大神都不是他能惹的起的,掌门大小姐自不必说,就是那位东皇门风流女修,如今也是门中长老的心头好。

    且不说紫云跟吕秋儿两人在回事处言语之争,且说,这位筑基初阶的执事,一路小跑的来到洛阳洞府之外,正好遇到正好前来拜访的云木。

    “云木师兄!”云离怯怯的叫了声,他对这位性子故怪的师兄,一向敬而远之。

    云木那张清瘦严肃的脸上破天荒的露出一丝微笑“云离,你也有事来寻洛阳吗?我们一起扣门吧。”

    因为洛阳刚刚出关,正好有空闲。听门下弟子说两位同门拜访,便十分爽快的应了。

    云木只是闲来无事,过来寻洛阳不过为打听苏青的消息而已。

    “你说清华她是出去游历了吗?”洛阳只说苏青外出游历,云木听后了然的点点头,然后,看了眼面现难色的云离问“师弟,你不是也有事而来吗?”

    闻言,洛阳也疑惑的看了过来。

    “是,是紫云师姐,这我来问师兄可应东皇门玉颜道友的请?”云离有些支吾的说。

    一听到他提到紫云,洛阳本来平静面色有些冷,当听到还东皇门女修之时,顿时脸色发青,心里气愤不已,嫌恶的说“不见!东皇门那个女修怎么这么不要脸!”

    此言一出,云离不由暗中叫苦,他本欲起身告辞,只听一向不惜字如金的洛阳又说了一句“紫云也真是够了!以后她们的消息都不要报给我!”

    他话音一落,刚走出房门的云木,嘴角微跷。

    “云离师弟,我正好到回事处有些事,不如,我们一起?”看着满脸苦色的云离,云木上前笑着邀请道。

    刚来到回事处门口,只听紫云冷声道“让你报个信,怎么拖这么久?说吧,洛阳师兄见不见她?都说了什么?”

    看到吕秋媚眼如丝的看过来,云离不由打了个冷战,恭谨的答道“回紫云师姐,洛阳师兄他十分繁忙,实在没时间约见玉颜道友。”

    闻言,紫云头昂的更高,轻蔑的瞄了眼吕秋儿说“那他还说了什么?说来让那位花蝴蝶美人听听。”

    “噗嗤”云木听到紫云以花蝴蝶来形容行为放荡的吕秋儿,不由轻笑出声。

    云离飞快抬眼看了眼,满脸得色的紫云,正愁怎么开口,只听吕秋儿轻笑道“呵呵,看来我今天来的不是时候啊!真是出门遇到贱人,诸事不利啊!”

    闻言,紫云勃然大怒,正欲反驳,突然想起云离还未回答,不由语带火气的问他“快说,洛阳师兄还说了什么?”

    她能笃定洛阳对吕秋儿这样的人,至少现在没有好感,她对洛阳十分了解,知道若是他不耐烦时,出口的话一定很难听。

    云离十分为难的看了她一眼说“洛阳师兄,他——”

    紫云紧盯着他问“他说了什么?你去禀报之时?”

    “洛阳说,东皇门那个女修怎么这般不要脸!”立在一边看热闹的云木,状似无意的,惟妙惟肖学着洛阳的口气道。

    对于东皇门这个处处留情的女修,他本没怎么在意,但她竟然在引诱了东临师叔!

    如今,又公然来招惹洛阳,因此,云木对她十分厌恶。

    “哈哈!云木果然爽快!那个不要脸的人怎么还不走?”紫云上前一步,挑衅的看着吕秋儿。

    “哎,看来,洛阳师兄不喜欢我这张脸呢!希望你那张装模作样的脸能入他的眼吧!”吕秋儿若无其事的舒展了下臂膀,施施然起身往外走去。

    她行止口,只听云木戏谑的说“仙子请留步,我刚才的话还未说完呢!”云木似笑非笑的看一眼紫云说“洛阳还说,紫云也真是够了!以后她们俩的消息不要传给我!”

    吕秋儿骤然回头笑眼看着面色大变的紫云说“你确定洛阳会跟这个老死也不想见的人结侣?还是,刚才只是一厢情愿,自说自话?那么,我也可以对天下宣布,很快就能跟洛阳结侣了?”

    她的如一把烈火,彻底将紫云心底沸腾的热油点燃,只听一怒喝“贱人,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在我浮云派门口大放撅词,给我滚!”

    说着,一条紫绫自她手中****而去,直取吕秋儿而去。

    猝不及防之下,吕秋儿身形十分狼狈的躲开,还未及施法,只见无数条丝带自天而将,瞬间将她层层卷起。

    吕秋儿还来不及挣扎,便被紫云以以灵气带直接扔出浮云山主峰,一道紫光飞过,只听‘扑通’一声,吕秋儿五体投地的摔到浮云派大门口。

    “哼!你给你点颜色看看,这种浪荡女人还真以为自已靠着爬男人的床上天呢!”紫云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地上的吕秋儿说。

    恼羞成怒的吕秋儿从地上一跃而起,手持灵器跟紫云打在一起。

    两人就在浮云派大门口大打出手,两位修真界难得一见的美人对诀,一时引来不少弟子围观。

    她们同为筑基中期修为,虽然,紫云平日十分娇纵,并不擅长斗法,但她的修为毕竟是实打实修练起来的。(。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